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智若
大智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17,237
  • 关注人气:2,9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古代借精生子的损招

(2013-09-29 10:04:09)
分类: 男人圣经歪说了
   历史都是当代史,尤其是下半身历史。关于借精生子,从古至今都是生育的传奇,不过古人只有滴血认亲,没有亲子鉴定的技术。借精生子的历史记载很少,还好,经过我长期不懈的努力,还是找到一些古人借精生子的记录。
                                 高官的小妾群体借精
    自古以来,男人偷情,都是以爱情为由头的,尽管男人的表达是情意绵绵,一往情深,都遮盖不住下半身的骚动;深闺中人,耐不住寂寞,不管是主动勾引还是被动勾引,都是寂寞惹的祸。所谓偷情,不外乎为了财色二字。要不是为了色,要不就是为了钱。但发生在宋代这个蹊跷的偷情事件,既不是为了色,也不是为了钱,为了什么呢?
    宋代人方回在《虚谷闲抄》里记载,说章子厚要到东京汴梁去参加进士考试。章子厚长得很帅,风度翩翩。
    到达京城的当天晚上,闲来无事,章子厚就一个人在街上溜达,忽然看见好几顶富丽堂皇的轿子,随从和侍卫穿的也很漂亮,最后一辆轿子里有个妇人,长得很漂亮,轿子里的女人总是用眼光瞟章子厚,挑逗章子厚,章子厚魂都快出窍了,一直跟着轿子。
    那位妇女很大胆向章子厚招手,让章子厚坐上了轿子,两人在轿子里一起坐着,被抬到了一座豪门里,那个妇女让章子厚扮作随从,混入进去了。大院很豪华气派,但似乎没有人居住。
    当晚,章子厚就和妇人睡在一起了。这位妇女不但自己和章子厚睡觉,还介绍了很多和她一样的贵妇人和章子厚纵情淫乐。这些妇女都长得很漂亮,章子厚问他们的情况,妇女都不告诉他。
妇女们折腾完后,总是用锁把章子厚锁在屋子里,不让他出来,一连几天都是这样,把章子厚折腾的精疲力竭,这时候,章子厚才感到害怕了。
   后来,一位岁数较大的妇人告诉章子厚,你怎么来这里了呢,我们主人虽然有很多妻子,但都不能生孩子 ,所以,主人才允许她们勾搭年轻帅气的男人,和主人的小妾们睡觉,指望能怀上孕,那些年轻人怎能吃得消啊,已经死了好几个人啊。
   章子厚很害怕,问这个岁数大的妇女,怎么才能逃脱。这位妇女说,看你的长相,不是庸碌无为的人,一定能够解脱,主人明天一早上朝,你穿我的衣服出去,出去后,不用锁门,到五更的时候,我给换套男仆的衣服,你混在仆人中间出去,就不会有危险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否则你就大祸临头。章子厚按照她的吩咐,才逃出这个色宅。
   后来章子厚做了大官,才把这件事说了出来,虽然查到了这家主人姓名,只是不想让人知道,才没对别人说起。无缘无故的艳遇,总是布满了陷阱,既不是为色,也不是为财,有可能是其他,比如章子厚所遇的借精生子事件。
                                     古代借精生子的损招
     大约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古代借精生子案例有很多,但古代对借精生子叙述是很隐晦的。
     宋代钱易《南部新书》记载,崔慎为官的时候,已经四十了,还没有生过孩子,有个高人就对崔慎说,翠微寺有个和尚,五十五年没有沾过女人。劝说崔慎“君宜遗之服玩”,假如和尚喜欢,接受了,你就有后代了。
     崔慎就按照这个高人的暗示,“遗之服玩”,和尚果然很喜欢,后来和尚死了,崔慎生了一个儿子。高人又暗示说,你的儿子将来会大富大贵,但恐怕不能善终。于是给儿子起名叫衲僧,又叫缁郎。缁郎就是和尚穿的衣服,暗示是和尚的。
     从表面上来看,并无借精生子的事实。最关键的是“君宜遗之服玩”,字面上并没有崔慎把妻妾送给和尚玩的意思,这里的代词“之”指的是和尚,不是指崔慎的妻妾。“服玩”的“服”古汉语有20个解释,没有代表妻妾的含义。按照原文的含义,就是崔慎把自己的服饰器用之物送给了和尚,结果妻或妾就怀孕。这岂不是太神奇了?
     从崔慎给儿子起名衲僧、缁郎来看,崔慎承认儿子是和尚的后代。
    “遗之服玩”到底是什么意思?
     作者是隐喻,其实就是借精生子。“服玩”隐喻女人如衣服,高人大致意思是,女人如衣服,如果你不介意,把你的女人送给和尚玩玩。五十五年没有沾女人的和尚一夜就让崔慎的女人有身孕了。
     宋代有两位名儒也是通过借精生子的方式出生的。陈了翁很像我们现在的道德楷模,他还有一个弟弟叫潘良贵,比他哥哥陈了翁有名气。这两个人是北宋时代的名儒。
     但遗憾的是,他的出生经历就不那么阳光了。一母所生的亲兄弟,为何一个姓陈,一个姓潘? 周密的《齐东野语》讲了二人出生是通过借腹生子的隐秘历史。
     陈了翁的父亲陈尚书和潘姓官员男子私交甚密,两人无话不谈。
     一天,姓潘的对陈尚书说:“我们两人的年龄,官职大致差不多,但我很遗憾,有一件事不如你啊。”
     陈尚书就问:“你有什么事情不如我啊。”
    潘答:“你有三个儿子,我没有啊。”
    陈尚书一听这事,同是官场铁哥们,有主意了,他告诉姓潘的:“我有一个小妾,刚生完一个儿子,我就把这个小妾送给你吧,等她生完儿子,你再把小妾还给我。”
    于是,陈尚书就把自己的小妾送给了姓潘的。女人是官员们手中的物品,可以随意赠送,女人成了生育的机器。
    这个小妾还挺争气,没过多长时间,就怀孕了,生下的孩子就是陈了翁。后来,小妾在潘家又生下了潘良贵。小妾经常在陈潘两家走动。一个女人连接生下两名儒,还是比较少见的。
尽管陈了翁生在潘家,但姓潘的还挺讲义气,第二个儿子跟陈姓了。小妾当时去潘家,是否有身孕,史无记载,很难确定了,陈了翁的名字起的很有意思,了翁,大约是了却姓潘的一桩心愿吧。但可以肯定是,潘良贵是姓潘的种。
   没有小妾借精,哪来这两个名儒?如果陈潘二人循规蹈矩,又何来两个名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