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姆斯特丹--黄昏里的男孩

(2009-07-06 22:38:48)
标签:

梵高博物馆

夜色

藏品

阿姆斯特丹

分类: 旅途上

  

看画的时候,无端地想着 那个 " 黄昏里的男孩 " 。曾经是一次令人心碎的阅读。

余华没有交代这个饥饿的男孩从哪里来,他只是一个偶然闯入的偷窃者。

直到黄昏的时候,他仍然只是饿。

他拖着被掰断中指的手,安静地离开,不知道他是从此走进了这个黄昏,还是一次永远的出走。

他从未试图愤怒,他只是饥饿。

每一次想起那个场景,都是一次伤心而沉默的体验。

阿姆斯特丹--黄昏里的男孩

 

 

阿姆斯特丹--黄昏里的男孩

周末的雨水,美术馆门前等候的人群中...

 

这是去年年底的计划,约定三月的这个周末,在阿城度假。

 

走前得知梵高博物馆有一个持续四个月的重要展览:

Van Gogh and the colours of the night(13.02-07.06.2009)

 

取名夜色的这个展览,在梵高的故乡有了一次基本完整的回归。

差不多全世界重要博物馆和私人收藏的相关夜色这个主题的作品,在他的故乡有了汇聚。

 

展览海报选的是他的星夜The starry night(1889),从美国纽约MOMA借出。

耶鲁大学甚至还收藏了另一幅重要作品。其余藏品分别来自海牙,巴黎,德国,日本。

 

梵高故乡的博物馆,拥有的藏品并不是最完整的。但也足以看见这个只活到三十七岁的男人一生丰富的创作。

馆藏有几件稀少的实物,分别是他曾经画过的古版<<圣经>>,几本小书,一只花瓶。

阿姆斯特丹--黄昏里的男孩

 

 

阿姆斯特丹--黄昏里的男孩

 

 

这个死后却被千万人记住,并被世界上不同的音节念着他的名字的人,生前只是个版画作坊里的学徒工,孤独的传教士,精神病院的居民。

他出生时父母给他的名字,都只是前面一个死去兄弟曾经用过的名字。每次他和父母家人前往教堂外的墓地,他以为看见的小小墓碑上的名字,是他自己。一个替代品。

他是谁呢?

 

幸亏他有泰奥,这个一生支持,追随他的兄弟。

因此他可以在很多孤寂的漫漫长夜,给他的兄弟写信,涂画创作稿,讨论他的创作。

这个世上唯一的阅读者,是他的兄弟。

 

固定展厅的一角,永远有一座雕塑,一张肖像。

正是梵高所有作品长期的资助者和保护人:泰奥和他妻子。

在梵高去世六个月后,泰奥也离世了。

泰奥的妻子接着保存那些作品,直到他们的儿子,即梵高的侄子,继续这个漫长持久而耗费心力的工作。

 

为他捧场的有:米勒,最早的影响者之一。

他画<<食土豆者>><<拾麦穗的人>>的变体,<<穿过田野的人>>

有米勒的土地气息和最初的温情,作品完成时,却完全是属于梵高本人的孤独。

 

夜色,只是从梵高的通信中,从那些芜杂的字句之中剥离出来的一个明晰的象征物。

他写过和说过一些类似的句子,当然,最初和永远的读者,始终是追随和保护着他的兄弟。

 

现在,它们出现在这个专属于他的博物馆的每个转角;

它们象夜空里飘浮的一些星星,或者是记忆里闪现的一些声音。

 

只是,现在,读者,已换作了所有人。

为他捧场的有:米勒,最早的影响者之一。

他画<<食土豆者>><<拾麦穗的人>>的变体,<<穿过田野的人>>

有米勒的土地气息和最初的温情,作品完成时,却完全是属于梵高本人的孤独。

 

夜色,只是从梵高的通信中,从那些芜杂的字句之中剥离出来的一个明晰的象征物。

他写过和说过一些类似的句子,当然,最初和永远的读者,始终是追随和保护着他的兄弟。

 

现在,它们出现在这个专属于他的博物馆的每个转角;

它们象夜空里飘浮的一些星星,或者是记忆里闪现的一些声音。

 

只是,现在,读者,已换作了所有人。

 

阿姆斯特丹--黄昏里的男孩

 博物馆转角的墙面上,特意留下梵高书信集中的一些句子,似乎是他情绪来源的某种明证.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蓬皮杜的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蓬皮杜的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