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尤纳斯不会再带别的国家队(篮球先锋报8月25日)

(2008-08-25 20:59:13)
标签:

奥运

火箭

金牌

科比

篮球

梦八

苏群

体育

王治郅

姚明

易建联

中国男篮

分类: 北京奥运会

            尤纳斯不会再带别的国家队(篮球先锋报8月25日)

 

 

记者苏群8月24日北京报道  你信不信,在过去五年中,有两个尤纳斯生活在北京的天坛公寓?一个是铁青着脸的中国男篮主教练尤纳斯,另一个是风趣幽默的可爱长者尤纳斯。

 

中国男篮的奥运会使命一结束,尤纳斯就终止了“第一个尤纳斯”的生活,彻底关上那扇大门,把那个角色丢在了天坛公寓。整整五年时间,他只有不到一个星期可以用来展示另一面,在北京时间8月28日星期三,他就将搬离断断续续生活了五年的天坛公寓,返回他的祖国立陶宛。

 

8月23日中午,在工体东路的“猫头鹰餐厅”,尤纳斯和追了他整整五年的记者们一一道别。以后,除了休闲度假,看望老朋友,他可能不会再为了工作踏上中国这片土地。

 

完全没有了工作负担的尤纳斯,一身轻松,笑容满面。在他身边,紧紧跟着的是相伴五十年的妻子奥蒂。

猫头鹰餐厅有土豆条,有大螃蟹腿,有烤鸡翅……但尤纳斯只要了一扎啤酒。波罗地海的男人喜欢喝啤酒,哪怕是大中午。两扎啤酒下去,尤纳斯就再也不肯喝,说自己要开车。北京电视台的孟伟拉他到一角去采访,灯都架好了,老尤一个劲地推说:“我已经‘德兰克’,我已经‘德兰克’,说不了啦。”他说的“德兰克”,就是英文“drunk”,喝醉了的意思,立陶宛人口音重,但辅音元音一个是一个,清清楚楚。

 

这几天,尤纳斯的主要“任务”就是应酬。“猫头鹰”差不多是头一站,然后他要和篮管中心告别,和中国男篮的队员们告别,应该是顿顿有酒的。有酒的老尤和没酒的老尤不一样。

 

说好了在“猫头鹰”不说篮球,只说好玩的,但老尤一扎啤酒下去,和篮球有关的一切词汇就不断地从他嘴里冒出来。没有篮球作包装,老尤就不是老尤了。

 

先说他下一步的工作。“我先回立陶宛,要好好清闲一个月,”老尤说,“然后会去希腊看看。”希腊是他离开立陶宛以后执教职业队的地方,他带领奥林匹亚科斯队夺得过亚军。但这两年为了北京奥运会,他放弃了奥林匹亚科斯俱乐部的工作,专心在北京带中国男篮。现在他既有希腊球队的邀请,也有俄罗斯队的邀请。

 

“我可能不会去俄罗斯,”老尤说。俄罗斯和立陶宛之间,有过一段苏联时期的历史,立陶宛人并不愿意去俄罗斯工作。老尤的太太说:“我们也会说俄语,可是并不愿意去俄罗斯。”她还对老尤撒娇说:“如果你去俄罗斯,我就不跟着你。”这对夫妻都是五十多岁了,但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即使在“猫头鹰”这样的聚会场合,她照样不掩饰儿女娇态。

 

无论希腊还是俄罗斯,老尤并未决定。会不会在中国队之后,又去带一支国家队呢?“不,我不会再带别的国家队。”

 

说起国家队,老尤自然会提起当初他带立陶宛队的时光。他说,在立陶宛篮坛,他也算一号人物,不过真正的像征性人物是萨博尼斯,“萨博尼斯,你们知道吗?”我们说知道,太知道了。当时墙上的电视正演着中国女排和古巴队的录像,我们跟他解释郎平在中国体育界的地位,就好比萨博尼斯在立陶宛。

 

老尤说,他还曾和萨博尼斯当过队友。“那是我打国家队的最后一年,萨博尼斯刚刚进队,”他说,“萨博尼斯是那种人,他训练起来非常刻苦认真。在队里,谁要在训练的时候偷懒,萨博尼斯就会跟他拼命。”他一边说,一边瞪起眼,挥起拳头,作拼命状。

 

他还说起北京奥运会上表现出色的立陶宛队球星雅斯科维休斯,他曾在老尤手下当过队员。“但是我把他踢出去了,因为他训练偷懒,以为自己了不起,”老尤说,“后来,他父亲来找我,哀求我让他儿子归队,并且保证他训练再也不会偷懒。这样过了一个星期,雅斯科维休斯才回来。”如今的雅斯科维休斯已经成了欧洲最好的后卫之一。

 

“中国的篮球队员,有的就会偷懒,”他接着说,“但没有人会站出来说他。这在立陶宛是不可想象的。我认为中国队员的‘mentality’有问题。”他用手指戳戳太阳穴。在英文中,mentality既可以译成思想,但更应该是“意志品质”的意思。他说起中国对西班牙那场球,用手拍拍裤兜说:“那场球,就装在这里了,但我们的队员最后没有坚持住。”说完,还一脸恨恨的样子。谁都知道那场球赢下来,中国男篮哪怕不要名次,影响力也完全不同。记者跟他解释说,这可能和中国的传统文化有关,老祖宗就教我们要“明哲保身”。

 

但老尤又说,李楠在国家队就不一样。他欣赏李楠,欣赏他对国家队的责任心。一旁的助理教练艾尔说:“李楠不是个好队员。”我们吓一跳,他接着说:“李楠是个了不起的球员。”

 

这样的冷幽默,让老尤更来了兴致。他问记者:“你说,假设‘郭巴’(郭士强)当国家队主教练,那么你认为有谁能当他的助理教练?”我们提了几个人的名字,他听到里面有李楠,就点点头,说:“我认为,‘郭巴’是个有能力、有责任心的教练,他也很聪明,在国家队已经呆了几年。而李楠是他最好的帮手。”

记者就问他:“那天最后打完立陶宛队,开新闻发布会,如果我把问姚明的问题来问你,你会不会当场说支持‘郭巴’和李楠接班呢?当时我问姚明了,姚明说,‘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李主任。’”老尤很干脆地说:“如果你问我,我一定会说。”记者跟着说:“可是你说了并不算,这还要看北京奥运会后谁来掌管中国篮球。”老尤点点头,中国人这点事,他太同意了。

 

老尤可能再也不会回到中国男篮的教练岗位上,但他的心里仍然希望这些队员能延续顽强的作风,在世界上保持前八名的地位,甚至有所突破。他说:“中国的优秀球员,都应该送出去,去美国、去希腊、去西班牙、意大利、俄罗斯。中国球员还不习惯和欧洲球队的对抗,打立陶宛那场球,裁判就是欺负我们的身体对抗不如人家,否则不一定会输。”

 

细心的老尤在临别之际,还给到场的每一位记者准备了礼物。他一开始并没想到记者们都会给他带礼物,所以特地跑下楼,到车库去一趟,拎上来一个提包,一件件掏出来都不一样:有的是国家队的T恤,有的是国家队的外套。他送给每个记者一件,于嘉来晚了,老尤又从包里掏出来一件,看上去有点旧,深红色的国家队T恤。老尤怕于嘉以为给他留了件最差的,说:“这是2004年的,那一次只做了六件,这是其中一件。”于嘉受宠若惊,拿出自己的礼物给老尤,那是一个中式的红木摆件。

 

这天做东道的是夏松,他在奥运会期间担任场边中文宣告员,百忙之中没有忘了替记者们安排这场送行宴。现在已经到《体育画报》的易小荷来得最晚,因为她姗姗来迟,老尤的送行宴一直没散。美女一到,老尤拿出礼物,并“按例”在美女脸上“吻别”,此前每位女士和小姐都吻过了,连夏松的太太也没放过。大家起哄说,应该吻九次,因为当初易小荷曾在报纸上写了篇《尤纳斯九问》登在报纸上,“一问换一吻!”

 

老尤喝酒脸没红,这么一起哄脸倒红了,还回头看太太奥蒂。奥蒂在一旁也不吃醋,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我就当没看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