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晓舟同志
晓舟同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84,065
  • 关注人气:2,1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友聚会的后续故事

(2019-07-21 06:45:00)
标签:

叙事散文

网友聚会

环境保护

垃圾分类

新浪博客网友

分类: 友爱亲情
   网友聚会的后续故事

南京的那场风云际会,激荡着来自两国四省网友的心,文章次活动友的广注,使为博。昨日某报发表名文章,再现二十天前这群网友在南京的雅聚情形,使这次聚会有了一份史料性纸质记录。

聚会结束那天下午,作为送别最后一位文友,才在夜幕下赶回苏州。新浪#一城一夏#征文竞赛活动24时截止,我赶写《今夏有约,八方网友聚南京》新闻稿,稿发出。几经审核,72新闻被推荐在新浪首页,同日新浪官方微博全文转载。三天后,我又写了一篇《,以散文笔调逐一描述与会“八仙”风

南京聚会结束会的其他文友也没闲着。阿诚写了《一剑了断数年恩怨》等昔月写了《国内见闻: 南京 ——博友相见》,梦然《游玄武湖》又写散文《常青树》,幽兰飞香写了《神交已久,缘来是你》,阿明写了《请君试问东流水》等两篇,陌上女子写了《我的友人,更是我的师长》。会,高,彩,洋洋洒洒十多篇章,篇篇都被新浪授予“荐”字红花,新浪博园里线。

曾经的工作经历告诉我,活动的系列宣传应统一口径。因此我在南京时就强调,无论相关文章还是活动照片对外发布,都必须实行扎口管理。文友们给我面子,博文试发后都第一时间通知我看。这一来我忙了:某人发的文,其他文友觉得不妥便私下跟我说要改;某人用的照片,其他文友发现自已形象不佳也私下跟我说要换。协调并不轻松。我不好说谁有意见,只好说是我的意见。文化人都很有个性,要说服他们修改自己的文章或选用的照片,往往要花很多时间。那几天,我自己要写“重头戏”,还要阅读、协调、推荐友文,忙得每天只能睡四五小时。

其实,南京故事结束后,与会者除了宣传这个故事以外,还在发生一串新的故事。

昔月社会活动,前几天刚在武汉讲又去山西她“才食武昌鱼,又吃刀削面”。她写的《中德两乡情,迎军运倡环保》,我觉得震撼力不够,便事新闻《拳拳赤子心,殷殷环保情 》,在新浪为她猛吼了一嗓子。才女梦然肚里墨水,写完南京聚会诗作和散文后,又在博客上连发两篇说。服了的,新博文。——我们,言:行,一博底!


                                                                                                    网友聚会的后续故事     



         新浪博客首页推荐阅读                      2019.7.22                      文化栏目编辑:李思雨网友聚会的后续故事


件:字      题:缘来是你     者:人     发表时间:2019.7.20

常有人说,网络虚无缥缈,网友见面十有八九“见光死”。其实也不尽然。前不久我去南京参加新浪博客网友联谊会,来自德国、浙江、安徽、河南,以及我省南京、苏州、淮安的八位网友会面,彼此都有种神交已久的感觉:哟,缘来是你!

报到那天下午,接到“阿明同志”电话,说他已经到达宾馆,向我报到。我脑海里迅速涌起有关他的信息:河南许昌人,擅长古文解读,为人谦虚热情。大厅会面,只见他一头短发很是精神,一如博客里那样诚恳谦逊。你多大呀?他说五十一。愕然,本以为古文功底那么厚实的一个人,定是个老气横秋的老夫子,没想到他年轻帅气、彬彬有礼。座谈会上,他带有讲稿,是个很认真很实在的人。

博客印象中的“昔月”,是个热情奔放的人。大学毕业先在中科院端“铁饭碗”,后下海去非洲、欧洲,嫁了个洋人。虽是理工生,可她诗歌、散文、游记、摄影,几把“刷子”都挥洒自如,不愧为颇有名气的华人作家。博客中,她说其祖母与我同姓,故一直自称表姐。那晚走进餐厅,因有两位女士年龄相仿,我吃不准谁是谁,她倒是大方:“晓舟吧?拥抱一下!”我没见过这阵势,惶恐后退,她说:“愣啥,我是你的表姐啊!”

“陌上女子”又称平姑娘,生活随笔写得玲珑剔透。一袭连衣裙,长发及腰,孩子般的笑脸,看上去像二十多岁的大学生,可事实上已经三十出头,是企业高管。平姑娘幽默俏皮,她说贪玩多年,单身一人,无奈父母逼着嫁人,如今婚期在即,她是瞒着父母和未婚夫溜来开会的。说到喝酒,她说职场历练,酒是能喝一点的,但为了塑造贤淑的新娘形象,已戒了好几个月,不过今天与博友们相聚,也就不管不顾了,照喝。

“阿诚”常与我在博客里抬杠。混熟了,这家伙便不上规矩,有时竟把我博文整挪几段到他博客中。我说你拿人家东西咋不招呼一声,他说你家好东西多,拿点咋啦?他甚至“威胁”我说,如果把他惹毛了,会把我博客里好东西全搬空。那天本是我请客,他却以年长自居,像个座山雕似的,毫不客气坐上第一把交椅。原以为这家伙有多厉害,不料烟酒不在行,我说你不是常讲与我有积怨么,各喝一大壶了断。他萎了,说话也低调了许多。

认识“幽兰飞香”纯属偶然。我是玩文字的,她的博客特色是摄影。我对摄影略懂一二,故不时在博客里欣赏美拍,幽兰的摄艺我是最喜欢的,为跟她攀上关系,几年前我耍了个小计谋——故意给她的几张照片提意见,她是个认真又谦虚的人,我们就这样熟悉了。筹备网友联谊会时我邀请她参加,她欣然同意并答应负责拍照。她年长于我,忙前忙后很辛苦,令我非常过意不去,她却说,我也是网友嘛,为大家服务是应该的。

“梦然”是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知名女诗人,名气很响。她多才多艺,绘画、唱歌、书法都颇有造诣,尤以黄梅戏唱得相当有水准。她来了,长发飘飘、少言寡语、温文尔雅,常露一副得体的微笑。也许,这就是诗人特有的气质。开会时,她说话很少,总是认真倾听别人发言。游园釆风,她时而湖边驻足对着荷花低吟,时而仰视湖中观音像凝思,很快她在文友群里发了一首小诗:

仿佛这一切 都是预设好的 玄武湖敞开宽阔的胸怀 迎迓我们    仲夏托举着,一盏盏 晶莹剔透的小灯盏 绿色的罗盘,错落有致 流转的波光,从湖水深处 的眸子 溢出    时光是一位,娇小又可爱的女子 她轻巧的指尖,一次次按下 时间的快门 幸福,瞬间 转换成永恒

哦,原来,诗人的语言是习惯于用诗文来表达的,见识高人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