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2018-04-06 16:41:29)

不知道有多少观众是冲着导演忻钰坤去的,其实俺也是,这点不能免俗,毕竟忻钰坤之前的《心迷宫》拍得太好了,自然会对这部《暴裂无声》产生期待。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当然了,这里个人还是夹带点私货,除了冲着导演而来,个人也很期待宋洋,因为这位之前在《师父》和《箭士柳白猿》里角色个人很喜欢,尤其是《师父》中傲气铁骨的耿良辰,太帅!


最终,《暴裂无声》最终呈现的效果是“令人意外”的,因为忻钰坤在《心迷宫》这样的荒诞幽默电影之后,拍了一部让人背后发凉的现实作品,而之前“很帅”的宋洋,却在片中饰演了一位糙汉子,还是个哑巴。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但“意外”归意外,《暴裂无声》的水准是令人满意的,黑色犯罪电影,散发着冰冷刺骨的现实内涵。而全片那位糙汉子张保民的行为,虽然不修边幅、孔武有力,但对比其他斯文败类,他才是真正的“帅”。


当结尾之处,张保民看着抱着孩子,一言不发而离去的律师,那种眼神,无边的绝望,我也是剧烈的心痛。


比无声的呐喊更令人绝望的,就是失语


尽管这位堪称“地表最强的哑巴”从头打到尾,但最后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宋洋在这里演技炸裂。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中国版的《黄海》?

《暴裂无声》并没有吃《心迷宫》的老本,虽然该片在一些电影结构上有后者的影子,比如与《心迷宫》“莫比乌斯环式叙事”类似的手法,到了这里则利用对应剪辑手法,在时间顺序上,“打破空间结构”的叙事。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比如昌万年打开密室张保民走进去,与矿洞中“张磊走出来”的呼应关系等等,这是导演风格和手法的延续。


导演忻钰坤应该是一个黑色犯罪电影的爱好者,比如电影的故事让我想起了罗泓轸的《黄海》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片中宋洋饰演的一直找孩子的愣头青张保民,不就是《黄海》中一直寻找妻子消息的河正宇嘛。


以及电影中很多吃肉、大快朵颐的场景,还有《黄海》结尾,他妻子下火车那个镜头,可以对比结尾“孩子走出矿洞”的超现实场面。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灰色,冷硬,乱斗,黑帮打手,斯文禽兽,破碎且绝望的心,《暴裂无声》终究是一部令人绝望的故事,与《黄海》的风格类似,都是那种冷冰冰的暴力和绝望,但故事还是不一样的。


本片三个相互联系的线索,带来的偏远地带两个阶层背后样貌,整个社会阶层失语,就像废矿洞嗜人的黑暗,哑巴的血拼是无声的呐喊。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关于本片的故事,因为结构并不像《心迷宫》那样标新立异,只是相对传统,所以关于《暴裂无声》,并不需要复盘故事,但电影中还有一些关键的信息点需要解读一下。



废矿洞与污染

电影主线故事背后的就是环境问题,过度开发,环境污染,而且废矿洞就是电影主要场景之一,电影有很多镜头展示满目苍夷的大地,被废矿渣覆盖的山坡几乎是寸草不生。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过度开采为什么会污染环境?这一点,我还是有发言权的,因为我大学里专业就是资源环境。


电影的发生地,是内蒙古包头


尽管电影中掩盖了这一地点,但从导演自述中就能get到,电影是在包头拍摄的,而包头有世界最大的稀土矿床——白云鄂博铁矿(是铁、稀土、铌的共生矿),此外还有钛、锰、金、铜等矿产。简言之,包头的矿产有大部分都是重金属矿,其带来的污染,叫做重金属污染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除此之外,采矿还会带来破坏地质地貌,矿区及其周边地区水质的恶化,植被的破坏以及物种多样性的丧失,水土流失与土地沙漠化等问题,如果没有专业环境评估的话,就像电影中所展示的那样,基本属于“三无矿”,废弃的矿渣随手一丢,再加上是金属矿,工业提炼造就的空气污染(重金属矿体量需要的强酸,为毒酸),这些问题会更加严重。


张保民的在家患病的妻子,以及送药小哥的老妈,是典型的重金属中毒,在保民妻子吃药时,桌子上有瓶护肝片,这是重金属中毒的症状之一,对肝功能的影响,因为喝了金属含量超标的井水(水质富营养化),久而久之,基本上是肝癌了。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这一切的主观原因,在于昌万年过度开采和“三无矿”的污染,而对于村民来说,当年他们为了眼前利益签字卖地,这是客观原因,张保民不签字,还被人揍了一顿。


漆黑的废矿洞,代表着吞噬一切的罪恶之井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走出废矿洞的孩子

这段内容有三种解释:


亦幻亦真

这是一处超现实的隐喻,孩子从废矿洞中走出,与《黄海》结尾妻子一个人下火车回去的桥段异曲同工,都是给人亦幻亦真的猜测。或许当时河正宇认尸体的时候认错了,结尾妻子真的回去了,为这个冷酷的故事带来一丝温暖。或许干脆就是一出幻想。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暴裂无声》更加残酷的是,直接告诉你孩子确实是死了。那么这处镜头,只能是美好的幻想了


走不出的矿洞

这里就要用到一处听来的传闻了,因为这种小矿的废矿洞,进入就出不来了。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漆黑的矿洞,内部九曲十八弯,如果没有照明工具的话,进去很难出来,因为你面对的是吞噬一切的黑暗,无法分辨方位,拐个弯就找不到光源了,越走越深,喊叫外面也听不见。


诸如这种非露天矿(而且不是地下矿,因为不用下井,可能是浅表矿,把一座山掏空的那种),废弃的矿口就那么敞着。调皮的小孩一旦好奇,跑进去基本就出不来了。所以电影的发生地,应该会有这样的案例发生。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电影中最后孩子的扔着石头“走出来”,应该也是大人教的一种方法,因为在黑暗的矿洞里,只能依靠声音辨方位。一直往前扔石头,听着声音走直线,有走出的可能,否则在那种地方,走直线都困难。


猜想,是导演设计了两种故事,孩子真的是自己走进去,但迷失在矿洞中,最后依靠这种方式走了出来。但最终没有选择这样的设定,成了废案。但忻钰坤最后还是将这处用到了电影中,也代表着一种警示吧。因为在矿区中,这种违章浅表矿所在地,真的有孩子走失过。


鬼片

电影是鬼片,代表着孩子的灵魂,领着小女孩的灵魂一块出来了,当律师呼唤女儿的时候,女孩灵魂还回头看了一眼,最后还是回到了躯壳中。。。



屠户为什么要救张保民

虽然屠户老丁被张保民打瞎一只眼,但最后还是帮张保民解了围,最后还报了警。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因为屠户也是明白人,或者也有点后悔。因为他也知道,就因为当时村民签了字,结果如今污染严重,村里人大多患病,他也明白,自己当时是被村长忽悠了,只看重眼前利益。


退一步说,在电影的故事发生地包头,百度一下,很多社会新闻都表明当地污染太严重,导致牧民的羊死亡。屠户他家是干嘛的,卖羊肉的!羊死亡对他的生意有直接影响。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于情于理,无论哪种可能,此时的屠户,跟张保民的目标是一致的,都瞅昌万年不爽。所以他才帮张保民,一块对付昌万年。再退一步说,万一张保民有个好歹,自己也吃亏,毕竟后者作为家里唯一的劳动力,还处于对自己的“赔偿期”。



绝望无助的张保民

这里要着重分析一下张保民,以及从徐浩峰电影里走出的宋洋


虽然宋洋本人长得很像郑雨盛,但这个角色感觉很像《黄海》里的河正宇,认死理,一条道走到黑,八匹马拉不回来,虽然本片不像《黄海》那样很多的血腥,但出现在这个角色身上的暴力,在盘知错节的剧情造成了与众不同的压抑感,也令观众体会到巨大的无助感。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因为全片,他始终是一个人在战斗。


这里就要说下宋洋的表演了。张保民是哑巴,但不是傻子。这个角色的状态,被宋洋演出了层次感


张保民孔武有力,身高马大,论打架一对一估计很难找到对手,所以造就了他这种很倔的性格。这种人心气很高,一方面好胜,一方面单纯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到处惹是生非,打个架能把自己舌头咬断,而且“打架”,成了拖累他最大的原因。


在电影前半段,张保民几乎就是《师父》里耿良辰的化身,目光锐利,还有点痞子气。当年他为什么不签字,并不是因为他目光长远,而就是倔,老子不爽,就是不签,你们又打不过我。


所以他一开始回到家中,也是这种状态,在饭馆里二话不说就冲进后厨,不屌村长,在矿上帮老哥解围,揍一堆人,就连面对昌万年和其小弟,也是一副“谁怕谁”的样子。就是这个角色好胜和单纯。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宋洋是并不是练家子出身,他是学舞蹈和声乐的,只是跟着徐浩峰之后,才开始习武,主修内家拳。这里借用徐浩峰的话来形容宋洋为“有缘得之,也赋天赋,相当难得。”翻译过来,就是不但打得好,而且演得好


而张保民这个角色的定位,转折就在发现了被拐的小女孩之后,二话不说就跟他父亲联系,这个人心眼很好,但却势单力薄,为了找儿子,不计后果。


此时的“打架”,竟成为了他唯一仰仗的本领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后半段,张保民的目光没有了之前的锐利,目光逐渐暗淡,几次寻找儿子未果,而且被人耍得团团转。尽管又一次的打赢了,但最终换来的还是“失语”


所以宋洋在这里演得非常到位,懂得把握度量,因为张保民出身卑微,有点痞子气,前半段要演出一个到处惹是生非之人的好胜本色,但不能超越度量,否则后面对的势单力孤和绝望的展示就收不回来了。在后半段,宋洋对张保民内心进行了大量的诠释,以其目光逐渐失去光泽,带出了这个角色层次。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面对“连句谢谢都不说”的律师,那种眼神,饱含着绝望和无助。但此时他还不知道,律师就是罪魁祸首的帮凶,这一幕,太让人心酸。


甚至最后,张保民还是到处贴着寻人启事,那种状态早已没了开场那股好胜心气,而是空洞的眼神。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宋洋在本片中并没有单纯的去展现银幕效果去奋力搏杀,而是心境体会角色层次感,将一个血性汉子与绝望的父亲的诠释做到高度一致,这就是张保民这个角色为什么如此出彩的原因。



PS,之前采访过宋洋,他一直在感谢徐浩峰对自己的栽培,因为学习内家拳也不似爆发力运动学般刺激神经,而是逐渐培养人的定力和耐性,对本体有很好的养性力。如今看来,张保民这个角色,比起之前内敛的梁痕录和柳白猿,还有外放的耿良辰。都更加具有层次感,也更加大众化。

宋洋在电影里的表现证明,在徐浩峰电影中提升自己演技上的修为,在本片中得到了释放,表演有了更进一步的空间。所以这里专门为其打call。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关于结尾

依然是熟悉的字幕,而且伴随着“彩蛋”,但我更相信,电影在导演名字出现之前,就已经结束了(后面的画面和字幕,不算导演作品)。


昌万年与律师瞒天过海,矿洞就是他们扔尸体那个矿洞,否则律师也不会在矿洞那块心神不定,面对漆黑的矿洞,明知女儿在里面,他甚至都不敢进去。最后面对救了女儿的恩人,扭头就走,最后还瞒天过海,这才是最让人绝望的地方。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就像那个戴着奥特曼面具的小孩,片中还有一处镜头是小孩要把面具给张保民,但他没要,因为超级英雄只有在电影里才有,现实里是不存在的。打架从未输过的张保民,却从未感到如此的绝望。

《暴裂无声》孤独的打架王:“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