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脉田糖瓜(三):心情日记篇

(2010-01-31 06:46:56)
标签:

糖瓜

熏鱼

炸鸡柳

饽饽

灯芯绒

随想

分类: 美食心情

 

脉田糖瓜(三):心情日记篇

(周末随拍)

 

 

脉田糖瓜(一):祭灶用来甜和粘灶王嘴巴的一种美食

 

脉田糖瓜(二):详图再现历史文化的“活化石”

 

 

1月18日和19日,我连着发了两篇关于脉田糖瓜的博文。这次脉田之行,是我写博以来的第一次外拍。

 

人生的每一个第一次,总是令人难忘的。

 

一、兴趣,源动力


去高村脉田那天,我是早晨不到8点出的家门。坐上出租车跑出去,才发现前两天的雪其实那样大。出租司机说这种天气给钱也没人愿意跑远路,太危险。昨天全市的公交车停了一天,今天往乡下还不知道通不通车。


于是我开始担心,不知道今天能不能顺利出行?也许今天本不应该出门。


到了车站,正巧碰到有一辆即将发往高村的车,只不过人家说这样的天气,车不能像往常一样进村,只能在镇上停留耽搁。我赶忙问师傅镇上到村里有几里地,能不能走着去?人家说最好打车。镇上有车么?有。那我回来怎么办?村里没有你的亲戚?让亲戚送你到镇上。


呵呵呵,人家不知道我去干啥。我就是没有亲戚朋友在那里啊。


我有些犹豫了,但自己已经动了的念头,就是不愿意再耽搁下去。


最终我毅然地跳上了车。车子跑起来,我才意识到选择这样的天出门,确实有些欠考虑。

 

田野里白茫茫的一片,只有干枯的玉米杆间或露出个光秃秃的头,在这冰天雪地里,显得那样清冷孤独。

 

车子很谨慎地在光滑的路面上行驶,我坐在后排。


由于气温太低,车玻璃上都结了窗花,看不清车外。


我其实很想观赏下窗外的雪景,可刚用手套在车玻璃上擦出一小块可以看得清的地方,只一小会儿就被新的结晶又蒙上了。


就这样,眼前被站着的人挡了眼,侧面被窗花遮了眼。一路晃晃悠悠,走走停停。本来我坐车就有点晕,车还没到终点的时候,我就开始感觉不舒服,赶忙问车主,说是就快到了。


谢天谢天,终于到站了,下了车,可以呼吸点新鲜空气。远远望去好些个人,听说镇上今天是个集日,我又一次心动了,很想顺便赶个新鲜又热闹的乡下大集。


后来想想还是先把糖瓜的事了结了再说。


镇上的出租车真是五花八门,公交车主帮我介绍的一位师傅,开的是一辆小农用车,他甚至自豪地告诉我他的车后斗装着沙,这样的天气,只有他才敢往村里跑,那些小面包,根本上不去那个坡。


呵呵,既来之则安之。你还别说,我这是第一次坐农用车,感觉还挺新鲜的。下车的时候我特意留了师傅的电话,告诉他走时我给他打电话约他来接我。


进了村大约9点50分,我坐在原师傅家大概能有40分钟吧。


从上午十点半开始一直到下午三点,在今年冬天最冷的日子里,我一直站在制作糖瓜的作坊院子里。


因为屋里一直是蒸汽滔滔,也坐不下人。倒是有一个给师傅休息的小炕,如果坐在炕上,我也就不能随时拍照了。


午饭时,原师傅夫妇邀请我去他家吃点饭,哪好意思叨扰素不相识的人呢。


还是之前的功课做得不足,刚开始我并不知道要在这里呆上这么长时间。下午一点左右,我已经是又冷又累又饿了。


亏得穿了一件羽绒长大衣,上身还是热乎的,腿和脚却是冰凉的。


身上带了一大相机,一个小相机,一个挎包里带了一个笔记本和笔,然后就带了点钱。


这村里附近也没饭店超市的,再说屋子里也一直也没离人,我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想出去买东西吃。


下午原师傅他爱人从家里拿来苹果分吃,那时候我已决心坚持到底。也可能是饿过劲了,也不觉得咋饿了,所以苹果也没吃。


只是腰部隐隐作痛,双脚不停地在地上挪动。


突然在兜的角落里摸索出一块绿箭口香糖,多么令人欣喜。那时候我又奢想,掏出来的是块巧克力或是火腿肠啥的该有多好!嘿嘿。


从小到大,虽然自己没享什么福,可也算是没吃过多少苦。


这次从早晨6点半开始一直到下午三点我打电话约司机师傅,这之间我没吃饭,没喝水,没上过卫生间。


也许这些对别人不算什么,可对我来说,很少有。是我很多年以来遇到的最窘迫的状况了。


回来之后,浑身酸痛,马上把自己摔在床上,那时候我就想,如果不是自己的选择,如果不是自己想去做的事情,愿意去做的事,我可是不能也不愿受这份罪。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兴趣,就是源动力!

 


二、最好吃的一顿饭

 

上了回程的出租车,我赶忙询问师傅附近有没有大点的超市还有公厕。


师傅很热心,直接把我拉到超市门口,然后指点我,上到那医院二楼,可以找到卫生间。


办完事后,那时候我特想吃点热乎的饭菜,可却急着赶在天黑路滑之前早点回家,所以匆匆在超市里买点吃的就赶紧上了最近的一班车。


因为是下午三点,午餐和晚餐的钟点都够不着,超市的热食区只有炸鸡柳是热乎的,粥类面食都是中午做的,已经凉了。最后我买了两个炸鸡柳、两块熏鱼,一个圆饽饽,一小袋花生米。


先前一直担心坐不上回程的车,那样的话我需要继续叨扰他人,那是我最不情愿面对的,所以心里不很踏实。这会儿回程的车也坐上了,图片也拍了,虽然拉糖瓜的过程没拍上,农村大集没赶上,本次行程留有两个小小的遗憾,但毕竟探寻糖瓜这桩心事了结了,此行还算是圆满。


坐定之后,我才发现,我是这车上的第二名乘客,第一名乘客坐在副驾驶正和师傅聊着天。


刚一坐定,我就迫不及待地打开食品袋,先把两只炸鸡柳只三下两下就密西掉,啊,真香啊!


继而消灭的是那两块熏鱼,正好车上人不多,我可以明目张胆、随心所欲地大快朵颐。我多么庆幸啊,亏得没人注意到我狼吞虎咽的吃相。那场面,我想一定是不堪入目的。


很长时间了,我好像没吃过这么香、这么好吃的鸡柳、熏鱼还有炸花生米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的是那饽饽凉透了,那时候我多么渴望一杯热水啊!


其实我当然明白,不是那些东西好吃,就是因为我饿极了。想想外面炸的鸡柳,料都差不多,都是一个味儿的,平常都不屑于吃;熏鱼和饽饽,再怎么好吃,那是凉的,还在这最冷的冬季。想想这些东西,没有点热汤热水配着,能有多好吃?可是,在车上吃的时候,我就在想,究竟这是我多长时间以来我吃到的最棒的一顿饭?


那顿在颠簸的车上享用的这顿迟到的午餐,让我感觉到少有的满足,幸福。

 

我记得那餐,我花了8元钱。


虽然回家后就感觉胃不舒服,可我仍然笃信,那是一顿好吃的饭,痛快的饭。

 

 

琐碎心情记录于2010.1.2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