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恋菜园情结

(2008-06-16 15:47:11)
标签:

姥爷

菜地

机井

情结

土豆

灯心绒

分类: 随想

  

      昨天下乡,上车前一分钟抓拍的农家小菜园。我就喜欢这种感觉,自家房前屋后绿油油的。在米山跟着姥爷整菜园给了我很深的影响。那时每到大白菜需要浇水时,姥爷总是带上我和老方,在菜地旁边的蓄水池边用铁桶打水浇园。我还是很勤劳的,老方每到劳动时总是嘴噘起老高。姥爷每年种的白菜都很丰收,山上采的噶(音)子藤把每棵大白菜绑得结结实实。还有每到土豆收获的季节,地垄上一边堆着土豆蔓,一边堆着大小不一的土豆。新鲜的土豆伴着泥土的味道,那时没觉得特别,现在经常在梦中重现。真的,我经常做梦在自己的地里做什么,并且在梦里也在感叹:我终于有块地了,有了自己的菜园子。其实从小到大我自己还从没单独种过什么。

    还有记忆中清晰的,在苘山中学,我们家住在最后一排平房的最西边,下边是一个土坡,坡下就是学生食堂,再下边就是那个捅破我下巴的机井。坡的南面是大片的地,姥爷冬天总在最上面那块地里窖菜。白菜萝卜很平常,记忆反倒不深刻。印象最深的是姥爷总是把菜窖挖得拦腰深,最底层扑上草帘子,再上面放置的是长得粗壮的长长的芹菜和香菜,密封在大塑料袋里,然后上面盖上厚厚的泥土,并且要突出地面很高,再插上玉米杆作标志。冬天的时候,家里就可以吃上反季节的菜了。吃的时候也不记得了。从小我就勤劳,只记得劳作的时候。

    姥爷很会调理菜园,他种的东西没有不丰收的。所以刚到丈夫家时,一看他家的菜园,我心中很是不屑,只是当时不好意思说出口。不过后来经常跟他和他的家人炫耀我姥爷种的菜园。还记得姥爷经常在米山大道东边鱼塘旁边那个菜地里精心地翻地,每个大块泥都要用耙或撅头敲碎,土里的大小石子都要认真地捡出来堆在地头。

    也许我对菜地的眷恋大部分来自于从小跟姥爷在菜地生活的记忆。成年后,每每走到别人家门口,看见一块块菜地平整得有摸有样,菜长得郁郁葱葱,就有一种亲切感,就觉得这种人家很会过日子。

    还有在我现存的小时侯的记忆当中从来没有人抱过我,背过我,亲过我,抚摩过我,爸妈没有,姥没有,姐和老方都没有。倒是模模糊糊记得在老家时,姥爷常常牵着我的手上街,他经常和刘xx侃大山,那个老头也有点印象。姥爷一生辛勤劳作,但他的手指肚的皮肤都很柔软,有一只手的食指被砍过,是弯曲的。写着写着想起我从小被机井把捅破下巴那次,妈紧张地把我夹在咯吱窝下一阵风刮进了坡下的医院。缝针时,我紧紧抱住了妈,据说那时没打麻药。还有一次苘山中学的林校长的老伴,是个慈祥的老奶奶,样子记不很清楚,只记得有一天晚上她牵着我的手走在校办工厂前,那夜星星很亮,她好象给我讲的是天上那些星星的故事,具体内容早已经模糊,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是我小时候唯一的珍贵的一次听故事的记忆。

    本来就想给你发菜园子的照片,为了让你深刻体会我的心情,又勾起了一些陈年往事的回忆。你看我的心态是不是太老了?

   什么时候你们家有自家花园了,雇着我去该你们当园丁。就冲我这份情怀!

   又是一年三月三,明天是你的生日,祝你健康快乐。

   上半节是上午写的,中午吃饭才知今天就是你的生日。

    愿我们每个人的记忆中美好的东西、值得回味的东西越来越多!

 

恋菜园情结

恋菜园情结

恋菜园情结

恋菜园情结

恋菜园情结

恋菜园情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荷包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荷包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