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汤序波
汤序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462
  • 关注人气:1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晚年章太炎并未颓唐:读《国学救亡讲演录》所想到

(2018-12-19 12:15:58)

读《国学救亡讲演录》所想到的

                                   汤序波

晚年章太炎并未颓唐:读《国学救亡讲演录》所想到

 

太炎先生演讲方面的书,寒斋架上有七八种,其中以章念驰师叔编订的《章太炎全集•演讲集》(上下两册)收录得最全,共计143篇,是世人认识太炎先生的人生与学术的要籍。我通读过两遍,受益匪浅。而有些篇幅不大的专题性小册子也很有特色,有独立存在的价值。如蒙木先生新近选编的这本《国学救亡讲演录》(北京出版社“大家小书”版),就突出了老先生晚年弘扬国学、奔走国事的主题,不仅凸显了一代儒宗的晚年活动与思想,而且呈现了近代国学发展的脉络,对于所谓国学或者说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必将大有裨益。

鲁迅生命的最后几天,连续写了《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两文,深情回忆了众多往事,赞颂“战斗的文章,乃是先生一生中最大、最持久的业绩”;但也含蓄批评了乃师,“先前也以革命家现身,后来却退居于宁静的学者”,“既离民众,渐入颓唐”。此论至今还颇有市场。例如某部名著,就公开指责太炎先生晚年思想颓唐与学术僵化,甚至用“‘既离民众,渐入颓唐’的晚年思想与学术”作大标题。“如何还历史以本来面目,正确分析和评价太炎先生”呢?这本《国学救亡讲演录》为我们提供了新视角,说明太炎先生晚年,并非“宁静的学者”,而是积极投入全民抗日救亡运动。

如“九一八”日寇入侵,国势危急,太炎先生目睹时艰,已全身心地投入御寇救亡的行列之中。通电呼吁,集会商讨,南北奔走主事者之间,以谋起兵抗敌之大计。并专程北上会晤张学良,责以抗敌大义。他以为“战败而失之,与拱手而授之,有人格与无人格既异,则国家之根本兴亡亦异也”,其救亡图存之志,坚定不移。当冯玉祥在张家口、南口一带,组织抗日联军之时,老先生不惜与当局相迕,去电赞扬与鼓励,这决非偶然之举。再如“一二八”上海战事起,太炎先生热情赞扬英勇抗日的十九路军。他说:“自民国之初至今,将帅勇于内争,怯于御外。民闻兵至,如避寇仇。今十九路军与强敌争命,民之爱之,固其所也。”还促夫人办理伤兵医院,活人甚众。当时军人流落无归者,往往诣门求货,老先生必慨允。又如“一二九”北平学生爱国运动爆发,学生因游行而被北平当局逮捕者甚多,太炎先生致电宋哲元。反对当局反共容日,镇压学生爱国运动。其电文云:“学生请愿,事出公诚,纵有加入共产党者,但问今日之主张如何?何论其平素?”当时上海学生赴京请愿,列车在苏州受阻。学生露宿车上,饥寒交迫,老先生即公开站出来,支持学生的爱国行动,并派夫人作代表,到车站慰劳学生,还嘱吴县县长致送食品。太炎先生曾就此事对弟子汤炳正说:“在强敌压境、民族危亡之际,无论什么政党,只要主战,我就拥护;主降,我就反对。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经验够丰富的了。” 可见,太炎先生晚年仍是‘身在江湖之上,心存魏阙之下’,其民族主义立场,终生未变。

吾师刘梦溪先生在《现代学者晚年的宁静》对此也有过专门的论述:‘章太炎逝世前一直为实现全面抗战而奔走呼号,始而撰文陈辞,继而与熊希龄、马良等组织国难救济会,联合六十多位著名知识分子电告当局,要求召集国民会议,成立救国政府。1932128日上海十九路军奋起抗击日军侵略,他倍受鼓舞,不顾年高体病,愤然北上,找张学良、段祺瑞,又向爱国军人和学生演讲,并致函顾维钧,希望他身为外交官,要有殉国的勇气。直至1936年夏天,生命垂危之际,仍在遗嘱中告诫子孙,万一中国被日人统治,绝不可担任官职。可见太炎先生的晚年内心并不宁静。’”陈尚君先生近在《章太炎先生的最后五年》中说,“(章、鲁)师弟二人的最后十多年,真是非常隔膜,全无所知了”;“在最近出版的《太炎文录补编》《书信集》以及《附录》中,见到更多的新资料,揭示他晚年积极入世,参与民族生存斗争的所作所为,许多内容至今读来,均足令人动容”。而太炎先生所立《遗嘱》就有立身为贵,学问次之,无学识不足以立身,无人格不足以立学;富贵不骄矜,贫困不屈节;出洋游学勿傲诞,入官从政务清慎,“设有异族入主中夏,世世子孙毋食其官禄”之语。我们就不难理解了。

 

《国学救亡讲演录》的出版,也印证了先祖父汤炳正先生当年所说的:“先师的民族思想与爱国主义,早年乃导源于《春秋》的‘尊夏攘夷’,中年则发展而为革命反清,晚年则又弘扬而为对日寇进行全民抗战。随着时代的发展,先生的爱国热忱也在不断地深化。”我们读此书的结论是:太炎先生晚年并非“颓唐”与“宁静”,而是积极参与救亡运动的一代忧国忧民的学术宗师。老先生的爱国之情、民族情怀、现实关怀并没有消失,只是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奋斗下去,那就是像孔子一样,开设私学,讲习育人,为文化传承与复兴埋下种子。正如章念翔师叔今天所言,“晚年祖父在苏州国学讲习会培养了大批的学者,后来在新中国都成为一代翘楚”。太炎先生始终是一位“有革命业绩的学问家”(汤炳正语)。



华东师范大学博士生周敏秋对本文有贡献。

原载20181213日《秦皇岛日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