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毅keepmoving
杨毅keepmovi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360,243
  • 关注人气:212,4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烟花寂寞

(2012-02-03 21:51:20)
标签:

体育

分类: CBA风云

女篮运动的关注度,是一个世界性难题。用苗立杰的话说,别说WCBA没人看,WNBA都没人看。女篮运动员付出和男运动员相同的努力,但只能得到极少的回报。这是我在这个赛季里写下的唯一一篇女篮的故事,并非在为她们呼吁更高的关注,因为这就是女篮运动的现实,没有人能改变的现实。我只是想记述下来她们的这个夜晚,虽然她们的世界很小,但亦有自己的成就和快乐。看见她们的笑容,让人感受到了平和。

 


 

    星期二,傍晚,北京西五环,首钢体育馆。
    正月初九。很多人已经重新上班工作,但老话说,没过十五,都在年里。
    北京的路况很好,返乡过年的人潮还没真正涌回这座巨型的城市,主干道上的电子交通示意图都是绿色的,显示着到处的一马平川。但两天之前,就在这里,北京首钢金隅男篮在春节后的第一战大胜江苏的那个夜晚,还是堵了个瓷实。在马路牙子上攒动的人群和一眼望不到头、像蜗牛一样缓慢蠕动的汽车,提醒着一个个圆睁着双眼、精神高度紧张的民警们,这个春节已经结束了,寻常的日子又回来了。
    首钢金隅男篮,是这个冬天北京西边的热浪,是公安局、交通队的大任务。这支过去5年都没有打出和北京这座城市匹配的战绩的球队,一路飙出了13连胜,现在还高居在CBA联赛积分榜的第二位。他们的核心后卫马布里,成为了整个城市的新宠。北京电视台体育频道转播了他们的每一场比赛,收视率一度冲上过7%——和北京国安相同的数据。北京男篮的每一个主场,是这个区域的大日子,是形形色色的人们出动的时间。黄牛票贩子们询问着每一个路人“要票么”,一张票面80的门票基本会翻到300以上。高悬在停车场入口处的常规赛赛程表,显示着黄牛们手里票的珍贵:“看见没有,没几场了!”
    男篮常规赛赛程表的旁边,是北京金隅女篮的常规赛赛程表。星期二傍晚,一个貌似想看球的男子,站在空荡荡的停车场入口,抬头端详着,自言自语地说:“女篮是打完了吧?”
    其实没有。北京女篮的比赛还没有结束,恰恰相反。她们刚刚赢得了常规赛第二的历史最佳战绩,在季后赛第一轮面对黑龙江女篮。她们已经在客场击败了对方,1比0领先,接下来,她们只要在主场取胜,就将先于整个赛季高喊“冲击四强”口号的北京男篮一步,打进女篮联赛的四强。在这个争夺空前激烈的女篮联赛赛季里,北京女篮即将实现不小的成就。
    其实,就在今晚。


    6点整,洪湖——北京金隅俱乐部的媒体服务负责人,刚在首钢体育馆楼下的吉野家吃完饭,向场地里悠闲地走去,神情颇为放松。在这家不小的吉野家餐厅里,除了洪湖还留在桌上、未及收拾的碗筷,只有远远的一桌上还有个客人,两位点餐的女服务员专注地聊着天。
    这是赛前一个半小时,女篮的比赛同样是7点半开始。如果是男篮的比赛日,洪湖是不可能在这个点来这儿吃饭的。一来吉野家人满为患,想点份饭再等张桌子吃,都得排长队;二来各路记者蜂拥而至,洪湖要给他们换证件,发摄影背心,还得不停地到场地里,帮记者跟凶神恶煞般的保安协调各种问题,忙得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洪湖说,跟男篮相比,女篮的比赛日简直就是“没活儿”,不用换证,也不用换马甲。因为来的人太少,门口都不用查证;场地里用不着保安,所以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平时一般每场球“有几个记者,也是篮协叫来的”。
    洪湖离开吉野家10分钟之后,北京体育广播的主持人张晓亮带着个年轻的记者走了进来,要了份鸡肉饭,坐下来开吃。张晓亮是来转播这场比赛的,广播电台转播比赛很容易,不像电视台,需要来转播车和大队人马,就是来一位主持人,现场找一张僻静点儿的桌子,用电话和家里连上线,就能开始说了。即便是这样,这也是北京体育广播这个赛季第一次转播北京女篮的比赛。体育广播的老记者梁言经常呼吁转女篮,这回总算转了。那个年轻的、刚毕业的记者是平时负责报道女篮的,他说:今天估计能多来几个记者,“估计能有四五个”。
    6点45分,穿红色球衣的黑龙江女篮和穿黄色球衣的北京女篮做着赛前的投篮热身,看台上还几乎没有上座,零星的坐了一两个人。首钢体育馆能坐差不多5000人,女篮比赛时上层看台封闭,只开下层就足够了。俱乐部票务的负责人郑红露,一个圆圆胖胖的老北京汉子,笑容可掬的出现了,正轻松地穿过记录台。这个赛季里他最常见的表情,是眉毛拧着,俩手一摊,台词是“真没票啊,俩礼拜以后的票都没了,运动员都买不着啊”,用来对付各路索要北京男篮门票的关系户。说到女篮,他的紧张情绪就完全消散了。“这个赛季最多坐过400人,”老郑说,“这就不错了,能把灯钱和印票的纸钱卖出来就不错了。”
    男篮的比赛日,朋友们在球馆里好不容易抓住老郑,想再叮嘱两句门票的时候,老郑已经消失了,“云深不知处”。而此时,老郑寒暄已毕,从没有保安、没有记者、也没有其他工作人员的通道上慢悠悠的穿行走了,你可以目送他到达这座球场的任何一个地方。



    离比赛开始还有20分钟。许利民一个人坐在更衣室里,面前摆着一张A4纸,上面写满了对这场比赛的准备和有可能会出现的临场变化。
    这位50岁的北京女篮主帅生着魁伟的身材,英俊的面孔,分头,笔挺的西装,一丝不苟。在执掌北京女篮之前,许利民当年是北京男篮的一名前锋,退役后也在男篮,给闵鹿蕾做助理教练,再后来到了女篮,独挑大旗。三个赛季以前,许利民带着北京女篮打到了第三,但过去两个赛季,都仅仅是季后赛第一轮止步,前八而已。这个晚上,当他的队员们在外面热身的时候,许利民在更衣室里独坐斟酌的时间更久。北京女篮站在了能冲击历史佳绩的门槛上,这让许利民分明感到了一些额外的压力。在北京体育广播播放的录音采访里,许利民提到了眼下北京最流行的词汇——北京精神,说“北京女篮要体现出北京精神”。虽然,没有多少北京人知道这支球队在做什么。
    即使在最不被关注的角落,也有那里的压力和竞争。许利民说,集团(首钢)加大了投入,就得有产出。北京女篮这个赛季有两名外援,除了美国中锋尼克,还有一名韩国后卫金英玉。除了八一和沈部这样的军旅球队,WCBA其他球队都允许聘请两名外援,一名美国外援和一名亚洲外援。但这个赛季,只有北京一支球队请了双外援。没有多少俱乐部愿意在女篮上投入,有的球队请外援是看情况,开始先不请,看打得不错了就赶紧找一个;打得不好了又赶紧让外援回家。所以,北京自然是要出成绩的了。一位比较了解女篮的记者说,集团领导这个赛季前特别请女篮吃了饭,目标也在不断修订。一开始是保八争六,后来争四,现在其实内部都喊要冲冠了。
    有人跟许利民提起了他当年的队友和搭档,北京男篮的主帅闵鹿蕾,提起闵鹿蕾的每一次换人、用兵变化都暴露在球迷和媒体的显微镜下的苦恼,以此来安慰许利民,你们女篮就没有这种苦恼。许利民淡然地一笑,摇着头说:“有人夸你,有人骂你,至少说明大家是关注你这项事业的。”看起来,他还是羡慕这种苦恼的。
    还剩10分钟,许利民把桌上的A4纸叠起来,揶进西装内侧的兜里,拿起战术板,走出更衣室。一路上,他看到了两个赛场工作人员,一侧的底线后面架着两台摄像机——这起码体现了这场比赛的不同,平时经常一台摄像机也没有。北京电视台体育频道这个赛季还从来没有转播过女篮的比赛,这场也没有。有一台贴着BTV标志的摄像机,来自他们的新闻栏目《天天体育》。许利民走到教练席上,环顾了四周,正面和侧面的观众席上已经来了大约200名观众。对于一场年后周二夜晚的女篮比赛来说,仿佛不算少了。
    在许利民身后,俱乐部副总袁超悄悄地出现,在记录台区域一把靠墙的椅子上坐下来,叹了口气:“季后赛,照样没人看,你说说……”



    这个晚上,许利民把他的训练成果,完全展现在了寂寞的球馆里。北京女篮,打得是女篮联赛中罕见的美丽篮球。她们惯用全场紧逼防守,不断地尝试各种方式的夹击,逼迫对手失误,然后打出快攻反击。她们的快速推进,万箭齐发,行云流水。包括黑人中锋尼克在内的每名运动员,都有出色的奔跑能力,都能参与到快攻之中。黑龙江女篮拥有人称“女科比”的纪妍妍,她不断用男子化的单手急停跳投命中三分球,但很快,风驰电掣的北京女篮在整体上完全占据了上风。 
    金英玉,一位38岁的韩国后卫,2000年悉尼奥运会和2002年世界女篮锦标赛上韩国女篮两次挺进世界四强时的队长,因为完全盘活了这支北京女篮,被俱乐部称为北京女篮的马布里。但其实,没有多少球迷能喊出她的名字。临近四十,金英玉的面容已经明显有了老态,但从她站在场上的一瞬间起,仿佛刹那精光四射,眼神里焕发出了神采。她的身体保持的让人惊叹,作为后卫,她是北京防守的第一线,不断去领防和夹击。当北京开始反击的时候,金英玉的传球和跟进速度有如当年。开始不久后的一球,金英玉先长传给快下的前锋,接着全速跟进,在左侧45度三分线外两步接到了前锋的回传——她距离篮筐至少有7米以上,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调整,三分球像一支响箭撒手飞出,应声落网。记录台后的一名记者不禁惊叫起来,袁超耐心地给记者讲:“平时训练,在那个位置,她经常10个进10个。”
    对于常常来看男篮比赛的观众而言,看女篮是一次奇特的心理体验。仿佛你可以看着比赛,跟现场的每一个人聊天。因为人太少,太清静,如果有一个人大声说话,球馆里就全能听见他的声音。你可以清楚地听见裁判每一次在响哨之后给出的判罚解答:“推人!”或者,“阻挡!”在纪妍妍又扔进一个三分球之后,东看台有一名观众清晰地喊了一声:“我X,纪妍妍真厉害。”    许利民每一次发出战术信号,观众都能听见他喊的数字是什么。有一次,许利民发出了信号,当时场上的后卫周宏华没弄清到底要怎么变化。许利民想再说一遍,但明显是不想让黑龙江队听到自己的声音,于是点手让周宏华过来说话。周宏华走到一半,突然明白了:“噢!她们没后卫了是吧!”许利民脸色一沉,低声地说:“那还不逼?”
    很快,黑龙江失去了反抗之力,北京女篮重新回到了四强。姑娘们似乎是想拥抱欢呼一下,但应和者太少了,200名观众在第四节的垃圾时间里走得差不多了,让这个时刻几乎没有了仪式感。两台摄像机,一台找到了许利民,一台找到了球队的主将——过去10年的国家队前锋张帆。采访完了,张帆转回头来,问一位比较熟的记者:“半决赛能有转播了么?”回答是摇了摇头。袁超没有走上球场去,背着手,悄悄地撤了。袁超见得多了,也都能理解,对姑娘们笑了笑说:“如果到了决赛,怎么也有了,中央电视台,每年都有。”
    姑娘们也笑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