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之子9881198198
风之子988119819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52,778
  • 关注人气:25,0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尤二姐嫁尤三姐

(2020-01-09 09:18:21)
标签:

红楼梦

风之子

分类: 《风语红楼》(精读本)

 

                       《风语红楼》(精读本)309

                          风之子原创

 

第六十五回,应验了我的猜测。贾珍成全贾琏的心思和贾蓉是一样的。那就是趁便下手。这一次,他趁贾琏不在,来贾琏和尤二姐的外宅厮混。尤二姐是想跟了贾琏过日子的,因此喊了尤老娘躲开。

偏巧这时候贾琏回来了。

贾珍前来厮混,贾琏装不知,尤二姐内心却是挣扎的。所谓:

尤二姐听见马闹,心下便不自安,只管用言语混乱贾琏。

所以,趁着贾琏恩爱,二姐索性说出了自己的心思:

“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如今既作了夫妻,我终身靠你,岂敢瞒藏一字。我算是有靠,将来我妹子却如何结果?据我看来,这个形景恐非长策,要作长久之计方可。”

二姐这话的意思是,我虽然已经名花有主,但我的妹妹还没有依靠,这样的话,贾珍甚至贾蓉还是会不时来厮混的,长久下去如何是好?

这里确实有二姐想着能不能把三姐干脆许给贾珍的意思。

有人借此怪二姐无情。其实不是无情,是二姐三姐这样的女子,名声已坏,二姐尚且只求做贾琏的偏房,三姐又能如何?我觉得更多是无奈吧。

贾琏听懂了,所谓:

贾琏听了,笑道:“你且放心,我不是拈酸吃醋之辈。前事我已尽知,你也不必惊慌。你因妹夫倒是作兄的,自然不好意思,不如我去破了这例。”说着走了,便至西院中来,只见窗内灯烛辉煌,二人正吃酒取乐。

贾琏进去,贾珍的反应是:

羞的无话,只得起身让坐。

而贾琏的话是这样说的:

又拉尤三姐说:“你过来,陪小叔子一杯。”

这话就解了贾珍的尴尬。这就是要三姐从了贾珍也做偏房之意。

姑且先不说这样的安排妥不妥当,但是有一点,却可以肯定的。

第一,贾珍并未得手二姐。如果二姐已经和贾珍有性关系,却依然想把妹妹许给贾珍做偏房,那简直就是真的“淫奔无耻之流”了。从小说定位来看,二姐绝非如此之辈。

第二,贾珍也并未得手三姐。如果贾珍已经和三姐有性关系,那就不会后来如贾琏一般被三姐戏耍,所谓:

自己高谈阔论,任意挥霍洒落一阵,拿他弟兄二人嘲笑取乐,竟真是他嫖了男人,并非男人淫了他。

这里的淫和嫖,并非事实的肉体关系,而是精神关系。

所以结果便是:

究竟贾珍等何曾随意了一日,反花了许多昧心钱。

我们不要再指责三姐的放荡,其实那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孩子唯一可行的保护自己的方式。

三姐一番作乐之后,是这样的:

一时他的酒足兴尽,也不容他弟兄多坐,撵了出去,自己关门睡去了。

三姐的名声是放荡的,心是痛苦的,身子却是干净。

设若失身的三姐还痴想着柳湘莲,那么,她那痴心等待的五年,就没有那么可悲了。正因为她是纯洁的,却自误与被误,才显得那么的可悲可怜。

呜呼,至此,尤三姐和尤二姐,她们淫奔无耻之流的名声背后,为了生存,内心的痛苦煎熬,以及身子的清白,可证矣。

昔者大国学家陈寅恪为柳如是作传,我辈寒微草芥,能为二姐三姐翻案,见贤思齐而已。

果然自此之后,贾珍贾琏悔不当初,二姐也渐渐明白妹妹并不想做贾珍偏房,于是:

二姐在枕边衾内,也常劝贾琏说:“你和珍大哥商议商议,拣个熟的人,把三丫头聘了罢。留着他不是常法子,终久要生出事来,怎么处?”

    三姐以放荡之名,终于看到了嫁给柳湘莲的希望。

 

 

风之子的书:

风语红楼3梦流年

 

尤二姐嫁尤三姐

风语红楼2香尘逝

 

风语红楼1风之子解读红楼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