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楼梦》生日

(2019-03-14 07:59:12)
标签:

红楼梦

风之子

杂谈

分类: 《风语红楼》(精读本)


                《风语红楼》(精读本)298
                   风之子原创


    第六十二回,宝玉的生日,引出宝琴的生日,又引出平儿的生日,再引出邢岫烟的生日。原来,这四人竟是同一天生日。
    巧啊。你说曹雪芹为什么要这样写呢?
    这还不算,还有呢。探春说:
    “倒有些意思,一年十二个月,月月有几个生日。人多了,便这等巧,也有三个一日、两个一日的。大年初一日也不白过,大姐姐占了去。怨不得他福大,生日比别人就占先。又是太祖太爷的生日。过了灯节,就是老太太和宝姐姐,他们娘儿两个遇的巧。三月初一日是太太,初九日是琏二哥哥。二月没人。”
     这里面,又牵带出几个人的生日。元春是大年初一,竟然和她的曾祖第一代荣国公是一天。贾母和宝钗是正月十六。三月初九是贾琏生日。
     然后,探春一句二月没人,又引出黛玉和袭人的生日。所谓:
    袭人道:“二月十二是林姑娘,怎么没人?就只不是咱家的人。”探春笑道:“我这个记性是怎么了!”宝玉笑指袭人道:“他和林妹妹是一日,所以他记的。”
    原来二月十二是黛玉和袭人的生日。
    这些人的生日,如此集中,如此巧合,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以为,答案在第二回贾雨村所说大仁、大恶和正邪两赋三种人中正邪两赋之人。所谓:
    “今当运隆祚永之朝,太平无为之世,清明灵秀之气所秉者,上至朝廷,下及草野,比比皆是。所余之秀气,漫无所归,遂为甘露,为和风,洽然溉及四海。彼残忍乖僻之邪气,不能荡溢于光天化日之中,遂凝结充塞于深沟大壑之内,偶因风荡,或被云催,略有摇动感发之意,一丝半缕误而泄出者,偶值灵秀之气适过,正不容邪,邪复妒正,两不相下,亦如风水雷电,地中既遇,既不能消,又不能让,必至搏击掀发后始尽。故其气亦必赋人,发泄一尽始散。使男女偶秉此气而生者,在上则不能成仁人君子,下亦不能为大凶大恶。置之于万万人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 云 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万万人之下。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纵再偶生于薄祚寒门,断不能为走卒健仆,甘遭庸人驱制驾驭,必为奇优名倡。”
     上述之人,一则年岁如此相近,生日如此苟同,说明一拨一拨皆是秉正邪二气所生之人。
      二则,又有太祖贾源,贾琏,宝玉三位男性,贾源乃是荣府始祖,贾琏和宝玉是四世孙,一个滥淫,一个意淫,一邪一正,推及贾赦贾政,莫不如此,归于贾源。
       三则元春之于贾源,喻荣府之元气,周而复始,归于女子。
       宝钗之于贾母,袭人之于黛玉,则喻本为一源却不能相容,所谓“正不容邪,邪复妒正,两不相下,亦如风水雷电,地中既遇,既不能消,又不能让,必至搏击掀发后始尽”也。
       而宝玉宝琴平儿岫烟,又为一气,是谓“所余之秀气,漫无所归,遂为甘露,为和风,洽然溉及四海”也。
       自然还有他人,雪芹只是略点染一笔,提纲挈领,说明要义而已。非要说全说白,反而无趣。
       雪芹要说的,是他所写,非为大仁大恶者立传,而通篇都是正邪禀赋之人,是情痴情种,是逸士高人,是奇优名倡。
       叹此番心意,终为陈寅恪先生之《柳如是别传》所得。

风之子的书:

《红楼梦》生日

《红楼梦》生日

《红楼梦》生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宝玉的气度
后一篇:彩云之死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宝玉的气度
    后一篇 >彩云之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