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关于《风语红楼》的对话

2018-12-09 09:59:11评论 红楼梦 风之子

             《风语红楼》(精读本)269
               风之子原创


    清徐朋友,之前并不认识,其实现在也不认识,只是在网上认识。她加了我的微信,买了《风语红楼》,我们有一段聊。这是一位很感性细腻的女性,文笔干净委婉洗脱。这是我和她在微信关于《红楼梦》和《风语红楼》的一段对话,其实她那一段话,几乎就是一篇文字精巧,感触颇深的文章了。原本是想修改成一篇关于《风语红楼》的评论文章。可是又想,人家的思想精粹,你有何权力擅改?倒不如原原本本一段对话,呈现给大家,展现一段关于红楼的思考。现摘录如下:
     
     
     清徐:

  走不出的红楼梦魇,有幸得遇《风语红楼》。一、二、三辑已出,同名公号在更,捧心推荐。

       初听刘心武,震惊,瞠目。大家之言红楼也能洋洋洒洒落成长篇古典版福尔摩斯探案集?秦可卿外传?北静王传奇?脱离本源太远,草蛇灰线已然上天,空自播洒一腔爱红热情,杂收旁听也罢了。

       李劼的《论红楼梦》将其放入历史文化全息图像,以此为坐标,洞见人物、关系、事件所映射出的文化影像,酣畅,恢宏。对中国历史文化全景贫血者来说,有人参养荣丸般大补之功效。可…在对个别人物的品评上,让我等小学生有恍然隔代之感,自觉愧对宝钗,不忍。年代、经历、立场、三观共同造就个人独特的见解。人可读书,书也照人。台版书读上两本,繁体字通关。

   《蒋勋细说红楼梦》音频真美。先生娓娓的台湾腔,动人心弦的配乐,清丽唯美扑面而来,说者与听者一道重回往昔少年时光,感悟生命之花绽放。落在纸上,捧读文字时方悟到声音的魅力居功至伟。《微尘众》浅白的文字,几处硬伤,美则美矣,雁过无痕。合卷只叹是作者一个人的梦呓了。

        张爱玲《红楼梦魇》,考据派。一代才女,对世情人心有着透视般另人惊叹的洞悉力,与曹公一温一凉,花开两面。且躺在前人荫下乘凉,会心那“恨不得坐时间机器飞了去……找出来抢回来”的痴。

  惊艳于《风语红楼》,文本正解。跋山涉水,在这一天遥望到了家门;迷走在精妙无双的秘密花园中,得遇一枝解语花。为黛玉勘误,言出这位女孩的率性、大气和女性主义精神;为宝钗正名,心路曲折,侠义高洁,一支《柳絮词》完美解读,契合我心;三幻其身秦可卿、一从二令三人木……人说少不读红楼,我已不少,可以继续。


   风之子:

  只是对张爱玲一论,或可斟酌。张之缺失,在俨然阅透世事人情者看穿红楼,殊不知道行得来终觉浅,自己反而堕入胡兰成的情障,红楼梦魇,真的成了噩梦。


    清徐:

   对张,我也是参不透看不明,但有一时听许子东细读张爱玲,好像有一句是“看尽了人世间的黑,走过去,一步一步是光明”,突然有一种悲悯的感觉。


    风之子:

    张是自以为看透,其实没看透。

    张和最近自杀的那个台湾作家很相似。


     清徐:

     哪个台湾作家?


     风之子:

     林奕含。感兴趣的话可以看我的博文《贾宝玉和胡兰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b813260102wsb7.html

     这个有点杂文的意思了。

     上次你写的文章实在是不错,是否能对张爱玲段稍作修饰,我给您发在微信公号或者博客上,请斟酌。


          清徐:


     哇啊倒没想着发,去年读到您的书终于眼明心亮,不吐不快,可始终觉得只是肤浅的感想。比如只知道好,不能有您那样的功力抽丝剥茧般地细数哪儿哪儿好,只能将许多感触从您的字里行间去寻找、去熨烫得妥妥贴贴关于张爱玲,我读过您那篇博文后眼界开阔了太多,但有太多领悟还只能意会,不能充分地表达,又去读了林奕含在婚礼上的致词,您相信吗?我眼前竟然浮现出了屈原的形象,仿佛这个美丽的女孩接过了两千年前先人手中的火把她的心灵是这样高洁,才无法承受分裂虚伪污浊,不容于世。而张爱玲,我仿佛看到一个手捧着水晶球的女孩,将众生相冷冷地展示给我们,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她自己已身在其中。我想她是懂的,可一个人的人生是走过去,再回头,才能醒悟,当时,不知不觉。曾经有好朋友不理解我看张爱玲,说她的作品太“晦暗”,可晦暗的水晶球外不就是温暖和光亮吗?智者用慧眼替我们察阅人世,难免一时为世人不解,终将如莲花出水,自美于时空。好了,呜啦啦没头没脑说了些,畅快些了。


    我的这一点点感想,您觉得可以就发,当初我看到《风语红楼》也是发现了宝贝一样迫不及待想让更多人看到。孩子上小学,老师会教授一些有关《红楼梦》的知识点,推荐看青少版。说真的,我更希望孩子没有先入为主的印象,不看任何评论,待到大一些后读原著,此前,宁可守着一片空白。我就是小时候受到信息干扰,读了书困惑不少,最后终于在您的解析里找到了共鸣。


     所以我觉得曹与张,一温一凉。张的凉薄,有对深情的向往。


     风之子:

     好的,谢谢。


风之子的书:

关于《风语红楼》的对话


当当购书链接

随心书屋购书链接

关于《风语红楼》的对话

当当购书链接


关于《风语红楼》的对话
当当购书链接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