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麝月好

(2018-06-12 07:46:41)
标签:

红楼梦

风之子

分类: 《风语红楼》(精读本)


              《风语红楼》(精读本)234
                风之子原创

    今天说说麝月的好。
    麝月是宝玉四大丫鬟里面最不起眼的一位。
    论地位,袭人是第一。论分量,晴雯最重。论嘴皮子,似乎也是秋纹拔了总督。
    其实,麝月的嘴皮子也是很厉害的,只是她的嘴皮子比起秋纹的来,并不那么的刁蛮,而是有理有据,反而失了棱角,容易教人忘却。
    第五十二回,晴雯怒撵坠儿,招致坠儿妈妈回击,晴雯病重,又气又急,一时找不到法子反驳,是麝月帮衬。所谓:
    麝月忙道:“嫂子,你只管带了人出去,有话再说。这个地方岂有你叫喊讲礼的?你见谁和我们讲过礼?别说嫂子你,就是赖奶奶林大娘,也得担待我们三分。便是叫名字,从小儿直到如今,都是老太太吩咐过的,你们也知道的,恐怕难养活,巴巴的写了他的小名儿,各处贴着叫万人叫去,为的是好养活。连挑水挑粪花子都叫得,何况我们!连昨儿林大娘叫了一声‘爷’,老太太还说他呢,此是一件。二则,我们这些人常回老太太的话去,可不叫着名字回话,难道也称‘爷’?那一日不把宝玉两个字念二百遍,偏嫂子又来挑这个了!过一日嫂子闲了,在老太太、太太跟前,听听我们当着面儿叫他就知道了。嫂子原也不得在老太太、太太跟前当些体统差事,成年家只在三门外头混,怪不得不知我们里头的规矩。这里不是嫂子久站的,再一会,不用我们说话,就有人来问你了。有什么分证话,且带了他去,你回了林大娘,叫他来找二爷说话。家里上千的人,你也跑来,我也跑来,我们认人问姓,还认不清呢!”说着,便叫小丫头子:“拿了擦地的布来擦地!”那媳妇听了,无言可对,亦不敢久立,赌气带了坠儿就走。 
     麝月这话,说得滴水不漏,真不是凭宝玉一房的势力压人。
     第一,宝玉房里处置丫鬟,没有和你一个下人商量的道理,也没这必要。
     第二,坠儿妈妈攻击晴雯直呼宝玉之名,麝月说出了缘由,原是可以这么叫的。
     第三,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紧的扫地走人。
     嚯嚯,麝月这张嘴,其实才是最厉害的,比起秋纹的蛮横来,不知道要高明了多少倍。
     所以,第五十八回,众人为芳官平反,反驳芳官干妈,袭人才说:
     袭人唤麝月道:“我不会和人拌嘴,晴雯性太急,你快过去震吓他两句。”麝月听了,忙过来说道:“你且别嚷。我且问你,别说我们这一处,你看满园子里,谁在主子屋里教导过女儿的?便是你的亲女儿,既分了房,有了主子,自有主子打得骂得,再者大些的姑娘姐姐们打得骂得,谁许老子娘又半中间管闲事了?都这样管,又要叫他们跟着我们学什么?越老越没了规矩!你见前儿坠儿的娘来吵,你也来跟他学?你们放心,因连日这个病那个病,老太太又不得闲心,所以我没回。等两日消闲了,咱们痛回一回,大家把威风煞一煞儿才好。宝玉才
好了些,连我们不敢大声说话,你反打的人狼号鬼叫的。上头能出了几日门,你们就无法无天的,眼睛里没了我们,再两天你们就该打我们了。他不要你这干娘,怕粪草埋了他不成?”
      麝月的话,果然又说到了点子上,而且提到了之前她弹压的坠儿母亲闹事。
      可惜,麝月的话,隐没于一场又一场夺目的争执,反显得平淡了。
      所谓话如其人,麝月的为人又何尝不是这样的?
      按照宝玉的说法,麝月秋纹都是袭人调教出来的,素与袭人亲厚。而且,花袭人打小报告,确实也没麝月秋纹什么事儿。可是,小说里,我们何尝见过麝月秋纹与袭人亲厚?
      第三十七回,宝玉房里的丫鬟们笑骂袭人是巴儿狗,麝月也是在的,也是众人里的一员。
      到第五十一回,晴雯麝月服侍宝玉睡觉,宝玉夜里要茶,习惯了喊的袭人,麝月是这样的反应:
      麝月翻身打个哈气笑道:“他叫袭人,与我什么相干!”
      这话虽然是笑着说的,却是可以看出其间心结的,和第三十七回巴儿狗的笑骂可谓一脉相承。
      等到取钱给晴雯看病,麝月又来了一句:
      麝月道:“花大奶奶还不知搁在那里呢?”
      原来宝玉房里钱,是袭人管着,众人都不知道在哪里,麝月这话,比黛玉的好嫂子我也要哭死了还要重。
      可见,所谓素日与袭人亲厚的麝月,其实也并不亲厚。
      倒是对晴雯,小说从未说与之亲厚之人,麝月倒是体贴与忍让的。
      第二十回,众人玩牌嘻闹,独有麝月一人守着火烛,宝玉谓之公然又是一个袭人。宝玉为之篦头,招致晴雯讥讽,所谓交杯盏还没喝上,倒上头了。这样的话,麝月倒是一笑而过了。只是等到第五十一回,晴雯也要喝茶,麝月小小的怼了一回:
      越发上脸了。
      可见麝月心细如发,并不是不记得,而是不计较。她知道晴雯之气,是冲着宝玉和袭人去的,和她无干,这是麝月的聪慧之处。
       我在想,袭人素与麝月亲厚,一则是麝月对她构不成威胁,二则是麝月也是个明事理懂长幼的女孩。袭人的第一,她承认,也配合,并没有非分之想。
       这不,第五十一回,五十二回,袭人探母,她难道对晴雯不是这样的?
       她和晴雯服侍宝玉,是这样说的:
       麝月笑道:“你今儿别装小姐了,我劝你也动一动儿。”
        又说:
        麝月笑道:“好姐姐,我铺床,你把那穿衣镜的套子放下来,上头的划子划上,你的身量比我高些。”
        等到宝玉夜里要喝茶,晴雯是这样说麝月的:
        晴雯已醒,因叫唤麝月道:“连我都醒了,他守在旁边还不知道,真是个挺死尸的。”
        麝月也并没有生气,而是怼了袭人,然后又服侍晴雯也吃了半盏茶。
        可见晴雯地位,麝月也是知道和承认的。
        等到晴雯去吓她,她知道后,是这样说的:
        麝月道:“你就这么‘跑解马’似的打扮得伶伶俐俐的出去了不成?”宝玉笑道:“可不就这么去了。”麝月道:“你死不拣好日子!你出去站一站,把皮不冻破了你的。”说着,又将火盆上的铜罩揭起,拿灰锹重将熟炭埋了一埋,拈了两块素香放上,仍旧罩了,至屏后重剔了灯,方才睡下。
         至此,我们可以给麝月再贴上这样的标签:
         好脾气,善良。
         这就是麝月,安分、顺从、善良、温和。只是她虽然素日与袭人亲厚,也博得了袭人的信任,内心却是对袭人那颗争荣夸耀之心有看法的,她的内心是同情晴雯的,也是喜欢晴雯的。
         晴雯带病勇补孔雀裘,也是麝月尽心尽力做的陪衬,她的评价也是最公允的:
         麝月道:“这就很好,若不留心,再看不出的。”
         这便是麝月的好。
         所以,当晴雯死后,当袭人撵走,留下的就该是麝月,而且这话,是从袭人嘴里说出来的,所谓:
         好歹留下麝月。
        不争,是为争也。这是麝月于袭人算计,晴雯爽利之外的另一种智慧。
        开到荼蘼花事了,麝月是陪着宝玉直到查抄的那个丫鬟。
         风语红楼讲座在喜马拉雅开讲啦。直接在喜马拉雅搜“风语红楼讲座”即可收听。《风语红楼》1、2辑当当京东天猫亚马逊有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晴雯麝月互怼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晴雯麝月互怼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