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之子9881198198
风之子988119819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882,773
  • 关注人气:25,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贾宝玉如何无意中揭穿袭人?

(2014-01-23 08:36:59)
标签:

红楼梦

风之子

分类: 《风语红楼》(初始本)

             《红楼笔记》之八百六十一

             风之子原创

 

    我知道,只要一说到薛宝钗和袭人,总会有人站出来打抱不平的。但是,我对这两人的评价,是由很多篇文章组成的,一篇文章只能说一个问题,所以,单看一篇文章,就说我如何如何,有失公允。我对这两人的总体评价其实是很高的,但这绝对不是我掩饰她们曾经犯下的错误的理由。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功就是功,过就是过,何必隐瞒。

    说到袭人向王夫人告密一事,我是有过很多分析的,这里再强调一下,那就是袭人在贾宝玉被暴打之后主动向王夫人进言,是基于几点考虑的:

    1.王夫人严禁丫鬟勾引贾宝玉,金钏之死就是明证。当时,真正和贾宝玉发生了性关系的就是袭人,而且已经有人隐隐约约的知道,晴雯和袭人吵架就很充分的表明了这一点,袭人感觉到了危险的存在,试想,如果袭人和贾宝玉上床的事情被王夫人知道,金钏是王夫人贴身丫鬟,只是和宝玉调笑几句,就被撵出去逼死,那么,袭人呢?会怎么样?会比金钏结局好?不会的!所以,金钏之死和宝玉遭暴打其实已经向袭人敲响了一系列的警钟,袭人的处境很危险,她必须保护自己,把自己撇清。这是袭人主动向王夫人告白的根本原因。

    2.不错,袭人向王夫人告状,并没有指明是谁?其实她也指不出来是谁?因为真正勾引了贾宝玉的就是她呀。她能说是自己?所以,她只是暗示王夫人,贾宝玉身边有人企图勾引贾宝玉,这样就把视线从自己身上引开了。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袭人知道王夫人天生不喜欢长得漂亮的丫鬟,认定长得好的丫鬟都是会勾引人的狐狸精,好了,在把握了王夫人这样一个近乎变态的心理意识之后,袭人的提醒和暗示,实际就是一种告密,这种告密很高妙,一是不用点名说是谁,二是只要把自己撇清就行,三是袭人知道贾宝玉房里有比自己长得好的,这还不算是告密?还不算是诬告?还不算是陷害?非要说得明明白白,指名道姓才算是诬告?这种理解也太幼稚了吧?

     3.从袭人告密的效果来看,袭人达到了保护自己,隐蔽自己的不检点,进而得到王夫人信任的结果,从而真正的免除了自己的危险,把危险转向了长得漂亮,最有勾引宝玉可能的晴雯,这样的内在逻辑是很明显的。

     所以,我想再一次说明,袭人的告密,不仅心思缜密,而且恰到好处,真的很阴险。

    曹雪芹似乎是怕有的人看不透、看不穿、看不懂袭人告密,在晴雯被撵走一节,又煞费苦心的设计一个情节,让茫然无所知的贾宝玉凭借着正常智商的本能做出了一次判断,而这次判断,再一次直指袭人。第七十七回:

    宝玉哭道:“我究竟不知晴雯犯了何等滔天大罪!”袭人道:“太太只嫌他生的太好了,未免轻佻些。在太太是深知这样美人似的人必不安静,所以恨嫌他,像我们这粗粗笨笨的倒好。”宝玉道:“这也罢了。咱们私自顽话怎么也知道了?又没外人走风的,这可奇怪。”袭人道:“你有甚忌讳的,一时高兴了,你就不管有人无人了。我也曾使过眼色,也曾递过暗号,倒被那别人已知道了,你反不觉。”宝玉道:“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袭人听了这话,心内一动,低头半日,无可回答,因便笑道:“正是呢。若论我们也有顽笑不留心的孟浪去处,怎么太太竟忘了?想是还有别的事,等完了再发放我们,也未可知。”宝玉笑道:“你是头一个出了名的至善至贤之人,他两个又是你陶冶教育的,焉得还有孟浪该罚之处!

    第一,这段话里贾宝玉提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要说言语不检点,不单单是晴雯呀,你们都有,怎么王夫人都知道呢?

    很显然有人定期向王夫人汇报呗。

   第二,袭人的企图转移视线,说就是你贾宝玉不检点,到处乱说惹的祸。

   第三,但是,贾宝玉进一步追问了,“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这就更加尖锐了。是呀,如果说要知道,都知道呀,怎么就不知道袭人麝月秋纹的呢?这样的指向还不明显吗?有告密的把自己也告进去的吗?肯定不会。由此反证,告密的就是袭人,麝月和秋纹是袭人的贴心姐妹,是袭人调教出来的,构不成威胁,袭人自然放过了。

    第四,这时候我们再来看袭人的反应,是“袭人听了这话,心内一动,低头半日,无可回答,因便笑道”,这样的表现,难道不是心虚的表现?如果袭人真没告状,可能听到这里就恼了吧?就拍案而起了吧?贾宝玉的意思是很明显的,就是怀疑她袭人呀,袭人要真没做,岂会这样?这个时候,我们要注意曹雪芹的用词,是“听了这话,心内一动,低头半日,无可回答”,心内动什么?有什么好动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何必低头半日,回答不上来呢?

    此后,袭人进一步转移视线,以开玩笑的口吻说自己很可能也会被撵走的。这明显就是放屁的假话,要撵走早就一起撵走了,王夫人岂会放过?

    第五,我们要注意听到袭人苍白无力的解释之后,曹雪芹让贾宝玉用的一个词“你是头一个出了名的至善至贤之人,”这句话说得太满了吧?第一个,至善至贤,这过于满的话,其实就是反讽了,这里是在狠狠的讽刺袭人的虚伪和阴险了,曹雪芹即便再博大再悲悯再宽容,再含蓄,这个时候也忍耐不住要发泄一下了。如果袭人真是清白的,一贯和风细雨的曹雪芹何必要这样无情讽刺!?

    第六,其实,袭人的告密是有伏线的,第三十四回:

    王夫人听了这话,如雷轰电掣的一般,正触了金钏儿之事,心内越发感爱袭人不尽,忙笑道:“我的儿,你竟有这个心胸,想的这样周全!我何曾又不想到这里,只是这几次有事就忘了。你今儿这一番话提醒了我。难为你成全我娘儿两个声名体面,真真我竟不知道你这样好。罢了,你且去罢,我自有道理。只是还有一句话:你今既说了这样的话,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心,保全了他,就是保全了我。我自然不辜负你。”

    这句“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心”的话,就是贾宝玉房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要时时留心,看谁想勾引贾宝玉,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就向我汇报,有没有这个意思?我觉得有。因为袭人已经成为王夫人的“我的儿”后,身份一变,就有了直接向王夫人报告的权利了。

    所以,我们看,就是懵懂如贾宝玉者,凭借本能也会怀疑到袭人,所以,袭人最后是用装假装逼卖弄风情的“死”来吓唬贾宝玉,化解这场危机的:

    袭人听了这篇痴话,又可笑,又可叹,因笑道:“真真的这话越发说上我的气来了。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就费这样心思,比出这些正经人来!还有一说,他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便是这海棠,也该先来比我,也还轮不到他。想是我要死了。”宝玉听说,忙握他的嘴,劝道:“这是何苦!一个未清,你又这样起来。罢了,再别提这事,别弄的去了三个,又饶上一个。”袭人听说,心下暗喜道:“若不如此,你也不能了局。”

     此间之种种,其实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了我们,告密者,袭人也。她出于保护自己和贾宝玉有不检点性关系的考虑,暗中转移王夫人视线,把矛头暗中指向晴雯,进而取得王夫人心腹的地位,促使王夫人在搜查晴雯无果的情况下,悍然以“莫须有”的罪名除掉了晴雯。

     关于袭人告密的很多细节,我之前的文章分析了很多,有的就不再重复了,今天就把新的心得说出来,作为补充。嫌烦嫌重复啰嗦的尽可以不看,谢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