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熙凤为何在司棋事件中出头?

(2013-01-11 09:08:31)
标签:

红楼梦

风之子

分类: 《风语红楼》

          《红楼笔记》之六百四十八

          风之子原创

 

    乍一看很奇怪,王熙凤在查抄大观园事件中的表现是很有趣的。关于晴雯的事情,王熙凤保持中立,谁也不想得罪。可是,到了司棋的事情的时候,王熙凤却又跳了出来,主持大局了。这是为什么?

    第七十四回:

    因司棋是王善保的外孙女儿,凤姐倒要看看王家的可藏私不藏,遂留神看他搜检.先从别人箱子搜起,皆无别物.及到了司棋箱子中搜了一回,王善保家的说:"也没有什么东西."才要盖箱时,周瑞家的道:"且住 ,这是什么?"说着,便伸手掣出一双男子的锦带袜并一双缎鞋来.又有一个小包袱,打开看时,里面有一个同心如意并一个字帖儿.一总递与凤姐.凤姐因当家理事,每每看开帖并帐目, 也颇识得几个字了.便看那帖子是大红双喜笺帖,上面写道:"上月你来家后, 父母已觉察你我之意.但姑娘未出阁,尚不能完你我之心愿.若园内可以相见, 你可托张妈给一信息. 若得在园内一见,倒比来家得说话.千万,千万.再所赐香袋二个,今已查收外,特寄香珠一串,略表我心.千万收好.表弟潘又安拜具."凤姐看罢,不怒而反乐. 别人并不识字.王家的素日并不知道他姑表姊弟有这一节风流故事,见了这鞋袜,心内已是有些毛病,又见有一红帖,凤姐又看着笑,他便说道:"必是他们胡写的帐目, 不成个字,所以奶奶见笑."凤姐笑道:"正是这个帐竟算不过来.你是司棋的老娘, 他的表弟也该姓王,怎么又姓潘呢?"王善保家的见问的奇怪,只得勉强告道:" 司棋的姑妈给了潘家,所以他姑表兄弟姓潘.上次逃走了的潘又安就是他表弟."凤姐笑道:"这就是了."因道:"我念给你听听."说着从头念了一遍,大家都唬了一跳.这王家的一心只要拿人的错儿, 不想反拿住了他外孙女儿,又气又臊.周瑞家的四人又都问着他:"你老可听见了?明明白白,再没的话说了.如今据你老人家,该怎么样?"这王家的只恨没地缝儿钻进去. 凤姐只瞅着他嘻嘻的笑,向周瑞家的笑道:"这倒也好.不用你们作老娘的操一点儿心,他鸦雀不闻的给你们弄了一个好女婿来,大家倒省心." 周瑞家的也笑着凑趣儿. 王家的气无处泄,便自己回手打着自己的脸,骂道:"老不死的娼妇, 怎么造下孽了!说嘴打嘴,现世现报在人眼里."众人见这般,俱笑个不住,又半劝半讽的.

    首先,从上面这段长长的引文,我们可以知道,因为贾迎春是贾赦的女儿,是大房的,所以,贾迎春的大丫鬟司棋也是大房来的,她是王善保家的外孙女,而王善保家的是邢夫人的陪房。而晴雯呢?前面说过了,她是贾母的人,是贾母派到贾宝玉房里的。这样一来,问题就清楚了。和贾母有关系的,王熙凤保持中立,和邢夫人有关系的,王熙凤就出头了,所谓“因司棋是王善保的外孙女儿,凤姐倒要看看王家的可藏私不藏,遂留神看他搜检.”

    其次,我们知道,之前,王善保家的刚刚因为言语荒唐、举止粗俗得罪了贾探春,被贾探春打了一巴掌,贾探春是贾政的女儿,是二房的,王善保家的一是过于嚣张,二是嚣张气焰已经被贾探春狠狠的挫了一回,王熙凤是顺势而为;

    第三,再之前,搜检贾宝玉房里的时候,这次查抄的重点对象晴雯,人家是清白的,这一点我很快就会说到。而站出来诬告晴雯的,就是王善保家的,事实已经证明王善保家的纯属诬告了;

    第四,最重要的,我们要看到,想收拾王善保家的,不止王熙凤一人,王熙凤有一个重要的帮手,这个帮手,就是周瑞家的,而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原本也是王家人,王夫人、王熙凤、周瑞家的,原本就是一家人呐。当王善保家的企图在搜查司棋的时候草草了事时,是周瑞家的站出来:

    及到了司棋箱子中搜了一回,王善保家的说:"也没有什么东西."才要盖箱时,周瑞家的道:"且住 ,这是什么?"说着,便伸手掣出一双男子的锦带袜并一双缎鞋来.又有一个小包袱,打开看时,里面有一个同心如意并一个字帖儿.一总递与凤姐.

    当王熙凤当众念了潘又安写给司棋的书信时,又是周瑞家的站出来:

    周瑞家的四人又都问着他:"你老可听见了?明明白白,再没的话说了.如今据你老人家,该怎么样?"

    而王熙凤调侃王善保家的,也是和周瑞家的一唱一和的。

    如此种种迹象表明,这大房和二房的下人们,早已经是矛盾重重,都盼着对方出事了。而最微妙的是王熙凤:

    1.王夫人是冲着晴雯去的,王熙凤保持中立;

    2.一旦逮到司棋,可以让大房出丑,王熙凤就出头了;

    3.王熙凤不仅打击到了大房,挫败了王善保家的,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消解王夫人查抄大观园的意图,至少客观上是有保护晴雯的意图的;

    4.而王熙凤的身份最为特殊,她既是王夫人的侄女,是王家人,但又是贾琏的妻子,严格意义上是大房的人,但她和贾琏却又是在二房和贾母这边生活。

    通过这些分析,我们依稀看到了王熙凤的隐秘心理,很显然,王熙凤首先是贾母的人,她在尽最大努力维护贾母的利益,即使是面对王夫人;其次她是王夫人的人,因为无论贾母还是王夫人,都是她的靠山;第三,王熙凤真正不待见的,是自己婆婆邢夫人,这已经在鸳鸯事件里表现出来了,这次,不仅表现出来,王熙凤还开始拿大房的人开刀了。

   如此看来,王熙凤和邢夫人的仇,是结定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