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熙凤和王夫人撒谎如出一辙

(2012-08-28 08:55:38)
标签:

红楼梦

风之子

分类: 《风语红楼》

            《红楼笔记》之五百七十三

             风之子原创

 

    有句老话,侄女仿姑妈,信矣。

    第六十九回,贾母的一句话,让我知道了王熙凤对于尤二姐的死,是怎么说的。这句话是这样的:

    贾母道:"信他胡说,谁家痨病死的孩子不烧了一撒, 也认真的开丧破土起来.既是二房一场,也是夫妻之分,停五七日抬出来,或一烧或乱葬地上埋了完事."凤姐笑道:"可是这话.我又不敢劝他."

    贾母之所以说这句话,是因为:

    凤姐见抬了出去,推有病,回:"老太太,太太说我病着,忌三房,不许我去." 因此也不出来穿孝,且往大观园中来.绕过群山,至北界墙根下往外听,隐隐绰绰听了一言半语, 回来又回贾母说如此这般.

   这两段话,是紧接着的。也就是说,王熙凤是听见了贾琏处置尤二姐灵柩的意见,即“因家叔家兄皆在外,小丧不敢多停, 等到外头,还放五七,做大道场才掩灵.明年往南去下葬”之后,赶忙来回的贾母。回的什么话呢?曹雪芹很鬼,没有写。但是,通过贾母的回应,我们可以推测出来,王熙凤跟贾母的说的尤二姐乃是害痨病死的。贾母的一句“信他胡说,谁家痨病死的孩子不烧了一撒, 也认真的开丧破土起来”,已经把王熙凤的栽赃泄露得一清二楚了。

   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话,当记得,第七十八回,王夫人冤枉晴雯,撵走晴雯,跟贾母回的时候,也说的是晴雯得了痨病:

   王夫人便往贾母处来省晨,见贾母喜欢,便趁便回道:"宝玉屋里有个晴雯,那个丫头也大了,而且一年之间,病不离身,我常见他比别人分外淘气, 也懒,前日又病倒了十几天,叫大夫瞧,说是女儿痨,所以我就赶着叫他下去了.若养好了也不用叫他进来,就赏他家配人去也罢了。”

    王夫人和王熙凤,一个是姑妈一个是侄女,端得是一家人,有遗传基因呐,竟然连害人的手法都是如此惊人的相似。难怪意大利人认为有时候侄儿侄女的遗传并不亚于儿子女儿,很有道理。王夫人和王熙凤,只要是自己的敌人,就把那个时候最可怕的痨病往人家身上栽。从这里,我们是不是可以从王熙凤的身上看到些许王夫人年轻时的影子呢?王夫人如今的吃斋念佛是不是只是一种虚伪的掩饰和矫枉过正?我们是否可以体味到些许赵姨娘、周姨娘在王夫人手下的滋味呢?也许和尤二姐比起来,赵姨娘和周姨娘奉行的只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信条,才堪堪熬到了今天。所以,赵姨娘的愤怒和仇恨,其实也是情有可原的。

    至于,王夫人和王熙凤共同栽赃尤二姐和晴雯害痨病的更为深层的用意,咱们下回再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