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楼梦》里尤二姐尤三姐真的失身了吗?

(2012-05-30 08:30:07)
标签:

红楼梦

风之子

分类: 《风语红楼》

          《红楼笔记》之五百三十四

           风之子原创

 

    这其实不是一个很扯的问题,这其实是一个需要弄清楚的问题。因为这对于我们理解尤二姐和尤三姐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尤二姐和尤三姐真的和贾珍、贾蓉上过床,那么,我们对这两个人的道德评判就要另作考量了。

    那么,尤二姐和尤三姐,只是和贾珍、贾蓉调笑无度呢?还是和他们苟且了呢?

    其实,只要细细品读,就会发现,尤二姐和尤三姐,虽然表面上很随便很浪,但是,却是有底线的人,虽然不能说道德底线,因为她们的行为确实太出格了,但是,失身或者说和贾珍贾蓉发生性关系,却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

    首先,尤二姐和尤三姐都是对自己未来有规划的人。

    尤二姐的规划稍微低点,就是要找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第六十五回,尤二姐就曾经对贾琏做过深情告白:

    “你们拿我作愚人待,什么事我不知。我如今和你作了两个月夫妻, 日子虽浅,我也知你不是愚人。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如今既作了夫妻, 我终身靠你,岂敢瞒藏一字。”

    尤三姐呢,是这样的择偶标准:“只要我拣一个素日可心如意的人方跟他去。若凭你们拣择,虽是富比石崇, 才过子建,貌比潘安的,我心里进不去,也白过了一世。”也就是说,人家尤三姐在婚姻问题上也不含糊,要找一个自己真心爱着的男人。

    一般来说,这样对于婚姻比较严肃认真的女性,是不会随随便便把身子给了别人的,因为如果这样,她们对于未来婚姻的规划也就泡汤了。

    其次,早在五年前,尤三姐就已经有了心上人。

    不用说,大家都知道,这个人就是柳湘莲。第六十六回,是这样说的:“:"说来话长。五年前我们老娘家里做生日,妈和我们到那里与老娘拜寿。他家请了一起串客,里头有个作小生的叫作柳湘莲,他看上了, 如今要是他才嫁。”

    尤三姐既已经早在五年前就把自己的真情托付给了柳湘莲,为了自己所爱的人,逢场作戏可以,动真格的却是不会。尤氏姐妹患难真情相濡以沫,尤三姐如此,也不会让姐姐尤二姐如此的。

    第三,尤二姐尤三姐表面风流,其实都是愿意真心爱人的女性。

    第六十六回,有一段尤二姐评价尤三姐的话,是这样说的:“三妹子他从不会朝更暮改的。他已说了改悔,必是改悔的。他已择定了人,你只要依他就是了。”又说:“这人此刻不在这里, 不知多早才来,也难为他眼力.自己说了,这人一年不来,他等一年,十年不来,等十年,若这人死了再不来了,他情愿剃了头当姑子去,吃长斋念佛,以了今生。”

    这段话,其实已经表明了尤三姐,那是渴望真爱、真心付出的女性呀。而尤二姐如此了解如此评价妹妹,也说明她也主张和赞成这样的爱情观和婚姻观,这姐妹俩原是不差的。

    第四,从贾珍贾蓉甚至贾琏的表现来看,他们并未真正得手,不过是吃了点豆腐揩了点油而已。

    第六十五回,有这样的描写:

    这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大红袄子半掩半开,露着葱绿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绿裤红鞋, 一对金莲或翘或并,没半刻斯文。两个坠子却似打秋千一般,灯光之下,越显得柳眉笼翠雾, 檀口点丹砂。本是一双秋水眼,再吃了酒,又添了饧涩淫浪,不独将他二姊压倒,据珍琏评去,所见过的上下贵贱若干女子,皆未有此绰约风流者。二人已酥麻如醉,不禁去招他一招,他那淫态风情,反将二人禁住.那尤三姐放出手眼来略试了一试, 他弟兄两个竟全然无一点别识别见,连口中一句响亮话都没了,不过是酒色二字而已。自己高谈阔论,任意挥霍撒落一阵,拿他弟兄二人嘲笑取乐,竟真是他嫖了男人, 并非男人淫了他。一时他的酒足兴尽,也不容他弟兄多坐,撵了出去,自己关门睡去了。

    从这样的文字来看,其实贾珍也好,贾蓉也好,甚至和尤二姐婚前的贾琏,都没有上过手,也没有占到真正的便宜。如果是已经发生过性关系,就不会是这样的情形了。

    第五,尤二姐尤三姐之所以如此,完全是为了生存。

    我们知道,尤老娘并不是尤氏的亲妈,只是尤氏的爹续弦的妻子,是后妈,尤二姐尤三姐是尤老娘带过来的女儿,并不是尤氏的亲姐妹,并无半点血缘关系。以尤氏的冷漠,这样的娘这样的妹妹,不管也罢。所以,尤老娘和尤二姐尤三姐要依靠贾珍这个名义上的女婿和姐夫,不委曲求全是不行的。所以,第六十四回,尤老娘是这样说的:

    “咱们都是至亲骨肉,说那里的话.在家里也是住着,在这里也是住着。不瞒二爷说,我们家里自从先夫去世,家计也着实艰难了,全亏了这里姑爷帮助。如今姑爷家里有了这样大事,我们不能别的出力,白看一看家,还有什么委屈了的呢。"

    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呐,在人屋檐下怎能不低头,一家三口都靠贾珍贾蓉养活,不适当的让色鬼贾珍贾蓉占点便宜怎么行呢?

    第六,尤二姐尤三姐的放浪其实还是一种自我保护措施。

    前面说了,尤三姐的表现比贾珍贾琏还浪,其实就变被动为主动,震住他们了,就保护了自己。第六十五回,还有一段描写很精彩,这种意思更明显,贾琏娶了尤二姐,也想成全贾珍偷纳尤三姐作为回报,就被尤三姐收拾了一回:

    (尤三姐)自己绰起壶来斟了一杯,自己先喝了半杯, 搂过贾琏的脖子来就灌,说:"我和你哥哥已经吃过了,咱们来亲香亲香。"唬的贾琏酒都醒了。贾珍也不承望尤三姐这等无耻老辣。弟兄两个本是风月场中耍惯的,不想今日反被这闺女一席话说住。尤三姐一叠声又叫:"将姐姐请来,要乐咱们四个一处同乐。俗语说‘便宜不过当家',他们是弟兄,咱们是姊妹,又不是外人,只管上来。"尤二姐反不好意思起来。贾珍得便就要一溜,尤三姐那里肯放。贾珍此时方后悔,不承望他是这种为人,与贾琏反不好轻薄起来。

    第七,尤二姐尤三姐对自己的不良评价其实是一种深深的自责和反思。

    如此种种行径,尤氏姐妹私下说起来,是真心流泪的,这说明她们仅仅是为生活所迫不得已的女性,并不是真的品行无端和放荡。她们那些对自己的严苛的所谓“淫奔无耻之流”,所谓“淫奔不才”的评价,是和王夫人、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那样的大家闺秀相比较而言的,是对自己迫不得已的不良行为的一种深切的自责和反思,是痛恨,不是说她们就真的和贾珍贾蓉干了什么实质性的事情。

    所以,综上所述,尤二姐尤三姐这样的女性,表面放浪,内心忠贞。除非她们遇到真爱,比如尤二姐遇到贾琏,尤三姐遇到柳湘莲,否则,她们是不会把身子交出去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