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沟崖:蓟北山川此最幽

(2018-11-12 13:12:37)
标签:

昌平

北武当山

分类: 北京史地
       沟崖(崖,当地人读“ai”,二声),位于明十三陵的昭陵之西,德胜口村以北,又叫沟沟崖,又写做岣岣崖。因地处明陵之侧,自明代起,这个幽静的山谷遂被人发现。有位诗人赞美沟崖道:“蓟北山川此最幽”。这里的“蓟”即指北京城。从东汉到五代十国,北京地区多次被划为幽州,其治所在蓟,就在今天的广安门一带。直到石敬瑭将幽燕十六州割给辽,蓟升为辽的陪都,称为南京,亦称燕京。所以,“蓟北山川此最幽”,即“京北山川此最幽”。
       “蓟北山川此最幽”诗句出自浙江钱塘的潘问奇,他是明末清初人。他是这样写的:“仗藜扶我陟还休,蓟北山川此最幽。纡磴逼檐缘角上,细泉随枧入厨流。笋形忽讶将崩石,峰势偏临欲堕楼。谁向红尘烦寄语,有人徙倚白云头。”“为爱烟峦舍骑行,远看巖壑与云平。千寻峭壁人扶上,一线危桥木架成。山鬼渐疑松树变,水泉都在石头生。欲穷绝顶观沧海,难得毛衣比鹤轻。”枧,是木槽。此句说,房屋傍崖而建,泉水沿木槽流入了厨房。最后两句说,我真想登临山顶远观沧海,可是我没长着仙鹤翅膀!
       如果说潘问奇的诗晦涩难懂,可以读读明朝人冯元飏对沟崖的描画。他是这样说的:
    “从德胜口入峡中,两山壁阸(音呃),道仅一线。峰回溪转,怪石争攫,如虎如豹,如虬如龙,狞狞焉,蜿蜿焉,不可名状。其间松桧交荫,悬涧奔络,岚蒸翠逻,仰不见天日。行六七里至瑞丰庵,则山愈峻道愈逼仄,扳跻而上,中峰之坪旧有三间茅舍在焉。远瞩南望,都城祥云捧阙;东望帝陵,瑞气郁葱而通平帝座矣。西顾居庸,雄关层锁,若橹若城。”
       沟崖到底有多幽?《帝京景物略》写道:“岣岣崖旋旋蟠蟠,望若梯磴,石丑怪若鬼面”,“崖高危立,……冬前后两月蔽不见日,惟短至日景一线透之”。
       如此幽深的山谷,远离尘世,自然是出家人修行的好地方。明朝诗人汪道昆这样描绘沟崖:“鸟道逶迤尽,云林高下居。有溪皆绝壁,无地不精庐。”云林即寺庙,精庐,即出家人所居屋舍。明朝的王嘉谟著的《蓟邱集》中说:“沟沟崖,深山叠嶂,秀石悬空,三十余里,悉履石攀葛始达山巅。清流缭绕,奇树扬芬,旁有兰若数区。”兰若,即庙宇。汪道昆、王嘉谟是明朝嘉靖、万历年间的人。也就是说,在明朝嘉靖年间,沟崖里已经有庙宇存在了。
       据《帝京景物略》记载,沟崖之内有瑞峰庵、麻尼庵等五座庙庵。天启年间,守护明陵的太监们凑钱将五庵修饰一新,使“三峰失其朴”——看来建设性地破坏文物古迹,始作俑者是明朝的太监们。
     《康熙昌平州志》将“沟崖双瀑”列为八景之一,说明沟崖中曾有两道瀑布;笔者听当地人说,沟崖中曾有溶洞,现在已然找不到洞口了。
        三峰之中的中峰顶上原有一座道观。笔者上世纪80年代初登临沟崖中峰,从倒地石碑上的文字得知,这座道观名叫玉虚观。天启年间,武当山道士王海池云游至此,居于峰顶山洞中,遂称此山为“北武当山”。一年之后,守陵太监马诚、赵进等人集资在中峰顶上大兴土木,历时十三年,于崇祯八年建成玉虚观,观中供奉玄武大帝。因中峰顶上“地仅可十笏”,非常局限,故而道观建造得十分精致、小巧。山门外左右一盘石碾、一盘石磨,既是装饰,又有实际用途。入门左右有钟鼓二楼,原有巨钟、硕鼓。层层殿堂之后,有一座玲珑剔透的砖塔,塔后有一洞穴,大概是最初来此地的王海池栖身之所吧。观的四周,围以齐肩高的矮墙。
        抗战时期,附近民众曾为躲避日寇蹂躏而藏入沟崖。如此幽深的山谷,却没有躲过“文革”一劫。“破四旧”的洪流中,昌平县城某中学的一股“革命小将”闯进沟崖,驱逐了道士尼姑,将所有的道观、庙宇尽皆捣毁。笔者隐约听说,当地政府已经在修缮沟崖中的旧有庙宇了。或许不久之后,沟崖会以一个崭新的面貌成为昌平的又一旅游胜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