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华锋
李华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051
  • 关注人气: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兵往事》第十四章 一

(2015-09-16 21:30:55)

老兵、福常、蒋贵儿、朱保山、尖嗓,稍做准备就出了南卧龙。一行五人都换上了列兵的服装,每人又多拿了一支中正式步枪,在南卧龙几年,福常已经升为一营长了,尖嗓是连长,朱保山是二营长。老兵把朱保山放到自己的团里有他的用意。朱保山是路彪的人,有了这么个人在自己身边,免得路彪猜疑,尽管老兵他每天都在路彪跟前转悠,但作为路彪的一个团长,老兵深感这么做的必要性。多年在国军里混事,老兵对长官信任比生命、比黄金都重要的理解刻骨铭心。老兵是聪明人。这次去北卧龙找八路军要地盘,带上朱保山也是老兵精心有意安排的。让路彪的人禀报这一来一去的事是最合适、最真实的。因为,来回二三百里路,到底会发生什么,对谁都没有定数,真有个闪失,老兵需要有人给他正身。

出了山口,眼前一片豁亮。开阔的视野,满目翠绿,行走在山路上,大家都有出笼鸟一样的欢快。从1937年底,老兵他们进了卧龙山就再也没出来过,桥本太郎攻打南卧龙时,他们也只是往大山里撤过。景色宜人,心情舒畅,话就来了。

福常说:山里再憋两年,我们出山口就都长犄角了。这天下还有日本人吗?武宁城桥本太郎那老鬼子死掉了吗?

朱保山乐呵地说:这世界上还有女人吗?进山这几年,我没见一个女人,飞的鹰、跑的野兔,我观察都不是母的。

尖嗓说:朱营长,咱这是到哪去啊!说说上哪,我给你弄个娘儿们当老婆。老兵他们这次出山,只有朱保山知道去北卧龙和八路抢地盘,其他人都不知道干什么去。

蒋贵儿没管去哪、去干什么,他听到尖嗓说朱营长仨字,想起了心事。进山几年,福常、王天柱一个当了营长,一个当了警卫营长,就他连个排长都没当上。他曾和老兵说过想当官,老兵训他,当好勤务兵就行了,你家坟地没长当官的蒿子。他和老兵并肩走着,说:团长,我有个事,想和你说。老兵也很高兴,微笑着说:有什么事?想回家娶媳妇是吗?蒋贵儿说:不是。团长!我还想和你说当官的事。老兵说:你当什么官?蒋贵儿说:别人都当营长、连长了,我怎么也得弄个排长当当不?老兵哈哈一乐,说:你小子还有官瘾,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你家坟地没长当官的蒿子。

尖嗓哈哈大乐,说:我告诉你,你为什么当不上官吧!你家坟地里没冒白烟!

蒋贵儿不再和老兵并肩走,撅着嘴自言自语道:谁家坟地里冒白烟,谁当官:谁当官,谁家坟地里冒白烟!这是啥理儿?

蒋贵儿又跑几步,追上老兵,说:团长,你给我说说,我为什么当不上官。

老兵说:想听?

蒋贵儿说:想听!

老兵说:那我就说了!你小子没胆儿,胆小,啊!蒋贵儿说:我现在胆不小了!

老兵说:你敢把你的胆割下来和我的胆儿比大小吗?

蒋贵儿说:胆在哪长着呢?

老兵笑,说:胆在哪长着呢你都不知道,你能当上官吗?小子,练好了胆,再当排长吧!

福常觉得扛两杆枪有些别扭,说:团长,咱拿两杆枪干什么?

老兵说:投降去啊!

蒋贵儿还在生闷气,听到“投降”二字一惊,失色地说:投日本人啊?

老兵笑而不答,福常、尖嗓都瞪大了眼睛。

尖嗓转了几下眼珠子说:投就投吧,反正到哪都当兵,给日本人当兵学几句日本话,也没白当一回兵。

当地一脚,福常踢了尖嗓,说:你他妈的还想说日本话!还投了就投吧!你小子还有投日本人的心呢。

尖嗓一拍屁股说:团长说投,我就投!

朱保山没有恐慌,只有他知道去北卧龙。他看着老兵悠闲的步履,知道老兵的葫芦里早就装上了什么药,在兜什么圈子。他一笑,看着尖嗓和福常打闹。

蒋贵儿的步子有些零乱。他听老兵说投降心里也一惊。但他没有想去投日本人,想的是这几年,听到了一些八路军的消息,说:八路军英勇作战,抗击日本人,也听说八路军官兵平等,当官的不打骂当兵的。投八路更好,投八路,我就当八路了,再也不受气了。

尖嗓一惊,福常也跟着瞪眼睛。福常说:到底是投八路,还是投日本人啊?

福常紧跑几步追上朱保山,说:咱投八路啊?

朱保山诡秘地一笑,说:天机不可泄露。

福常急了眼,拉住朱保山说:你说,咱到底投谁去啊?咱在南卧龙待得好好的,投谁啊?

朱保山也笑,说:你看看咱团长的脸色,像是投谁去吗?

老兵走在队伍的前面。他的右手抓着枪筒,两杆枪托朝天的枪扛在肩上,上衣五颗扣子只扣最下边的一个,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老兵1这模样,给人的形象是散漫的,但他早已编排了一个精心的骗局。

福常追上两步,正赶上转出了山弯,抬眼一望,武宁城展现在眼前。看到了城楼上的模糊不清飘动的日本太阳旗,福常心头一惊,再看老兵,老兵只顾低头走,像是故意不看福常。福常心想,莫不是真投日本啊!他的两杆枪都倒背着,他从后背拽过一杆枪,风火一般紧跑几步横在老兵眼前,吼道:别走了!

枪口捅在老兵眼前,向前走的老兵吓了一跳。见福常横眉竖目拦住了去路,老兵站下脚,说:你不想当汉奸啊?

隔肚皮啊!这老兵带着他们去北卧龙去抢八路军的地盘,他是知道的,可是怎么走到武宁城来了呢?说不定,老兵借去北卧龙之名,真投日本人。但他不好这样问老兵,尖嗓说,我今天就和团长投日本人去了,正好撞到朱保山的疑惑上,他抡圆了胳膊,一嘴已扇在尖嗓的脸上,说:我叫你投日本去!这是在山里待了几年,如果在山外,你早就投日本当汉奸了!说着又是一脚,把尖嗓从老兵的身边踢开。

尖嗓捂着脸,委屈地说:当官的让投,我说投了吗?

一看玩笑当真了,老兵摆摆手,说:都别闹了。我给你们兜兜底,咱们去干什么,为什么要走武宁城。

老兵看了一眼朱保山,说:不好意思啊!我这想法在肚里得捂会儿,像娘儿们怀胎,到时候才抖搂出来。

朱保山说:知道你鬼点子多,你就直说吧!这一去一回二三百里,咱不知道要遇到什么事,得抱团儿,说,你说吧!

老兵嘿嘿一笑,看了一眼气呼呼的福常说:福常!听不?

福常甩过脸,说:当汉奸,我娘得气死。

说什么我也不去当汉奸。

老兵拍拍福常的肩膀说:是条汉子!

老兵说:咱师长说了,什么时候走他管,立刻走:什么时候回来,走哪条路,咱师长不管。明白师长的意思不?他不想去打什么八路,抢什么八路地盘!

福常说:咱去打八路军啊?

尖嗓说:咱打八路也打不过啊!

朱保山说:咱这几个人不是打八路、抢八路的地盘,是和他们商量,要地盘。

老兵说:蒋委员长、白长官要我们去占北卧龙,那个姓冯叫慵的家伙来咱卧龙山督战。咱师长不去也不行啊!

福常说:打八路,我也不去!说着,一屁股坐下了。

老兵被福常的枪口逼着时心就憋火了,这一坐,老兵的火腾的烧着了。他黑脸一沉,一脚踢过去,说:福常,给你脸了,你心里还有长官吗?起来!

福常站起,梗着脖子看了老兵一眼。

这一眼又把老兵惹着了,他从腰间掏出驳壳枪,点着福常的嘴巴子,说:你活够了!你把脖子给我弄软了,把眼儿给我弄温柔了!

朱保山说:咱们可能是在山里憋出毛病了,有话慢慢说。

福常也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分,见老兵真火了,心里有些害怕,他摇摇脖子低下头,老兵嗯了一声,算是过了关。可福常怎么也不敢抬头看老兵,他低头鼓了眼挤了眼瞪了眼,想把眼光变柔些,在心里想这眼儿该怎样才算是温柔。福常低着头挤眉弄眼,老兵觉得好笑,闷着憋着就笑出声来。

这一笑,福常觉得老兵饶过了他,抬起头看老兵的时候已是一脑门子汗,撇着嘴说:团长,哈哈哈,我错了,错怪你了,可我做不出柔眼儿来。

哈哈哈,大家轰然大笑起来。

老兵收起枪,说:没出山时,我就想,这师长的命令昨执行啊?那冯慵逼着咱师长去打八路,回去晚了,咱师长有个闪失昨办。再有,出了山可就是日本人的天下了,我们怎么能到北卧龙,没走到北卧龙,咱就成了日本人的俘虏了,想到俘虏,我就想到了投降,投日本人。咱投日本人为幌子在武宁城玩一阵子,再脱身去北卧龙。这样,一可省路程,如果绕着武宁城走,咱得驴年马辈子到北卧龙;二可探探日本人的虚实,咱不能蒙在鼓里当聋子瞎子,不定哪天桥本太郎那老鬼子来打咱南卧龙,咱可就成了瓮中鳖了。再有就是,那年桥本太郎到咱卧龙山住了两个半天、一个整夜,可把咱师长气坏了。他桥本太郎没把我国军放在眼里啊。咱也到他城里住上几天,也让他闹闹心。

朱保山说:这事你也没和我说呢!

尖嗓说:这可是屁股上挂鎌刀——悬得搂啊!咱想进就进,想走就走啊!咱假投降,真当了伪军,咱才闹心呢!

好好,好了!都听我的。看我的眼色行事,都机灵些。走!老兵说。

众人又上了路,朱保山有意跟着老兵走,说:团长,你刚才故弄玄虚说投日本人,是不是考验我们昵?老兵说:我探探大家的底。朱保山说:真是让日本人抓了,你说谁能当汉奸?

老兵说:谁都当不了汉奸,想当都当不成。朱保山满脸疑惑。

这时老兵从怀里掏出一片白布给尖嗓,说:就你像汉奸的样,打着白旗,我们进武宁城。

尖嗓说:怎么我就像汉奸?说着把白布捆在枪头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