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第五频道》杂志执行主编
荐

《城市之间》到《我就是拳王》,中国赛事的世界级标本

转载 2016-05-23 09:15:38
标签:体育

本文首发于最新一期财新网专栏

  在巴黎13区华人城的乔治-卡彭铁尔体育中心,你会有一种置身拉斯维加斯主题酒店的错觉:拳台上,选手们频频上演KO的精彩场景;拳台下,观众欢呼着心目中英雄的名字,热烈而不乏节制。而在VIP席,足以排出一个豪华的朋友圈名单:法国共和党多元化共同主席、十三区副区长、巴黎市政府体育部主任、赛法斗常务副主席和法国搏击总会会长、法中文化交流促进中心主席蔡垂彪、法国侨领、新华社巴黎分社社长、前泰国拳王等。

  让巴黎上流华语圈如此大动干戈的,是《我就是拳王》法国站的一场赛事——作为从中国引进版权的民间擂台赛,这一世界武术搏击王者争霸赛沿袭了北京博克森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为中国原版《我就是拳王》设立的竞赛规则和模型,在充分诠释选手能力的同时,也为不同水准的参赛者提供周密的安全保障。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如果说,十年前风靡一时的《城市之间》,引领了真人秀和中法体育文化交流之先河,那么十年后席卷而出的《我就是拳王》法国赛,则是以法国的叙事节奏和创意,来诠释中国的赛事IP。

  同样是法式规则创新,同样是源于中法之间的体育文化交流,同样是植根于电视节目的中国体育赛事的世界化突围,但二者的差异性也很明显:《城市之间》犹如充满法兰西风情的金发美女镶着中国结的金边,在法式幽默和游戏中体验运动的真谛,而《我就是拳王》则如同走上卢浮宫的中国侠客,彰显了融入世界的雄心。

  I.《城市之间》

  2015年9月下旬,北京伯瑞豪庭酒店,从匆忙赶来的国家足球队主帅佩兰、法国公使,到央视总监江和平、主持人甄诚等,大家议论的话题只有一个:辛少英。

  这一天是《城市之间》开播10周年的日子,也是新版《城市之间》重装上阵的日子——这个曾轰动一时的节目,在几年的蛰伏之后,再次归来。在活动现场,总导演辛少英感慨万千。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系的她在法国目睹这个栏目的成功之后,萌发了把它引入中国的念头。最终,她在不经意间,改写了中国真人秀和体育跨国交流的空白。

  “新中国第一部电影是在1958年同法国合拍的《风筝》,中国电视的第一次大型娱乐节目的合作也是法国。1999年,中国政府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在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办中国文化周活动,正是这档节目为这一活动做了巨大的宣传。”辛少英表示,“随后,中央电视台与法国TFI在巴黎直播了《城市之间:北京—巴黎》特别节目,在法国引发了中国热。”

  在当时略显单调的电视环境里,《城市之间》以其娱乐性、正规性、健康性、时尚性的标签,从城市海选到总决赛的竞赛规则,都和中国全民健身等理念合拍,最终制造了无可复制的收视奇迹:据现场捧场的佩兰和法国公使形容,大部分法国观众都对这档节目津津乐道;而在国内,从2006年到2010年,《城市之间》和湖南电视台的《超级女声》肩并肩在中国掀起全民娱乐高潮。

  在辛少英看来,这个节目的成功主要体现在如下方面:

  游戏环节的设定。法方的运动游戏设计别出心裁,使用的道具也不易被仿制,同时在游戏中也注入了法国式的诙谐幽默。而在中国版后,也增添了许多中国元素:熊猫,长城、孙猴子、海南的椰子树等等。

  “当家大明星”的塑造。节目组成功从墨西哥引进了墨西哥斗牛,这也是《城市之间》的独家资源。在活动中,斗牛的冲撞和不确定性,让节目变得扣人心弦。

  当然,赛事+转播的真人秀形态,是这个节目能得以长盛不衰的原因。随后中国很多真人秀节目,都在亦步亦趋地学习其模式(包括闯关,挑战等),但法国人源于生活的节目理念,挑战中的温情,幽默,却是其他模式方无法也不能复制的。

  略显遗憾的是,由于场景、出口、赛制、落地等方面的限制,《城市之间》无法能进行更大规模的发展。而由于版权是以法国人为主导,这也导致后期中国版在世界化路径上遇阻。等到国内真人秀遍地开花,这档曾引领风骚的节目,不可避免地难以重现当初的辉煌。2016年版《城市之间》,吸引了中国、法国、哈萨克斯坦、阿尔及利亚、匈牙利等国家参与,但也无力改写历史。

 

 Ⅱ.《我就是拳王》

  博克森传媒科技董事长刘小红至今仍清晰地记得,法国ATCH搏击俱乐部来北京造访洽谈版权合作的场景。那是2016年1月,在各方的强力推介下,ATCH搏击俱乐部馆主斯特凡·索夫里尔走进了刘小红的办公室。

  尽管这是双方第一次接洽,但法国人眼神中闪过的一丝疑惑、傲慢,刺痛了刘小红。在误打误撞从音乐圈跨界进入搏击这个男人的江湖后,刘小红和她的团队一路蒙面狂奔:从泰王杯到东盟杯,他们感受到所谓顶级IP繁盛背后的泡沫。于是,刘小红潜下心来。几年后,一个中国知识产权,可打通中国乃至世界搏击市场的新竞技形式——功夫全能技,开始横空出世,引领江湖。

  在略显挑剔的法国伙伴面前,刘小红决定亮一下肌肉——1月底,博克森操办了一场盛大的功夫春晚。现场美轮美奂的舞台效果,比赛中草根选手拳拳见肉的精彩,电视和多媒体直播中狂飙的收视率,让斯特凡看到了中国赛事和中国市场的魅力。总决赛结束,他就迫不及待地和博克森签订了合作协议,成为《我就是拳王》法国的版权拥有方。

  和其他功夫赛事相比,博克森还有一个难以企及的优势——他们的《世界搏击》全媒体平台,拥有中央电视台中国互联网电视,新媒体领域单项发展最迅速的华数手机电视,以及30多家省市电视台,优酷、爱奇艺、腾讯等首屈一指的网络视频平台。从传统电视、网络电视再到手机电视,该平台充分利用先进的传播手段,实现覆盖4亿规模用户。

  《我就是拳王》敲定和法国合作,不过三天的时间。而从法国站比赛立意到正式比赛,则前后不过三个月。对于习惯于按部就班的法国人来说,会不会带来某种不确定性?刘小红和团队心里也有些打鼓。

  但随着比赛的日益临近,好消息不断传来:

  报名人数非常踊跃,21名选手经层层选拔进入决赛阶段,最大的38岁,最小的18岁,还是名学生。

  招商活动异常顺利,几大法国的电视媒体有意承办。但出于第一年比赛品质的考量,刘小红决定暂缓招商。

  法国高层高度重视此事,门票销售异常顺利(不到10天的时间四千张门票全部售罄)。

  等到赛前一天,在巴黎13区华人城的新闻发布在来自全欧洲数十家媒体侃侃而谈,刘小红才确信:一个世界级的赛事,可能就要诞生了。

  来自中国结构缜密的赛事体系和进阶体系(《我就是拳王》设计成草根、初级、中级、高级的多层次竞赛),来自法国的赛事设计、舞台效果、规则创新,造就了现场的火爆异常:比赛日共计15场比赛,法国的各路民间高手对“中国规矩”适应良好,踢打摔拿等格斗技能均在比赛中展现得淋漓尽致。最终,来自NR搏击俱乐部的布尔哈沙、战蛇队的卡米尼等5名拳手分别获得61、66、70、77和84公斤级冠军。6月25日,这5位法国冠军将来到中国海南,和《我就是拳王》中国高手一决高下。

  对于《我就是拳王》而言,法国只是其世界级版图的出发点,西班牙、比利时、俄罗斯、意大利已经列入随后计划。而在明年1月,各国选拔出的各级别高手可望汇聚“战·无极”世界武术搏击王者争霸赛全球总决赛。而在电视转播方面,一个从新媒体到中央电视台的转播平台,已经紧锣密鼓地运行。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中国功夫选择巴黎释放走向世界的信号具有时代意义——法国人对于体育规则的诠释和理解,和中国功夫的文化感召力,以及源自中国15所体育高校到民间的完备的人才储备,确保了《我就是拳王》通行世界的可能。而在国际版权高价进军中国媒体的大环境下,将中国原创体育节目模板输出到电视节目模板销售最为发达的欧洲地区,也凸显了中国传统项目旺盛的生命力。

 Ⅲ.《奥运,奥运》

  5月中,在巴黎市郊一个略显幽闭的小镇,58岁的世界赛法斗(赛法斗,Savate,起源于18世纪,是源自法国的一种技击运动,又称为法式拳击,是使用拳法与腿法进行攻击与防御的一种格斗技。)执行副主席吉尔和他女友,两个孩子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他们准备用法国最隆重的欢迎礼节——家宴,宴请来自以刘小红为首的东方贵宾。

  吉尔和刘小红的缘分,还要追溯到几年前——作为法国最大规模的拳击组织,他们遍访了中国的体育总局,并在中国找到了个别代表,但这个赛事,始终无法在中国得到有效的传播。经朋友及国际组织的介绍,他们辗转找到了刘小红。几个月之后,在海南澄迈,刘小红就为他们操办了世界赛法斗锦标赛决赛(女子、青年男子)的比赛以及培训班。现场的火爆和参与度,让吉尔笃信:刘,就是他们苦苦寻觅的中国代言人。

  “我需要一个懂得中国市场,又具备强大的渠道整合的人,”略显透顶的吉尔自豪地指着客厅中的荣誉墙。这位66公斤级选手,当年以114场不败战绩雄霸法国拳坛,随后他退役,并在赛法斗找到新生。

  在世界赛法斗协会,吉尔不领一份工资,他的所有收入来源,全部来自于自己办的残疾人医院。但这样做的好处,是他在法国体育界拥有崇高的威风,并得以顺利推行各项世界级赛事。

  吉尔和刘小红分享了两个故事:

  故事一,一个母亲问她是什么职业?当确认是赛法斗教练时,对方坚定的回答:我愿意把孩子交给你!

  故事二,现在赛法斗注册会员是三十多万,百分之四十是小姑娘,而百分之三十五是低于十六岁。“这个项目可以强身健体,我的孩子也练这个。”

  好吧,我们切入正题吧——今年8月,赛法斗将正式申请进入到奥运会比赛项目,而中国,将是这个项目最重要的据点。“我对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说,赛法斗有两百年历史,而中国功夫,至少有上千年历史。世界上任何的运动,如果缺少中国,将是不完整的。”吉尔说。

  在和吉尔的对话中,巴赫提了如下要求:

  需要全球范围的承认;参与者的普及性和广泛性,有孩子妇女和老人,“像我们这样的可以搞老年赛法斗”;不能搞垄断。目前冠军大部分在法国,这不好。

  当刘小红告诉吉尔,她的团队正着手举办亚洲锦标赛,打造培训基地,吉尔为中国人的高效率惊呆了。

  “其实对我们来说,一切是水到渠成的过程,”刘小红表示,“从2011紫禁之巅开始,我们邀请了100多位世界各种功夫门派高手交流、对决,有了实践、思考的基础,功夫全能技也应运而生。从功夫开始,将我们的价值观与西方价值观渗透融合。”

  建立有中国功夫显著辨识度的品牌赛事《我就是拳王》及“功夫世界杯”,是博克森的目标。刘小红认为,在所有运动中,武术是有可能成为规则制定者,世界级品牌赛事,而“全能技”提出的技术方向是可与世界目前通行规则接轨。

  而武术进入奥运会,“我就是拳王”升级为功夫世界杯,则是中国武术走向世界的前两步。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鏉ㄦ椇鐨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42,92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