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旺的家
杨旺的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42,926
  • 关注人气:22,2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反兴奋剂,首先应该反谁

(2014-11-26 10:26:44)
标签:

体育

分类: 体育

在喧嚣的孙杨事件背后,好像没有多少人真正去思考所谓的反兴奋剂中心等机构职能。这个总是高大上的机构,总是语焉不详地发给各个机构部门世界反兴奋剂中心的最新禁药名单,配合世界组织的调查,还有组织个反兴奋剂大会。在科技化如此迅捷的今天,他们没有时间和精力组织调度相关科研医学病理学分析和解读相关措施,备案制度,兴奋剂成分,沟通机制等。

以上只是我列举的兴奋剂板块和链条中的一个。这些所谓条块的分割,使得某一环节或链条可能出现问题,最终抱憾终身的,将是运动员。届时,没有人认为他们工作的缺位。

“我们只能生活得异常小心,不敢随便外面吃东西,”有些运动员对我说,吃药,每次还得自己看成分。但即使是李宗伟身处相对放心的环境,也会中招,即使是运动员认定相对放心的定点酒店,也在今年发生了集体腹泻的问题。

在孙杨事件中,我更愿意将他还原成一个普通的运动员,他拥有过人的成绩,也犯过一些错误,但他也有自己无法把握的一面,脆弱的一面。

本文首发于澎湃新闻客户端体育专栏,未删减。

个人微博:http://weibo.com/yw311

   

        在韩国仁川的文鹤朴泰桓游泳馆,业内人士意外发现了巴震的身影。此前,他不在亚运会的正式名单中。

        这几年,随着孙杨叶诗文等天才的横空出世,41岁的巴震也由浙江游泳队医一跃成为国家队队医。确切地讲,这个略显文静的杭州人,充当了孙杨“保镖兼按摩师”的功能——在不少新闻特写和活动中,我们都可以观摩到他用力地将孙杨的胳膊高举过头顶等专业细节。

        但作为伦敦奥运代表团成员,巴震这次却无缘亚运会正式名单(尽管相关工作照常,但巴震无法进入亚运村内,只能在外面的酒店租住),这一切难免让人感到蹊跷。

       谜底在三个月之后揭晓:11月24日,国家反兴奋剂中心在官网公布了二三季度的检查数据,包括孙杨在内的7名运动员被查出药检不合格。据悉,孙杨是在今年5月17日参加全国游泳冠军赛期间被查出“曲美他嗪”呈阳性的,为此,他被处以5000元以及3个月禁赛的处罚(5月17日到8月16日),而孙杨在期间获得的全国游泳冠军赛男子1500米自由泳冠军,将被取消。作为队医的巴震,自然也在处罚范畴之列。

       国家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赵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孙杨此次“涉药”可以排除以提高运动成绩为目的故意使用违禁药品。(毕竟在全国赛1500米自和400米自项目中,孙杨拥有相对过人的实力。)主要原因还在于运动队、运动员的用药不规范。

       这一切,还要从孙杨的伦敦奥运会那次激烈一拼说起。

       伦敦奥运会男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赛,接棒时还处于第5名的孙杨,在泳池内疯狂追赶,帮助中国队以7分06秒30获得铜牌。但随后,他晕倒在泳池畔。医学专家分析,这是他早期心脏病损伤的症状。

       2008年11月,孙杨因感冒后出现了胸闷、心悸不适等症状,经过浙江5家医院的联合诊断后,证实他患上“心肌缺血”。据参与会诊的浙江省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屈百鸣介绍,孙杨的心肌同位素扫描显示局部灌注差,很难痊愈,只能通过药物改善,达到保护心脏的作用。在开出的药方中,有含有曲美他嗪等成分的相关药物。

       接下来,赛场外孙杨风波不断,训练时断时续,他的心脏同样负荷不小。今年4月,为备战亚运会选拔赛,久疏战阵的孙杨再次出现胸闷、心悸不适等状况。对于孙杨的情况(包括针对他的各种治疗方案,他用医疗卡支取的药物,都是浙江医疗小组建议下进行的。)而每次比赛前,孙杨都会按规定在接受兴奋剂检验前填写上报的药物单子。

       但他们却没有来得及顾及一个致命的事实:曲美他嗪已被列为今年1月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禁用清单中,属于赛内禁用的特定物质。这也导致在5月的全国比赛中,孙杨忘记将服用药物写在反兴奋剂的药物清单上,最终药检阳性的事实被坐实。

       对于孙杨这样一位重量级的明星运动员,在经历了换帅、无证驾驶等系列风波之后,缘何相关人员没能严阵以待,从管理层面上杜绝“祸从口入”?

       按照11月25日游泳中心通气会的说法,中国游泳队员面临最严苛的药检频率,像孙杨这种明星经常一天要接受数次尿检。但孙杨的特殊之处在于,他在大部分时间交由地方管理,而地方对相关规则没有认真的学习和研究。对此,浙江方面没有明确的回应。

        其实,无论国家队抑或是地方队,既然这个事情对运动员入场生死攸关,那不妨将工作做得更扎实一些:我们的相关管理部门,可以对运动员用药的制度设计应该更细致一些,建立运动员用药的登记、审核机制、动态沟通等(由于兴奋剂只列为成分,作为目前队医来说,大部分起到的康复等功能。队员用药等建议由医疗、科研部门和相关医学专家共同分析后决定。)这个事件是否可以避免?

      另外,作为专门为反兴奋剂设立的部门,国家反兴奋剂中心有没有相对的核对机制,解读机制及沟通机制,而不是在事发6个月后的通报?

      有关专家提醒,即使发现服用的常用药物中含有清单上所列出的兴奋剂成分,在科学指导下,运动员也有解决的办法:第一,尝试替用药;第二,向中国奥委会反兴奋剂委员会申请使用药物的豁免权,以避免赛后检查出兴奋剂而受到处罚。

       在孙杨的事件中,我们更愿意将他还原成一个普通人。在此之前,他是一个全面偶像,赛场和场外同样高调,风波不断,但现在,他却是一个普通的运动员。在重新冲向世界冠军的路上,他会像很多运动员一样,遭遇到各种各样问题,甚至疾病。

         但某些环节的设计,险些影响到他终身的职业。正如不少运动员所言,他们努力做好自己,看病吃饭等都尝试是否禁药成分,但无法左右环境。在前不久的全国游泳赛中,就出现了运动员集体腹泻的事情。

         有关部门某些轻微的疏忽,就可能影响到他们的职业寿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