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体操总结之队长陈一冰:曾想过退役,女友何雯娜批评了我

(2010-11-18 10:31:44)
标签:

体育

分类: 体育

从李宁、李小双、李小鹏(扬威)到陈一冰,中国体操的领军人物正在发生着呼叫转移,而从以往的全能型天才选手,改变到了目前的力量型选手陈一冰这里。他的经历告诉我们,金牌队伍的队长,是不那么好当滴。

 

本文刊于最新一期《体育画报》,记者胡金一 

 体操总结之队长陈一冰:曾想过退役,女友何雯娜批评了我

2006年在多哈,陈一冰以0.1分之差无缘全能奖牌,他说:“两年后的北京奥运会,在全能项目上,我一定让大家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陈一冰。”

2008年在北京,他单杠掉杠,鞍马落马,还放弃了最后一项自由操,最终排在全部24名全能选手中的最后一位。他说:“我已经完成了我的任务,就是帮杨威抹杠子,帮他获得全能冠军。”

四天后,他收获了属于自己的奥运会男子吊环金牌。此后的两年,陈一冰没有出现在任何国际赛事的全能比赛中,他不是全能王,但他仍然是杨威的接班人,是如今这支中国体操男队的领军人物。

 

2009年世锦赛,在他吊环预赛下法出现严重失误无缘决赛的情况下,总教练黄玉斌对外公布了将任命他为中国男子体操队队长的决定,“陈一冰这种荣誉感、责任心,我认为值得提倡。他吊环失误了,很难受,因为他觉得自己要对得起国家的培养。”

如果说2009年,杨威、黄旭、李小鹏相继退役标志着男队钻石一代结束的话,那么2010年,随着肖钦的逐渐淡出,邹凯状态的严重起伏,滕海滨的卷土重来,张成龙、吕博、严明勇、冯喆等新人的崭露头角则预示着一支全新的中国男子体操队正在成型。

26岁,五届世锦赛、一次奥运会的经历,陈一冰俨然成了这支6人队伍中年龄最大、参加国际大赛经验最丰富的队员。荷兰世锦赛的新科单杠冠军张成龙说:“我和吕博都是第一次参加世锦赛,特别紧张,赛前在法国集训的时候,陈一冰给我们讲了好多东西,比赛经验什么的,到了荷兰后心里确实感觉有底多了。”

比陈一冰早4年成为奥运会冠军的滕海滨也说:“一冰性格开朗,喜欢张罗事,这个我做不来,做队长还是他更适合。”

以前是杨威、李小鹏、黄旭三个带头大哥,现在陈一冰一个人带领着这支全新的队伍,最初的那段日子他觉得无所适从,他不止一次的自问:“我能为这支队伍做些什么?”

“以前我只是想到我的单项吊环能给中国男团加点分,那时就跟着杨威哥他们后面,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队伍里最老的队员。以前,大家管我叫小将,我还挺不习惯的,现在大家都不叫了,可是我也还没老。”

看着三个老大哥都纷纷退役,各自组成幸福的家庭,过上了平常人的小日子,陈一冰甚至也想过功成身退。

自从2001年进入国家队之后,陈一冰就很少有机会回家,奥运会夺冠之后他老想着能多回去住几天,“那段时间自己觉得很累,而且也感觉父母挺需要我的,以前我回去那么一天,他们老撵我赶紧归队训练。现在回去了,要走的时候总觉得他们挺舍不得的,北京到天津也没多远,我真的能感觉到他们老了。”

 

这一边,中国体操队也同样需要他。

北京奥运会男子团体比赛中,杨威、黄旭、李小鹏出战男子团体决赛全部18人次比赛中的11人次,而邹凯的单杠和肖钦的鞍马也是中国队能压倒日本、德国等主要对手的利器,仅从难度分上来讲,中国队就要高出日本队5分以上,最终以总成绩高出日本队7.25分的优势获得冠军,可以说是实至名归。

时间过去了两年,到了2010年世锦赛,中国男团难度分的绝对优势已经不复存在,和日本队之间难度的差距只在1分左右的中国队最终在完成上略站上风,以1.228分的分差继2006年、2007年之后实现男子团体的三连冠。

今年在鹿特丹,鞍马比赛过后,后面双杠、单杠都没有上场的陈一冰似乎又找回了四年前丹麦世锦赛的感觉,“很久都没这么惊险过了,丹麦那次也是一直到单杠才决出的胜负,当时邹凯掉杠之后我还以为冠军没了呢。这次我就一直盯着大屏幕在刷分,看不清楚,眼睛都疼了,一直等到海滨落地,我的心才跳得没那么厉害了。”

陈一冰也夺回了吊环金牌,他说世锦赛之前女友何雯娜的话给了他很多“刺激”,“她指出了我很多问题,一点都没给我留面子。”陈一冰告诉《体育画报》,他选择留下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何雯娜的原因。

“她没有劝我不要退役,只是告诉我,她决定要继续练下去,她说她想继续证明自己。我觉得一个女孩都有这么大的决心,我凭什么要退缩呢?而且如果我离开队伍,走向社会,那么我俩的差距就会变得越来越大,这对两个人的关系发展也不好。”想了很久,陈一冰告诉何雯娜说:“你要练,我就陪着你一直练下去,到咱们俩都练不动为止好了。”

从鹿特丹回来,陈一冰感受到了队伍的转变,他也体会到了自己在这个团队中的位置,“成为一个像杨威一样的全能选手可能很困难,但是我能做的是让我所参加的单项能为中国男团增加竞争力。荷兰世锦赛的考验不亚于北京奥运会,大家去之前就知道比赛可能会很难,而我就必须要让大家看到我对他们的信任和对胜利的信心,我相信我的兄弟,他们也相信我。”

这支全新的中国男子体操队让日本人对于世锦赛体操男团冠军的盼望从32年,又将延续到第33个年头了。富田洋之退役后的日本队也迎来了一位比陈一冰还要年轻的核心——21岁的内村航平,富田洋之曾向公众这样介绍这位后辈,“内村拥有很多我没有的东西,他会带着日本体操队走向一个新的方向。”

这位始终坚持着“体操之美”的老将在他的运动员生涯中与杨威互有胜负,对于北京奥运会的回忆他别有一番滋味,“我一生追求的就是体操之美,在这方面上,我没有输给任何人,2008年在北京没有拿到全能冠军,我仍然感觉幸福。”

可后来者内村航平却是一个狠角色,他说:“如果光是追球美感的话,我们将永远都不可能战胜中国。”

来广州参加亚运会的日本体操男队是另一套人马,虽然主教练立花泰则坚持表示“这支日本队也是通过全国选拔产生的,并不是‘二队’。”但很显然,内村航平不在的日本队决不能代表日本男子体操的真实水平,亚运会男团决赛11分的分差,也决不是中日体操真正的实力对比。

中濑卓也曾经代表日本队参加过2006、2007两届世锦赛,他说:“在我看来,杨威、李小鹏在时的那支中国男队才是最强的。现在的中国仍然强大,但是其他国家和中国的差距在逐渐缩小。”

立花泰则很赞成内村航平对于体操难度的追求,“4年前多哈我们输给中国,是输在难度分上,2005年实行新规则后,中国队就一直走在世界的最前列,而日本队在这方面反应比较慢,但现在我们也在一直追赶。但是难度和完成往往是很难同时保证的,今年世锦赛,中国队的失误要比我们少,尤其是在下法上面,中国队的落地非常稳,相反我们就总是出现一些各种各样的小失误。”

富田洋之也来到了广州,他现在作为日本体操协会直属的国家队教练,主要工作是负责重点队员的强化训练。赛台训练时,他和作为央视转播顾问的杨威打了招呼。杨威说:“以前日本队就一直缺少像富田这样一个能够专门强化队员训练的角色,如果富田真的能把这项工作做起来,那么日本将会成为更加强大的对手。”

亚运会不是剑拔弩张的赛场,老将水鸟寿司、桑原俊、中濑卓也都是抱着最后为国家队出赛的心情来到广州发挥余热的。

立花泰则说:“明年的世锦赛中日将继续PK,而冠军也应该在两国间产生。”

而那时,陈一冰不是内村航平在全能赛场上的对手,内村也无法成为陈一冰在吊环上的劲敌,他们会分别带领的中、日体操男队标着劲儿的大战一场。

杨威告诉记者他很可能会担任伦敦奥运会电视转播的顾问,他很期待能通过电视画面去看着自己的师弟们延续中国体操队的辉煌。“今年的世锦赛赢了很重要,因为日本队渴望这个世锦赛的冠军很久了,如果他们一直拿不到,他们的信心就没那么强。明年在日本,他们有很好的主场优势,如果我们继续赢,那么对他们将是致命的打击;如果我们输掉了,那中日两国在伦敦的赛场上就会回到同一个起跑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