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揭秘点火手何冲:曾是问题少年,如今又有两个难度

(2010-11-13 10:09:59)
标签:

体育

分类: 体育
亚运会前去了一趟湛江,一堆人围着何冲的爸爸何平频频敬酒。老头显然有些喝高了(想必那时候已经知道了儿子是最后点火手的至高荣誉,但又不敢泄露)。他卷着舌头说,儿子应该感谢启蒙教练,说儿子又习练了两个最高难度。天啦,以前就是难度之王,现在更是不得了。现在,这个靠打零工租人房为生的汉子可以自豪地说,儿子有第三个难度:点爆竹。
    对于何冲的一飞冲天,很多人都归功于他的广东人身份,以及李宁公司擦边球隐形公关的厉害。更何况,这次亚运会强调“水”的元素贯穿始终。(从海上丝绸之路的旅行,奖牌制作,到这次开幕式贯穿始终的演出环节,从旗手是来自赛艇的金紫薇,到点火者是跳水队的何冲,亚运会看来是想将海洋文化这个概念做足。以区别于北京奥运会的金镶玉等一系列的内陆文化。)但我在和他的多次接触中,从一个自闭的问题少年,到难度王,再到一代王者,他的成功真的不是一天来的。揭秘点火手何冲:曾是问题少年,如今又有两个难度

    在男子跳板这个江湖,中国队员成名概率并不高。天才少年谭良德,不幸撞见了洛加尼斯时代,只能带着三届奥运三块银牌的遗憾饮恨而退。贵为湖南体育局副局长的熊倪,给人们留下的是悉尼奥运会惊天逆转萨乌丁,但人们却忽略了他前两届奥运无金而归的尴尬。雅典奥运冠军彭勃,已消失在2008年奥运会的运动员名册中了。

  更年轻的何冲和秦凯,迎来了饮马江湖的机会。

  陕西人秦凯,其世界杯和世界锦标赛夺冠,靠的是罕见的把握机会能力。而广东小将何冲,则依赖于天下第一难度,确切地说,是两个神秘代码的独门秘籍:一是代号5156B的动作难度系数为3.8,虽然世界上还有几个人能做,但都没他完成得规范。一是难度系数3.9的5355B,目前仅有他和墨西哥选手卡斯蒂略在正式比赛中完成过。“神奇小子”称号由此而来。

  主管教练刘恒林认为,“他无论向前还是向后翻腾,都没有问题,在没学这些高度动作之前,他的转体动作也能完成得非常好。这说明他非常有能力,他最厉害的是那两条腿,很粗很有劲。”

  但刘恒林并不认可神奇小子这个说法,“他很多方面不具备神奇的特质,比如心理素质不稳定,甚至是欠缺,往往在比赛中会暴露这样或那样的一些问题。”

何冲的脆弱,在世界大赛前是毫无征兆的。

  2005年,他第一次参加加拿大蒙特利尔游泳世界锦标赛,在神童德斯帕蒂的故乡,他落后了金童近100分,但初出茅庐就取得世界第三的成绩单也交代得过去。于是,在次年常熟的世界杯上,队伍给他一口气报了1米板、3米板、3米板双人三项,希望他能挑起男队的担子。但在3米板预赛和半决赛一路领先的何冲,在决赛的第一个动作,他一上来就来了个零分。

  出水后,何冲难过得手捂着脸,径直走到后面的放松池。他如此回忆当时的情况,“第一个动作失败后,其他动作更紧张,比任何一场比赛都紧张,站在板上面,觉得浑身都在抖。作为国家队高水平的运动员,竟然会倒在这么简单的动作上,太丢脸了。”尽管在随后的比赛中何冲从倒数第一追到了第五,尽管他在1米板和双人3米板连摘两金,但很多人说起那届世界杯,仍然是那个不可思议的零分。

  2007年墨尔本世界锦标赛,是证明自己的最好机会。但在以半决赛第二闯入了决赛后,老毛病又犯了。“当时特别迫切地想证明给世界看。但一进入决赛,我就觉得浑身不对劲,心在狂跳,站在板上,紧张得根本看不到板头,在那一刻好像都已经没有希望了一样。”

  直到今天,何冲还认为那是职业生涯最惨的一次失利。“从2005年起,我从没输到掉出三甲,偏偏在最关键的比赛中就输得这么惨。而且在最近一年内,我已经很少练双人项目,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单人项目上,但⋯⋯”

  他至今仍记得自己在世锦赛总结会上的一句话:外表自信,但碰到困难时内心会退缩。他甚至以一个奇特的比喻作比。“例如有些人怕鬼,会努力克服,例如自己一个人到黑暗的地方锻炼胆量。但我怕,就会选择逃避,不肯去正视压力带给自己的障碍,这导致在比赛中越发保守。”

  年少成名之后的迷失也是他的一个原因,“我很在乎别人怎么评价,媒体从我刚出道开始,就给了我很高的评价。这给了我很大的压力。”何冲也曾想过不去看自己的新闻,但后来他觉得逃避并不是个好办法,因为“即使不去看,朋友、家人队友都会告诉自己。”

也许还有家庭方面的原因。

  何冲一紧张时,他在走板准备起跳前,就会不自觉地摸下耳朵或者鼻子。何冲的父亲何平如此总结孩子的行为逻辑。

  在父亲的记忆里,大儿子向来懂事。早年时,全家的经济来源全靠何平那份不稳定的装修工收入,全家拥挤在出租房里,逼仄压抑成为童年何冲的主要记忆基调。1993年,因为“弹跳好,脑子灵”,在湛江市第四小学读学前班的他成了赤坎区业余体校跳水队的一员。4年后,他和劳丽诗一道入选广东跳水队。

  在省队,他博得了拼命三郎的称号。他曾被跳板划伤了左腿。

  在教练李巧贤明令停训治疗的前提下,他偏偏偷着坚持训练,再次弄伤了小腿,教练又气又心疼。他在训练日记里解释了动机:“竞争对象多达8人,大多是年龄相仿的小伙伴,其中包括来自中山的冯琪、茂名的吴军和后来去了八一队的李世鑫等。”

  还有一次在西安举行的城运会上,正准备做3米板动作的他,在运动中将头重重砸在跳板上,瞬间头破血流。不过,他只是轻抚正在渗血的额头,找到医生处理了伤势,旋即便若无其事地准备下一个动作去了。

  他如此解释自己的行为,在高手如林的中国跳水队,没有任何人能够帮你,一切只能靠自己。与家人的交流中,他将这一体会灌输给了小自己6岁、同样也在广东跳水队打拼的弟弟何超。

  “从踏入国家队的那一步起,我就知道,我要靠我自己,去养活家里。就像爸爸当年自己工作,靠自己的努力付出来养活全家一样。我爸爸就是那种非常独立好强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放弃自己的目标。在这一点上,我很像他。”

  由于是男孩,又是老大,何冲对家人的牵挂,让他总是表现出勇敢、不顾一切的豪迈和训练激情;也正因为家人,何冲曾经表现得过于急躁、过于功利化。高歌猛进的背后是对细节的缺失,而这也是比赛成功与否的关键。

  在面对困难的时候,何冲更多的是强装镇静,有时候会钻牛角尖,而不是与人交流。“自我懂事之后,从来没有哭过。小的时候无论受多少委屈,被教练骂,或者训练艰苦的时候,我都没有哭过,也从来不跟家里说自己的难处。只告诉他们,自己很好,吃得好练得好,一切都好。我这个当老大的,不能让爸妈弟妹担心。”

  他的朋友也不多,他曾表示,“在运动队,真正跟自己好的没几个。大家都处在竞争环境,彼此是对手。找好朋友,太难了。”

  好在人们没有放弃他,经常有人做他的思想工作,心理学家张忠秋帮他分析,比如心理投射效应,指的就是太在乎别人的感受,并有针对性地进行了一些心理辅导。现在的何冲开朗多了,队友秦凯成了好朋友,两人经常形影不离,互相调侃。最近两次队内演讲中,他都是跳出了之前准备的演讲稿,将自己内心最深刻的思想呈现给大家。“像我们教练经常说的,这个队伍里都是世界冠军和奥运冠军,你没什么了不起。”

  努力,再加上心态的转变,伴随何冲告别了那段低迷的状态。

  2008年跳水世界杯在北京水立方举行,他终于赢得了男子3米板冠军,在他进入国家队3年零3个月后第一次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但对于他来说梦想还在远方。

  “前两年,我希望2008年奥运会能快点来到,也好早日解脱。但现在,我希望时间能过得慢点再慢点,让我再多参加一些比赛,再多些时间训练⋯⋯”

  “这么多年来,我付出的东西,远远不是一个世界杯冠军就能回报的。我希望能够走过北京奥运会,伦敦奥运会,甚至再远的奥运会。可能只有更多的奥运会才能弥补出来我这十几年付出的辛苦和努力。”何冲说。

 

本文为奥运会圣诞节之后的采访,何冲应我们的要求,做了一个圣诞节的形状。
    我叫小雨 现在大家都知道我的名字是何冲,实际上我此前有过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名字:何雨晨,那是算命先生给起的,他认为何冲这个名字太硬。包括现在的陈若琳、何姿等小队员都管我叫小雨哥。不过最后我坚持用本名,是考虑在比赛中需要一股冲劲。有人说,好在你最后坚持下来,才冲下了奥运三米板冠军。
     胖了八九斤 我是那种特容易发胖的运动员。奥运结束后,一系列的庆祝活动和休假,加上缺乏系统训练,11月初集训时,我的体重竟然到了148斤。好在我训练之后进步很快,体重很快就减少到了139斤。胖子的烦恼真不少,有时在家里对着镜子看自己都难过,做动作时更难过。我的减肥心得?首先是自觉,平常尽量少吃,饿的时候要忍着。同时多做一些其他的事,分散精力。
 
    跳水三人组 我们家兄妹三个,我老大,下面是妹妹何舒婷、弟弟何超,我们三个都曾是赤坎区业余体校跳水班中的一员。妹妹现在读大学,我对她说,你好好读书,我供你。何超小我5岁,目前在广东队。但我从来没有让他因为我这个冠军哥哥而体现出过优越感。在省队,我有不少队友,但我都叮嘱他们,别特意照顾何超。我对他说,一定要独立,刻苦训练。我们国家队每天都练到8点多,你们为什么不能?连这种苦都吃不了,以后别想进国家队。
 
    我爱我爸 我们家经济条件不好,家里所有的经济来源,都只能靠我那做装修的爸爸。我离开家里的那一刻起,我就下决心:既然选择了跳水这条路,我就一定要闯出名堂。我要给家里买套大房子,同时不让父亲那么辛苦。因为他都快奔50岁的人了,还在辛苦工作。在自立方面,我感觉自己像他。
 
    刺激2007 2002年因发挥不稳被下放到省队是我人生第一道坎,另一次打击来自于2007年,当时我背负着难度王的名声,但连续两次大赛与三米板单人冠军擦肩而过。有人认为我关键时刻顶不住压力。加上那年爸爸的腰有一些问题,妈妈也有糖尿病、肾结石,那一年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就知道在宿舍发呆。就连每次出去比赛,连行李都不知道怎么收拾的,刘(刘恒林)教练也说我性格内向了。好在随着奥运的临近,我逐步走出了那段困境。
 
    你我的约定 我和秦凯年龄相仿,三米板是竞争关系,但生活中也是很好的朋友。这次北京奥运会前,我和他私下约定:不管是谁,都要为对方祝福,都要为中国捍卫三米板金牌。好在最后不辱使命。我和他2001年就熟悉了,可能大家觉得他比较沉稳,我更加张扬,但私下里,大家都觉得我们很像。
 
    感谢郭姐 郭姐(郭晶晶)始终是大家关注的焦点。我感觉在比赛中的她大气、沉稳,但生活中的她,却像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丝毫没有大姐大的架子。我很佩服她,一是这么多年一直坚持下来,很不容易。另外我们都是跳板的,当我们遇到困难向她请教的时候,她从来都是将心底里的想法和盘托出,某些时候,比教练还管用。 ——周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