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邢东
邢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368
  • 关注人气: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黑杏干的秘密<百花故事>2008年11期

(2009-09-10 20:10:47)
标签:

军事

分类: 海外故事

黑杏干的秘密

文/邢东

乔森是一名美军士兵,在一次战斗中被日军俘虏,关押在菲律宾岛上的一个战俘营里。

乔森被关押在七十六号牢房,里面还有十五个美军战俘,让乔森感到惊喜的是,这个牢房的组长叫威尔逊,居然是自己的老乡,同样来自杏树镇。威尔逊听说乔森是自己的同乡,也非常高兴,和乔森来了个热烈的拥抱,就在这一拥抱的时候,乔森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甜味道——这味道他太熟悉了,只有自己家乡的特产黑杏干,才有这么独特的香味儿。

杏树镇因为到处栽满黑杏树而闻名,这种杏成熟之后果皮是黑色的,杏树镇的人们把熟透的黑杏挂在山谷上中间,经过风吹日晒,自然风干就成了黑杏干,黑杏本来就香味独特,再经过这样一加工,杏干的味道就更美了。现在威尔逊身上有这种味道,说明他一定在哪里藏着黑杏干,自己这个老乡说不定能沾上光呢。

可威尔逊却从来没有在大家面前露过杏干,乔森理解威尔逊:战俘营里的生存条件很差,一点杏干也许意味着可以活下去。可有一天,乔森却对威尔逊产生了很深的怨恨,这天,乔森因为干活的时候偷偷歇息了一会儿,被日军的监工发现了,不但让他多干了很长时间的活儿,还罚他不准吃饭。半夜的时候,等大家都休息了,乔森悄悄爬到威尔逊的地铺边,轻轻摇醒了威尔逊,小声地说:“威尔逊,现在,我快要饿死了,我知道你藏着杏干,把你的杏干拿出来,给我几个,可以吗?”

威尔逊摇了摇头,说:“你是不是饿昏了头了?我哪里有什么杏干?快睡觉去,明天还要接着干活呢!”

乔森使劲抓住威尔逊的手说:“你有杏干,而且是咱们家乡杏树镇特产的黑杏干,这种味道也许别人闻不出来,可瞒不住我的鼻子,在家乡的时候,我可是杏干作坊的伙计。”

威尔逊把乔森的手甩开,说:“你是不是在梦游?你现在是战俘,不是杏干作坊的伙计!我这里什么也没有,滚一边去!”

乔森悻悻地回到了自己的地铺那里,撅着嘴躺了下去,他的肚子咕咕直叫,空荡荡的胃里火烧火燎的,他暗暗发狠:威尔逊,你这个见死不救的守财奴,我一定要想办法让你吃点苦头。

过了两天,威尔逊的茶缸突然不见了,威尔逊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正在纳闷,几个日本兵冲进牢房,不由分说,冲上前来把威尔逊摁倒在地,七手八脚就是一顿暴打,打得威尔逊满脸是血,打完以后,他们拖起威尔逊的双腿,把他拉了出去。

牢房里的战俘们都惊呆了,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有乔森心里暗暗得意:今天,趁着大家都出去的时候,他拿过威尔逊的搪瓷茶缸,用汤匙柄在茶缸壁上的日本国旗上画了一个骷髅,然后悄悄把茶缸扔到了日军哨兵的必经之路上,这样,顺着茶缸的名字 ,日军很容易就找到了威尔逊,乔森暗暗得意:这顿苦头,就算对你威尔逊一毛不拔的小小报复。

半夜的时候,牢房们被打开了,威尔逊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血染的布条,押着威尔逊进来的日本军官拿出威尔逊的茶缸,对大家说:“你们的组长威尔逊藐视我们大日本帝国,侮辱我们的国旗,他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战俘营司令长决定对他执行死刑!”

大家全呆住了,乔森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没想到这个玩笑会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他的心里懊恼极了。威尔逊的脸色却异常地镇定,他对大家说:“弟兄们,我已经承认了,茶缸上的骷髅是我画上去的,作为你们的组长,我理应当为这件事付出代价,现在,我回来和大家告个别,希望大家能笑着给我送行。”说完,他步履艰难地走过来,先和鲍罗斯紧紧拥抱在了一起,两个人小声交谈了几句,然后威尔逊握住了鲍罗斯的手,举过了头顶,对大家说:“我,第七十六牢房组长威尔逊现在宣布,由鲍罗斯接替我在本牢房的组长职责,大家一定要服从他的指挥,一直等到我们被释放为止!”说完,他又挨个和其他战俘拥抱握手,轮到乔森的时候,乔森的手一直在颤抖,眼泪刷刷地流,威尔逊嘿嘿一乐,说:“小伙子,你还年轻,好日子在后头呢!”说完,他扭转身,被日军压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枪响。

威尔逊死后,一连几天,乔森都神情沮丧,魂不守舍,结果遭到了监督干活的日军哨兵的殴打,这天晚上,鲍罗斯把乔森喊到身边,对他说:“乔森,威尔逊死了,我们大家都很难受,可是你别忘了,威尔逊最后的嘱托是要我们坚强地活下去,不要再做不必要的牺牲,你现在的状态很危险,如果你再出现什么问题,我怎么对的起威尔逊的嘱托?”

乔森抓着自己的头发,痛苦地说:“您不知道,我对不起威尔逊,我……”

鲍罗斯一下捂住了乔森的嘴巴,说:“你不要说了,威尔逊临走时让我当大家的组长,就是把大家的安危交给了我,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忍,一直忍到我们活着走出战俘营为止。”说完,他拍了拍乔森的肩膀,就在鲍罗斯拍乔森肩膀的一刹那间,乔森再一次闻到了鲍罗斯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黑杏干的香味儿,乔森愣了,鲍罗斯可不是杏树镇的人啊,他身上怎么也有这种味道,难道,真是自己的鼻子出了问题?想到这里,他抡起拳头,照着自己的鼻子擂了下去,任凭室友们拼命阻拦,他还是擂得血流满面。

战争在向不利于日军的方面发展,从战俘营里日军的慌乱情形和越来越近的枪炮声来看,日本人离战败不远了。这天下午,日军破例没有让战俘们出去干活,一直呆在牢房里,而战俘营里却一下来了好多日军,他们一个个神情紧张,把战俘营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七十六号牢房里,鲍罗斯把大家招呼到了一起,他告诉大家:看来敌人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可能要对战俘们下手了,说着,他把原本属于威尔逊的地铺拆开,从下面的一个小洞里,掏出了一个封得严严实实的油纸包,轻轻打开,里面是一个个黑色的圆球。“黑杏干!”乔森忍不住惊叫起来,鲍罗斯点了点头,把黑杏干发到大家手里,一人一个,黝黑的杏干在大家的手里发出诱人的香味,一个战俘突然哭了起来:“组长,这难道是我们最后的晚餐吗?”

鲍罗斯摇了摇头,说:“这些杏干不是让大家吃的,大家把它带在身上,如果敌人要处决我们,我们就把它完整地吞下去,威尔逊告诉我,这种杏的生命力很强,即使埋在很深的地下,它也会萌发的,这样,不管经过多少年,只要有人发现这里生长着黑杏树,就一定能够知道我们被埋在这里,”说着,鲍罗斯从怀里掏出一颗黑杏干,举起来告诉大家:“威尔逊说过:在战俘营里,组长是最危险的职务,他的职责是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的部下,因此,只有组长才有随身携带一颗杏干的权利,这是随时准备献身的权利,威尔逊有这样的权利,我也有这样的权利!”

战俘们明白了,他们纷纷把杏干贴身藏好,默默地隔着窗子,看着一车又一车战俘被拉出战俘营

半夜的时候,战俘营外突然想起了猛烈地枪炮声,美军的先头部队冲进了战俘营,日军望风而逃,乔森斯他们得救了。

几个月后,战争结束了,离开菲律宾前的一天,乔森来到了战俘营,这里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突然,乔森发现在战俘营的废墟里,蹒跚着走来一个包着黑头巾的老太太,她的年纪似乎有五十多岁了,一直弯着腰,在废墟中间寻找着什么,走近了,他才发现,这个老太太是个美国人,乔森跑了过去,问老太太需要什么帮助,老太太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那上面是一棵黑杏树幼苗,老太太让他帮忙找一找,看这里有没有黑杏树的幼苗。老太太告诉乔森:她的儿子叫威尔逊,听说就死在了这个战俘营里,当初,儿子要跟随部队到海外作战的时候,老太太就把一包黑杏干交给了他,告诉他,一定要保重,万一遇到生命危险,就把这黑杏干吞下去,凭着这独特的黑杏树,就算走到天涯海角,老太太也能找到儿子坟墓。

听完这话,乔森一下抱住老太太,告诉她,他就是威尔逊的战友,威尔逊死了,自己就是老太太的儿子。

“可我一定要找到儿子的坟墓,我想陪他说说话,这孩子,离开美国的时候,还在和我撒娇呢!”老太太泪眼朦胧地说。

乔森对老太太说:“现在已经过了种子发芽的季节了,也许威尔逊身上的那颗种子埋的很深,还没有萌发出来,不过,您放心,咱们明年再来这里,一定能够找到那颗属于威尔逊的黑杏树。”

老太太点了点头,一脸遗憾地走了,看着老太太的背影消失在夕阳里,乔森已经是泪雨滂沱——威尔逊被杀害后,残忍的日军把他的尸体抛进了大海,威尔逊的妈妈是不可能找到那棵黑杏树的,过了一会儿,乔森蹲下身子,把自己身上珍藏的那颗黑杏干埋了进去,他默默地祈祷:明年,这里一定能长出一棵茁壮的黑杏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