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影评慕容天涯的海葵
影评慕容天涯的海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47,683
  • 关注人气:13,7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天堂口》∶天堂往左,地狱向右

(2007-08-20 21:12:03)
标签:

影评/乐评

天堂口

吴宇森

刘烨

吴彦祖

孙红雷

张震

舒淇

《天堂口》∶天堂往左,地狱向右

 

 


■文/慕容天涯

 

 

  这是一个没有英雄活跃在我们视线里的年代。而对于我们来说,见惯了大银幕上的恩怨情仇,任何的传统强势都被一一的模式。于是,有的影片中的故事,虽然看上去无比的令人唏嘘,却无法悲痛和沉湎其中。

 

  《天堂口》是一部形式拯救故事的影片。对于上海滩的恩怨情愁而言,这样的故事在大银幕上已经讲得太多。影片中所透露出的吴宇森式暴力美学和男色盛宴。以及死亡般的黑色气质,是最容易引起共鸣也是最被关注的话题。

 


男色盛宴∶演员们的自我救赎

 


  《天堂口》的故事背景在龙蛇混杂的老上海,于是一批挣扎在那个年代形象鲜明、姿态各异的角色成为了最大的看点,与近年来云集了大量明星阵容的影片的所遭遇的恶评情况不同,《天堂口》的表演可以简单的定义如下∶天堂口不是堆砌,而是一场演技的明争暗斗,于是一直跟着这些人物的称号也在改变,至少在《天堂口》之后可以说∶他们不再是明星,而是演员。

 

  天堂口的故事结构上显得直白且熟悉,无名小混混的成长,加上平步青云般地上位。前半部分的故事在向着人们期待的方向发展,可是在后来一切都变了。这些人在故事中变得令人无法相认般的冷酷。

 

  先来看看角里三兄弟,只因为刘晔扮演的大刚的出手替舞场的年轻小弟们解围,我们便可以简单的将这个故事中的那个喜欢拍拍打打的他定义出来。并以其为核心将这个故事的核心变成了一场以这三个愣头青为主角的等边三角形,支线是吴彦祖扮演的阿锋和舒琪扮演的露露的感情萌动,而大刚对应的洪哥是不断的上位和最终夺权,露露与洪哥中间隔了一个马克。又是一个等边三角形,于是这些人一同被咬合上了命运的齿轮。天堂的魔方开始运转。

 

  孙红雷饰演的洪哥有着枭雄的气质,在这个乱世只有枭雄,故事里的任何人都称不上英豪。所以说,当他替大刚用钢笔出手终结前来兴师问罪的大佬,一切便已经结束了。他和大刚的一切始于一只烟,终于一只笔,选择战斗时剑走偏锋的老大必然的只是一个时代的短暂印象。他会消逝到有了大刚来接替,二者从初会的那只烟就决定了一切,而在传承之后,刚哥被做掉,会有龙哥,会有这位大佬,那位大哥,一一排列下去,这些只是符号。所以他们是枭雄。

 

  而刘晔终于不用在《黄金甲》中激动得沦为异类了(虽然他的表现和那样的出色),这次的大刚对他来说算不上挑战,那个在《血色浪漫》中拍花掐架的北京阔少,那个在《美人草》里好勇斗狠的多情知青都说明了刘晔善于演绎边缘人物。这个老大很象《疤面煞星》里的帕西诺,他们对旁人不断发彪,在老大面前不可一世绝不低头,在结尾面对敌人端坐等待的样子都如出一辙。这个角色令人无限惊喜,只不过他参不透世态炎凉,只认强势归律的他缺少内心独白,于弟弟小虎谈论家乡与梦的时候显得浮于表面。大刚这个人物有着成为经典的可能。

 

  再来看看台湾和香港中生代中的两个希望般的人物吴彦祖和张震的发挥,阿锋并不软弱,吴彦祖不标准却咬字独特的配音使人想起了《旺角黑夜》里的角色。阿锋不适合上海滩,这里太残酷。留下只有死。而结尾的迸发实则源于小虎的离去和露露的亡命,说实话,那个右手话筒左手持枪,帅气却又邪恶无比的阿锋说着“天堂现在关门”的时候,他自己也弄不清楚想向谁去复仇,或者,他的生命里不需要复仇。

 

  再说张震,在《最好的时光》里的与舒淇拖手逛街,打着桌球的青涩少年变成了冷酷的独行杀手,阿兰德隆的影子短暂的划过,开篇的时候,他像极了一个娱乐场所里任何年代都常见的看场者。在众人举杯畅饮的时刻独自在角落里喝着不知滋味的酒。那个马克的心里想的一切都在被人们所洞悉,最犀利的刀毕竟是一件锋芒毕露的武器而已,跟洪哥斗,杀手之于枭雄,他赢不了。

 

  而他却是最为看破这一切的,他为自己的杀手身份悲哀,影片中他劝说了身边的人三次,阿峰、小虎、露露、他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对话中劝阻三个人,让其不要继续留在上海,而他自己、却最不幸是恰恰唯一无法完全离开的人。最终的结尾,一切源于这个独行杀手的继续上路。

 

  看着吴彦祖和张震象多年前的两个身影摧枯拉朽般的在横飞的子弹和四溅的玻璃中冲杀,是一场完美的视觉感受。

 

  而完全成为了片中筹码的露露和不谐世事的素珍,在这部男性当道的影片里成为了两个不幸的指代,吴宇森面对好莱坞的强势文化和固有兄弟情义的女性角色漠视习惯,使得这两个女子的生死悲喜成为了牵挂故事走向的关键,却不是必要的角色。

 

  这是一部很有趣的影片,他集合了所有已经被观众们所熟知的演员。在各自的角色中演绎着最擅长的自己。于是一切都几乎顺理成章般的显得完美异常,洪哥这一枭雄大佬的有始无终,阿峰的软弱造成的中间地带人物,马克的不苟言笑和自我沉迷其中的表演模式,大刚对环境的一贯漠视和边缘形象,再加上摇曳在多个男子身边的露露必然的艳光四射,这一切的一切都顺理成章,没有人惊艳,只有人抽烟,但却缺失了足够的惊喜。


形式是否大于一切?

 


  《天堂口》的最大噱头就是吴宇森,对所有80年代末期港片黄金时期的忠实影迷来说,他的电影就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其对于枪战片这一电影类型在全球发展中的贡献可谓居功至伟,在很多经典的动作电影作品中,仍能看到其暴力特质的影子。

 

  于是到了《天堂口》,忽然很多以往选择隐藏的缺点在这个时候一古脑的暴露了出来,很多人在观看后显得无比的迷惘,而究竟是这样的故事不再引人关注,还是说另一种可能在发生?尽管我们不愿意承认,却不得不在片中感受到这中可能性:暴力美学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动作片融合了拳脚和枪战及爆炸的场面在十年前是影坛票房霸主的不二之选,可是从CGI结合了魔幻和文学作品的改编,加上漫画英雄的步步紧逼。传统的动作电影,尤其是塑造出完美的银幕孤单英雄的影片已经开始了自己的溃败历史,人们不再愿意相信一个打不死的英雄,于是银幕上的硬汉们开始失忆、迷惘、受心灵伤害、做自我斗争,拿着枪在人山人海中冲杀出一条血路的影片成为了烂片和爆米花的代名词。于是在《天堂口》中,你就会很明显的感觉到,吴彦祖和张震拔枪射击的时候,很多人注意的是两个演员而不是角色的魅力,几乎没有人想到高手不持重兵刃这一夸张的效果在张震身上出现,是用来衬托其超凡的身手的设置,也没有人注意到吴彦祖的角色由于一贯的软弱和良善,在结尾爆怒时为了弥补角色的视觉效果的缺失,其手上添加的威猛火力。因为人们知道,这一切都会很快结束,那些扑上来的喽罗都是小地震而已。

 

  当人们已经习惯一种形式时,这是电影人的幸事,而当人们对一种形式麻木时,一个类型的影片便步向了终结。

 

  再来看看黑帮电影,时代在变迁,黑帮电影在人们的面前经历了一个由全盛到衰落的过程。影像中的变化历历在目:从最初对黑帮的仰视,到后来草根介入的平民发迹,恶搞喜剧发迹之后略现疲态的解构与戏说,到了最后的最后,黑帮终于开始说教,人物一团和气的坐下来粉饰太平。黑帮文化,在影片中开始沦落为人人得而诛之并后快的过街老鼠。这一切都是电影在作崇,电影从造神,到抛弃神甚至通过将曾经的神踩在脚下戏虐不已得到快慰,这一切不过半个世纪而已。而在《天堂口》中,显然在努力还原的是黑帮的仰视模式,这最初的回归在这个快餐文化当道,英雄统统不见,表象决定一起的年代显得无比的格格不入,上海滩,洪哥,黑白两道,又怎样?由于人们不再信仰黑帮,所以当刘烨扮演的大刚残酷的烧毁店铺草菅人命的时候,更多的是一种对于视觉奇效般的窥探,无人发出唏嘘。

 

  当英雄模式和黑帮文化统统消失的时候,天堂口里没有风景可言。

 

  《天堂口》很容易使人联想起一部影片《V字仇杀队》,这是一部近年少见的形式大于一切却仍然收获颇多赞誉的影片,两部影片的相似之处在于都崇尚暴力、尤其对于中弹者的近距离特写,加上高手面对枪火时使用刀锋的镜头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样两部影片中都充满了大量的物品指代。比如前者的玫瑰面具骨牌。后者的雪茄和金表,但是前者的整个故事却显得扑朔迷离,改编自漫画原作的优势结合历史事件使得影片的厚重感和故事的细节显得丰富无比,而后者虽号称对应了吴宇森经典《喋血街头》却显得单一直白。终究可见,所谓的前者形式大于一切是在有了可见讲述的故事的基础上的雕刻,而《天堂口》的故事则简单得让人感到程式化。

 

  老大一定不会做到最后,大哥的女人很多兄弟会抢,而她自己会看上最腼腆那个,面对大哥不可一世的家伙最终会篡位,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会互相反目,而小团体的一个兄弟最终会被自己人干掉。

 

  其实故事的核心就是角里水乡的小团体,当这个小团体的所谓兄弟同盟破裂,一切就不复存在。

 

  《天堂口》的故事中,最大的一个遗憾是对于上海滩人文而不是景致的还原缺失,目前的所见使得这一切貌似一个成年人的童话,除了天堂歌舞厅人物几乎不涉足任何的场所,除了黄包车的匆匆一过,阿峰等人初到上海似乎没有一丝的忙碌与劳苦,天堂歌舞厅里只是敷衍般的留下几个风尘女子的笑声,而舞女、卖唱者、不同帮派、艺人、三教九流几乎默契的统一消失。整部影片的人物不多,每当对话时创造出的隔离场景使得整部影片的文戏更趋近于话剧般的模式,于是刘烨的演绎变得无比华彩,戏份最多的吴彦祖却由于台词功底薄弱令人捏了一把汗,但对白最少,依靠情态语言展示的张震则显得独立独行般的不温不火。

 

  《天堂口》这部影片的态度显得精良无比,当看到老上海的风貌完整还原的时候,当听到开篇令人沉浸的华美配乐的时候,你便知道这一切都在既定的轨道之上。总的说来,《天堂口》的态度不容怀疑,而这个故事则是仁者见仁般的等人来爱。所以说,《天堂口》很像一部文学作品中的中篇小说,没有史诗的野心,却也不是小品般的别致,众多的明星似乎在印证着一个品质的保证,而中篇,在文学中恰恰是最容易出彩的,《天堂口》距离经典而言。只有形式最佳,而这个形式却很不幸的不再被大众热爱。

 


  人们有一个奇怪的习惯,到了陌生的地方习惯右转,百分之九十的人在面对一个陌生之地的岔路会向右的习惯性选择,于是生命便成为了趋之若鹜的旅程,当股票和投资成为第一,存款便不再重要,当表达和交流成为筹码,才学便浮于表面,而当天堂的大门敞开。上海滩的一切都在眼前,人们便在天堂口疯狂的奔向本来就已爆满到只好自相残杀,万人取一胜者,而胜者又不常在的杀戮之地。而那个方向,恰恰在右。

 

  而当所有人都知道一个地方是天堂,那里便已经是地狱。

 

 《天堂口》没有意外,包括电影的故事本身。包括那些选择了顺流而行的人们。正如影片中的歌女露露所唱的那样:“青春早已羊入虎口,天堂只在天堂梦里头。”这个世界早就不存在一将成名万骨枯般的神话,而一朝之间,你方唱罢右手选择终胜旁人的得意,刀锋却已直抵心窝。

 

  只因为当初在天堂口的时候,你习惯性的右转。

 

 

 博客主页: 欢迎光临慕容天涯的海葵

 个人作品: 重归威尼斯——第64届威尼斯电影节华语电影展望

           变形金刚》:成功复活80年代  

           《男儿本色》VS《导火线》:功夫暑期的左右互搏
           1997之后,香港制造的世界   (随时更新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