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情呼叫转移》宋佳部分不妨这么拍

(2007-02-16 14:51:35)
分类: 自创文字
《爱情呼叫转移》宋佳部分不妨这么拍


http://publish.sina.com.cn/poll.php?p_id=45&t_id=14955

上面是投票地址:)


刘仪伟在此片中,应该以天使的身份,变幻不同的职业,全程出现在徐峥的艳遇中,当然大多数情况下,只有徐才能看到他。

公路 外 夜 时阴时雨

徐朗第一次摁手机键,一摁就下雨,开始就一股雨,只下在徐朗头上,徐抬头看了下天象:“真是局部地区有雨啊。”然后他跑来跑去,这股雨就跟来跟去。正感叹天意弄人时,从斜对面跑出一女的,罗燕燕,也头顶一股雨,她跟徐朗都冲向开过来的一辆出租车。两人的手在出租车门把手处交汇,然后中景里,一辆车,两个人,两股雨,停留数秒营造一种另类的浪漫。转眼间,气候被两人的感情所感染,画面中整个世界都在下雨。

出租车司机“你们到底上不上?”打断了这份浪漫,他正是天使。

徐朗刚想开口招呼,却发现他和天使能在意念中对话。这时候设法给一个“时间停滞”的画面交待,比如雨滴凝固,或者就来一个多角度的当时天使,徐朗的静态画面。因为下面的对话需要花一些时间,而当时的情形似乎又不可能腾出这段时间,所以需要通过画面氛围的营造,有延迟的感觉。

天使:各方面条件还不错吧?

(罗燕燕多角度静态画面的拼接)

徐朗:没太留心,对了,这雨是你安排的吧?会不会因此破坏了生态平衡?

天使:没事,特殊爱情特殊处理呗。

徐朗:那接下来我说什么对白呢?

天使:你还真把我当导演啊!

他俩“对话”时,罗燕燕已经一了车,徐朗在现实中吐了句“您先请”,但明显是慢了一拍。徐朗接下来内心独白一句“看来没戏”,这时给车门夹住徐朗衣服一个清楚的动作交待。

出租车慢慢加速,徐朗跟着一起加速。“停车啊”也分不清是对白还是内心独白。

“现在的流氓都这么搏命演出啊!”天使司机说,然后猛的踩刹车。

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徐朗由于惯性往前猛冲,画面定格于一个硕大的脑门。

出租车内 夜

徐朗已经坐在车里,罗燕燕身旁。

天使(内心):受点皮肉之苦还是值得的吧?

徐朗(内心):你干脆把这段定名为三十六计之苦肉计得了。

罗燕燕:我叫罗燕燕。

徐朗:我叫徐朗。

天使(内心):我是天使。

徐朗打了个喷嚏,全身湿透了。

车子在公路上行进。

停车。雨声很大,淹没了罗燕燕的几句话。

徐朗在车里说:方便吗?

罗燕燕:没事,你上来吧。

说完,罗燕燕急匆匆的雨中穿梭,上楼去了。

徐朗有点迟疑,兴奋与紧张交融,为了掩饰这份尴尬,他竟然问天使司机:你上来吗?

天使:我可不想破坏你们的两人世界。

徐朗倒是露了实话:你还是一起上来吧,我这人有雄心,没虎胆。

天使:你用词还挺考究的。那我停好车就上来。

罗燕燕的家 夜 内

徐朗边换鞋边说:你就不怕我是坏人?

罗燕燕: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对你特有安全感,特放心。

然后她进另一房间洗澡换衣服,露截小蛮腰。

徐朗见此情形,内心独白:冷静,保持冷静。

然后在那边心浮气燥的不得安宁:这天使也不知道在磨蹭什么,做事也太没效率了吧。

数秒后,“说谁呢?”天使裹着浴袍走进徐朗的画面,“我刚才洗澡去了。”然后挨着徐朗坐在沙发上。

“你刚才是在哪里洗的?”顺着徐朗疑惑的目光,镜头移向罗燕燕进去没多久的卫生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你饿了吗?”罗燕燕裹着浴袍,头巾从那扇门里出来了。

徐朗大惊失色,看着边上的天使,小声说:“看你做的好事,回避。“

罗燕却是一脸无辜的疑惑:“用得着这么大的反应吗?你嘀咕什么呢?”

徐朗转头看了看天使,明白罗燕燕肉眼凡胎,看不见他:“没什么,过份的惊喜,有点语无伦次了。”罗燕燕也过来挨着坐下,两个裹浴袍的人夹着穿戴整齐,正襟危坐的徐朗,一时无话。

隔了一会,罗燕燕说:“你也去洗洗吧,我也饿了,做点好吃的。”

徐朗觉得自己的穿着,在这间屋里属于少数派,确实挺另类的,还是从大流,去洗洗。

没过多久,一个洗完,一个烧完。徐朗也一身浴袍的亮相,发现烛光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天使还是坐在沙发上,头上三寸有一只想象中的电灯泡亮了一下,还带响的。

徐朗内心问了天使一句:你没帮忙吧?

天使刘仪伟说:做饭我不在行。

徐朗带着一脸的幸福,感叹道:真是贤惠啊!

音乐起,两人烛光下温馨的吃饭中。天使还在一边凉快着,啃香蕉,喝牛奶,很无聊。

食物很快被消灭一光。罗燕燕在收拾洗碗,已经湿了手,发现围裙没穿,便对徐朗说:帮我把围裙系上。

徐朗温饱思淫欲,乐意从命。系围裙的动作极尽温柔缠绵之能事。正按捺不住,想进一步肌肤之亲时,天使的头从两人侧身的背景处冒了出来,嘴角还嚼着香蕉。徐朗烦躁起来,有点气急败坏,向天使猛挥手,示意回避。

天使一脸的坏笑。

这时音响里的音乐变了,是比较动感,节奏的舞曲。罗燕燕转过身来,似乎默许了两人关系的快速升级。两人按着舞曲的节奏转圈,接吻,移到另一间屋。徐朗在关门前,望了一眼房门外的天使,眼神暗示,这里没你的事了。

徐朗与罗燕燕快要进入正题时,徐朗的安全意识突然抬头:你这没有安全配备吗?

罗燕燕缓过神来:没有,保鲜膜行吗?

这时徐朗的左边有另外一只手伸了过来,递着一卷保鲜膜。

徐朗拉开保鲜膜,测试一下强度,摇头:太薄了,没弹性。

那一只手又递过来一把剪刀。徐朗接过剪刀,那只手又弄来一只鼓胀的橡胶手套,徐朗先想剪手套上的大拇指,但往自己的下部看了看,犹豫了一下,无奈中把剪刀伸向手套小拇指。

这时镜头猛的横移过来,那只手不是罗燕燕的,而是天使的。

徐朗惊声尖叫,怒喝道:这事儿没法做了。

接着音乐立马换成哀怨状,罗燕燕说: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没有,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我也是有过去的人,受过刺激,受过强烈的刺激……我离过婚。”

“不管怎样,有过婚姻的人,终归是有过幸福时光的。”说完,罗燕燕突然捂着肚子喊痛。

徐朗过来安慰着,还在心里对天使说:还不下去准备好出租车。

天使说:出租车到时间,正要换班。

徐朗怒斥:那你不会开辆救护车过来。

救护车急驶的画面。

医院病房 内 夜

在与女医生的交谈中,徐朗得知罗燕燕肚子里有孩子。

罗燕燕躺在病床上。徐朗走近,天使也以医生的打扮出现在病床的另一边。

罗燕燕迟迟的抬了抬眼,吐了一句:你都知道了?

徐朗慢了半拍说:谁都有过去……介意说说,孩子的父亲是谁吗?

罗燕燕噙着泪,侧过脸去,恶狠狠的瞪着天使,所站的位置。

徐朗误会了,以一种大彻大悟的神情,盯着天使(内心):真的,真的是你干的好事?

天使抬手作辩解状。罗燕燕还在那边自顾自的回忆:那时候他很爱我,人也长的比较滋润,戴一可爱小眼镜,小鼻子小眼睛的,很爱做菜,跟他一起久了,我的厨艺也大有长进。

徐朗(内心)对天使:你还骗我对做菜不内行。

罗燕燕:但是他后来出国去了los Angels,就没了音信,我却有了他的孩子。

徐朗喊了一句:原来是这么个天使之城!

天使:我是清白的。

徐朗:难道这又是一个宗教的处女故事。

罗燕燕:你一个人说什么呢?……我昨晚喝了点酒,而且说实话,你跟他长的真是有点像。我以后不会这么放纵自己了,我知道对孩子不好,孩子现在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非常抱歉。

天使双手合十,虽然没有划十字,也有种“感谢上帝”的意思,徐朗望着他和她,淡然一笑。

http://publish.sina.com.cn/poll.php?p_id=45&t_id=14955

上面是投票地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