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想照进现实,不妨这么演

(2006-09-11 10:00:53)
分类: 自创文字
她上线了。之前跟她在MSN里聊了不少,不是那种海阔天空类的,因为碍于现实中还得见面,还得进行正常的交谈,但那种现实与虚幻的分寸所造就的冷幽默,她和他,都掌握的特好,这一点上,他很欣赏她。将注意力转移到娱乐网页上没几分钟,他又转回了MSN,发了个表情,特幼稚那种,没过几秒钟,她回了,同样的表情,也很幼稚。他约她见面,她爽快的答应了。他这人一到晚上就不想走动,但这次例外,因为住的不远,就在隔壁。

他跟她是一个剧组的,导演和女主角。导演照镜整理了一下本就干瘪的头发,轻轻的带上自己房间的门。这是个设施很差的旅馆,导演还是轻轻的在过道里走动,似乎生怕弄出了大动静,会惹得头顶上那盏时亮时暗的灯彻底灭掉。没走几步,目的地就到了,想虚握拳头敲门,发现多余,门是虚掩着的。他跟她,南腔北调,碰面得说普通话,有点口音,但不太明显。

女主角在里面,还在电脑前,还在MSN里,甚至于导演进来,她都没有抬头瞧他。他在沙发里坐下,干等着,有点无聊,但也因为两人太熟,她都不当他是客,想到这,他又有一丝欣慰,他和她之间一直不缺话题,所以常常很放松。

女:你觉得我这几天的戏,演的怎么样啊?我可是越演越打不起精神来。

男:正常吧。正常的自我审美疲劳,隔一阵可能就过了,又有表演欲望,又看自己顺眼了。

女主角还是盯着电脑,说这些话时,好象有点漫不经心:我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但这次,我怕自己过不了这关。对了,你看我顺眼吗?

说完,挪了挪身,转过头来,电脑屏幕上的光,和她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照在导演的脸上,再加上这个问题,把他的脸弄的暖洋洋的:顺眼,当然很顺,像我第一次看见你那样顺。

女:第一次,什么时候,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男:第一次是在电视荧屏上,故事全忘了,但你扎着两小辫,抬头挺胸,嘴边挂着特自满的笑容,这一幕,我怕永远都不会忘记,即使将来我得老年痴呆症,这也会是我最后一批被删的记忆。

女:哦。(歪了歪头,作思索状,嘴嘟着,两颊鼓鼓的)但你没发觉吗?我几年前是这种自满的笑容,几年后,还是这种笑容,还是这块招牌……况且我又不是演喜剧的。

男:这不好吗?这才是你常青的原因嘛。

女:少来,说的我好像已经是老一辈表演艺术家了……你说,是不是我的脸长的太小,大的表情放不下,还是皮肤太黑了点,灯光不好打,又或者是,嘴角的肌肉太敏感,太容易抽搐,一碰到什么临场反应,就抽那么一下,习惯了之后就懒了?

男:恩,有可能吧。你在面对鲜花,荣誉的同时,还能想这些问题,我替你骄傲。

女:喂,我可是讲正经的,你别跟我打哈哈。我想啊,要再这么演下去,非完蛋不可。

男:那您到底想怎么样……对了,对不起,我看过那本叫什么来着,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对,我不质问你,我收回那句话,我只做一个合格,尽职的倾听者。

女:什么火星,金星的,拍星球大战啊。我是要你给我提意见,这次是完全从一个演员的立场出发,你是导演,你,你就是管这个的。但你看现在这片子里,我的角色,还是一个从纯情走向怨妇的角色,但你要硬说她完全是个怨妇嘛,她又不是挺合格,她没多少心机,她不过是在负隅顽抗罢了,自始至终她对那个男人还是有感情的。这种半死不活的心态,需要半死不活的演法,现在弄的我也半死不活的。

男:这不好吗?你不过是入戏太深了。

女的有点怒了:我算看出来了,你本来就不把这当事吧。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现在这样算什么,是随我演去,给我表演空间,还是根本就不想管我了,看我出丑,你还偷着乐。我的心很乱,很烦,需要鼓励。

男(沉默,两分钟后):我感觉,要是你能把刚才那份琢磨劲,就放到你在镜头前的表演中去,这事就成了。真的。但现在你就是在埋怨,你非要有个结果,你要找到另外一种具体的方式,另外一种形象,等这林林总总都想出来,都顿悟了,都浮出水面,摆上台面了,你再去照着演……简单点说,你是求结果,但你本质上是排斥这个过程的,这不对。你明白我在讲什么吗?

女的嘴角又条件反射式的抽搐了一下:哼,我明白,这就跟爱情似的,现代人的爱情,不求结果,只求过程,最好是一晚上的过程,之后就没有结果。二十岁前相信爱情是浪漫,二十岁后相信爱情就是傻瓜。

导演低下了头,想要回敬,埋怨一句,又马上打消了念头,他开始想念MSN上的她。已经很晚了,他有点犯困,困,困……困,突然一声MSN的提示音惊动了他,看了下背对着他的女主角,又想继续昏昏沉沉。她却转身过来,问了句:你爱我吗?加一个眼皮上翻,眼珠溜转的表情。

MSN上跳跃的光,和溜溜的她的表情,都齐刷刷的映在导演的脸上,再加上这个问题,让他的神经突起一下子串联了起来:爱,当然爱。

女:那你爱我有多深?(一个张大着嘴巴,渴望有人往里塞答案的表情)

男清了清嗓子:首先,我不想劳烦日月星辰,代表我的心,也不会想用枯燥的计量单位来表示,而且,如果我马上能给你答案的话,你可能会质疑我的诚意……我愿意,用一生的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即便最后,都不能给你一个浪漫的答案。(一个小阿呆的表情)

女:感动。泪在眼眶里转着,都快掉了。你知道我演哭戏不行,绝对不是在装。

男:恩,我明白。(深沉捋须的表情)

女:那你觉得我走演戏这条路,走对了吗?我还能往前走的更远吗?

男:你有时候想的太多,演的太少。你现在想的这些,原本都是我该想的,要是全被你想了,我还能干的下去吗?饭碗都砸了。要不,你演个权倾一时,心机特重的女人,也就是演个口味重的女人,说实话,你不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而且一路纯下来,别人真把你当纯净水了。你得加点料,加点二氧化碳,人工色素,甚至掺点咖啡因。

女:那我不成可乐了?

男:可乐有什么不好,把自己的招牌打响了,就光名字,可能就是个天价。

女:哈。外带一个传情动漫,两人的背影,在天幕下蜷缩着,但并不渺小,男的突然发力,摘下星星。

导演一阵恍惚,眼前的一切都变的有些陌生。有了尿意,便自顾自的进了卫生间解手,门虚掩着。

解手期间,突然一双手从后面将他拦腰抱住。他上身抖了一下,并不紧张,他熟悉这种手感,她慢慢挪近,踮起身来,抚摸着他的背部,亲吻着他的后脖。这时,他的耳根不再清静,解手完毕,他便拖着她洗手,她仍然不依不挠,导演决定转守为攻。他的攻势确实凌厉,一下子反客为主,并成功将优势带到了卧室。两人互相配合着,他的前戏做得特充分,颇有绅士风度,又或许是知道自己定力有限,不想这眼前的一切结束的太早。

浓情消散之后,导演觉得昏昏沉沉,想就此睡去,但女演员还是不依不挠,追问: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做吗?但他没有回答,眼皮盖着,心不为所动,并故意发了几段鼾声,证明自己已经睡熟了。她只得作罢,不再吱声。

天总是会亮的,导演先醒了,回过头来看着眼皮盖着的她,发着祥和的轻鼾。他光着身子,不知从哪又来了动力,翻转身子盖着她,又渗入了她的身体,极尽轻柔之能事,女演员的眼皮有点浮动,并未展开。身上的被子移了,露出他的半截臀部,线条圆滑,但肉不是很多,窗外早起的太阳,光线渗入,照在他的白屁股上。

一切都显得那么安排合理,井井有条,阳光齐刷刷的照在他臀部的肌肤上,温和,还不至于太暖……他渗入她的身体,并不强势,甚至没有太重的欲求,只是感觉到两人真实的存在与对接,还不至于太松软,或是太燥动……她的眼皮就这么安祥的盖着,在开与不开之间浮动……导演突然间意识到,此刻如果时间停止,状态保持,那该有多好,多么完美,多么梦幻!

女演员,可能也正有同感。

梦想照进现实,不妨这么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