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高考都结束了,咱也该离婚了吧

(2018-06-11 15:30:00)
标签:

婚姻

女性

情感

分类: 原创文章

来源:潘幸知(ID:sharpshow)

高考对每个孩子来说都是一个重要时间点,孩子经历高考,而后获得一个新生活的开始。

而这对孩子参加高考的夫妻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点。

孩子高考结束,去迎接自己的新生活,家庭的关系也在这时回归了二元夫妻的关系。

孩子仍然是孩子,但是他们往往即将离家上大学,对于父母生活的参与开始大大降低。

这时,对于夫妻两人的相处模式,也有了新开始的可能。

高考都结束了,咱也该离婚了吧

 

阿华走出考场,在树荫下坐着,似乎没有发挥得很好。

妈妈朝着阿华走来:“儿子,感觉怎么样?”

“还可以,妈妈你不用担心。”阿华说着,牵着妈妈往人群外走。

两人不再交谈,气氛显得有些沉重。

父母的生活圈子不一样,阿华的父亲有大量的社交应酬,而母亲却是老实朴素的女性,不善社交。

大概五年前,阿华的父亲开始携带“阿姨”一起去社交应酬。

那时候阿华刚上初中,看着母亲在家以泪洗面。

“要不你们离婚吧。”阿华说,“你也可以再找一个。”

“胡说八道!”阿华被母亲打了一巴掌,“这个家说不要就不要了吗!”

“你怎么会要一个男人不在的家!”阿华反驳。

“你懂什么!”母亲止不住的泪水,“我可以不要丈夫,你是可以不要爸爸,还是可以不要妈妈?”

阿华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打断。

“你就好好学习,管好自己吧!”

阿华开始变得孤僻,他和父亲无话可说,和母亲也无话可说,就一头钻进书堆里。刚好学校的课业繁重,学习自然而然地填满了阿华的时间。

但是这五年的时间里,过年、阿华生日等等全家聚在一起的日子里,对阿华来说都充满了痛苦,他看着父母,顶着夫妻的名义,却形同陌路。

“我不知道我妈为什么不离婚,她过得太苦了,结婚和没结婚是一样的。”

“她总说是为了这个家,但是我爸长年不在家,我觉得我妈是为了我,但是我宁愿她可以去寻找她的幸福。”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他们没有生下我,这样的话,也许他们可以早点离婚,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在精神分析角度来看,我们发现,孩子通过自己能带给父母的快乐来进行自我欣赏,透过父母的目光,他们看见自己的重要性与价值。

当孩子意识到自己的出生并有成为父母快乐的源泉,他会感到内疚,并且陷入低价值感的体验中。

更重要的是,如果父母的经历让他感觉为人父母是一件痛苦的、无法忍受的事情时,在孩子的想象中,自己就可能会成为一个“无意义的东西”。

高考都结束了,咱也该离婚了吧

 

“我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这十几年,我不后悔。”薛晶说着,脸上浮现着坚定。

七年前,丈夫提过一次离婚,当时薛晶几乎崩溃,从娘家到婆家,几乎所有的亲戚都上门过来劝和。

“你也不想想,我跟着你,过的是什么日子,你居然还敢和我说离婚,你算什么东西!”薛晶的话语如刀刃一般,刮伤了丈夫。

而丈夫也不再沉默:“我忍了你十多年,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这日子不过也罢!”

两人离婚的事件闹了三个多月,孩子的成绩也一落千丈。

“这一段时间,不只是上课不听讲,还经常和同学打架。”老师给丈夫打了电话,“现在孩子的情况蛮严重的,她上次就差点打伤一个同学的眼睛,我希望家长多关心一下孩子的情况。”

“你没有工作,就在家带孩子这事,孩子会这样,都是你这个做母亲的问题。”再次争吵时,丈夫对着薛晶喊道,“你就不配做一个妈妈。”

这句话,如当头棒喝,自从夫妻开始吵架,薛晶都扮演者妻子和受害者的身份,却忘了自己也是一个妈妈,“从那时候开始,我不再想着和丈夫过不去了,我是一个母亲,我应该承担教育孩子的责任。”

“那时候女儿的成绩掉到班级末尾,还整天和同学打架。”想到过去,薛晶的眼里泛起泪光,“我既心疼又感谢,她用自暴自弃的方式,让我意识到我的责任,于是我开始找工作、也一直学习育儿。书上说要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庭,这对孩子很重要,所以即便和丈夫不合,我也坚持着不离婚。”

“我不能让女儿被人说没爸爸,爸爸不要她之类的话。”薛晶说,“现在女儿高考结束了,为了女儿,我付出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获得了一个母亲的力量与骄傲,我觉得我作为妈妈的担子被卸下了很多,我还有半辈子呢,上星期我已经和她爸爸私下谈论过了,‘等孩子高考结束,我们就离婚’。”

高考都结束了,咱也该离婚了吧

 

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离婚却不一定,家庭还有其他的重要成员:孩子。

每个孩子,都在家庭出现困难的时候,企图去成为家庭的拯救者。

阿华想通过支持母亲离婚,使母亲获得幸福,与父亲的“幸福”持平。

薛晶的女儿通过学习困难,与同学打架,抓住了父母的注意,甚至可以说七年前父母的婚姻,就是薛晶的女儿保住的。

我们常说:父母有权利去选择自己的生活,不论他们是否幸福,作为子女,没有责任、也没有能力去替父母的人生负责。

但是,当我们面对(未成年)小孩的时候,那一份拯救家庭的决心、渴望父母幸福的坚定,是非常动人的,这会让他们听不见我们所说的话。

即便已经身为父母,在面对婚姻、关系上的困扰时,一样会激起幼年时所体验到的强烈的无助与挫败感,在这样的痛苦情绪中,陷入盲目,遗忘自己父母的身份。

可是,我们依然希望父母能在孩子年幼的时候去承担自己的功能与义务,这不只是为孩子,就像薛晶,在为孩子付出的同时,得到了一个母亲的骄傲。

婚姻是形式上的,孩子是否高考结束是时间上的,而爱与一段好的关系,是可以穿越形式与时间,抵达我们所爱的人。

微信搜索“潘幸知”或 sharpshow 免费获取文章,学习女性情感自立,探求婚姻幸福的秘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