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穿行金三角(一)

(2016-10-03 03:37:55)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精华
原文地址:穿行金三角(一)作者:张源

这篇稿子,是在2011年年底完成的。距离2011年10月5日13名中国船员被杀,大概时隔一个多月。

 

如今两年多过去了,突然很想把这些文字发布出来。或许只是想勉励自己,能从操作马航MH370的报道不能如意中尽快解脱出来。

 

文章一共有3个版本。最初的是5万字,后来删减至3万多字。在时隔7个多月后,终于因为糯康被捕真凶公布,才节选了其中8000字见报。发出来的,是3万字版本。

 

见报的那天,我刚刚连夜飞到菲律宾,采访当时菲国内的反华游行。那天给当时派我去金三角采访的老领导发了条信息,说了声感谢。

 

这是我采访最为艰难,也最为快乐的一次;做记者8年了,跑了8年了,这次采访经历于我自己而言,将终身难忘。

 

因为经历本身也罢,因为无法见报的苦闷也罢,我始终无法忘记大冬天带着已经删减后的内容去北京找权威部门审稿时的那种心情,也记得自己关在家里一个星期完稿后看到屏幕就流眼泪的那股心劲。

 

很长,看不下去的尽管吐槽。

 

 [转载]穿行金三角(一)

(摄于金三角之城——缅甸大其力县)

 

【一】  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阳光下的金三角边贸繁荣

晨报特派记者   张源  发自泰国美赛

金三角,是个能让全世界都为之侧目的地方,因为其“毒巢”的威名。金三角盛产鸦片,是世界上主要的毒品产地,而海洛因等毒品的交易更是在这一区域盛行。从金三角的腥风血雨中走出的一代又一代“毒王”,也给这片土地增添了不少传奇色彩。从10月下旬开始,晨报记者深入金三角的核心地带,暗访金三角毒贩与黑帮的真实生活,了解金三角毒品经济的逐渐转型,为晨报读者揭开金三角的神秘面纱。

 

【近在咫尺的金三角】

金三角,指的是泰国、缅甸、老挝三国交界的一片区域,因盛产毒品而闻名于世。即便是在泰国,很多人也对金三角充满好奇。泰国北部的清莱府,及清迈府的部分区域,就处在金三角地区。

与十几年前相比,如今的金三角已经褪去了不少神秘色彩,但“毒巢”的威名犹在,大多数人还是不太愿意去这片区域生活或经商。从清莱出发,驱车两个小时就能抵达泰国与缅甸交界的小城美赛,这也是晨报记者探访金三角的第一站。沿途青山绿水,风光旖旎,偶尔也能看到几辆旅游大巴,载着世界各地前来金三角探访的游客。

美赛,如今已是泰国北部地区一个重要边贸口岸及商品集散地。在美赛的大街小巷穿行,到处都是繁忙的商铺,和热情揽客的生意人。各家店铺出售的商品,大多都来自不远的中国,这些商品经云南出境,走湄公河水路运到泰国的清盛县码头,然后再转至美赛的边贸市场出售。泰国清莱府的居民,以及对面缅甸的百姓,都喜欢在美赛的边贸市场购物,价格低廉是其最大的优势。

成片的罂粟地,混乱的社会治安,记者都没有在美赛看到。即便在以前,这个泰国的边塞小城也没有沦为毒窝,虽然其地理位置就处在金三角的中心区域。但不可否认的是,美赛是泰国境外毒品,尤其是金三角毒品入境的重要通道。车辆进入美赛,一路泰国军方及警方的关卡几乎从不检查;但要从美赛出来,沿途则时常会被拦截检查,搜查的唯一目标就是毒品。

 

【罂粟渐渐被橡胶代替】

身处美赛街头,记者感受不到丝毫有关“金三角”的“传说”印象。这里每天的商品交易量巨大,现金来往频繁,却很少爆出什么抢劫、偷窃之类的刑事案件,社会治安甚至比金三角之外的很多区域还要好。

“你想在这里买到毒品,比在曼谷买到还难。”在美赛生活了30多年的泰国华人王利(化名),在夜市上请记者共饮当地出产的啤酒。这个生活在金三角的生意人,对于金三角没有丝毫的恐惧。“这里有泰国人,缅甸人,中国人,很多人都能说好几种语言,大家居住在一起,相安无事。”

在王利看来,金三角的毒品经济时代,已经彻底沦为历史。“我刚来的时候,很多人还以种鸦片为生。老人们很多都抽大烟,年轻人吸毒的也多。”王利谈及金三角的过往,就如同在讲历史故事。“那时候人们都穷,没钱做生意,也不会种别的东西。不种罂粟,他们怎么活?”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美赛的罂粟种植面积开始大范围减少,直到如今几乎完全绝迹。“泰国政府一直在想办法打击毒品,抓了很多人,手段也很厉害。尤其是他信上台以后,毒品种植几乎在金三角地区的泰国境内绝迹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罂粟逐渐被橡胶等经济作物代替,而边境口岸的特殊位置,也不再仅仅给毒品交易提供便利,繁荣的边贸生意,让当地人都逐渐富裕起来。

 

 

 

【谭雅的平淡生活】

“这里就是金三角么?我怎么不知道!”能说一口流利普通话的泰国姑娘谭雅(化名),从出生起她几乎就一直生活在美赛这个边塞小城。谭雅的父亲祖籍南京,母亲是泰国人,一家人如今在美赛的边贸市场拥有4个店铺,每天店里的生意都十分繁忙,为此谭雅高中读完就被妈妈喊回家里,帮忙照看店里的生意。

对于19岁的谭雅来说,美赛以外的世界让她充满好奇,她会一连串的向记者提很多她想知道的问题。谭雅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对于她所生活的美赛,她从小生长的金三角,也同样充满好奇。每次有像记者这样远道而来的访客,谭雅都会热情的倒杯水给客人,然后好奇的问东问西,之后再介绍美赛哪里有好吃的餐厅,哪里有好看的美景。

每天看店的生活,让谭雅觉得十分枯燥。市场打烊后,她就只能在家里看看电视,都很少出去找朋友们玩。金三角的毒品,黑帮,以及借此讨生活的三教九流,都没有对谭雅的生活造成任何困扰。记者跟她聊起金三角,聊起毒品,她都显得茫然无知。对于自己所处城市的全部印象,除了人很多生意不错之外,谭雅就只惦记着街道上的灰尘太大。

谭雅有一个姐姐远嫁到了上海,她也因此对上海这座遥远的都市充满好奇。尽管好奇,她也没有想过哪一天会离开美赛,到曼谷,甚至上海这样的大都市生活。“美赛就很好啊!空气也好人也好,我干嘛要离开?”

 

 

【云南帮的繁荣】

生活在美赛的,除了当地的原住民,有很多都是从周边各个国家来这里讨生活的外地人。与泰国的大部分地区不同,美赛的街头有很多店铺都标注着中文,更有不少以“云南”命名的餐厅、旅馆。

云南是少数民族的聚集地,很多傣族人因为语言优势,在美赛从事边贸生意。在“云南餐厅”用餐,住在“云南宾馆”,里面的老板和员工大多都来自云南。跟他们用中文交流,恍惚间会觉得自己身处国内。在美赛做生意的云南人很多,他们大多会在当地采购一些土特产回国,再选一些市场上销路较好的商品送往当地销售。

岩应(化名)时常要在美赛和景洪之间往来,他专注的家俱加工生意这几年来让他赚了不少。尽管他也算是在金三角讨生活的众人之一,却也并没有感受到来自于“毒巢”的威胁。“这边人做生意还是比较讲诚信的,而且我们做的又是正当生意,没觉得受什么影响。”岩应对于金三角的理解,总结下来就四个字——各取其道。“毒品还是有人做,而且做的很大,但那些是摆不到桌面上的事。我们这些正经生意人,也跟他们没有什么瓜葛,大家各做各的,同一屋檐下也未必非得要碰头。”

尽管如此,岩应还是反复向记者好心提醒,在金三角一带活动一定要注意安全。“别去招惹那些人,也别到山里随便走。运气不好撞上正在走货的,倒霉的是自己。”

 

【二】晨报记者暗访金三角毒贩

                      易出手,价格低,新型毒品更受毒贩青睐

晨报特派记者  张源   缅甸大其力报道

阳光下的金三角,似乎看不到一丝罪恶的迹象。在泰国和缅甸交界处,边境贸易的繁荣,也让人们逐渐淡忘了金三角“毒巢”的恶名。尽管如今的金三角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依然是全球毒品的主要产地,更是毒贩们“趋之若鹜”的天堂。在号称“金三角之城”的缅甸大其力县,记者开始慢慢的接触到宁静祥和外表之下的金三角。

【“你想要的,这里都有!”】

与一河之隔的泰国边塞小城美赛相似,缅甸的大其力县如今也遍布着各种经营边贸生意的店铺。从泰国到缅甸手续十分简单,但要支付比当地人贵几十倍的出境费用。初到大其力,“金三角之城”的标识十分惹眼,与一旁“让毒品从这里消失”的宣传牌相映成趣。记者刚一入境,就被一群兜售各种假烟和“催情药”的小贩围住,用各种语言推销他们的商品。

泰国境内不允许开设赌场,因此与泰国交界的缅甸、老挝、柬埔寨等国,边境上都开设有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赌场,客源主要是相对富裕些的泰国人。几家私人开设的小型赌场,就藏在街面上一些不起眼的民宅内,里面的条件相对较差,一般都是熟客才去玩两把。一个好心的当地华人提醒记者,最好不要去这些赌场,此前发生过好几起客人赢了钱却出门被抢的事情。“要玩就去就比较大的,相对安全。”

在大其力县的一个高尔夫球场内,一家设施豪华的赌场里面热闹非凡。赌客大多是泰国人,但服务员当中有不少都会说中文。与全世界的大部分赌场一样,21点、百家乐、俄罗斯轮盘等设施和玩法俱全,但具体规则上有些微的区别。但在这家赌场最受欢迎的,是金三角一带独有的“龙虎斗”赌台,类似于押大小的玩法。

赌场也兼具酒店的功能,如果兑换的筹码够多,就可以免费在赌场入住。一个会说中文的缅甸小伙子,极力向记者推荐要在赌场多玩几天。“你如果对赌不感兴趣,我们这里还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摇头丸,冰毒,大麻,甚至海洛因,都可以轻松的在赌场内买到,瘾君子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在赌场的房间内吸食毒品,也可以在这里买货带走。“如果你住这里,我可以送你几颗麻古(摇头丸)。”

黄赌毒不分家,除了毒品,情色业也在赌场的经营中占有很大一笔。“我们这里有一栋9层楼,不管是毒品还是女人,你在里面可以找到所有你想要的。”赌场的服务生很热情的向记者介绍他们的各种特殊服务,甚至还分析各国女孩子的不同特点。

 

 

【与毒贩的一次对话】

在大其力县,记者与常年在金三角讨生活的阿罕进行了一次碰面。阿罕今年38岁,精通泰语和缅甸语,常年往来于金三角各国。阿罕赚钱的路子只有两个,一个是帮金三角的毒贩们到泰国曼谷去洗黑钱,另外一个则是贩毒。这两个生意他都做,但他坦言自己顶多只能算个小角色,赚点钱够花就行了。阿罕的钱,基本都花在了金三角的各家赌场。  

与记者碰面前一个月,阿罕刚刚到曼谷去帮老板洗了一次黑钱,赚了20万泰铢(约合4万元人民币)的佣金。可惜这笔钱在他手上只停留了不到10天,就在老挝的一家赌场输了个精光。心有不甘的他,又跑到缅甸的赌场来博一把,希望换个场子能换换运气,不过他非但没有把本钱赢回来,还又输了8万元人民币出去。

阿罕离过两次婚,有两个小孩,老大已经15岁了。两个孩子一个留在景洪,另外一个则长期在缅甸生活。阿罕的女朋友跟他一样,基本也是靠贩毒为生。今年6月,他的女朋友在赌场输了几十万人民币,迫切的想要捞本,于是不顾阿罕的劝阻,非要在国际禁毒日来临的风头上走货,结果被警方当场抓获,判了15年有期徒刑。对于女友的不听劝阻,阿罕至今还耿耿于怀。

对于记者的身份,阿罕并没有太多的怀疑,他也急着希望能做成一笔生意,捞些本钱回来去赌场翻本。阿罕说,到大其力想要买货的内地买家很多,因为这边的价格非常低廉,买货的路子也多,而且毒品的纯度和品质都比其他地方要好。跟记者碰面之后,阿罕此后几天还不断的打电话来询问,并盛情邀请记者去他已经布置好的场子“HIGH”一把。

 

记者:最近这段时间是不是查的有点紧?湄公河上刚出那么大的事儿(10-5惨案)。

阿罕:查的越严,利润才越大,货少了你散出去的价格才高,不然这边的价格也不会比国内低那么多了。你做10次,即便被抓了3次,还是有赚头。

 

记者:做什么的风险最小?

    阿罕:这个要看你那边的路子了,货往哪里散,安不安全。

 

记者:散货主要在K房。

阿罕:那就是麻古最合算了,这个往内地做的最多。投资小,利润大,有个二三十万就能玩。就算栽了,损失也小。

 

记者:麻古这边什么价?

阿罕:这里的进价最贵的也就七八十泰铢(15块人民币左右)一颗,你拿20万也就是100万泰铢,就可以拿一批货了。转手出金三角,一般都两三百一颗,你自己算算利润有多大。

 

记者:万一栽了,会不会查到我?

阿罕:放心吧,被抓的都是小猫小狗。你自己用不着出面的,如果是往曼谷走货,即便运气不好被抓了,也查不到你身上。人又不在泰国,你可以在缅甸等消息,如果出事了坐个船(偷渡)回去就得了。

 

    记者:第一次做的话,买多少合适?

    阿罕:你先做20万的,一次一次来,等货安全到了,散出去了,我们还可以做下一笔。不要一次性就搞太大。在这里(大其力)拿货风险稍微大点,再往缅甸北边走些,货的价格差不多,风险还更小,我那边的路子比较搞得定。就算损失一次,也损失得起,不是次次被抓就好了。只要货到了,你就等着收钱了。

 

记者:你的路子可靠么?

阿罕:你如果真想做这个,找我就没问题的,走小路很安全。我保证货能到金三角外两三百公里,到了以后你们的人去接。我的路子只能通到这么远,再远也不是我们的地盘了,不安全。你放心好了,外地很多老板都这样操作,赚了不知道多少了。

 

 

记者:走水路是不是比陆路安全?

阿罕;差不多,陆路和水路都有。路子有很多的,很多线路都是已经搞定的。不过这个也要看运气的,被查了也只能认倒霉。

 

 

记者:货的品质怎么样?都是哪里做的?

阿罕:就是小勐腊的货,都是班堪过来的。缅甸的货比较好,老挝那边也做,但是纯度差很多,这个你一试就知道,都不用我说。在我这里拿货,纯度都是80%,在外地都会掺东西进去。

你晚上如果在这边住的话,我找点缅甸妹来陪你。要在这里开房的话,我让朋友拿点货过来给你们搞,货色比泰国那边的要好,保证你爽到。或者给你弄点大麻,那个也不错。

 

记者:这边还有种大麻的?

阿罕:这里没种的,也是外面进来的,不过价格低的很,要是能运到内地那就厉害了。这边的山里就种些罂粟,果敢那边最多。

 

记者:瑙坎(Nor Kham你知道么?现在还做毒品么?

阿罕:他就在这边。这些人,他不做这个他做什么?从佤邦、小勐拉这一线,那些当兵的都被他们养着的,能不做这个么?当兵也要靠这个来钱。

 [转载]穿行金三角(一)
(中国被劫杀船员的货船上弹孔密布)

【三】晨报记者探访金三角核心地带

中国船员被杀事件疑云密布

晨报特派记者  张源  泰国清盛报道

站在泰国、缅甸、老挝三国的交界处,一眼望去,“金三角”名称之由来便一目了然。在泰国清莱府的清盛县,美塞河汇入湄公河的河口处,一块三角型的芦苇滩十分抢眼,这块芦苇滩对应的三个不同方向,就分属于三个不同的国家。几十年来金三角的腥风血雨,都围绕着这块三角形的芦苇滩不断延续。 10513名中国船员被人在湄公河上残忍的虐杀,更是让原本就复杂的金三角形势,变得更加微妙。

 

【中国船只停航当地旅游冷清】

位于泰国北部清莱府的清盛县,是整个金三角地区边境贸易的重要集散地。大量来自中国云南的各种商品,都要靠货船沿湄公河水路运抵清盛码头,再由陆路分散到泰国、缅甸、老挝的各个边境市场销售。在湄公河上跑船的中国货船和船员,给金三角的经济繁荣,注入了不少活力。

105,“玉兴8号”和“华平号”两艘货船被劫,船上共13名中国船员被凶手残忍的虐杀。从那一天起,繁忙的湄公河航运便戛然而止,再也没有来来往往的中国商船,也不见了那些在湄公河上讨生活的中国船员。在清盛码头,几天的时间内记者只看到几艘缅甸的货船,而以往这里每天都有几十艘中国商船在此装卸货物。

随着时代的变迁,曾经那个让人望而却步的金三角,如今也已打开门来迎接八方来客。清盛县除了作为一个重要的商品集散地,也是金三角旅游的主要目的地。在三国交界的湄公河沿岸,泰国方面修建了不少具有其文化和宗教特色的人文建筑,近来来更是大力开发金三角的旅游,周边酒店、餐厅林立。记者在清盛采访时,不少游客都喜欢站在“金三角”的标识之下留影纪念。

与湄公河上航运一样,“105”惨案过后,金三角的旅游也遭遇了致命打击。在当地经营一家旅店的老板抱怨说,此前他的旅店每天入住率都能过半,但“105”过后,入住率平均连一成都不到。

 

 

【“105”惨案依然疑云密布】

在清盛县境内,距离美塞河与湄公河交汇处仅3公里的地方,就是中国船员被虐杀的事发地。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中间也有9名泰国军人“自首”的消息爆出,但记者在清盛走访多日,与目击者及泰国警方进行了大量接触,却依然无法探知“105”惨案的真相。

直至今日,无论是泰国警方,还是现场的多名目击者,都无法确切的告诉记者,这13名中国船员是在湄公河的具体哪个位置被杀死的。按照清盛县水上警察局的推测,13名船员被杀死的地点,是在美塞河与湄公河交汇处的上游3公里处,那里也是缅甸大其力县最大的黑帮势力龙坎(音译)的地盘。而泰国军方于105当天接到报警出动后,与船上武装人员进行激烈交火的地点,则在美塞河与湄公河交会处的下游3公里处。

金三角当地的一名黑帮成员告诉记者,在湄公河杀人抛尸,尸体一般都会先沉入水底,大约在三天后才能浮出水面,地点大约会相距10公里左右。13名中国船员的尸体,大部分在清盛码头附近被找到,其上游10公里处,也符合泰国警方所推测的地点。但这些船员究竟是在交火之前就被虐杀,还是在交火过程中被杀,泰国警方并没有给出明确说法。

案情的另一个核心疑点,则是在船上发现的价值1亿泰铢(约合2000万人民币)的毒品麻古。泰国警方并没有将这些毒品的调查与13名船员被杀并案处理,因此这些毒品究竟在此次事件中扮演什么角色,依然成谜。记者采访了多名泰国警员,以及金三角当地的黑帮成员,他们都表示从来没听过中国货船有主动贩毒的事情,但曾经有部分商船被当地武装势力胁迫运毒的情况发生。“玉兴8号”和“华平号”,一艘船上装运的是水果和大蒜,另外一艘则等着到清盛码头装运燃料,这些毒品究竟从何而来,调查此案的泰国警方口风很严。

尽管如此,对金三角地区贩毒情况非常熟悉的一位黑帮成员告诉记者,在这片区域有能力一次拿出1亿泰铢毒品的人寥寥无几,算来算去也只有三方势力有这个实力。而这三方也正好是分属金三角的三国,缅甸的龙坎,在老挝经营金木棉赌场的中国商人赵伟,还有就是常年在这一带打击贩毒的泰国北方边防军。于1028向清莱警方“自首”的9名泰国军人,正是隶属泰国北方边防军的士兵。

熟悉当地情况的人还告诉记者,金三角各个武装势力,都与各国的军方及权贵有着说不清的关系。正如缅甸的龙坎,尽管此人常年被各国通缉,但暗地里却和当地的军政要人有着密切联系。按照黑道上的说法,龙坎的本事可以通天。“他如果愿意,找几个人出来顶包,不是没有可能。”

 

【泰国军方及警方的微妙关系】

泰国媒体对于“105”惨案的报道并不多,最初只是非常简短的一则消息:泰国军方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查获两艘贩毒的中国货船,在抓捕行动中双方曾有交火。至于13名中国船员究竟是不是毒贩,这些船员又被何人所杀,泰国军方在最早的一次发布会上并没有进行说明。

在清盛县码头附近,60多岁的泰国华人徐老伯看着两艘“105”惨案中的被劫船只,向记者感叹13名中国船员死的太惨。对于泰国军方在105当天的表现,徐老伯把自己心中的疑惑告诉了记者。“105那些当兵的去抓船的,可是104的时候,就有当兵的告诉这附近的渔船,明天他们要抓船,要渔船不要下水。”按照徐老伯的说法,泰国军方其实早前一天就已经获知了有船只将运大量毒品。“那天当兵的开了6条小船,去追这两艘货船。但是抓他们没有在这边抓,而是把船逼到了下面人少的地方才抓的,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看不见。”

徐老伯还说,当天泰国警方接到报警后,清盛水上警察局也派出了警力赶往现场。“警察根本没能上得了船,那些当兵的说‘不关你们的事,你们不要来’。”对于徐老伯的说法,记者事后也曾向清盛县警方求证,但并未得到证实。不过清盛县水上警察局的警员,对于泰国军方在这起案件中的表现,却有着些微的不满。一位在现场取证的警员向记者抱怨说,军方每次大的行动都会有录像的,但奇怪的是这一次军方也不知是没有进行录像,还是不肯把录像提交给警方,这给警方的调查带来不少困难。

在泰国,军方和警方并不属于同一派系,军方的势力明显要大于警方。在泰国北部地区,尤其是属于金三角范围内的清莱府,尽管军警会联合采取一些打击贩毒的行动,但在一些大型行动中,多数为军方担当主力,警方只负责配合。

在案件的调查取证中,清盛当地的警员,及泰国从曼谷派往当地协助调查的刑侦专家,都向记者坦言他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尤其是中国政府对此案表示高度关注并派出中方调查组之后。案件发生20多天后,9名泰国军人“自首”的消息给案件的侦破带来不小的进展,但蹊跷的是9名军人却并没有承认13名船员是被他们杀死。尽管泰国警方在发布消息时,极力的维护泰国军方的形象,称只是“9个人的个人行为与军方无关”,但案件的详细经过和真相究竟如何,如今可能只有当天参与行动的泰国军方知晓。

 

 [转载]穿行金三角(一)

(湄公河金三角核心地带的三角洲。周边的小船时常搭载偷渡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