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申维
作家申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2,348
  • 关注人气:6,0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荒原求生

(2018-03-03 03:31:35)

你倒下,明天的太阳就从西边升起。

你置身在陌生的世界,庆幸把自已弄丢了。

山还是山,水还是水,你已经不是你。

——申维

荒原求生

你倒下,明天的太阳就从西边升起。

你置身在陌生的世界,庆幸把自已弄丢了。

山还是山,水还是水,你已经不是你。

——申维

 

地面上的雪把通往山上的路覆盖了。老左下车抓了一把雪放在嘴里,眼睛看着远处的珠峰。珠峰顶上罩着一层厚厚的云,像头顶缠裹着厚重的白布。珠峰顶上长年笼罩着的这团云,在晴天会流淌出七彩光芒,光芒映照到山脚下的冰川,山峰就像在镜子里。西藏人称珠峰是一个可以储蓄灵魂的地方。现在一切都安静了,灰蒙蒙的,云团在高处看着他们。

胖子从后头走来问:“才九月,哪来的雪?”

“昨天刚下的,雪还湿着呢。”老左说。

他们这次进藏两辆丰田皮卡,一共才6个人。车上装着支援藏区学校的衣服,书本和教学用具。91号,他们从北京宋庄出发,沿青藏线进藏,已经在藏区转了半个月。昨天在定日扎营时他翻看地图,找到了珠峰脚下的扎西宗。一早上他们就出发。现在他们距离地图上标的位置要再翻过两座山梁。可是这场雪遮盖了道路。

他不能确定山那边有学校。他想到刚才河谷里站着的那个人。车子转过来时,那直直地立在河床中央,河床干枯了,露出一堆石头。那人半天也不动,像河底生长出的一根黑色石头柱子。在高原光线的折射下,那人的身影像一个巨人。他走近那人,才发现那人实际上要比他矮。他朝那人凝视的远方看,可以看见绒布寺金色的屋脊。

他前双手合什说:“扎西德勒。这里有学校吗?”

那人疑惑地看着他。他指着前方的车辆说:“我们是来援藏支教的,要找一所学校。”

那人陷入沉思。他见对方不说话,以为他听不懂汉话,就比划着。忽然,那人指着西边说:“往西,吉隆县,再往南,吉隆镇。那里有学校,有树林。”

“有树林?”老左以为那人说错了。

“对,有树林,有河流,有草场。草有这么高……”那人把手比划到膝盖。

喜马拉雅山脉附近有树林草场,老左闻所未闻。如果真有这个地方,肯定像电影《侏罗纪公园》里,或许能碰到恐龙。他回到车队,召集众人坐下来开会。六个人举手表决,全票通过去吉隆的决定。

 

他们开车返回到G318,经樟木线,一路向西。G318在南北两个山脉中间的宽阔地带,路两侧铺满了碎石砾,是冰碛湖留下的。南边是绒布冰川和喜马拉雅山的五座姐妹山,有卓奥友峰,拉布吉峰,希夏巴马峰等,海拔都在8000米。车子经过安多,到下午时,前方铅白色的云朵罅隙里露出一抹深蓝。这是佩枯错,湖面安静得像一块蓝玻璃。

佩枯错旁边的岔道口,有一块木头牌子钉在坡地上。牌子上写着一串数字符号。他问有谁认识?众人摇头。他向北一指说:“附近有一个兵站叫马拉山兵站,这是军事路标。走这条路往北60公里是萨嘎,从萨嘎上G219去冈仁波齐和玛旁雍错,去阿里。”又向西指着一座山,“走这条山路,翻过这座山,山那边就是吉隆。”

众人惊讶地看着他,奇怪他竟从这组数字里读到如此多的信息。原来去年老左的朋友作家申维开国产哈弗H3独自穿越藏区。那天申维去萨嘎,不认识这个路标,翻过西边这座山去了吉隆,等他发现走错路再返回天早黑了。申维向北走到错戳龙附近,车子动力不足,把他悬吊在山顶上。申维属龙。他以为要死在那儿了。萨嘎的交警赶来救援,救了他。老左听过这个故事,所以对这个地方心中有数。

他们翻的这座山叫孔唐拉姆山,海拔5200。九月了,山顶还有积雪和冰碛。车子沿着盘山公路绕来绕去,绕到另一座山。这儿有几座山镶在一起。车子绕到山峰背面时,一下子到了黑夜,绕到正面时,阳光又像针刺得睁不开眼。他们走了30多公里,终于绕出山区。老左看了看手机上的海拔4700,再看周围的景色,荒秃秃的山坡,坡上只有一撮撮的蕨类植物。哪有什么森林草场?

胖子说:“我们上当了。从来没听说过这里有树林。河谷里的人骗了我们。”

“他为什么要骗我们?”

老左相信藏民不会说谎,说的顶多会有偏差。他们翻开地图,向北是吉隆县城,向南是吉隆镇。车子就向南下坡。路的一侧有一条深沟,沟里有水流。路标上写叫“吉隆藏布。”这是恒河的源头之一。他们看到路边上有一个寺院,巍峨耸立在山崖上。寺庙的屋顶金碧辉煌。老左告诉众人,这是查嘎尔达索寺,一个著名的寺庙。

他们行驶了七十多公里,来到了一个集镇。老左又看一眼手机上的海拨是2600米。其中一段25公里,海拔就下了1100米。他们的车子就像是一头扎进吉隆镇。

吉隆镇是中国和尼泊尔的边境口岸。镇子不大,有一条街道,几十间房子,有旅馆,镇政府,商店,贸易市场,修车铺,边防哨所。镇上有树,有河,气候温暖湿润,像到了云南大理。老左笑着说:“就这里了。”

他们找一家旅馆住下,见时间还早,傍晚五点时太阳高悬在天,就问旅馆老板这里有没有树林?旅馆老板叫洛则,点头说有。老左就要洛则当向导,领他们去看树林。他们往南开车,走了大约五公里,前方出现一片郁郁葱葱的大树林,有溪流瀑布。

洛则叫车子停下说:“只能在这里看,不能再往前。前面有深沟叫吉隆沟。这里是老虎嘴,深不见底。”

众人下车,眺望前面的树林,有红豆杉,长叶松,长叶云杉等。老左说:“我们去林子里看看。”

洛则脸上现出恐怖说:“不,只能在这里。没人敢进这个树林。”

老左对洛则的话半信半疑。他出于尊重也就不再前往了。当天晚上,吃过晚饭,老左去洛则屋里聊天。老左问:“洛则,为什么吉隆沟对面的树林不能进去?”

洛则神秘地看看四周,悄声说:“沟里有外星人。”

“外星人?”老左惊得瞪大眼睛。

“对,外星人。我们讲的话都能被他们听到。”洛则去窗口往外看,转过来绘声绘色地讲起发生在吉隆沟的离奇失踪案。有一个从日喀则来的警察,在镇上饭店里吃饭,中途去厕所就失踪了。厕所在饭店里,没有窗户,也没有人看见他出门。又有一个藏民,在沟附近放牛时失踪。奇怪的是藏民衣裳叠得整整齐齐,像是机器叠的,摆放在帐篷里。这个藏民一辈子没叠过衣裳……

 

第二天早上,老左九点钟醒来,见队员们还在酣睡。他就拿上手机,又拿了些零钱塞进兜里,把包和生活用品整齐摆放在床上。他叫醒胖子,说他先去镇上转转找学校。等他找到就回来通知他们。胖子睁开眼,点点头,又翻身睡了。

他出门,去门口商店里买了一瓶矿泉水。洛则在门口抽烟,递来一支。老左摇摇头,说他不抽烟。洛则问:“这么早,你去哪?”

“转转。”

后来,洛则面对警察的询问,能提供的信息就是老左说的“转转”。他是最后一个看到老左的人。

吉隆镇不大,一条街道,几十户人家。他转了两圈就没地方可转了。他看见一辆农用汽车停在路边,就上前问附近有没有学校?开车的藏人问他,你问学校干什么?老左就解释说自已是从北京来支教的,千里迢迢赶来。车上有学生的衣服,有书本教具,想找一所学校捐献。那人就叫他上车,说他家附近有一所小学。

老左犹豫着问:“你能捎我去吗?”

“上车吧。我要回家,顺路。”

“多少钱?”

“不要钱。”

“远不远?”老左想要是路远,就回去告诉胖子。

“不远,很近。”

老左听说很近,也没多想,就上车了。他坐在副驾驶位置。那辆破旧的农用车拐了弯,从小镇西边的一个斜坡往西行,又往北行驶。道路是一条有着车辙印的土路,总是上坡下坡。车子颠簸着。大约走了半小时,老左疑惑地问:“还有多远?”

“不远,就在前面。”那人面无表情地说。

又开了半小时,老左脸色变了。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气压仪,海拔上到4000。这说明车子是往吉隆县城方向。他知道这人一心想把支教物资带到他家附近的学校,就说学校很近。他们至少走了50多公里路。这时已经到了中午。他抱怨说:“到底还有多远?”

“翻过这个山梁就到了。”又开了二十多分钟,那人把车子停在山头上。那个说:“我要沿这条路回家了。你下车,前面山头对面,你就能看到学校了。”

老左疑惑着下了车。那人从车上对他喊:“我家就在前面。你去学校就说扎旺带你来的。”

老左点点头,记住那人叫扎旺。他看着那辆农用车从山顶的土路下坡走了。

老左紧盯着对面的山头,对面有三个山头,他记得扎旺指的是中间的那个。学校山头挡住了。从他站的山头到对面的山头,有一个山坳,大约有五十米左右的深度。他往山坳下走时,没有路,一堆堆乱石。他只能蛇行,走了一个S的路线。等他爬上对面山头又走了一个S。所以,他站在对面的山顶眺望时,只有绵延起伏的山峦。哪里有什么学校?

老左打了个寒碜,毛发顿时全竖立起来。他急忙掏出手机,发现手机已经停机了。他重新启动,手机显示缺电,30秒关闭。他试图在30秒内给胖子打个电话,才拔了一半又关机了。他忽然明白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这时候应当是915日下午1点左右。

老左知道唯一正确的做法必须返回到对面的山头,找到来的时候的那条路,然后顺着那条路去那个叫扎旺的人家。扎旺说他家就在附近。他翻下山坳,又爬到对面的山头。可是,他怎么也找不到来时的道路。对面山顶上,一丝车辙的印迹都没有。一个下午,就在一个一个山头间找来时的土路,找车辙印子,直到天黑他也没能找到……

天黑了。他决定待在原地不动,等到第二天天亮再继续找路。山顶上的风大了起来,吹得他头发往上窜。他坐在一块石头上,解开皮鞋鞋带。鞋子里全湿了,进了许多泥土。

九月的夜晚,西藏昼夜温差大,晚上的气温在10度左右。他不停地出汗。天空中满是星星,一伸手就能摘到了。他看到北斗七星,想起小时候唱歌:“抬头望见北斗星……”北斗星可以指路。现在他知道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话。寻找道路可是差之毫厘,缪之千里。他一定是下山坳时走的S线路,让他偏离了方向。

西藏是距离天最近的地方,也是距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吧。他最担心碰到狼。一头狼是不会轻意攻击人。如果一群狼就很难对付了。狼是嗅觉敏锐的动物。嗅觉是人类的40倍,能嗅出几公里之外的生物,能分辨出2千多种物种。他不能待在一个地方不动。待在一个地方就会引来狼群。他要运动,让狼感觉到他的强壮。他围着这座山头绕起圈子,不停地走,显示出他的强壮来。

第二天早上,太阳从东边升起来了。初升的太阳带给了他温暖和希望。他知道自已不能总在原处转了。他记得昨天扎旺带他上路时,是从吉隆镇西边上的山坡,后来一直向北行,海拔上到4000。他只要向东走,就能找到吉隆。他只要迎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就能找到吉隆的那唯一的南北走向的公路。他找到公路就可以搭便车回吉隆镇了。

 

早晨,支教团队陷入了一片恐慌。胖子决定报案。老左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在床上摆着,可他作为队长却人间蒸发了。这肯定是发生了意外。洛则打电话叫来镇上两个警察。这是镇上唯一的警察。警察安慰他们说,人失踪24小时才可以立案。警察劝说道:“人失踪了,报案也不一定就能找到。我们这里已经失踪过好多次,都报案了,没有一个找回来的……”

胖子见当地人对失踪人口显得处变不惊,司空见惯。原来树林附近的村子叫吉布村。当年松赞干布娶尼泊尔赤尊公主,送亲的队伍在此地分手,所就叫吉布,藏语中“分手”的意思。失踪不就是人与人的一次分手吗?

胖子更加恐慌,就给北京的朋友打电话。老左的朋友宋庄艺术家纷纷行动起来,各自利用关系来想办法。作家申维找到了军委的关系,让军委的人打电话给拉萨军区,告诉他们失踪的是著名艺术家公益大使左锋义,总之是一个重要人物。

到了下午,从日喀则过来的军人和警察赶来旅馆,向他们详细询问老左失踪的情况。吉隆镇小学校长也来了。校长说没有看见一个像他们描述的大胡子的人来过学校。警察根据胖子提供的信息,认为老左去了吉隆沟。他们跑这么远的路来是对这里的亚热带雨林感兴趣。边防支队长说:“这些艺术家天马行空,什么都做得出。”

支队长用红笔在地图上中国和尼泊尔之间划了一个圆圈。他们派部队和直升机在这个圆圈里寻找,其后几天里,一百多名战士和两辆直升机在这片神秘的亚热带雨林和峡谷里寻找老左。他们一无所获。

 

中午时气温上升到30多度。四周看不到雪山,没有树,没有草,没有一点儿生机。高原强烈的太阳刺得人睁不开眼。辐射要比平原地带多上一倍。进藏的这些日子,他待在车里没有感觉到光线辐射的威力,现在全完裸露在荒原上,光像针刺痛皮肤。他解开外衣把头和脸包裹起来,从衣裳的缝隙看着地面。地面是由红色和黑色细小碎石组成,在风和水的作用下形成条状的色块。裸露的山丘,色彩随着太阳光的移动,山丘呈现出各式各样色调。如果不是考虑到求生,他会坐在这儿仔细欣赏大自然伟大的画作。

他走在一堆乱石中间,忽然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倒。他脚扭了。他坐在一块光滑的圆石上,捋起裤管,脚腕子红肿起来。面前是死气沉沉的浅谷。他只能蹒跚着一步步挪动前行。

他爬上一座山梁。这时他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东西。在前方大约一里路的地方,三头狼正在啃食一只倒毙的牦牛。野狼银灰色的皮毛在阳光下灼灼发亮。狼已经嗅到他的气味,抬起头往他这边看。竖起的尖耳朵朝向他。这三头狼已经嗅到了他的气味。盘算着把他作为下一顿午餐。他在山顶上观察着前方的狼的动向。狼嬉戏了一会儿,就消失在炫目的阳光中。

他喝了并瓶矿泉水,省下半瓶。奇怪的是已经有一天多了,他不感到饥饿,恐惧已经战胜了饥饿。感觉不到饥饿并不表示不饥饿。他看看四周,发现山坡上有两团灰褐色的植物,贴着地面生长,远看像牛粪。他用手一模,全是刺,像钢针般坚硬。他记得有一次看见雪山上一头牦牛,一动不动地吃这种草,一吃就是半天。牦牛用舌头把这种刺一根一根地剔出来。他用力剔出一根,只在刺的顶端有一丁点儿的植物肉。他咀嚼出一苦味。在极其艰苦的环境里,任何生命都凭着忍耐求得生存。

傍晚时候,太阳像一个快要熄灭的火球,落在西边的山岗上。大地呈现出模糊的轮廊,逶迤的山脉把他圈在天地中央。

 

917日,老左已经失联第三天了。中午时,他在一个浅谷谷底找到了一条小沟。沟里竟然流淌着丝丝细流。他喝光了仅剩的半瓶的矿泉水,在沟里又把瓶子里灌满了水。有水他就不会像那些探险者干渴死掉,存活的希望就变大。

他坐在沟底的石头上想,他一直向东已经走了一天半了。他估计至少走了有50公里。走这么远,肯定早就找就吉隆的公路了。他感到有些不妙。他听说过有些地方地球磁场受到山体矿物质的干扰发生改变,让人迷失方向。这些光秃秃的山丘像是迷宫,可能他一直在打转。

他看着沟里的细水,这些水会流到哪里?水往低海拔流,一定会流到吉隆镇,流进大峡谷。他只要沿着这个小沟往前走,就不会迷路,也不会受磁场干扰。他卷起裤管,搓揉着肿起的脚腕,又把裤管打成一个结,来压缩血管减轻疼痛。他决定改变路线,沿着这个沟往下走。

他走了一下午,到天黑时,看不见沟里的水,但他能听到流水细微的响声。他就顺着这声音往前走。又从傍晚走到半夜,水声变得越来越大,似乎获救的希望也越来越大了。

凌晨时,水声更大了。他甚至能嗅到潮湿的水气。忽然,他发现前方一大片黑暗,黑得像从地底拥起的一团黑雾。他收住脚,小心往前面探步,发现是一个大峡谷。一个陡峭深切的沟。他不知道这沟有多深,水流流进沟里竟没有一点声音。

他捡起一块石头扔进去,想从石头落地的声音判断峡谷的深度。让他恐怖的事,石头扔过去,半天听不到声音。他又扔了一块更大的石头。过了很久,忽然传出“咣当”一声,地动山摇,打破夜晚的宁静。声音像是石头砸碎大片玻璃。他猛然想到旅馆老板洛则说,峡谷住着外星人。如此大的声音,会不会砸到谷底的外星人?想到此,他吓得拔腿就跑。

他拼命的跑。他想外星人追上他,他就彻底从我们的世界消失了。

他跑了一个多小时,脚腕疼痛得像要断裂,最后实在跑不动了,伏在地上喘息,把耳朵贴在地面听。除了自已的心跳,听不到任何声音。刚才扔石头会不会砸在UFO上?否则怎么会发出如此大的响声?他想想又害怕起来,不敢停留,又继续往前跑。

太阳从东方的天际线探出头来,山坡上布满了红云。他跑到一个山头上,向着东方“扑通”跪下。他祈祷神灵能保佑他在新的一天获救……

 

第四天。他决定依然朝着东方走。他说他要死也要死在向着东方。他的家在东方……

中午时,太阳烤得他头晕眼花。四周全是裸石和戈壁。山崖风化裂成片状,随手都能扳开。这时,饥饿像刀绞,胸腔里隐隐作痛。脚腕肿得像馒头,把袜子都撑到了脚面上。

他找了一个山岩背阴处坐下来休息。忽然,他看见那三只狼正躺在前面的坡子上晒太阳。有一只竖起耳朵往他这边看。他一下毛发惊得竖起来。这三条狼这几天一直跟着他?

他感到喉头涌出一股咸味,鼻子粘乎乎的。他手一抹,一手血。嘴里也是血。一定是血把狼引来了。这血是从肺里涌出的。昨天狂奔造成的。他早已经适应了西藏的高海拔,但是在这么高的海拔是不能剧烈运动的。晚上狂奔,造成了肺出血。肺出血会引起呼吸衰竭。狼已经嗅到他的死亡气息……

他看看四周,身后是山岩,如果狼向他发起攻击,只能从他的正面进攻。他急需要一个防身的武器,周围一根木棍也没有。他把内衣脱下来,用衣服包起一块石头,打了个结,又把两只袖筒拧在一起。他挥舞起来像一个链球。先民发明链球肯定是为了对付野兽。

他倚背靠着山岩,准备等待狼的攻击。等到下午,狼也没有发起攻击。他爬到山顶四处看看,狼的影子都消失了。

他把裹着石头的衣裳扎在腰上,打了个结。他想失联四天了,胖子肯定报案了。在荒原上搜救的办法要动用直升飞机,或者卫星。他记得卫星地图可以看见道路上的汽车。他不能在山坳里坐以待毙。他就向着天空挥舞衣裳。他看着天空,希望能看到一架飞机,像鲁宾逊在孤岛上希望能看到大海里的船。

天空寂寞得像一个盖子罩着荒原。直到黄昏时,他看到天边飞来一只苍鹰。苍鹰盘旋着从他的山顶飞过,飞到远方的云层中去了。这只苍鹰让他想起了花儿姑娘,想起了当年训鹰的往事。

那年,他才20来岁,大学毕业后分在报社工作。他常去内蒙古拍摄照片。他认识了乌拉特前旗的牧民乌巴特。那地方地广人稀,政府鼓励牧民圈草场,可乌巴特家人手不够,就请他帮助。他利用报社的关系,在乌海招了几个民工去给乌巴特家干活。后来乌巴特家的草场大丰收,赚了许多钱。两年后的一天,他忽然接到乌巴特的信,邀请他第二年三月三号去他家做客,讲好在前旗的汽车站见面。等他赶到前旗汽车站时已经是三月五号下午了。他延迟了两天。下车后不知道路怎么走?那时没有手机,更没有导航。他正发愁,乌巴特不知从那里转出来,给了他一巴掌。原来蒙古人风俗,约会等你三天。如果你三天不来,失约了,从此绝交。乌巴特两天前就来到汽车站,睡在马车上等了他三天,终于接到他。

乌巴特家距离前旗还有50公里。他们走到第二天天亮才赶到。原来乌巴特全家专门为他举办了一个小型的草原那达幕。牧民们吹起长号欢迎他。全村十来户人家全来了。乌巴特家杀羊,载歌载舞。他一辈子没有喝过那么多酒,醉得不醒人事。后来,他就在乌巴特家住下。乌巴特的女儿叫诺明花日。他喊他花儿。花儿跟他睡一个帐篷,每天早上给他端来奶茶和炒米。

有一天,乌巴特领着他们去草原捉鹰。前一天他们在草原上布下套鹰夹。夹子上拴一只兔子。鹰来捉兔子就被铁夹子夹住。乌巴特捡起几只鹰,看眼睛,不适合的就放飞了。他留下一只白灰色的,说这只好。他们把鹰带回家,轮流执班24小时熬鹰,要熬三天。看着鹰,不让鹰睡觉。鹰一睡觉,就用小棍子打它。三天后把鹰关进不透光的黑屋子,要关七天。这七天鹰在屋里呼呼大睡。到了第七天开房。乌巴特让他去开,带一块羊肠子进屋。打开房门时,鹰已经对从前的记忆全部丢失,它认出的第一个给他食物的就是再生父母,将来就唯命是从只听这个人的。然后他们又在两棵树中间拉一根铁丝,在鹰的腿上套铁环。在铁丝的一端放一只鸡。鹰就在铁丝两端滑翔。“嗖”得飞到那端,叼上鸡,又“嗖”地飞回来,把鸡送给他。

训练好的鹰到夏天就去草原上捉兔子。一天能捉几十只兔子。到秋天就把鹰送到五十公里以外的地方放生。这是牧民祖先定的规矩,用现在的话说,保持草原生态平衡,不对兔子斩尽杀绝。他成这了只鹰的主人。放鹰时套上十多斤重的放鹰皮手套。鹰锋利的爪子站在他手臂上。

有一天,他和花儿出去放马。花儿教他骑马。那些马没有马鞍,跳上去双腿夹住马,伏在马背上。花儿就这么骑,骑得轻松自如,如履平地。他上了马就惨了,差点摔下来。他拼命两腿夹着,腿夹得越紧,马跑得越快。最后他还是从马上摔了下来。两腿中间火辣辣地疼痛。他让花儿在前面先走,脱裤子一检查,两腿内侧的皮全磨破了,风一吹伤口,钻心的刺疼。

花儿也不好问,扶着他走,实在走不动了。他已经不能上马。花儿就让他蹲在原地。她骑马回家,套上马车来接他。这么一折腾,花儿找到他时已经天黑了。他躺在马车上,花儿抱着他头,让头枕在腿上。到家已经是下半夜。乌巴特见女儿陪他出去半夜才回,又见他路都不能走,以为年轻人做了不该做的事。家里面就准备给他们办婚事。

一个月后,他腿伤好了,要回北京上班。乌巴特全家得知他要走,大吃一惊。他们已经习惯把他当着家庭成员了。乌巴特从女儿口中得到真相。这个汉人从没有碰过她的身子。乌巴特就让花儿赶车送他去车站。他奇怪花儿怎么把鹰也带来了?到了前旗车站,花儿解开鹰脚上的铁环放鹰了。他问,怎么把辛苦训练出来的鹰放了?放了,夏天用什么去捉兔子?花儿告诉他,这只鹰是他训的,只认他一个人。他走了,这鹰等于白训了。他坐上汽车,车子开了几十公里,他从车窗看到那只鹰一直在他的上方盘旋……

鹰闪过黄昏的天空,很快消失了。黑暗降临大地,孤独,疲惫,恐惧伴随着他。饥饿,疼痛,嘴里涌出的一股股咸味,肺在出血。他流泪了。他知道他就这样走着,然后栽倒,那时候这个世界对他就结束了。

黑夜降临,天地寂静得像是沉睡。他想到自已将在沉睡中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他想艺术家左锋义,像彭加木和余纯顺一样悄悄地死了。要过很多年后,人们才会在荒原上发现一具干尸,然后做DNA,知道是我。人总是要死的,死并不可怕,就像这沉睡而又寂静的山地,陷入永远的沉默。但是,当一人预知自已的死亡,生的留恋就十分强烈了。他不停地告诉自已,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

 

第五天早晨,他在一堆石头旁边捡到了一只碗。这只碗因为有一个缺口被人丢弃在这那儿。这个碗让他看到了希望。他好像从幻境中回到了人间。这个碗让他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他双手颤抖着捧着碗,碗上有一层油腻。有碗,说明他离人间境了。他笑了,回头看走过的那一道道山梁,自言自语道:“天堂又把我撵回来了……”

他继续向着东方走去。他相信前面挡着他视线的那个山头,山那边,就有人家。

他又翻过了两座山梁。上午时,他在荒地上看到一堆骨头。他上前细看,有一对弯曲羚羊角,一个晒得发白的羊头骨,散落着的一撮撮白色皮毛碎片,骨头磨成细小的碎片。他用手摸了摸,骨头上有些湿润。那么这只羚羊刚死不久,可能就在昨晚上遭遇到狼群的攻击。羚羊撕咬得如此干净,肯定有十头狼。

他感到荒原上的狼正从四面八方向他聚集而来。他把扎在腰上的衣裳解下来。衣裳里裹着石头。他在头顶挥舞一圈,看是否还有搏斗的力量。石头旋律的力量把他拉了一个跟头。他跌倒在这堆散让的碎骨头上。他仰面倒在地上……

中午的时候,情况变得更糟。他发现视力模糊,天地间白茫茫的。呼息越来越沉重。鼻子里流出的血,沾满了他的前胸,衣裳上染红了一大块……

他想他会因为失血,因为窒吸,因为缺氧,因为饥饿,因为狼群……死掉。

他就躺在那些碎羊骨中间睡着了。等他醒来时,已经是半夜。星星拖着光的尾巴,在天空中飞翔。星星后头有更多的星星。

他嗅到一股血醒气味。人的体力衰弱到极限时嗅觉却变得格外灵敏。他猛然坐起来,看见前方有几颗星星在移动。夜空中的星星发出红白色光,而这几颗星星发着绿森森的光。

他忽然毛发惊悚。这是野狼的眼睛。野狼的眼睛中有着荧光晶点,晶点有很强反射光线的能力,能把旷野微弱的光收集起来,聚合成一束反射出来。

他知道狼群正向他逼近,等他睡着了,等他体力衰竭,向他发起进攻,一口一口把他吞食得只剩下骨头。那时他就像那堆散落在荒野的羚羊骨头。他站起来,知道不能停下,只有不停地走,狼才不会向他发起进攻。

 

临晨时,他耳畔回荡起狼的嚎叫。这已经是他失联第六天了。他借着晨光,回头看看四周,看不到一只狼。狼的嚎叫可以传到十里路以外,在西藏这种旷野里能传的更远。当年在草原上,乌巴特曾经教过他辨别狼的嚎叫。低沉的声音,是在防御和进攻时发出,威慑对手。高音是召唤和集合同伴,让狼群寻找到发生的位置,此时,他听到的是一种高音,拉得很长。他知道四面八方的狼正向他聚集而来……

中午,他爬到一个山顶上,看到了山坡下的那三只狼。三只狼排成一队,正慢吞吞地向他这边走来。三只狼走到与他只有一百米的距离,就蹲了下来。安静地看着他。

他知道狼比他更了解他的生理状况。他不知道自已何时死掉,而狼知道。狼的逼近让他明白可能熬不过今天了。他努力回忆,今天应该是9月20号。这个日子就是他的忌日,眼角流出了泪水,泪珠沾在他的胡须上。

他不想再走了。这六天,他走了少说有两百公里,怎么就不能走出这片荒原呢?他一直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那是东方,可现在他怀疑太阳骗了他。他甚至怀疑他已经死了。

他掏出怀里的手机。这手机几天前就停电了。他换来几块小石头,垒起来,把手机摆在石头上。如果狼把他咬得剩下碎骨,希望有人能找到这个手机。他又摸摸衣裳兜里的矿泉水瓶,裤子口袋里还有一些钱币。他拿纸币擦鼻子和嘴里涌出的血,塞进矿泉水瓶。这些将来都是人们找到他的证据。人们会从纸币上的血提取他的DNA,知道是他的遗物。他在这个无名的小山头处理完自已的后事。

他不想再走了。他想在这个山头上,等待狼群的到来……

他偶然间看到山角下闪动着五彩光芒。他以为是幻觉。他知道人在临死的时候会产生狂想。他挣扎着向光芒走去,走近才看见是一个玛尼堆。这个玛尼堆很矮小,堆上垒着玛尼石。石头上写着六字真言“硽嘛呢叭咪哞”,有的画着慧眼等吉祥图案。玛尼堆上方拉起五彩经幡,把玛尼堆包裹起来。蓝白红绿黄的风马旗在风中摇动……

风马旗啊,风啊,我若死在这儿,请把我的魂魄带回我家乡……

他向四面周看,中午猛烈的太阳光下,大地白晃晃的,什么也看不见。到黄昏时,他才看到山下有一条白色的带子,像洁白哈达铺在褐色的地毯上。他用力揉眼睛,看了又看,确定那是一条道路。

他在玛尼堆旁边找到了一根棍子,拄着棍子下山,一步一步走到道路上。这是一条土路,不是那条去吉隆的路,是一条陌生的路。道路上有车辙印子,说明这条路上有人经过。

他就站在路中央,回头看见他三头狼跟着他来到路旁边,在他身后站成一排。狼距离他只有10米。他第一次这么近地看野狼。这三头狼就像三只流浪狗,体形瘦削,斜眼睛,上颚骨尖长,嘴巴宽大弯曲,耳朵直直地竖立着,尾巴下垂夹在两条后腿中间,灰黄色的毛皮,混着黑色的斑块。

他紧盯着狼的眼睛,像格斗场上的勇士紧盯着对手眼睛。他不能表现出一丝怯弱,怯弱立刻会引起对手疯狂的杀戳。那个站在最前头的公狼,眼睛是棕黄色的,像水晶。他盯着它的眼睛。那头公狼不安地把头转向一旁,仰起脖子对着远处的山发出长啸……

他拄着棍子站在路中央,身体挺得笔直。他必须站着。你只有站着,敌人才不敢进攻。他就像那天的河谷里看到的那藏人,像一根石柱立着。

 

两天后,老左醒来时,已经躺在吉隆县人民医院。据医生讲,有一个叫仁曾旺加的牧民在家附近的道路上碰到他。仁曾旺加开车走了50公里把他送到医院。仁曾旺加告诉医生,这人像根柱子立在路中央。有一群狼坐在路旁边,距离这人也就10米的地方。这人胸口全是血。死人是不会站着的。仁曾旺加就把他搬上车。车子开动时,路两旁的狼发出一阵阵的嚎叫……

老左在医院,什么证件也没有,诊断出肺出血,又是输氧,又是输血,他一直昏迷着。医院对这个大胡子拍了照片,上报。很快消息传到了吉隆镇。胖子看着手机微信传来的老左像片嚎淘大哭:“就是他,就是他,老左。”

这时老左失联已经第八天了。大家都以为他死了。

牧民仁曾旺加找到他的地方在吉隆县西北50公里的甲查,这地方距离吉隆镇200公里。他说他一直向东走,可怎么会跑到西北方向的,那就谁也说不清了。

 

(小说根据宋庄艺术家左锋义的亲身经历改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