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沈嘉柯:谁说张无忌用情不专

(2019-04-11 02:17:02)
 

文:沈嘉柯


我写过两次张无忌,《为张无忌平反》《张无忌不渣》,写他的慈悲和可爱。但是,千言万语也抵挡不住最大的一项罪名“滥情”。这项目罪名,基本上来自女读者。你说张无忌这好那好,对兄弟好,对世人好,但对于女子来说,那有个屁用,他不够专一,就是罪无可赦。

 

我就……耸肩摊手。看来,还得写第三次。事不过三,最后一次。

 

在张无忌的生命中,这四个女子,赵敏、小昭、殷离、周芷若,都是美女。各有各的好。周芷若清丽细腻,楚楚可怜。赵敏灵气四溢,挥洒自如,有女孩的美丽,又有枭雄的豪迈。小昭体贴温柔,死心塌地。殷离一片痴情,上穷碧落下黄泉,都不改其心。要是四个都拥有,多好。反正,在金庸小说的背景里,妻妾成群很正常。

 

然而,金庸在新修版《倚天屠龙记》里如此写:




 

周芷若见他沉吟不答,说道:“我问你的乃是虚幻之事。小昭当了波斯明教的处女教主,我又……又杀害了殷姑娘。四个女子之中,只剩下了赵姑娘。我只是问你,倘若我们四人都好端端地在你身边,谁都没做过坏事,你便如何?”

 

张无忌道:“芷若,这件事我在心中已想了很久。我似乎一直难决,但到今天,我才知道真正爱的是谁。”周芷若问道:“是谁?是……是赵姑娘么?”

 

张无忌道:“不错。我今日寻她不见,恨不得自己死了才好。小昭离我而去,我自十分伤心。我表妹逝世,我非常难过。你……你后来这样,我既痛心,又深感惋惜,如果不能再见你,我是万分的不舍得。然而,芷若,我不能瞒你,要是我这一生再不能见到赵姑娘,我是宁可死了的好。这样的心意,我以前对旁人从未有过。

 

他初时对殷离、周芷若、小昭、赵敏四女似乎不分轩轾,但今日赵敏这一走,他才突然发觉,原来赵敏在他心中所占位置,毕竟与其余三女不同。

 

周芷若听他这般说,轻声道:“那日在大都,我见你到那小酒店去和她相会,便知你内心真正情爱之所系。只是我还痴心妄想,若是与你……与你成亲之后,便……便可以拉得你回心转意,实在……实在……那是万万不能的。”

 

张无忌歉然道:“芷若,我对你一向敬重爱慕、心存感激,对殷家表妹是可怜她的遭遇、同情她的痴情,对小昭是意存怜惜、情不自禁地爱护,但对赵姑娘却是……却是铭心刻骨地相爱。”




 

至此答案已出。

 

年少时,这好,那好,因为匮乏,因为贪心,什么都想要。但是,人有七情六欲,都想满足,总难兼顾。就算齐眉举案,也难免意难平。

 

何况张无忌,曾经拥有恩爱的父母,还多加一个义父,转眼之间,父母双亡,疾病缠身,年纪轻轻,孤苦无依。既然匮乏,自然渴求。张无忌对爱的渴求,令他把怜惜、爱护、感激、同情和敬重搅和在一起,自己也迷糊了。

 

一个人直到什么时候才会确认自己的心? 《红楼梦》里,把这叫做“识分定”。

 

贾宝玉一开始,也被说成“多情公子”。他的确是多情,怡红院里的丫头,袭人麝月晴雯叫得出帽子的,叫不出名字的,好多个女孩子。有的俏丽,有的温柔,有的灵巧。还有大观园的姐妹,薛宝钗妩媚风流,林黛玉玲珑婉转,史湘云娇憨可喜,妙玉又美又有气质,等等等等。此外,还有暧昧不清的秦钟,念念不舍的柳湘莲。


偏偏,那些人对贾宝玉也好,令他觉得自己是个活宝贝,万千宠爱,误以为那些女孩子,都喜欢他。

 

在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芸轩,识分定情悟梨香院”,书里就专门说了这件事。

 

贾府有钱,专门养了一个戏班子。有个小戏子龄官,生得婀娜婉转,颇有几分林黛玉的风姿。无意间,贾宝玉发现这个女孩在林子里的地上画着什么。看仔细以后发现,画的是个蔷薇的蔷字。贾宝玉不解其意。

 

过段时间,宝玉游玩的腻烦了,想起《牡丹亭》的曲子,多情公子心一动,就去找自己家的戏班,尤其是找那个最是唱的好的龄官。他跟别的女孩都是暧暧昧昧习惯了,也跟龄官凑近亲近,没想到,被龄官正正经经推辞躲避开。贾宝玉大吃一惊。别的女孩就告诉他,要想听戏,叫蔷二哥来。


但是贾蔷一来,就跟龄官小情侣吵嘴斗气起来。龄官生病,吐血了,贾蔷禀告太太,找医生给她看病。为了逗这个女孩开心,安慰她,贾蔷就买来雀儿,笼子里还扎着个小戏台子。那雀儿也会串戏,衔鬼脸旗帜。龄官就恼火了,指责贾家把好好的人弄来,买了女孩来学戏唱戏,做这个下九流行当,现在连鸟雀也弄来做这个,是来讽刺我吗?


贾蔷就惊慌失措,又是赌咒发誓,又是放了雀儿。听说龄官把药吐了,又要再叫大夫。龄官却拦住他,这会子大毒日头地下,请了大夫来,我也不瞧。


见了这般景况,宝玉不觉痴了,这才领会了划“蔷”深意。


贾宝玉自己站不住,也抽身走了。贾蔷一心都在龄官身上,也不顾送,倒是别的女孩子送了出来。

 

自此,贾宝玉深悟人生情缘,各有分定。

 

到这一章节,贾宝玉至少经历了一见钟情,惊为天人,多巴胺爆发,赌气斗嘴,告白交心三个阶段了。


比如第三十二回“诉肺腑心迷活宝玉”,宝玉说“好妹妹,你别哄我。果然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负了。你该因总是不放心的缘故,才养了一身的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

 

林妹妹“如轰雷掣电,细细思之,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林黛玉飞快闪人之后,贾宝玉错把袭人当黛玉说出:“好妹妹,我的这心事,从来也不敢说,今儿我大胆说出来,死也甘心!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掩着。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

 

这是重之又重的一笔,彼此情意已经通晓,差的,就是一份担当了。这担当埋在宝玉的心里,是模糊的意识,还没有成为对爱人的信念。

 

一直到贾宝玉在梨香院现场目击龄官贾蔷的纠结缠绵,这才尘埃落定。这还是因为贾宝玉天分高,身边女孩多,聪明早慧,所以触类旁通,由此及彼,瞬间顿悟。


从此,宝玉黛玉,步入了心意默契的圆融阶段。黛玉虽然心知肚明自己身体太差,恐怕有缘无分,但她的哀伤中,无比笃定,这份感情,这份爱,刻骨铭心。宝玉知道,为他流最多眼泪的,只有一个林黛玉,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

 

辨识自己的心,需要领悟,需要契机,也需要天分,还需要遭遇种种。张无忌和那四个女子,历经生死悲苦,别离忧患,才得以知道自己最刻骨铭心爱的是赵敏。

 

万万人之中,年年月月都有人动心。当你懂得取舍,选你生命中最重要的,而不再什么都想要,就认出了自己的所爱。

 

爱情这东西,人人都能谈,人人都能说。对于不在乎的人来说,没有什么价值,弃之若敝履。对于在乎的人而言,却又贯穿灵魂。


很多女孩儿嘴里说着讨厌优柔寡断的张无忌,其实投射出的,恰恰是她们的恐惧。为什么恐惧?当然是因为,自己找到的男子,往往是滥情花心的人,或者,自己就是容易被滥情的人吸引,被甜言蜜语油嘴滑舌的男人吸引。克服不了自己的向往,所以才对此深恶痛绝。


殊不知,没有经过辨析的爱情,未必是爱情。


张无忌搞明白自己的心,也就二十多岁。更多人,大几十岁了,也搞不明白自己的心,只有情欲淫乐,没有爱情。

 

“识分定情悟”做的恰恰是减法。恰恰是爱情的有限性,张无忌得以反向推导出他自己最爱的是谁。如果没有了赵敏,他不能活了。他发现失去其他三位,都不如失去赵敏那般世界无光。

 

你这一生,找遍整个森林,哪一棵树才是你的至爱?也许哪一颗都不是。一颗树上,还有万千树叶,风吹婆娑,沙沙作响,唯有找到独一无二的那一片,合于掌心,存于岁月。唯有在你完全袒露自己的悲伤,体会到生命中不能承受的失去,你就认出了自己的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