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沈嘉柯:谁是金庸小说第一情圣

(2018-06-08 19:50:52)

沈嘉柯:谁是金庸小说第一情圣



作者:沈嘉柯


【1】


令狐冲活在现实生活中,一定会被开除男籍。


跟这个人稍微深入了解,什么?他居然不迷恋权力?


什么鬼?


再进一步打交道,他怎么连金钱都不爱?


还是不是男人?


这世界上哪有不爱权力和金钱的男人?


好吧,金钱权力都不喜欢,那总得喜欢玩女人吧!


很遗憾,令狐冲也不喜欢玩女人。


他谈情说爱,特别享受爱的感觉。


他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不像个男人。


男性法则是“大丈夫何患无妻”“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婆婆妈妈,不顾大局,只为了儿女私情”。


别的男人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在嚷嚷:我要我要我要,更多的权,更多的钱,更多的女人。全情投入,至死不休。


只有他令狐冲顶着个浪子的空头头衔,到最终和任盈盈成婚之前,还是个处男。


他在不爱的女人面前都很轻佻,小尼姑仪琳可以调戏,发现绿竹林的婆婆是个美貌妹子,也可以调戏。唯独在他爱的小师妹面前,柔肠百转,脆弱含泪。


他从不隐瞒他对小师妹的爱,这一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对着小师妹,像猫完全袒露肚皮。


师父召唤他重返华山派,他立刻欣喜若狂神魂颠倒,马上就要跪下。对师娘无限眷念。





 

【2】




令狐冲跟杨过不一样。


杨过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更爱谁,不到最要紧的关头,没办法真相大白水落石出。


令狐冲是只爱小师妹。


令狐冲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喝酒,很豪迈,很气概,像个成年汉子一样,他也喜欢锄强扶弱,行侠仗义,跟采花大盗田伯光畅谈风流史,在妓院里被发现跟魔教人士勾搭往来,被江湖谣言诋毁得臭名昭著。


但是他的演技太拙劣,始终掩盖不了一个事实,他只是个内心柔软的小男孩。


不潇洒的人,最爱装潇洒。


令狐冲心中,住着一个贾宝玉,不在乎富贵权力,不搭理仕途经济,爱情至上。


金庸把这个男人写得这么深情,无比凄凉。想读懂令狐冲,就必须看看《红楼梦》。


贾宝玉去掉脂粉气,去掉滥交,去掉豪门背景,就是令狐冲。他们共同追求一件东西,自由的恋爱。


然而,只可惜历来看三国水浒的男人多,读《红楼梦》的男人少。


《红楼梦》其实是一本满纸都是爱情的政治小说,就像《笑傲江湖》是一部全篇都在影射政治的爱情小说。


令狐冲这么个无父无母的一个孤儿,最缺乏的就是爱。这就是他的出厂设置,他的人生“原罪”,他的情感基石。


岳不群宁中则这对夫妇是养父母,负责提供父母爱。小师妹岳灵珊负责提供情窦初开的初恋,青梅竹马,少男少女的你侬我侬。华山派的师弟们负责提供兄弟情,其中最要好的是陆大有。


命运面带微笑,把这些他最缺的,他本来没有的,全部给了他。


然后,又一样一样收回去,一个不漏。


令狐冲最挂念,最在乎的人,统统都死了。



 


 

【3】




除了情感是令狐冲主动渴求的,其它事情,都是被动的,也不是他想要的。


帮曲长老是因为良知。


护送仪琳是出于道义。


救任我行是被向问天利用了。


当尼姑们的头儿是完成托付,勉为其难,也做了。


方正冲虚约他力抗魔教,大家都在捍卫正义事业,他也无非是一死献身。


令狐冲这样的男人,只觉得权力金钱如此无趣,什么“千秋万载,一统江湖”都是狗屁。


唯有爱是不朽的。


性的本质是繁衍,权力的本质是自我的无限扩张,万物皆备于我。


金钱的本质是交换,是为权力服务的工具。而爱情的本质,是内心的圆满。


心里面有黑洞的人,需要被填满。心里面满溢爱的人,需要去填满别人的黑洞。心里面都有黑洞的,那就彼此填满对方。两个人心里都满溢爱的,永远走不到一起。


爱情是专属于人类的高级游戏,爱情的魅力在于真爱必然是你自己的感觉,无从勉强;爱情的悲剧在于,人来人往,总有竞争对手。


令狐冲内心有情感的黑洞,小师妹父母双全天真娇女,有满溢的爱,本来是很匹配的一对。但小师妹却去填补林平之了。


岳灵珊先后遇到两个男人,这俩人的黑洞相比较起来,林平之的内心黑洞更庞大的——林平之原本富家子弟,相貌俊美,春风得意,一夜之间惨遭灭门,忍辱偷生,仇深似海恨难消,为了复仇,下定决心自宫练辟邪剑法。这比生来孤儿的令狐冲,悲惨一万倍。不仅不是男人了,还是残疾人了。心理扭曲病态可怜的男人,尤其激发女子爱惜拯救他的母性,有致命吸引力。

 

令狐冲遇上圣姑任盈盈,是因为心中烦闷,小师妹移情别恋,跟林平之走近,跟他疏远了。他不在乎重伤垂死,只在乎一吐相思苦闷。令狐冲陷入失恋的悲伤,不能自拔。


隔着帘幕,任盈盈客串了一把心理咨询师,令狐冲当了一把咨客,倾诉自己的刻骨铭心。任盈盈内心有黑洞,母亲早逝,父亲被东方不败设计关在西湖底下。她享有象征性的权力,却无心使用权力。


这场咨询费用极其昂贵,不要钱,要令狐冲的心。


心已经给了小师妹,怎么办?

 

 


 


 

【4】





任盈盈就是在绿竹林意外客串心理咨询师的时候,爱上了令狐冲。


日月神教的任大小姐为救他舍身,他已经被逐出师门,地地道道一条丧家犬。


这孑然一身,无依无靠,心属于岳灵珊,拿什么回报任盈盈?也只有将此一身,还她的大恩大德一片情义了。


他可以在任何时候想起小师妹,就像贾宝玉在任何时候都能想起林妹妹。

 

突然之间,四下里万籁无声。少林寺寺内寺外聚集豪士数千之众,少室山自山腰以至山脚,正教中人至少也有二三千人,竟不约而同的谁都没有出声,便有人想说话的,也为这寂静的气氛所慑,话到嘴边都缩了回去。


似乎只听到雪花落在树叶和丛草之上,发出轻柔异常的声音。令狐冲心中忽想:“小师妹这时候不知在干甚么?”

 

整本小说都在讲述阴谋诡计,争权夺势,可是到这儿忽然让人走神了。


他有贾宝玉的心,却没有贾宝玉的命。小师妹不是林妹妹,只爱贾宝玉,小师妹岳灵珊转头就爱上林平之。哪怕死在林平之手里,临终也要求令狐冲照顾林平之,低声哼唱起林平之教她的福建山歌。


岳灵珊最后死掉了,小说里是简简单单的一句:“令狐冲心中一沉,似乎整个世界忽然间都死了,想要放声大哭,却又哭不出来。”


最最要命的还不是这一句。


而是令狐冲清醒后吐出的真言。


任盈盈安慰令狐冲:“如果你不是从小和她一块儿长大,多半她一见你之后,便会喜欢你的。”


令狐冲沉思半晌,摇了摇头,道:“不会的。小师妹崇仰我师父,她喜欢的男子,要像她爹爹那样端庄严肃,沉默寡言。我只是她的游伴,她从来……从来不尊重我。”


原来,情为何物,他什么都明白。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你我曾携手同游,你也知道我喜欢你,可你最终还是去喜欢别人了。你还死于非命……可是没关系,我始终不会对你忘情。


令狐冲的痴情和眼泪,遭遇毁灭性打击。


小说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以为已经写到极致。


金庸又补了一把三十三米长的刀。


任盈盈选了个有山有水,鸟语花香,翠林遍布的清幽地方,安葬了岳灵珊。


令狐冲道:“好极了。小师妹独自个在这荒野之地,她就算是鬼,也很胆小的。”


情之所至,生死也无所谓了。那就“以死当生”吧,你虽然死了,我还是把你当成活着一样去爱。纵然阴阳相隔,也不能阻止令狐冲继续爱着岳灵珊。


任盈盈唯有暗自叹息。



 



【5】




所以,金庸小说里的第一情圣,只能是令狐冲。


跟杨过比?杨过先得搞清楚自己的心。


韦小宝就算了,七个老婆这笔账算不清。


张无忌的态度巨遭女人恨,四美同舟,何其纠结。二女夺夫,阴魂不散。段誉更加出局,金老爷子大笔一挥,结局都改了,王语嫣又回到妹妹的位置。


乔峰失去阿朱,死于民族调和。黄蓉郭靖恩爱夫妻,同生共死,也是求仁得仁。


细致入微,催人泪下的,是令狐冲。好比贾宝玉在林妹妹死后,娶了薛宝钗。薛宝钗很好,可是“纵然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跟任盈盈的婚后生活,我想令狐冲他会很配合。退出江湖,不问人间事的日子,总还是有一缕温馨,一番夫妻恩情。你弹琴,我吹箫。


直到两鬓斑白,直到儿女双全,直到某个夜里,万籁俱寂,他忽然从梦中醒来。


梦里,是怦然心动的少年事,华山派的天气特别晴朗,他和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又练起了冲灵剑法,近距离看着岳灵珊的眉目,心甜意洽。


师父岳不群吹胡子瞪眼,板着脸惩罚他,要他上思过崖面壁思过。而他却转过脸吐舌头,师娘走过来笑语亲切,摩挲着他的头。其他的师弟们在一旁窃窃偷笑,陆猴儿早就准备了一坛美酒。


醒来,万事皆空。问谁人能笑傲江湖?


该报答的,报答了。要偿还的,偿还了。《红楼梦》里,贾宝玉飘然一身,剃了头发,脸上似悲似喜,拜别了他的父亲,雪地里穿着红袈裟消失了。


而此刻,春满花枝,天心月圆。


令狐冲心头无喜亦无悲。


只因他在说出“好极了”那句之后,就已经死去。

  

 

【end】


 




作者 · 沈嘉柯  著名作家、评论家,已出版50多本小说、文集。蝉联影响力作家文学贡献奖( 个人微信号:wxshenjiake )公众号|ishenjiake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