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沈嘉柯:古人写诗的乐趣

(2018-01-08 00:01:33)
分类: 谈文化的

沈嘉柯作品《最美古诗词》赏析沈嘉柯作品《最美古诗词》赏析


《红楼梦》里薛宝钗谈过怎么写诗才是好诗: “做诗不论何题,只要善翻古人之意。若要随人脚踪走去,纵使字句精工,已落第二义,究竟算不得好诗。”

李白写:“解道澄江静如练,令人长忆谢玄晖。”

黄庭坚就说:“凭谁说与谢玄晖,休道澄江静如练。”

王维写了“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王安石就说:“茅檐相对从终日,一鸟不鸣山更幽。”

神秀的诗偈是:“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

六祖慧能就更高一筹,“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秋天草木凋零,萧瑟时节,令人愁闷。但刘禹锡的《秋词》就要反其道而行之:“自古逢秋悲寂寥, 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王之涣写了“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李白就来了一句“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我们这些读诗的人,搞懂了写诗人的心理,会忍俊不禁。他们的诗情,有一较高下的攀比心,有别出心裁的好胜心。

文人诗人写东西,最不愿意鹦鹉学舌重复别人的东西。

就像李白看见了黄鹤楼上的崔颢的诗,心中不爽快,因为“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如果写不出更加新鲜好玩的角度,更加新颖的话题,那就只能憋着服输。

从古到今那些绝妙诗句,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一代人这样写,另外一代人那样写,才有那么多精彩绝伦的篇章。

李白的《侠客行》写了“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潇潇洒洒,这种侠客的风度举世无双,令人神往。

元稹也写来写同题作文,也叫《侠客行》,偏偏要跟李白反着来说:“侠客不怕死,怕在事不成。事成不肯藏姓名”。

就是啊,做出了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当然要高调彰显,否则,岂不是太寂寞?

清代的袁枚在《随园诗话》里说“诗贵翻案。”

跟《红楼梦》里的话对照来看,其实千百年文人们已经普遍达成共识。

创作的乐趣,就在于此。


沈嘉柯:著名文学家,已出版近六十部著作,涵盖小说、散文随笔和诗词赏析等,获得两届文学贡献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