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有毛Umeow
有毛Umeow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61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该说再见了

(2012-06-24 08:08:48)
标签:

杂谈

    该说再见了朋友们  ——  一个多月前,McHotdog在演唱会上的一句歌词。
    一个多月后便是各种各样的say goodbye占满了离开前的日程。今早被晃眼的晨光弄醒以后,又一次感慨在台中的日子只剩下最后一个完整的白天了。
    惧于四个月以后注定的离别,作为过客,实在不必有太多的交游。因此十分佩服一个叫“冠霖”的同学,生生地要与这个特殊群体结下渊源,也不管最终的结局仍是海峡两岸。对于这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热情,你是无法抵挡的。于是便有了all-pa 糖、毕业小熊、端午粽和香囊,以及无以为报的愧疚感。台湾的人情味厚得确实令我等汗颜。
    于是你终究还是逃不掉这临别的氛围,尽管从一开始就准备着疏离和抗拒。没有去认识更多的陆生,同来的青青、隔壁的小颖,还有亮爷这几人而已。青青与我同归,小颖一年后北还帝都,抑或冰雪之城,亮爷则要西行川蜀,毕业在即,也不知要身往何方。然后我们笑着说四散了才好,将来去哪儿都有人照应着不是么?然而笑言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我们始终在逃避触及那个切肤的话题。 
    
     至于台中这个城市,当然是此行最爱的。来时曾以为自己是被发配的,如今却觉得该是多少次行善积德才修来的宝地。城市不大,自从第一次卷着一份地图,从兴大走去精诚诚品之后,双脚便十七八次地由南而北穿越了整个城区,面对台湾人心目中的“很远”,我们最终都习惯了微笑,以至于现在最能调侃的一句话便是:“哦,真超远的!”最远便是西北端的逢甲,我想,这一次应该连大陆同学都以为我疯了吧。然而他们不知道一路听着音乐,览遍旧城与新区的地表景观,还无须担心晚上有被飞车党夺包的危险,是桩多么快意的事情。北部地广,汇集了各大商业中心,南部路狭,却满满都是错落的历史繁华。首次见到位于中区南部的日据时期建的台中车站,便说一定要给它拍一张,然而时至今日也斗未来得及留念,原因是,几乎一周要路过三四次的地方,总觉得下回还有的是机会。
    几日前第二次地震,我依然在睡梦中无震感。还是几日前,台北高雄皆被水淹,而这边不过湿我一双鞋而已。台中实在已经表现得相当令人满意了,没有呛马大游行,没有彩虹大游行,安静地最多只是迎接一下妈祖而已。一个城市若能兼收繁荣与安静,便已是足够的了。
    
    草草地写一点。
    约了Elisa午餐,这个意大利女生,她研究老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