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有毛Umeow
有毛Umeow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61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不环岛枉少年(结)

(2012-05-12 16:33:25)
标签:

游记

分类: 886

-2012.04.20

不知是为着怎样的因缘际会,竟能将久远之前随意听来的一句“单车环岛”变成如今的事实,说是被磊神那篇环岛的百合十大最终启发了疯狂的心智,亦不为过的。飞越海峡,还未坐热了研究室的椅子,便开始在交换生群中振臂,寻找将来可能的同道,为时约有半月余。

然而寻寻觅觅,在中兴范围内的前后几种组队计划均告流产,景况惨淡,正值山穷水尽,而南大群中却始现柳暗花明的希望。犹记得34日晚忽接一学长的留言,世界顿时清明。不知是有怎样的预感,登时便拍案道,有此公,必成事!当晚便以神速定下出发时间与期限,这才惊觉经过恁久的浑浑噩噩,环岛大梦终于在半晌贪欢的草堂春睡后豁然开朗,果然是“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了。初定4.21为誓师之日,微妙的巧合下,便只一笑泯之,看来它是死缠烂打着非要做我的纪念日,由它去吧!我却也恰好以环岛的壮举为这周年的结束作一种仪式般的交代。

一个半月间,WJ的退出和对于膝盖旧伤的耿耿,也实在有过取消计划的念想。大约就是所谓夜长梦多了,好像多年前那场无端流产的徽杭古道徒步行。多半的旅行其实都不过秉持了最初那份想走便走的冲动而已,而热情也总是容易在逝者如斯和畏首畏尾中消耗殆尽。好在环岛的口号已喊得响亮,这便是一种将自己置于弦上的策略,空喊这等事情绝不该是我的风格,对不对?最后留给自己的也就只有四个字:不得不发!

 

2012.04.21

几个数字,一个日期,在一年间已经形成了无比强大的条件反射。然而如今,却要翻手反排命格,覆手复立乾坤。虽然真正从台中出发的日期被我临时推迟了一日,却看到学智意境甚妙的纸片记录。

人不环岛枉少年(结)

或许征程真的是这一日便开始了吧。从他们在西子湾临行,到一整个晚上联系纠结的车协,以至于整车的时间跨越了午夜,连结了次日。我大约已经无力去区分日期的差别,和当年一样。都无所谓了,以至于到后来我一直分不清我们究竟是走了十四天,十五天,还是十六天。

 

2012.4.22

台中——大甲  44.4km     入住  大甲大饭店  1000NT\

一觉便睡到了艳阳高照,已经预感到了第一天的行程该有多么不靠谱。

钢铁侠的再次爆胎令其主不胜无奈,整个中午都沉浸在寻找修车老板与修车的死虐中。好在此后一路都没有再为车子的问题恼着,便将它看做临行前的好事多磨了。

下午三点,集结于兴大正门。是真的要出发了,我倒是愿意相信此番征程中最困难的部分已经完成,此后一路风尘,无论晴雨,都与退却二字无关。环岛是新近的信仰,我只看到驱车向前的标识。

走过了大雅路,大约就算出了台中市区。虽是个不大的城市,但在老城区的街道间绕来绕去等红灯,却也着实花了好些功夫。这一路大约只能算作热身了,途中有个别小坡,许是身体还没有适应骑行的强度,连这点坡度都用推的。于是一路都在盘旋着亮爷临行前的个别指导:要是西部海岸那点坡度都骑不了,就别环岛了。不得不承认我果断中枪,从一开始就中了。

学智和马鞍袋的故事告诉我们,环岛不仅要挑个好车,还要整个好些的马鞍袋。否则一路上你都得和时不时就绞进车轮子里的马鞍袋大打出手,最后两败俱伤。环岛开篇时最不爽的大概就数这事了,当然神奇的甲鱼姐姐总是留着一些神奇的东西,比如说关键时候的小绳子,用来固定纠结的马鞍袋简直就是救急的良方。

虽然在台中两个多月,自诩玩遍了台中,然而到了清水附近的紫云岩还是觉得有未见的美景。若不是骑车经过,又怎会留意到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却很有特色,与合欢山上的植被景色略有些相像的小山坡呢?

近六点,见前路标示距离今天的目的地,大甲,还有2公里,顿觉一阵轻松。也便放松了心态,好好留意道路左方远处愈来愈低的夕阳和夕阳下别有风味的妈祖宫,妈祖信仰在台湾只能以一个“疯“字来形容了,若遇上妈祖的节日,传统服饰装扮起来的信众与仪式所用的礼器便会占据大街小巷,挤占得路面无法通车,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提。

这边便已经到了大甲。传统的夜市都已经华灯初上,喧闹起来了。择了一间牛排店坐下,便开始如狼似虎的饥不择食。虽说只行了30公里,而对于刚刚开始接受环岛高强度的体能锻炼的我来说,也足以疲累不堪。洗澡也成了一种享受,餐后在住地舒舒服服洗完澡,便又生龙活虎起来,换一身干净的衣服,闲逛在大甲这小镇的街头巷尾,走过著名的镇澜宫,溜达到了尚未闭幕的夜市搜寻小吃。想说,能把环岛环成这样明显享乐主义倾向的,也只有我们了吧!

人不环岛枉少年(结)

2012.04.23

大甲——竹北    85公里

住宿  乔莲Hotel  1590\  含早餐

惯常的习惯,7点多便醒了。昨天舒展了下筋骨,今天便要开始真正的骑行了。

磨磨蹭蹭一直到9:40才出发,阳光很好,但也很晒。

西部的城镇相当集中,这不到80公里的距离,便已经过了日南、苑里、通霄、新埔、白沙屯、后龙、谈文、竹南、头份、西湖、内湖、香山这些乡镇。到西湖时不忘mark一下,以显示自己作为浙江人对于这个地名的敏感度。人在他乡总是会特别留意这些与家乡有关的消息,无论一个地名还是一条新闻。而对于那句“无端更渡桑乾水,却望汴州是故乡”也深是体会。五年最美好的日子留在了南京,于是每一次回家后都会说 “回”南京,而不是“去”南京,用词上的变化显现出了对于一个城市情感的转变。如今也是一样,环岛在外,想的最多的也竟是什么时候才能“回”台中呢!

这一程有上坡的起伏段,我的理论一直是:上坡骑行的速度和推行没差,既如此何必要花费骑行的体力呢?这便形成了我上坡基本靠走的环岛风格——虽然我的车应该是最适合骑行上坡的。

上午的行程也开始体现出男生在体力方面的优势了,骑着车社借来的小破车也还能先我几百米之远。遂午餐后决定我要作笨鸟先飞状。全副武装以后,太阳再毒也伤不到我,便趁着他俩休息的间隔提前半个钟头出发了,这一出发便独自走了三个小时,不知算不算做独行的开端。一路想走便走,想留便留,反正追兵还看不到影儿,我乐得轻松自在,多去seven盖个章,多在路边照个风景,听个小曲哼个小歌,很好很舒坦。

在距离新竹还有6-7公里的地方,便被追及,同到新竹。看时辰还早,遂觉得应该去竹北,大约是新竹以北的意思。小城也并不大,不过找住宿相对花了些力气,纠结许久便入住了乔莲,该算的上是全程比较高档的住宿了。

晚餐后,窝在房间里,爽爽地吹着冷气,敷个面膜,看着《甄嬛传》,小日子过得甚是舒服,虽然赶路累了些。

 

2012.04.24  

竹北——台北西门町     70公里

住宿  国军英雄馆   600\ 含早餐

早上在乔莲Hotel吃的自助式早餐甚好,大约是除了国军英雄馆之外最为丰盛的早餐了。这日紧着不磨蹭,九点十五便从竹北出发,然后发现几乎整个上午都被无尽的上坡虐得很惨,直至距桃园还有10km的地方,才略觉下坡的喜悦。

不知为何,上午竟然走在了二位男生的前面很远,便择了桃园医院对面的树影休息,并等待二位追赶的身影,无限悠闲。

13:30到达桃园市区,随意找了家饭馆,却不料店中有山东二代,目测年轻时一定是美女~歇了约一个钟头,天现雨色,顿觉不妙,便开始赶路。上午一路的上坡终于在经过龟山后的万寿路一段教人尽情爽了一把,没有按好刹车的结果便是车子几乎要玩漂移了。

四点多便进入了新北市,阴了两个多小时的天也终于细雨濛濛了。台北总是这样,下雨是常态,不下雨是变态,对不?商量后决定放弃淡水,不走士林,夜宿台北,正合我意。入住国军英雄馆,终于了解到原来住宿还有这个好地方,虽然贵了点。

人不环岛枉少年(结)

略走过西门町,便在西门町用的晚餐。西门红楼令人想起尚未寄走的明信片,便在第二天早上寻了空档寄走了一拨,有说昨天才收到,约费时两周。

晚饭后当机立断去了著名的台北101,花四百登了89楼,却发现夜景也不过如此,只是一些建筑与灯光的合体而已。向来不爱看城市景观,登临101便如去阿里山,怕也只是在验证一个看与不看都是失望的悖论而已。

 

2012.04.25

台北——基隆  95km

住宿  富国旅社   700/

便是从这一程起,开始尝到了环岛该有的滋味。

上午在总统府前留了影,便准备出发。然而要出台北竟是花了无数精力。在错走了一段纠结的上坡差点走了阳明山,又问了路人甲乙丙丁之后才终于找到了淡水和基隆的方向。如是纠结了两个小时,到淡水时已是中午,阴沉的天又飘起时有时无的碎雨。

淡水渔人码头一直是想看的风景,故不论要岔过去多远的路,顶着多大的逆风都不愿意让已经愈来愈近的码头擦肩而过。渔人码头很漂亮,明信片上的景色是夕阳晚霞和路灯的交相辉映,然而赶路的人大约无缘欣赏这灯火通明的傍晚了,停留了近一个小时已是桩十分奢侈的事情,时刻都记得,其实我们一直在赶路。

人不环岛枉少年(结)

一路的雨水浇湿了鞋袜和裤腿,更有没有挡雨板的车轮溅起路面泥水满身满脸,怎只是一个惨字,然而我却不知今天的雨不过是明天的前奏和预演。

未过石门,便发现了指示同往富贵角灯塔的标识,而我已是失去了看灯塔的激情。这便又一段独行的旅程,而且独行得很“过瘾”,那些所谓的风雨兼程,荒野夜下,隧道惊魂,也都在这一段不期而遇了。环岛不就是为了与这些平生并不能接触的惨状有一回亲密的拥抱么?

傍晚,雨幕。看着距离基隆还有20km的指示发憷。然而之后荒无人烟的山路让人别无选择只能一路向前。天完全暗下来走之后能见的就只有黑魆魆的山和昏黄的路灯。匆忙打亮了车的前后灯,疯狂地骑行在雨势愈来愈大的坡路上,一心只有一个念想,便是赶快到基隆找个能住的地儿把自己弄干吧!雨衣不知从何时开始透水的,反正身后的马鞍袋已经注水无数了我知道,幸好在亮爷的经验之谈下,用塑胶袋裹了所有的物品,然而在这豪雨中,穿着雨衣的人都已经透湿,又何况是后座的物品呢~

前路一直看不到城镇的希望,现在所能做的就只是拼尽了全力的一路狂奔,有一种情绪叫绝望,也许正因如此才激发了无数潜能,便是连纠结的上坡段也在潜力的驱动下以2+7段的速度踩水骑行。

晚上七点半。前方急转弯下坡。终于看到了人烟的存在。

灯火通明的城市景观终于在之字形的转弯之后显现了出来,雨还在下,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终于把一段无望的夜路甩在身后。饥肠辘辘开始占据思想,身体开始恢复了秩序,至少,不是因为潜力而在运作。

拐过了一座别样的桥架,发现了旅店的踪影。而误打误撞找到的住处却正挨着繁华的基隆港和庙口夜市,也算是这一路艰辛的回馈吧。用热水驱散爬满身躯的寒意,换下泥浆作画,雨水晕染的衣服,更有seven的一顿便当和热饮,顿时又对外面已经停了雨的世界充满的美好的期待。接下来的任务便是等着那两位为了看灯塔而落后我20公里的孩子,同抵基隆。期间在基隆港兜兜转转了很久,享受这与前一个小时恍如隔世的繁华。

待他们终于出现,便齐去庙口夜市,基隆这个城市的夜晚,就这样体验了。人不环岛枉少年(结)

 


2012.04.26

基隆——头城   75km

入住无登记民宿  500NT\

这是就气候而言最糟糕的一天。

还有生理期的第二日。

整整下了一天的雨。坏了一边的雨衣完全失效,雨水纷纷从上从右灌进来,最后竟发现连号称防水的相机包都进了水。鞋袜再次湿透,其实并不是被雨水打湿,而是行车过程中飞溅上来的泥水,素爱干净,却在此时束手无策,只能任由泥浆扑面。

中午途经鼻头角,风景还算不错,海边风浪袭岸,破碎的浪花直溅起一人多高,洒落在人行道中。又冷又饿,便在景区的小卖部前停驻,喝一碗姜茶,吃些小吃,补充被冷雨带走的额外能量

午餐后,实在嫌弃徐公公的磨叽,便独自冲在了最前面,渐渐地又与二人分开了很长的距离。也许路上还有些旁的风景,赏景的热情却已经被这纠结的雨浇灭得完全。唯一的念头便是赶快到达今日行程的终点,好好温暖一下受寒无度的身体。今天,本就不该受凉的。至于何处是终点,谁也不知道,因为总也说不准下一站该歇在何处。正所谓是走一程,看一程。

然后他们说,去头城吧!

那便是头城,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头城无住宿可寻。

东部海岸的城镇果然不比西部那般繁华,进到头城市区,却是短短的两条平行的小街,中间偶尔穿插了几条巷子。骑过头城车站,却也不见住宿的踪影,情急之下找了刚刚放学准备回家的中学女生问投宿,女生想了良久,说不见有旅店;再问了一位中年女子,女子很热情说可以介绍去国小教室过一晚,我想,我还是立即石化比较好。技穷之余,便只能给还在身后的二位电话求助。好在一路运气都还不差,晚餐店的老板竟然指出全镇唯一一个能提供正常住宿的地方——一家没有登记的民宿。其实也不可称之为民宿,仅仅是有套房出租的房东而已。房东给腾出了两个房间,总算是有了个安生的地方。

换下湿透的衣衫,热热地洗了澡,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才捧着又冷又空的胃出去觅食,这却为次日发烧以及胃疼埋下了伏笔。一直记得晚上在一家卤味点的超大碗的麻辣烫,只吃了一半便周身不爽,抽身退了出来回到住处。强忍着这一日的疲惫与不适,吹干了三分之一都湿了的相机包,所幸,相机还坚挺着。用风扇对着淋湿的东西吹了整整一夜,硬是将一切都风干了。

晚间,徐公渐生退意。虽也常怨言这比女纸更能磨的男纸,而真到了这时,却也力劝不弃。终得缓释,稍慰。不过徐公仍是决定在距离此地不远的宜兰停留一日,小做调整,这个可以有。

捂着不很舒服的身体入睡,不知明日又该是怎样纠结的一天了。环岛经过了连续的雨天,也真的心生倦意了。


 

2012.04.27

头城——花莲——瑞穗       71公里   

入住    **旅社  400NT\

晨起周身无汗,内里略感不适。

苏花公路还在前方30公里。

随着徐公自去宜兰逍遥,且有前几日雨天骑乘的烦闷和疲惫以及全身透湿的不可多忍的经历,偷懒之风渐长。于是或可自慰的理由便是:反正苏花铁定是要火车代步的,多一程少一程,不过是百步与五十步之别罢了。如此便牵车踏上了从头城至花莲的铁轨。

人不环岛枉少年(结)

中途挤上来一个东北旅行团,车厢便开始喧闹不堪,不提。

不过两个钟头,人与车就出现在了花莲车站。此中又遇神人,自道是徒步环岛者,目测不过三四十的年纪,然而其人竟已知天命。相谈约有十分钟,甚欢,临行前还留下联系方式,并告行至关山就可联系他,可为我们安排住宿,言罢旋登车而去,一时又觉不妥,复下车再核号码正确与否,这才放心离开。顿时感动万分,果然前人总结不无道理,想领略风景,则火车环岛;欲体验人情,则易之以铁马。

出站,也顾不得头顶依然黑云压城,好好整理了下一步路线,便又赴征途。

环岛前总谓海线最美,臆想也该多坦途。然而自东北角开始,岸边风景虽美,却也让人在顶风冒雨中遍尝艰辛。至于坦途,也仅仅存在于我等痴人的梦里,离开地理课堂太久,竟将板块构造理论抛诸脑后了。倒是如今行走的花东纵谷之内有许多平路。

左右皆山也,唯余两脊之间,得一纵深的谷地平原,始于花莲,终于台东,故称花东纵谷。纵谷也是极美的,且辟有专门的自行车道,令我等稍感慰藉。怎奈天又飘雨,新买的雨衣依然渗水无度,不及半个钟头,便又湿了半截。再说纵谷虽平坦,却也有纠结之处。此间,车速已调至2-5段却仍是吃力。一度以为车胎漏气或是不经意间摔坏了某个零件,而后才证明这是一段肉眼不能分辨的极缓而长的坡路。骑车遇坡最是无奈,如此极缓而长的坡尤甚,将人陷入一种骑也不是,不骑也不是的两难境地。

好吧,据说今日的终场是瑞穗,却有一个叫富源的穷乡僻壤跳出来要演绎一段插曲——走岔路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正道直行总是不会有错的,follow my  heart也总是八九不离十,只怕非要把这一句浪漫的话翻译成“从心为怂”,于是就真的怂进了乡间小道,不知所之。

瑞穗,这地名听着耳熟。经学智提醒才发现是每个seven货架上满满一排鲜乳的故乡,所谓的“瑞穗鲜乳”。但是今晚,鲜乳已经提不起我任何意义上的食欲,只有跳跃的思维开始重复各种广告,比如说:胃,你好吗?

到晚只喝了便利店的清粥,新买的水果也弃之一边,什么都吃不下了。现在已是无法想象当晚我是有多么强烈的强迫症倾向硬要撑着完成每天衣物清理三大步骤:洗净之-挂晾绳-吹干之。

忙到自认为可以休息的时候,已是天旋地转。

希望明日一觉醒来,百病自消吧~

 

2012.04.28

瑞穗——台东     公里不计   入住 富源大饭店  800NT\

晨起,周身仍是不爽。便只能差遣一回“学长”,带些苏打饼权当恢复体力的饮食。

今日恐无法再赶路,便又复生了铁路之念。瑞穗车站回应尚有莒光号可以搭载铁马,心中大喜,果然天不绝人路。

买票登车,站长蜀黍甚为关心,一面提醒我带着车需早些进站才是,一面又嘱咐站务带我去“那个车厢”,又被这台湾的人情感动了一回,只是疑惑为何言语中突出了“那个车厢”?

上了车才知道,竟是专为铁马而设。一台正常长度的车厢,内里居然只设四列三排12座,其余空间被12个脚踏车的停车位所占据。铁路与单车的完美结合,欣喜已是不可表,复观车厢之中除一对青年夫妻再无他人,身处如此清静安宁的环境,才能理解“和谐”这个被曲解和讥讽无数的词的真正含义。

人不环岛枉少年(结)

惟愿这样的旅途能再长一些。

过午一点,便是台东车站。

拨通了台东国军英雄馆的电话订房却发现客满,这才意识到已是周六。

便只能在台东市区转悠,眼前的“富源大饭店”让人想起昨天的插曲,好吧,总是和这地方很有缘对不对?800NT的价格也着实让人心疼,不料此时又降天雨,这算不算是一种留客的暗示呢!

果断要下了房间。进门往床上一趟,便躺掉了整个下午,半酣半醒,顺便看了两集《我可能不会爱你》。

傍晚渐觉身体好转,而天气也似乎要放晴了。

 

2012.04.29

台东——达仁    75km

入住  无登记民宿  400NT\

早上安然醒转,身体大约是恢复了吧,徐公和学智在身后20多公里的鹿野汇合,该好好上路了。

雨虽已停,而逆风之势不减反增。自出了台东市区便意识到强烈的逆风也是一桩很恐怖的事情。骑不动时便推行,总是得有一点前进的步伐,即使是龟速。

走过一个叫知本的地方便遇到迄今为止最长的上坡。于是,上坡和逆风便构成了今天以后两个最重要的关键词。只是在推车向前30度角的时候我还不曾料,明日还有旭海的噩梦有待我来实现。自然,若与旭海那两段被我以“惨绝人寰”、“丧尽天良”等等恶语形容的上坡相比,这一段简直就是在玩过家家。

傍晚,抵达大武。这本是我想停留之处。一直觉得在意见不合时,我的决策总是最优的,屡试不爽,然而每次总在二位的坚持下改变了初心。这一路所积累的分歧已是不少,而后也终于走向那所谓的“满洲之变”。

不知道是怀着怎样的不情愿离开几乎找好住宿了的大武,奔向地图的下一站,达仁。

并没有什么纠结的地形,纠结的只是达仁无住宿。Seven的店员和停车场场务的无能为力和前方一望无际的山路构成了自出发以后第一次愤怒,也是怒自己为何不听凭自己做主,相信自己本有的判断。

无奈之下,便只好折回一小段,进了警察局求助。

值班人员犹豫许久“要介绍那家么”而终于还是得出了结论:“隔壁是一对老人,家里房间挺多的,去问问他们同不同意吧”。

绝处总还逢生,女主耿妈妈表示可以接纳住宿,那时的欣喜便是到如今还留有残余的情绪。老人家也一如途中所有遇到的台湾人那般热心,连同我那强迫症一般的晾衣服问题都一并解决。之后便又回到了往日的清静,赏夕阳,看晚霞,等候20km以外追兵的到来。

 

2012.04.30

达仁——满洲    57km   入住 民宿小木屋  600NT\

早在环岛出发前便在亮爷处得到消息说达仁至旭海段的坡路甚是纠结,又复清晨耿妈妈为我们送行时的提醒和叮嘱,已是对前路颇怀敬畏了。走过达仁乡标志性的两间便利店,seven和全家,传说中10km长的爬坡段就在眼前。早先对于上坡的痛苦的记忆在这一段山路的比照下,皆是浮云一般的存在——话说这一天头顶的浮云也真的很漂亮。

上坡对于我来说,就意味着百分之八十的推行。短而急的坡度尚能忍受,一次次变速直到一段总能坚持到坡顶的,然而长到如此令人绝望的坡路,便实在超乎能力范围很远了。不到一百米,果断下车开始了路漫漫而修远兮的推行。无雨的天空也太过晴朗了,虽是在山间,也往往找不到遮蔽之物。浮云失职了,不知为何一直不为我等蔽日,心甚愤之。而关键是脚下看不到尽头的一路爬升,常常会希望转过前面的弯便能看见由升而降的反差,而事实一次次都将希望打落成奢望而渐渐绝望。

这段路不知为何却碰到前所未有的多的环岛同道,有同向的,而更多的则是逆向。对于我这般不敬业的推行,大约只能算是忝列其中了。同向者往往超之回首喊一声加油,逆向者则从左道挥手,一闪而过——他们是下坡!于是一路都在嫉妒那些风行的下坡者,不知何时才能轮到苦逼的自己。

同行的学智徐公已经消失在未知多远的前路了,这本该是一段安静的独行,却也实在提不起享受的心情了。沉重的足底机械地摩擦着柏油路面,背部和腰部也被感觉愈来愈沉的相机包勒得酸疼,阳光如同那俩,也毫无怜香惜玉的风度,直教人汗淋如雨,五脏如焚——大约是我这胆大包天敢于环岛的女子已根本不能列入香玉的行列了吧。

直待身体已经完全麻木于这重复的爬坡动作以后,道路上“爬坡路段”的标志也渐渐不再出现了。我似乎已经不能分辨坡路与平路的差别,大概现在,唯有见到30°角的下坡才能抚慰我心了。

 人不环岛枉少年(结)


他俩倒是已经先在旭海的铁马驿站休息下了。待我一步一瘸复一喘地靠近这救命的驿站时,已无力思维和吐槽了。现在要求的便只是一个座椅一处阴凉,手上还能有一杯水一块面包的感觉,真好。

驿站的义工一直劝说改道199线直捣车臣后南下恒春以及最南端。就环岛的意义而言,是不该接受这样的建议的,徐公此时说的很在理,既然是要完成南北的大环,中途岔出去怎么像话。而那时已是疲惫不堪的我则又动了一回切道惫懒之心,一直要等199199甲分道扬镳时,才最终决定完成南部大环,我想,这回是幸运的,否则如今我必悔憾无形。

原想过了旭海驿站大约就要平坦许多了,而从驿站出发的前几公里倒也真的是以连续下坡抚平了那段上坡的伤痛。我以为这就是回报的时候了,怎奈另有一段不曾料的爬坡在前方岿然相候。爬坡之前,且让我赞扬一下翻山越岭之后所见的海岸美景。

 人不环岛枉少年(结) 

我已经不知该用怎样的语句来形容接下来的这段行程。沿途缺少必要的补给,午餐也只啃了个小面包,其结果就是在旭海满洲段的爬坡中,能量供应匮乏了。自觉连喘息也已带了某种哭腔,浑身上下竟无一处不在抽搐。然而,前方依旧是,坡,无始无终的坡。

学智折回一段相助,又是换车以减轻负担,又是逗笑以转移脚下的注意力,自是心存不胜的感激。但此时早已无心无力,唯一的念想便是敢问下坡在何方。

——忘了多久之后才得以回到了正常的路面,爬坡爬傻了。

到达满洲,几十公里的山路后的第一个能有些补给的小城镇,已是近五点。我意已乏,不能再走。而那两位仍复信誓旦旦要直垦丁。一句“我们还没有骑够”直惹得我在极端乏力时也有抽人的冲动。莫怪今日心里暴力了,实在是有暴力的上坡在先,被死虐了两回。

天色不早了,路人指示此时已不该按照原计划走海路到垦丁,前方皆是没有路灯的道路,甚险。倒不如横穿较为安全的200线,直接到西海岸的恒春后再折向最南端,如此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南部大环了。非走这条线路的结果便是,我在又一个看似长坡的地方,中道折返3公里,自回满洲投宿,任凭这俩“没有骑够”的队友去实现他们垦丁夜市的情结吧。

晚间寻了家小木屋住下。隔窗看去,四下荒郊,灯火萧索。虽民宿老板娘一直安慰此处安全得很,但自宿于一个类似于平房的乡村独屋而不是市中心的Hotel,于心还是有些害怕的。临睡前又将铁马横在加锁的门前,方才安了心。


2012.05.01

    满洲——恒春  36km    入住 旅人客栈  600NT\

早上醒来,一切安然无恙。

看手机的时候才发现这一睡便已到了五月。

昨日疲累与愤愤已在一晚安睡和小镇晨起的清明中淡褪了。闲闲地去seven吃早餐,坐在窗边观察这个南部的小城。南部的原住民部落很多,至今已能将原住民与移民分辨得十分准确。对面就是满洲国小,身边也有些学生熙攘着在便利店做进校前的最后一分钟准备。街上的行人并不多,都是些早起的居民,在尚不焦灼的阳光底下悠悠地享受属于他们自己的宁静,偶尔撇过出没于各个便利店的匆匆的陌生面孔,他们并不关注过客,也许在他们看来,这群骑着脚踏车的人,简直就是疯子。

忽然心有戚戚,若不是因为环岛,我又怎能此刻徜徉在这样一个闻所未闻的地方,看着眼前这样的图景。有时候,我也会怀疑环岛的意义,在铁骑上赶路了太久,便常常与风景擦身而过。我会抱怨说没能在花莲看太鲁阁,没能在台东游绿岛,也没能在台北看总统府,看中正纪念堂,走台北故宫。然而那些不过是惯常的景点罢了,它们一直突显着,打出类似于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标语。然而那似乎仅仅是被扩大化的标志性建筑而已,走过标志,的确能向世人证明你来过这里,但我之为我,却不是事事都要外人来佐证的,不是么。现在就很好,我在没有标志的满洲,细看晨光和老街。我来过这里,我知道,这时候我甚至不需要相机帮我记录。

拖不得太久便要上路了。我定要完成他们最终错失的大环。

200线折向200甲,我本已做好了山路坎坷的打算,哪知一路坦途。偶有小坡也总是可以克服的。很快便是恒春镇的地界了。路上遇到请假出来独游的台北警察学院李大哥,便同行了一段,直到靠海的一个大草原。不知叫什么,无所谓了,看到风景便好,名字不过一个代号。

在风吹沙的时候,忽然闪过一句话:有时候,往往是你看了别人想看的风景,别人走了你想走的路。的确,首倡要看风吹沙的不是我,而是他俩;而昨天想走岔道去恒春的却是我。这最终的结局却是我看了他们的风景,他们走了我的路。世事总是这般乌龙,对不对。

 人不环岛枉少年(结)


然后是最南端,然后是鹅銮鼻。在最南端的一个椰子铺喝椰汁的时候与老板闲聊了会儿,问所从来,去到何方之类,临行前老板拍着胸脯叮嘱道若是到了鹅銮鼻公园,只说你是阿雄的朋友,便可不要门票了。感动之余唯有不停地念着谢谢二字。

鹅銮鼻真的很美,然而也真的惊心动魄了一回。穿越隔着草地和海岸的小树林去往珊瑚礁海滩的时候,竟遇了一米多长的眼镜蛇。好在隔着3米多远的距离,只看它炫耀着流水一般的身躯便甩了我这个七窍失了六窍的过客,往树丛里隐去了。

人不环岛枉少年(结)

出园在鹅銮鼻公园的门口遇上了学智和徐公。甚是为自己的路线沾沾自喜,没有坡路,也没有重复,南部的风光尽摄眼底,这才是一个完整的轮回。

一路停车,只为有更多的时间感受一种海到无边天作岸的壮阔。晴空丽日的南部海岸不是一般的美,海天之深蓝与沙滩之青白构成了世界上最优美的反差,此番若不是因行车而经过,必会下水与这波澜之下的细腻来一段亲密接触。但我只是个匆匆骑行的过客。

行至恒春,决定今日之行到此结束。虽然不过走了36公里。

总谓不可为了环岛而环岛,如今到了仰慕已久的南部海岸,怎能又为赶路这可憎的二字而再错失好景呢!寻了间客栈放下重装,便收拾了相机,拖鞋,搭了公车折返10公里前的南湾,戏水去也。在南湾沙滩,为环岛满十日,写下“人不环岛枉少年”。

想走便走,想留便留,这就是一个人的自由。

 

2012.05.02 

恒春——高雄   111km   入住  国立中山大学宿舍,免费

早起。又是满天的阳光。东北海岸在风雨中穿行的那几日似乎已是极久远的过去了,如今享受的是西南海岸的晴空万里。

将携了一路的明信片在传说中的海角七号邮局寄走,顿时轻松了许多。逛逛老街,看看阿嘉的家,这个城市到处都是电影的遗迹。

出发上路时已是九点半。出恒春,又是逆风。当然与先前的爬坡相比,逆风只当是给点凉风帮你降降温而已,心情一直都很好,因为有蓝天和白云一路相伴。

在枋山寻了间seven吃便当当做午餐,期间遇了另一队环岛同道,他们有补给车相随。顿觉虽同时环岛,却各自不同。如亮爷组,全程的教会蹭住,两地警车开道,一日悲惨的厕所投宿,十一天的行程算是将一路的艰辛都尝遍。而我们则是日日旅店民宿,倦了病了便买张火车票登车去也,至于看风景时的行与留更是有我这般个人来去时的随意,这也是一种环岛;至于眼前这队随时都有补给车相随,自己只需照看好此人此车便好的轻松,便又是一种环岛了。路上还复见过台湾专业环岛团队“铁马家族”的阵容,是花东纵谷的那日,男女老幼不知其数几何,车队绵延前后约有三四公里,补给车上还架着三五辆自行车,大约是骑累了的队友正在车上休息吧。如此,不费周折,不想前路,只行便好,也是一种环岛。于是,当我骄傲地上报自己也是环岛中一员的时候,便需考虑其中成分的差别了。嗯,有点水,因为苏花还是带着遗憾上车的。

这一路并无艰难,午后四点便到了东港。住也可,不住也可。只是看了一家旅店的脸色,便觉得此非善地,还是继续上路为好。出市区前向煎饼小摊的老板娘问路,老板娘竟还能精确地报出这一路所经的小城镇的公里数,随后便解释自己也曾起过东港到高雄的脚踏车,顿时也生起些敬意。

东港,林园,小港,期间便再无停留。天色将晚,高雄还在前方。

6点进入市区边缘,7点便到了标志性的85大楼附近。西子湾不远了。绕过几条繁华的街巷,问过路人甲乙,终于找到了昔日在高雄两天的行迹。穿过中山大学隧道的时候,便再也不是前路未卜的手足无措了。

 

2012.05.03-04  高雄 

    佛光山、义守大学、瑞丰夜市

高雄历史博物馆、中山大学图书馆、西子湾的夕阳——又没看到、武德殿

一直被晓静学姐照顾得十分周到,实在感激,甚善。

人事需要不断学习,先前的一路,不停地重复这一句: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2012.05.05 

高雄——永康  69km   入住     Hotel   \

待徐公考完试,上完课,又该上路了。

高雄是一处分割线。我们似乎又可以回到初出发时的那种悠游的状态,因为此后的道路再无艰辛。却略有不同,那时还有对不确定的前方的恐惧和兴奋,而如今,却真的有点归心似箭。

全程的坦途实在容易让人忽略途中发生了什么。只在台南折向西边的安平古堡,绕过一圈传说中的成功大学,在成功湖畔膜拜上一届的环岛学长磊神。安平古堡还是值得一观的,风景要配合心情,才能突显其不同的价值。好比古堡的鸡蛋花,又想起近一个月前在高雄雄镇北门,以同样的闲适观察成行的落花。也是这样古朴的建筑,也是这样黄色的小花,历史总是惊人的重合。

人不环岛枉少年(结)

晚间到了台南近郊的永康便不想再往前行。找了间旅馆随意地住下,这一日就这么完结了。

 

2012.05.06

永康——斗南   95km  入住    Hotel   670\

依然坦途,无话。

约下午四点,经北回归线标。东部海岸的回归线标恰好被我从瑞穗到台东的火车坐没了,如今决不能再错失了它。渐渐发现,西斜的残照总能给镜头下的景物投射出我最爱的色彩。

 人不环岛枉少年(结)


途经大林乡,别具匠心的翻译MY Daring直惹得这三乘行色匆匆的铁骑停车略赏。

大林之后,斗南以前,都沉浸在曼妙的夕阳之下,两回到西子湾都错失了的夕阳,却在这旷野山色中收获,也算是一种弥补吧,它红得厉害。此时,骑车倒也成了一种享受。没有烈日,没有坎坷,除去满头满脸的武装,任凭好风凝干汗水,吹去车尘。听一段仙曲,哼一支老歌,真希望能像这样永远地骑行下去。

到斗南约6点,这一日竟打破了我先找住宿后用餐的原则,都无所顾忌了,最后的一晚,也该放松些了。进了牛排店,仿佛是为了遵守这个轮回的对称性,以路上的最后一晚的牛排来照应在大甲第一晚的神户,我们果真是要多圆满就有多圆满了。

晚间兴致不错,因为终于有一天可以不用洗衣服,不用担心衣物能干与否的问题。在斗南小小的市区溜达了一圈,择了间冰店坐下,享受环岛即将抵达终点的喜悦。

 

2012.05.07

斗南——台中  63km 

这便到了最后一日。出门前为带了一路的校庆护照留了影,它们随我绕过一圈台湾,也该回家了。

人不环岛枉少年(结)

一路无景。经过西螺的时候竟也忘了去西螺大桥走一遭,然后便只能远观了。西螺这个名字甚是好听,只是错失了西螺镇Seven 便利店的小圆章,稍憾。中午行至花坛用餐休息,按下不提。不过也正是在此地,徐公的码表显现出1111公里的光棍数,颇可留念。

彰化就在眼前,台中还会远吗?

当台一线上的标识指示距台中还有6km的时候,忽然开始唏嘘。前方的景物都虚化成背景,环岛两周来的风景和人事却在倒带中回复了清晰。从一开始就盼着环岛的结束,第一天未出台中时就对那位环岛归来超过我们的大哥十分钦佩和羡慕,而那时却还不敢想两周以后的境况,毕竟对于未卜的前路还是怀有某种敬畏的。如今,这个圈正在一点点的弥合,终点很近了,而我也竟然不舍了。日日与车为伴的日子虽然辛苦却也是自由浪漫的,掠过的地方都是风景,每天都有着不一样的期待。两周的时间足以让人习惯这种在路上的生活方式,此后每日又将对着一模一样的生活轨迹,不知还能寻求些什么。

也许,是时候该安于宁静了。

只可惜当年有意甘于平淡,而未到的缘分却将我放逐远方。如今览遍了三千风景归去,故地不知还能否容得下一篇归去来兮。还是,注定了余生的漂泊和独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