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0年07月21日

(2010-07-21 16:17:51)
标签:

中耳炎

鸡蛋

因果

杂谈

分类: 转帖专业户
 蛋的迷思
发表人: 庄嘉茵
女儿将满十岁,小学四年级,身材魁武,是学校游泳校队。
一年前某日游完泳回家,一直甩著头说耳中有水,单著脚跳来跳去,用了棉花棒后也没改善。
带她去看医生,说是有些中耳发炎,吃了几天药后,医生说已经痊愈了,
但是女儿开始习惯性的快速摇头,慢慢变本加厉。我说你耳朵已经好了,不要再摇头了,
她只是无辜的看著我。一段时间后,除了摇头,她开始下意识的常常一手捏著两颊,嘟出嘴巴。
我刚发现时,还笑著请她不要再作怪样,
渐渐的女儿简直是无时不刻的捏著两颊。看电视时,做功课时,随时随地的捏著嘴巴。
女儿自出生就容貌出众,鼻高耳肥,个性大而化之,从小看到她的人都常惊呼:“好帅!”
每每要向人说明她实在是女儿身。有一次到友人家中玩了一天,还一起吃饭。
离开后这位前国防部长向夫人说,从没看过这么长得这么好的的小男生!
连有一面之缘的地皎法师见到她就说;“这位查甫囝仔生得真庄严!”
我说:“这位是查某囡仔!”
法师连忙抬头再看,笑笑说:“要转男儿身没转过来!”
这么一位容貌端正的女儿,几个月来每天从早到晚不是摇头就是捏脸嘟嘴,看得我气急攻心,
见到她又以手捏脸,我就打她捏脸的手,渐渐地母女关系越来越紧张。
当我恶狠狠的打下她的手,她有时委屈的哭,让我甚为懊悔,有时她就跟我怒目相向,后来就常常躲著我。
我的先生修养甚好,见我生气时就说:“女儿,不要作怪样惹妈妈生气!”
几个月不见改善后,先生也几次打了她的手。
就这样吵吵闹闹几个月后,有一位不甚相熟的朋友突然来访,她十多年来旅居国外,难得回台。
学佛近二十年来,即使居住国外,两夫妻亦每日精进念佛诵经。
三年前回台时,见到初学佛法的先生与我法喜充满的样子,印象深刻。
而她也跟我们分享她几年前开始有神通的因缘。
这次回台几日,有一个下午的空闲,就想来看看我们,听听我们学佛的心得。
不料她一见到女儿就说,这个孩子有一千多只鸡的众生围绕在她的头部,
已经影响她的眼睛、鼻子、耳朵还有嘴巴,
现在已深入到头部,影响她的情绪与思考。
我闻言大惊,问:“她前世杀害的鸡吗?”
“不是喔,是这一世。”
“这一世哪来跟这么多鸡结怨哪!那怎么办呢?”
“我们帮她办一场超渡拔荐法会吧!早上先诵药师经,下午办一场普施。”
女儿鼻子过敏多年,整日用力擤鼻涕,尤其晨起最是严重。
中西医看遍,针灸插了满脸的针,治疗多时不见改善。
中医说过敏性鼻炎用力擤鼻子的结果,会影响到眼睛和耳朵。
果然二年级就近视,每晚要戴著矫正隐形眼镜睡觉,几个月前的中耳炎开始摇头甚至嘟嘴。
虽然不懂为甚么会跟一千多只鸡结怨,但是朋友所说的影响确实是有的。
此时越想越觉应有可能,女儿短发,快速的忽而向左忽而向右摇头,头发飞扬,
就像鸡只左顾右盼的模样。
捏脸亦嘟出尖尖的嘴,也常常发出ㄛ-----的怪叫声。
整日跳来跳去,活脱脱像一只斗鸡。
想到这里再无疑虑,而朋友说的超渡方法与我们在“能仁净寺”参加的法会并无违背之处,
赶紧请朋友安排时间在我们家举办法会。
法会当日依著寺里举办法会的模样,在家布置了一个庄严的坛城:沉香、盆花、鲜果、热腾腾的美食与各种供品。
借来十多本药师经和蒙山施食经本,请来我的婆婆、妈妈、妹妹与多位友人,
在有神通的这位朋友的带领下,礼佛诵经。
这位朋友诵经的专注与精确令人叹为观止,一部药师经自头至尾无一字漏失无一处停顿,
众人也聚精会神的跟著诵经。
下午我们重新煮过新的供品,恭恭敬敬的照著施食的仪轨完成普施,
朋友说举办过的家庭法会,以这次最为庄严。
女儿放学回来时法会尚未结束,她也一起参加普施。
待众人离去后,先生也开车送婆婆妈妈回家,我累累的看著整个晚上依然还是摇著头、捏著嘴的女儿半天,
无力的问她:“你在吃素以前有很喜欢吃鸡肉吗?”
“没有啊!”
“你觉得我们家在吃素以前常常煮鸡肉吗?”
“我觉得我们家以前吃猪肉的机会比鸡肉多!”
“你这几个月来做著怪样,有想到跟鸡有关吗?”
女儿摇摇头说:“我在学校里和同学讲话的时候还会这样呢!”
女儿说著将两颊的肉吸入嘴里咬住,尖著嘴巴还上下点头。
“天啊!我怎么没看过?”
“我哪敢给妈妈看到啊!”
“唉!怎么办呢?你也素食快二年了,我们法会也办了,你的问题也没解决,哪来一千多只鸡啊!”
我不仅陷入沉思…….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会不会是鸡蛋!”
婚前不闇厨艺的我,婚后亦无多少长进。
在我生这大女儿时,婆婆在我生产当日就送来鸡汤煨蛋,汤锅只有六个蛋,没有鸡肉。
“啊!六个蛋怎么吃啊!”
“生蛋要补蛋!在我们家乡,产妇坐月子每天就是吃鸡蛋!
你看鸡蛋多有营养,一只鸡蛋就可以孵出一只鸡!”
之后婆婆每天都要我吃蛋,虽然我也请别人帮忙吃,
但是一坐完月子,我的胆固醇就过高,不敢多吃蛋了。
而女儿一到书上说可以吃1/4蛋黄的时候,我就迫不及待的喂她。
照著书上增加到全蛋,每天丝毫不敢怠慢。
蒸全蛋时,要用温的高汤或鸡汤打入鸡蛋再加些青菜,以保鲜膜包好再蒸。
每天下班一进家门,就要问菲佣女儿蒸蛋吃了没?
即使假日带她出游,也要带一个白水煮蛋,当日一定让她吃完。
我对煮食非常没信心,虽然自己对食物很不讲究,
但是对女儿的营养可不能马虎,只要她一天吃进一个鸡蛋,我就放下心了,
其他再随意补充一些食物即可。
如此到她快五岁时,先生与我接触了佛法,虽然没有马上改为素食,但食物也渐渐清淡,
对于女儿吃蛋就没那么紧逼盯人,
但还是觉得几天没吃肉没关系,几天没吃蛋要补充才安心。
在戒除肉食后,一直没办法完全不吃蛋。
女儿七岁半时,不知情的上慧下深法师给我一卷访谈赖金声居士的录音带。
职业是医院检验师的赖居士随机四处买来盒装一盒10个的鸡蛋,以恒温26度孵化。
从一开始的孵出五只鸡到渐有经验后,
每盒都可以孵出八只鸡左右。
我听后真觉得不可思议,
一般货架上的鸡蛋,不都是生蛋鸡下的蛋,
养鸡场里应该没有公鸡才对,怎么还能孵出鸡来?
师父提倡素食不遗余力,我们亦仅遵教诲,惟独对于吃蛋,还是存著疑问,觉得吃的只是“胚蛋”,
没有杀生问题。
听了录音带后,才毅然断念再吃蛋。
之前担心女儿们有很多含蛋的面包糕饼不能吃会让她们产生大烦恼,没想到跟她们沟通后,
她们就很自然的会去确定糕饼有无含蛋,不含蛋才吃,之前真是太小看她们了。
大女儿在吃素之前已有严重鼻子过敏的毛病,吃素之后较为好转。
而二女儿在一岁半时我们已接触佛法,何况我对二女儿所花的心力确实不如老大,
没那样穷凶极恶的盯著她吃蛋。
虽然西医曾说二女儿也有过敏性鼻炎,但是也只有感冒时流流鼻涕,过后就好了。
如果真的是因为吃鸡蛋的业因,杀害了鸡只众生,那大女儿这一世所吃的鸡蛋说是二千个也不无可能。
“一定是吃鸡蛋的缘故,女儿啊!你这辈子已经吃了一千多个鸡蛋了!”
“我吃了一千多个鸡蛋哪!”
“是啊!从你才几个月大,妈妈就天天喂你吃鸡蛋,即使出去玩也不放过,你记得你每天要吃蛋吗?”
女儿摇摇头,她每天只顾玩,不记得这些。
“妈妈真忏悔,为了自己的孩子,去吃别人的孩子。
伤害了这么多众生,让你担了这么多罪业,还每天对你发火。
妈妈现在对这些众生忏悔,还要向你道歉!”
女儿只是呆呆的看著我。
隔天女儿一觉醒来,头也不摇了,也不去捏嘴了,
所有的怪毛病一夕之间通通不见了。
我看著她跑来跑去,没向她提醒她的毛病怎么都好了。
我心理真是百感交集。
一场丰盛的法会,若对我们所伤害的众生不起忏悔之心,
只是想超渡她们的话,诵再多的经咒,
供再多的供品都无太大意义。
寺里每月朝山的活动意义甚大,每一拜的忏悔文中,
对我们所伤害的众生忏悔,才能让他们放下执著,
随著佛菩萨往生善处。
而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遇到令我们愤怒的事,
追根究底自己亦难辞其咎。
我想起在大女儿之前,曾有一次怀孕。
虽然先生与我年龄已然不小,因为才结婚半年,对于这位不速之客不甚欢迎。
不料在得知怀孕才3周,等于胎儿才7、8周大,
半夜突然出血到医院挂急诊,还未见到医生就到洗手间,
毫无痛苦的产下一个完整的紫红色的胚卵在马桶里,
随后又产下一个小小的胎盘。
出来后告诉先生,我已经流产了,生下一个大型的蛋。
虽然如此,还是得上手术房,
医生说我先前果然已经排得很干净。
出了手术房我就开始哭,
虽然从未欢迎过这个孩子,流产却让我难过许久。
我想孩子应该是贪著父母的爱才会来。
之后我们开始期望孩子再回转,
再过了半年才怀了这个大女儿。
近日从电视新闻报导得知,为提高蛋鸡之产蛋量,
鸡农定期帮母鸡在脖子上打贺尔蒙,
并注射公鸡的精子进蛋鸡的产道,
一只公鸡取得的精子可以分打到十只母鸡身上,
以刺激母鸡不断的下蛋,
这是所有的养鸡厂都普遍使用的方法,
难怪盒装鸡蛋可以孵出小鸡。
目前吃蛋奶素者,有人不相信市售盒装鸡蛋可以孵出小鸡,
有人相信可孵出鸡仔,但说只要不去孵它就不会有腥血。所有动物的胎儿,原始都是一个卵泡。
每一个鸡蛋都是母鸡的孩子,
试问母鸡会不会同意我们吃它的蛋?
即使这个蛋可能孵不出小鸡。
感谢佛菩萨让我因此因缘有所领悟,
更藉此告诉大众,
“鸡蛋绝对不可以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良医就在身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良医就在身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