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能公开的情与恨——宋庆龄与秘书情缘之谜

(2014-08-17 17:58:58)
标签:

情感

历史

分类: 人物杂谈

不能公开的情与恨——宋庆龄与秘书情缘之谜
  (2013-03-20 15:59:32)

 

不能公开的情与恨——宋庆龄与秘书情缘之谜

         她,在如花的季节里,从未体验过那只有青春之火才可以点燃的激情,便站在了一位父亲般的伟人身旁。一曲梨花伴海棠感天动地,可海棠注定是要先去的。而她呢,就像是一个被送上了祭坛的圣女,被万人仰视,被整个国家顶礼膜拜,但是她却永远都不能走下这个圣坛。她一切的行为举止都被贴上了国家、民族的标签,而什么才是她作为一个女人真正想做的呢!一个人在活着的时候就被当作圣人、神祗来祭拜,这难道不是中国现代史上最令人同情的女人吗!
从萝莉到国母
           1893年(清光绪十九年)1月27日,宋庆龄出生于上海公共租界一个富商家庭,父亲宋嘉澍是监理会传教士,母亲倪桂珍是明代“圣教三柱石”之首徐光启的后代。
           1907年,14岁的宋庆龄在上海中西女塾高中毕业后赴美国留学,在历史悠久的卫斯理安女子学院获得文学系学士学位。1913年回国。1914年她在日本担任孙中山的英文秘书,与孙中山相恋。虽然孙中山是宋家二十年的朋友,宋庆龄和孙中山的婚事遭到其父宋嘉澍等人的极力反对,因为孙中山比她年长27岁,与原配妻子卢慕贞育有一儿两女,长子孙科比宋庆龄还年长一岁。当时只有还在美国读书的宋美龄对二姐表示了支持。宋庆龄被软禁在上海家中,从窗口逃出后,奔赴日本,孙中山离婚之后,两人于1915年10月25日在东京结婚,宋嘉澍赶到日本,但未能及时阻止婚礼。陈炯明叛变事件中,宋庆龄坚持让孙中山先走,称“中国可以没有我,但不能没有你。”宋庆龄在逃亡过程中不幸流产,后终身未再有孕。

不能公开的情与恨——宋庆龄与秘书情缘之谜


          孙中山去世后,1926年1月宋庆龄当选为国民党中执委委员。1927年,蒋介石的南京政府在上海发动清党。在如何对待共产党的问题上,宋庆龄坚决继承孙中山“联俄容共”的政策,反对清党,并坚决反对其妹宋美龄嫁给蒋介石。7月份,宋庆龄发表《为抗议违反孙中山的革命原则和政策的声明》,声称“有些领导过革命的人走上了歧途”,从此与蒋介石决裂,7月15日,汪精卫也发动清党,8月份,宋庆龄和陈友仁赴苏联莫斯科,以后又旅居欧洲多年。1931年8月因母去世,宋庆龄回到上海。在1933年5月初以前,由共产国际派驻中国代表发展宋庆龄秘密加入了共产国际。
        1936年底西安事变后,宋庆龄主张国共合作,一致抗日。但是国共再次合作后,她也没有重新加入国民党。抗日战争期间,宋氏三姐妹再度联合,多次共同出现在公众面前,以“团结合作”的面貌示人。1949年第二次国共内战即将结束之际,宋庆龄留在了中国大陆,没有和宋美龄、蒋介石等一起去台湾。
         狐独晚年 郁郁寡欢
         文革期间,在江青指使下,上海的造反派指宋家是资产阶级,把宋庆龄父母的坟墓毁坏,并对宋庆龄进行迫害,令宋庆龄的身心受到巨大伤害。在周恩来的提议下,毛泽东批准了一个“一份应予保护的干部名单”,主要包括高级民主人士和国务院各部委官员,宋庆龄被列为点名保护的第一位。
         这期间,宋先后给毛和中央写了七封信,表达了她对“文革”的不理解、反感,并极度失望。1967年8月、1969年11月、1976 年6月,宋曾三次产生厌世思想,在信中以及对来探望她的领导人的谈话中流露出对自己所选择的道路感到怅惘和说不出的苦闷。
   七封信中说:“我不懂文化,说小说都是政治,而且都是毒草,我糊涂了,一夜天下来,一些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都变成了走资派、反@党集团、野心家、牛鬼蛇神。中央要我学习批判揭发刘少奇,我不会作的,刘少奇主席在党中央工作了三、四十年,今天会是叛徒、内奸!我不相信,一个叛徒内奸当了七年的国家主席,现在宪法还有效吗?怎么可以乱抓人、乱斗人、逼死人?党中央要出来讲话。这种无法无天的情况,自己伤害自己的同志、人民,是罪行。我们的优秀干部从与国民党的战斗中走过来,却死在自己的队伍中,这是什么原因?”

不能公开的情与恨——宋庆龄与秘书情缘之谜

 
         1970年3月,毛对周恩来说:“她不愿意看到今天的变化,可以到海峡对岸,可以去香港、去外国,我不挽留。”并指示周恩来、李先念把他的话传达给宋。传达时他们说:“主席很关心你,知道你的心情不怎么好,建议你到外面散散心,休息休息。” 宋说:“是否嫌我还在?我的一生还是要在这块土地上,走完最后几步。” 于是宋推病拒绝出席一些节日活动和招待会,说:“我参加会伤感,还是不参加,参加一次,回来就要进医院。另外,我也不想做政治上的点缀。”
        1980年11月,宋给党中央写了她一生中最后一封信:
         一、国家要振兴,恢复元气,这是一次大好时机。
        二、要总结建国以来政治运动对国家对人民造成的创伤。
        三、请不要把我和国父放在一起,我不够格的。
        1981年5月,胡耀邦、李先念到医院转告宋,政治局决定接受她为正式党员,宋听后微笑说:“不勉强吧!三十一年了,我的心冷了,人生的路将要走完了。”胡、李问宋还有什么要求,她提了两点:“我死后还是回到上海安息;我有些储蓄,办个福利基金。”
       1981年5月29日20时18分,宋庆龄在北京逝世,终年88岁。根据其生前意愿,她的骨灰最后没有与孙中山合葬,而是安葬在上海万国公墓其父母墓地的东侧。
       抛却沉重的家国情怀,我一直觉得“宋庆龄”这个被万人敬仰的名字,这个被国、共两党都尊为“国母”的女人,其实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悲哀的、最令人同情的女人。这位国母作为一个女人为自己争取过什么?这些终究还是被历史、被当权者掩盖了,谁让她是国母、是神、是圣女呢!
      

        半个世纪孀居泪
     《礼记》有一句话:“寡妇不夜哭”,意思是说身为寡妇,要安心守节,不能在深夜里哭泣。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寂寞的深夜里,一个人悲伤地哭泣,暗香疑是故人来?还是被某个男人欺负了?这是为社会道德和舆论所不允许的。
         孙中山比宋庆龄年长27岁,孙中山离去时,正是宋庆龄一生中最美的时候。无奈爱人已去,从此只能半分流水半分天涯。宋庆龄孀居长达五十六年,她永远都是那个美丽端庄的国母,但这一切真的是她心中所愿吗?从成为“国母”的那一天起,宋庆龄一直都是妇女解放追求自由的倡导者,但是她却扮演了一个贞洁的领袖遗孀的角色,这是否就是特定历史环境下特定人物的命运呢?
她不是杰奎琳,当总统的丈夫死了以后,敢抛弃所有的光环去嫁富翁,就算全美国的人都骂她爱钱也义无返顾。偶像的荣誉是别人眼睛里的,偶像的寂寞是自己一个人品尝的,杰奎琳忠于了自己,而宋庆龄要忠于的东西太多。
       宋庆龄32岁时就成为一名孀妇,关于她的绯闻从没断过,可也都没有什么过硬的证据。这些传闻有些是有政治企图的,但也有的是出于善意——难道她就不能再得到爱情、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么?

不能公开的情与恨——宋庆龄与秘书情缘之谜

 

        从明清众多文献对列女的记载中,可以发现,当时绝大多数寡妇在步入中年之后,是情感的旺盛期,无论生理还是心理都极渴望异性的爱。但是,由于封建伦理道德的约束,寡妇们被迫只能望爱兴叹,这是对她们正常人格的一种摧残。

不能公开的情与恨——宋庆龄与秘书情缘之谜

 
空穴来风
       对宋庆龄伤害最大的绯闻是关于她在1927年与陈友仁结婚。陈友仁是国民党左派,在1927年政局发生剧变之时,他与宋庆龄因为政治立场一致,所以关系非常密切。同年,宋庆龄顶着来自家人的压力,与陈友仁以及其他几人一起,乘了一条苏联货船悄悄出走。不久在上海就有传言说她在莫斯科与陈友仁结婚了。有一种说法,说制造这个谣言的人正是她大姐宋蔼龄。宋庆龄在莫斯科听到这个传言后大病了一场。
        还有一个传言说蒋介石曾经向宋庆龄求过婚,目的自然是为了提高自己在国民党内的地位。李敖就很相信这个说法。

不能公开的情与恨——宋庆龄与秘书情缘之谜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大陆民间又盛传宋庆龄早就与她的秘书同居。按这个说法,宋庆龄本来希望能够与秘书光明正大地结婚,但中共不愿意她失去孙夫人的身份,所以不同意,她与秘书只能同居。不过没有什么过硬证据支持这一说法。宋庆龄有好几个秘书,究竟哪一位与她关系这么不一般?
       有关这个问题坊间说法不一。也没有正式的报道。有人认为宋庆龄死后没有与孙文合墓,是心中有愧。并的确有传闻说,宋庆龄与一个秘书日久生情。并向周恩来请示要结婚。再婚的事报到毛泽东那里,主席很豁达,说道“早该如此”。周恩来的反应却不同。说道“何必如此”。周恩来力劝宋庆龄以大局为重,影响为重,不要再婚。宋庆龄考虑再三,答应不再婚。但要求与那个秘书保持同居关糸。并有其身边人士证实。宋一直保留国母之尊,却至死与那个小十几岁的秘书同居在一起。
        可以证实的是,宋庆龄的确与一位警卫员的关系与众不同,这位警卫秘书就是隋学芳,他的公开材料不多,只知是东北人,在东北参军,后由公安部从中央警卫团派到宋庆龄身边工作,38岁时醉酒后中风。宋庆龄的另一位卫士长在回忆中这样提过他:“宋庆龄对隋学芳颇为信任,……无论大事小事,宋庆龄大都指派隋学芳去完成。隋学芳也是多才多艺,诸如陪宋庆龄下跳棋、打康乐球、跳交际舞,他都能胜任。”一个秘书让首长颇为信任很正常,就像毛泽东信任李银桥、汪东兴、张玉风一样,很正常。当然,张玉风敢骂毛泽东就不太正常了,同样,隋学芳的妻子敢当面骂宋庆龄也是极不正常的。

不能公开的情与恨——宋庆龄与秘书情缘之谜

        隋学芳的妻子姓李,山东人,个头高大,在公安局工作。隋学芳结婚时,因没房子,就和妻子住进了上海淮海中路宋庆龄寓所,后迁居离宋寓咫尺之遥的武康大楼。先后生下隋家姐弟四个:老大永清、老二永洁、老三永卫都是女孩,只有老四永兵是男孩。到了北京,隋学芳先将大女儿隋永清带进北海宋庆龄寓所居住,后来小女儿隋永洁也来了。宋庆龄没有生育,倒很喜欢这两个孩子。
       “一天下午,隋学芳正在宋庆龄上海家中的办公室里忙碌着,忽然,他的妻子冲到了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隋学芳的妻子是干什么的?没说。她不知丈夫警卫的是谁吗?吵架竟敢跑到宋庆龄的办公室里来?
        “……夫妻俩的争吵声越来越大,隋学芳妻子的咆哮声都传到高高的围墙外面的马路上去了。尽管隋学芳东躲西藏避免交锋,但他的妻子仍盯着他不放,夫妇俩差点动手了……眼看他们越吵越不像话,宋庆龄再也忍不住了,不得不忍着病痛,亲自走下楼,来到隋学芳夫妇面前,平心静气地试着劝阻他们的争吵。岂料,隋学芳的妻子不但一点也不收敛,反而把一腔怒火发到了宋庆龄头上,骂出了令人不堪入耳的粗话与脏话。”

                                 (汤雄《宋庆龄与她的卫士长》《啄木鸟》2005年第7期)

不能公开的情与恨——宋庆龄与秘书情缘之谜


         这段文字有问题了,如果是真的,泄密了,不仅让人想起一件旧事,并将一个人推到历史的舞台上亮相了。
        1、隋学芳为什么东躲西藏避免交锋?作为一名军人,警卫的又是共和国名誉主席,他为什么不敢严斥妻子?
        2、隋的妻子为什么敢把一腔怒火发到宋庆龄头上,而且骂出了令人不堪入耳的粗话与脏话?
那么,年轻时曾被人称为雄狮的宋庆龄,活了70多岁了,就这么让秘书的妻子当面污辱吗?没有下文了。只知隋学芳病偏瘫后宋庆龄让隋的两个女儿隋永清和隋永洁生活在自己身边,隋学芳的妻子后来怎样就不知道了,只是,隋学芳的妻子到底为何敢骂宋庆龄?
       

“养女”之谜
         不少人把隋学芳的一对女儿视为宋庆龄的养女,但毕竟不是正式的,而且也说不清宋庆龄到底象她们的老祖母还是象母亲。宋庆龄在1970年代一次宴会上有答美国记者的一段对话。记者问:“这两位姑娘是谁?是您领养的吗?”宋庆龄答:“不,不是领养的。她们的父亲是我的随身警卫,几年以前瘫痪。她们从童年开始就住在这里。”宋庆龄表弟倪吉士也曾说,那是宋庆龄警卫隋学芳的女儿,宋庆龄从未向他说过是她的养女。两个女孩中的老大隋永清结婚时,宋庆龄

曾郑重其事地告诉他:“我警卫的女儿要结婚了。”

不能公开的情与恨——宋庆龄与秘书情缘之谜
        虽然隋家姐妹不是宋庆龄的养女,宋庆龄晚年却对她们倾注了许多精力和爱,她们也给她寂寞和孤独的生活带来许多乐趣,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宋庆龄的老朋友爱泼斯坦在她的传记中曾坦率地说:“在这段时期里,两个由她抚养大的小姑娘,给了她一些生活上的安慰,减少了一些寂寞,但也带来了烦恼……像一个宠爱孙辈的老祖母一样,她过分溺爱这两个孩子,对她们几乎没有任何要求,而且常常让她们去见她的客人(有时是很重要的人物),为大家跳舞、表演,客人们自然也逗她们,夸她们,这使她们滋生了一种优越感和特权意识。”据说后来她们养成了一些高干子女的派头,又让宋庆龄很头疼。台湾有个小说家平路写了本《行道天涯》,里面对隋家姐妹进行了大肆渲染,看网上书评,似乎是本有意思的小说。
         隋家姐妹长大后,宋庆龄安排她们去参军。隋永清去了总政文工团当舞蹈演员,隋永洁则去了卫生队。
         1978年,隋永清嫁给年长她14岁的北京电影制片厂演员侯冠群(1982年主演过电影《张铁匠的罗曼史》),宋庆龄虽不太赞成这桩婚事,显得有点不开心,但仍在家中为她们搞了一个婚庆聚会,请了她的许多老朋友来参加。已经85岁高龄的宋庆龄,平日几乎难得出门,为了永清的婚礼,她特意请人陪她去商店选购了几段上好的衣料,作为送给她的嫁礼。隋永清后来因伤转行为话剧演员,转业后在北京电影制片厂至今。
         1979年,宋庆龄又送隋永洁赴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读书,1986年在特尔尼蒂大学毕业后,回到纽约工作,并同一位美国籍的意大利男子结了婚。
         宋庆龄去世后,留给隋家姐妹的钱也最多。“宋庆龄在遗嘱中除说把自己的一些物件在她身后赠送给隋家姐妹,还向她们赠送钱款。按遗嘱给隋永清5000元,隋永洁1万元。”宋庆龄去世后的赠款共给了10人,最少的500元,隋学芳的两个女儿受赠最多。这些材料是1981年宋庆龄逝世后,“执行宋庆龄同志遗嘱”的八人临时小组成员,原上海市孙中山、宋庆龄文物管理委员会顾问李家炽先生提供的。这些也许没什么,“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过去20年了,周恩来病危前依旧没忘了他贴身警卫的后人。
 
不能公开的情与恨——宋庆龄与秘书情缘之谜宋庆龄去世后并没有与孙中山合葬,她在遗嘱里连提都没提这回事。有人据此猜测她大概早已不是孙夫人了,但这毕竟也只是猜测而已。廖承志和爱泼斯坦都试图对此做出解释,认为宋庆龄对孙夫人的名份并不特别看重,不葬中山陵是不想劳民伤财。相反,她遗嘱将自己葬在上海宋氏家族的墓地,希望长伴在父母身旁,以弥补生前的缺憾。她早就说过:“他们可以说我不是孙夫人,但没人能够否认我是父母亲的女儿。”
 

不能公开的情与恨——宋庆龄与秘书情缘之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