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二战奇闻:拯救伦敦的法国志愿间谍

(2017-07-11 00:09:47)
标签:

志愿间谍

二战

分类: 间谍·核武器

作者乔治·肯特,编译李有观

原载美国《军事历史》杂志  

    英国布赖恩·霍罗克斯将军赞誉说:“实际上是他拯救了伦敦市。”法国人米歇尔·霍拉德被英国专机接到巴黎,接受了英国政府授予的金十字勋章。这是英国授予外国人的最高级别的军功章。

    1943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的第5年。这年10月的一天,一位45岁身材矮小但肌肉健壮的法国人米歇尔·霍拉德,正准备偷偷越过国境进入中立国瑞士。他肩上背着一袋土豆,手里拿着一把斧子,从外表看完全像个樵夫。

    早上的阳光透过树木,霍拉德像猫一样敏捷而快速地前行。即使发出很小的声响,他就将有生命危险,因为树林里和山后到处都有耳朵在聆听——德军的巡逻队及其警犬的耳朵。那时,法国已经被德国纳粹占领,霍拉德为了拯救自己的祖国,已经成为一名盟军间谍。他49次越过国界进入瑞士,每次他都携带需要传递给英国的重要军事情报:他和助手们准确地查明了德国军队在法国的秘密飞机场;标出了德军沿海炮兵的方位;发现了德军在法国布洛涅建立潜艇基地的工程计划;报告了德军一个师的行动。所有这些情报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然而,没有一个能与他现在所携带的秘密情报相比。

    这次他暗藏在土豆中的一张纸条,不仅能够使英国伦敦市免遭完全毁灭,而且能够使战争缩短许多个月。原来这是德国军队可怕的V-1型导弹发射场的蓝图。

    V-1型导弹是德国纳粹头目希特勒最得意的新式武器,他试图在10个月内向伦敦市发射5万枚V-1型导弹,平均每月发射5000枚。发射这种导弹的准备工作极其秘密地进行着。使用了绝大多数来自荷兰和波兰、不懂法语的工人来建筑坡形发射场,已有100多处的发射场即将完工。

    在整个盟军中,只有米歇尔·霍拉德一个人了解德国军队这个计划的细节。现在他正接近边界线,开始快步前行。不久到达一排带刺的铁丝网前,它将法国和瑞士的国土分隔开来。当霍拉德刚把斧子和口袋扔过铁丝网时,突然,他的膝盖无声无息地似乎被一个铁钳子夹住。原来是一条巨大的德国警犬正咬着他。

    警犬死死将霍拉德咬住,使他动弹不得。但他知道必须马上行动,因为附近肯定有同警犬一起巡逻的德国人。 当时霍拉德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因为一个装作普通乡下人的人如果在遇到搜查时身上被搜出武器,是会引起怀疑的。在恐慌中,他环顾周围想寻找一件工具来撬开警犬的嘴。 真是上帝保佑,附近正好有一根他所需要的非常结实的长棍子。他把这根棍子插进警犬的上下颌之间,用尽所有的力气,深深地戳进了警犬的气管里。很长时间没有动静,然后警犬才松软下来,翻身倒在地上死了。

    霍拉德钻过铁丝网,拿起布袋时,看见了一个身上挎着枪的瑞士边防哨兵。但是这个瑞士哨兵并没有用枪对准霍拉德,而是用它对着两个正想向霍拉德开枪的德国士兵。那两个德国兵放低了枪口,嘴里嘟嚷着走开了。

    霍拉德越过边界以后不久,盟军的飞机开始轰炸德军V-1型导弹的发射场。5个星期以后,其中73个发射场不是完全被摧毁,就是被严重破坏,不能再使用。虽然德军又建造了一些小规模的发射场,但德国法西斯试图将英国伦敦市变成一片废墟的狂妄计划已经被粉碎了。

    希特勒未能向伦敦市发射5万枚V-1型导弹,只发射了2500枚,而且不是在1943年底发射的。如果在1943年底发射,对伦敦市的影响也可能是致命的。这些V-1型导弹在19446月才开始发射,数量不多,时间也太迟了。

    欧洲盟军最高指挥官、美国的德怀特·戴维·艾森豪威尔将军在回忆录《远征欧洲》中写道,“看来很有可能,如果德国军队早6个月成功地完善和使用他们的这些新式武器,那么我们攻入欧洲大陆的作战行动将变得非常困难,也许是不可能的。”

    这个故事的令人惊奇之处是,米歇尔·霍拉德这位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卓越的谍报人员之一,是自己主动这样做的。没有人要他从事谍报工作,也没有人帮助他成为间谍,当他有需要送的情报,就越过边界前往瑞士。他既没有无线电通信设备,没有接到降落伞空投的物质,也没有联络员。

    米歇尔•霍拉德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受雇于一家研究公司,在那儿得到低薄的薪水。德国军队进驻法国巴黎以后,他的雇主开始为德军服务。霍拉德认为转折时机已到。因此他辞掉了工作,在另一家公司找到了新的工作,成为一名代理人。这家公司专门为汽车制造木炭煤气发生器,这项工作后来帮助他担负起为祖国效力的使命。这种工作可以解释他为何常常前往边界附近的林区,因为他要为烧制木炭寻找木料来源。

    有一天霍拉德试图偷偷越过戒备森严的瑞士边境去向英国人投效,自愿当传送情报的谍报人员。他被德国兵抓住了,但他凭自己的口才骗过了德国人。第二次他终于越过边境。英国人请他识别德国军队的番号并报告德军的动态。

    在以后的三年里,霍拉德几乎整年奔波。虽然他有钟爱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但很少与他们见面。因为他担心他们会因此而受牵连。在几个月内他吸收了几位法国人协助他工作,这些人是铁路工人、卡车司机、酒吧招待员和旅馆经理。

    霍拉德的组织起初由5个成员最后发展到了120位成员。其中有20名被德国人俘虏并处死。其他人有的受了伤,有的在难以相信的险境死里逃生。霍拉德本人在一天夜里从瑞士返回法国时,傻乎乎地嘴里叼着一支点燃的香烟。当德国士兵大喊“站住”时,他扑倒在地上,但他又伸手把未熄灭的烟头插在一棵树上。在他爬行逃走时,德国士兵的两枚子弹打进了树皮。

    霍拉德最重要的功劳是追踪查清了德军V-1型导弹计划。19438月的一天,霍拉德在法国鲁昂市的一家咖啡馆里。他手下一位谍报人员向他报告说,听到两个建筑承包商谈论德国人正在建造非同寻常的工程,他们感到惊奇的是工程需用的混凝土数量大得惊人。

    第二天,霍拉德穿着一件朴素的黑衣服走进了鲁昂市一家职业介绍所,说他代表一个对工人的宗教福利感兴趣的新教组织。他出示几本圣经,询问这个地区是否有建筑工程项目。他被告知在奥菲有一项工程,距离鲁昂市大约20英里。

    一个小时以后,霍拉德身穿蓝色的工作服来到了奥菲。那里有四条主要公路通往城外。他试走了三条,都没有收获。在第四条公路上,他见到了大片空地,那里有数百个工人正在浇注混凝土,建筑物正拔地而起。霍拉德推起一辆手推车,装满一车砖,开始努力干起来。没有人阻拦他。大多数工人都不懂法语,一些能讲点法语的人告诉他说,他们正在修建汽车库。这使霍拉德感到怀疑,因为这些建筑物面积太小,不像汽车库;此外,汽车库为什么要建在离最近的大城市数十英里之远的地方呢?

    最使霍拉德感兴趣的是浇出的50(1码约等于0.91)长的一条混凝土地面,上面放了一条长长的蓝色基准线。他拿出指南针,发现这条长形地面显然是作为某种斜坡形的掩体而建造的,方向直接对着英国伦敦市。他得知德国人正将工人分成三班昼夜不停地施工这一消息之后,便离开工地去向英军报告。这是他追踪查明德军V-1型导弹计划的第一步。

    在伦敦市,盟军的领导人,其中包括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和美国的艾森豪威尔将军等人,因不了解德军的动向而深感担心。曾有迹象表明德国人正在研制某种“无人驾驶飞机”。在丹麦的博恩霍尔姆岛海滩,一个丹麦人曾经发现了一种奇怪武器的残骸,这武器显然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看来一场新的闪电战即将开始,但究竟是什么样的闪电战,其严重程度如何,没有人知道。

    在这种情况下,霍拉德的报告像一枚炸弹引起了轰动。这位小个子的法国人被命令停止一切其它工作,全力以赴调查这种神秘的建筑工程。

    霍拉德和其他四名谍报人员带着地图,骑着自行车开始在法国北部地区巡游。在一个地方周围骑车观察,在另一些地方与人们交谈,了解有关的情况。这样在三个星期内他们发现有60多个这种神秘的工地。他们继续侦察,又找到40多处。所有这些建筑工地都位于一条大约200英里长、30英里宽的长条地带内,大致与海岸线保持平行,而且方向都对着英国伦敦市!但它们究竟是什么呢?

    从事谍报工作时,运气经常起着关键的作用。由于一系列的偶然巧合,使霍拉德得到了希特勒的重大秘密。一天霍拉德和手下的一名谍报人员谈话,这位谍报人员热情地向他推荐一位朋友。这是一个名叫罗伯特的年轻人,他想获得与德国人作斗争的机会。霍拉德为罗伯特找到了一份在机场的工作。罗伯特又说服了一位名叫安德列的朋友,让他也主动要求担任一项工作。最终安德列被安排在布瓦卡雷工作,那里正有另一个这种奇怪的建筑工程在进行之中。安德列上班一个星期以后,带着经过他的手的工程设计描图向霍拉德报告。安德列递交描图后说这是他所能提供的最后一份,并解释说,德国人迫使他签署一份协议,保证不将他所做的事情泄露出去。

    霍拉德一向性格温和,过去他之所以能够赢得他人的合作,是唤醒他们作为爱国的法国人的良心。但这一次他变得强硬起来,他命令安德列要不惜任何代价获取一张工程总计划的描图。

    安德列同意合作。在布瓦卡雷,那位负责工程的德国人把总体计划图放在大衣口袋里,即使在办公室里他也穿着这件大衣。他脱去大衣的唯一时间只是每天上午九点左右,那时他离开办公室去上厕所。

    安德列一连几天计算着这位德国人离开办公室的时间,一般有三到五分钟。有一天当那位德国人脱去大衣去上厕所时,安德列躲闪着进了他的办公室,用事先准备好的工具迅速复制了这张总计划图。当那个德国人返回时,安德列已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周末时,安德列按照霍拉德的建议,服用了预先得到的药物后,便诉说肚子剧烈疼痛。起初德国医生不相信他,但当安德列开始呕吐时,这位德国医生给他开了一个通行证,允许他到巴黎去看“家庭医生”。

    在巴黎,安德列和霍拉德把总计划图的情况进行比较。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犹如用零散的几块骨头拼凑起一个庞大的恐龙形象一样。经过不懈努力,最后他们终于将所有零碎的资料正确地拼合到一起。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幅极其详尽的V-1型导弹基地的平面图。在法瑞边界,当德国警犬咬住霍拉德的膝盖的时候,这张图纸正藏在土豆中。

    霍拉德成功地将这一重要情报送出之后,收到从伦敦市发来的电报:“战利品已经安全收到。表示祝贺。”这时霍拉德已经非常疲倦,英国人建议他在瑞士待一些日子。但是霍拉德忘不了自己的同胞还在与敌人作斗争,于是他又回到了法国。

    几个月以后,由于他的一个伙伴疏忽大意,霍拉德被德国人逮捕,同他一起被捕的还有另外三个人。后来其中一个人死于集中营,另外两个人被关押了三个月以后被释放。霍拉德本人遭受了严刑拷打,但他始终守口如瓶,没有向德国人透露任何信息。因为在他身上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能证明他是谍报人员,所以他没有被枪决,但是被送到了德国汉堡附近的诺因加默集中营。

    二战接近尾声时,集中营里一些幸存的犯人被德国人驱赶到船舱里,然后任这些船只在北海随波漂流。德国人认为这些船只肯定会被盟军的轰炸机炸沉。霍拉德和数以百计的犯人一起被关在船舱里,在最后时刻竟然奇迹般地被人转移到瑞典红十字会的一艘船上,从而获救。

    经过6个星期的住院治疗,霍拉德的身体逐渐康复。英国皇家空军派了一架飞机准备接他前往伦敦市,接受金十字勋章,这是英国授予外国人的最高级别的军功章。但霍拉德已经在返回自己祖国的飞行途中。飞机载着他在低空飞过奥菲,他能够看到那里地面上扭曲的钢梁和破裂的混凝土工事,这是他发现的第一个V-1型导弹发射场的废墟。后来霍拉德在巴黎市接受勋章。英国的布赖恩·霍罗克斯将军赞誉他说:“实际上是他拯救了伦敦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