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舒云探访九一三事件
舒云探访九一三事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036,409
  • 关注人气:7,8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陈伯达认为,过去毛主席和林彪的关系是很好的

(2010-07-30 11:06:26)
标签:

政治

叛徒

文革

知识分子

陈伯达

中南海

杂谈

《陈伯达最后口述回忆》

舒云探访九一三事件http://blog.sina.com.cn/sy2222196

阳光环球出版香港有限公司2005

陈晓农编纂

原载香港《文学世纪》20057月号

    陈晓农自幼与父亲陈伯达生活在中南海。陈伯达被准许保外就医到去世的最后八年,他也与陈伯达朝夕相处。由于此时陈伯达几乎与世隔绝,他深知来日无多,心中诸多冤屈又无法与外人道,只有儿子可以无话不说。陈晓农又是有心人,往往将父子间交谈引向历史,并做了笔记。

    如今陈晓农参照笔记,仔细回忆父亲的谈话,并搜集相关史料佐证,编纂此书。由于是父子交谈,谁也没有想到将来公诸之世,故不必像当今大多史书故意回避许多人事。因此这些话,应该说是中肯的。

    《陈伯达最后口述回忆》(以下简称《陈》),大体上可分为陈早年经历至文革前夕和文化大革命的岁月两大部分。其中对高饶事件有自己看法。高岗、饶漱石事件,是中共建国之初一件大事。从50年代初事发至今,中共对此事件的官方说词基本没有变化。而据陈晓农说,对于高饶事件,陈伯达晚年有自己的独特看法。陈伯达称:高饶事件是解放以后第一次党中央内部的斗争,这件事处理得并不好。因为高岗只是反对刘少奇同志个人,并不反对毛主席。这件事应该作为党内矛盾来处理,不应该作为敌我矛盾来处理,不应当把反对某一个领导同志当成反党。实际上这件事开了一个不好的先例,从此以后动不动就把党内问题当作敌我问题来处理。把高饶的问题作为敌我问题来处理,其历史效果是不好的。总之,这件事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当时如果把高饶问题作为党内问题处理,就会比较妥当一些。(《陈》P120-121)陈伯达又说:高岗和刘志丹是陕北根据地的主要创始人,对革命是有功劳的。高岗过去打过仗,但他文化不高,实际上只是个草包,不值得把他的问题搞得那样严重。高岗倒了以后,西北的一些同志是有意见的。(《陈》P120)说高饶事件将党内矛盾作为敌我矛盾处理,历史效果不好,无疑是对的,但陈说高岗实际上只是个草包,则恐怕还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人。高岗应该还是有能力的,只不过斗不过毛罢了。

田家英受审查的主要原因

    文革风暴到来的前夕,田家英突然受审查并随之自杀身亡。据陈伯达说,田是陈推荐予毛的,中共建国后陈、田一起共事多年,后来关系不甚融洽。本书透露了田家英受审查的主要原因:六十条的草案在广州会议上通过以后,没有几天,田家英跑来找我,本来他也参加了文件的讨论,可是这时却忽然对我说,六十条搞得不好,应该重新另起草一个文件。我一听就批评他:你这个人才糟糕呢,中央刚刚讨论通过了文件,你怎么就这样说话?我的批评很严厉,他听了很窘促。这就是他跟我发生矛盾的原因。他当时想转移话题,说广州离香港很近,我们要能去香港看看多好呀!我听了觉得很奇怪,问他为什么想去香港。他说他有个哥哥大概现在在香港。我于是问他是怎么回事,他才说他有个哥哥过去曾在中央社工作过。我没有再说话,因为田家英是我推荐给毛主席的,我应对他的政治情况负责,他有这么重要的社会关系,过去却没有告诉我,我当然有意见。这次谈话虽然不愉快,但我觉得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就算了,后来也没有跟毛主席谈起过,回北京后,我有时候去琉璃厂旧书店买书,还是约上他一起去。直到有一次在北戴河,我去毛主席那里,毛主席很不高兴地对我说,你知道田家英说你什么吗?我愣住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毛主席把江青叫来,对江青说:你把田家英说陈伯达的话跟陈伯达说说。他有意见不跟我当面讲,要去跟江青讲,想通过江青影响毛主席,这就使关系难恢复了。但不管怎样,田家英毕竟是我推荐的,我也不好否定自己的推荐,所以我没有在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面前议论他。他后来受审查,我事前并不知道,是中央在会上宣布后才知道的。(《陈》P195-196)田家英文革前夕受审查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中央认为他隐瞒了海外的重要社会关系并与之有联系,以致泄露了党内的重大机密。这样的怀疑是否有事实根据,是否妥当,姑且勿论,惟田受审查,是毛泽东同意的,文革后对此事的处置经过多有不实之词,多指责为陈伯达、戚本禹所为,有违事实,有欠公平。

与杨尚昆一直合不来

    陈伯达忆及早年在苏联的岁月时,谈到与杨尚昆等莫斯科中山大学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的关系:我在苏联时,一直是受王明一派打击的。回国以后,他们中间有些人转变了态度。1931到1932年,陈原道和殷鉴同我一起被关在国民党的监狱里的时候,他们两人对我很好,诚恳向我表示了歉意。1937年我到延安以后,张闻天也对我很好,对我很关照。但是,杨尚昆却与我一直合不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解放时,我主持党校的工作。杨尚昆是中央办公厅主任,我向他要办校的经费,他就不肯给,说没有钱。等到我离开党校,杨献珍主持党校,向他要钱时,就很容易要到了。还有,解放初毛主席要我搬到中南海住,当时中南海房子不好找,刘少奇同志说他就要搬到新盖的房子去,他现在的房子可以让给我住。我去跟杨尚昆说了少奇同志的意见,他却说那个房子你不能住!我只好另找别的地方。可后来,杨尚昆自己去住进了刘少奇原来的房子。总之,别人不能住,他自己却可以住。(《陈》P20-21)

    大概是受了父亲对杨尚昆看法的影响,陈晓农笔下对杨也多有批评。如谈及中南海生活一段,陈晓农借中南海西楼厨师的口说在这儿吃饭的几家,数杨尚昆家的饭不好做,他们老爱吃西餐大菜!又称:杨尚昆爱吃的西餐大菜,我们家从未吃过。杨尚昆及其夫人李伯钊年轻在苏联居住多年。他们爱吃的是俄式大菜。李伯钊的衣着也保持着苏联人的习惯样式,冬天穿一件裙式大衣,腿上只穿着厚袜子而不穿裤子,在中南海里显得很特殊。(《陈》P231)陈晓农还有意识地提及杨受毛严厉批评的一件事:1958年大跃进期间,各地大兴土木,中南海在中央办公厅杨尚昆主任的管辖下,也曾准备大拆大盖。当时,陈伯达闻讯后很生气,曾在家里和刘叔宴商议,如果中南海大兴土木,就搬出中南海,并告诉我们兄妹准备搬家。不久,杨尚昆趁毛泽东不在北京的时候,擅自决定把居仁堂(解放后曾作为中央军委的办公处)拆掉了。毛泽东回北京后,一次散步走到居仁堂原址,发现居仁堂不见了,很是生气,严厉批评了杨尚昆,终于制止了杨尚昆在中南海大兴土木的计划。(《陈》P221)

陈伯达与陆定一:谁比谁更左

    以陈伯达在文革中表现而言,一般认为他是中共党内激进的极左派。但陈不同意此说。他认为,党内比他左的人,所在多有,如陆定一。在谈及1962年广州会议周恩来、陈毅曾说要给知识分子摘掉资产阶级的帽子而后却无疾而终的具体原因时,陈伯达说:那时周恩来同志提出这个问题,认为知识分子中的绝大多数都已经是劳动人民的知识分子,不应该再戴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帽子。他提的很好。开始毛主席也没有表示不赞成,但是中央有些人不赞成,主要是陆定一明确表示反对。陆定一说知识分子没有什么变化,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帽子就是不能摘。他和周恩来争论的很厉害,僵持不下。陆定一当时是中宣部长,主管这方面的事情,中央尊重他的意见,就把这件事放到一边去了。(《陈》P225-226页)陈晓农就陆定一此事写道:胡乔木说过:历史是不能删改的。陆定一率先反对周恩来、陈毅为知识分子摘掉资产阶级的帽子,是一件事关中共中央政策走向的重要历史事实。其后,毛泽东从犹豫不决转变为完全接受了陆定一的观点,并对陆定一的观点加以发展,形成了中共中央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对知识分子的左的政策。而陆定一本人,也因促成这一政策中的作用,于1964年为加强无产阶级在文化领域的领导权而兼任文化部长,取代被认定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茅盾同志。这种状况为期不长,1965年,发生了陆定一夫人严慰冰写匿名信骂林彪全家的事件,陆定一受此事株连,被中共中央决定立案调查,随后被撤销了所有的职务。(《陈》页228)

    不管陈晓农的论断是否正确,以上一段史实上却有一些时间上的误差。陆定一担任文化部长的准确时间是1965年1月,被立案审查是在1966年5月,两者时间上都比陈晓农所言向后推移一年。

陈伯达与薄一波:谁是叛徒

    1970年庐山九届二中全会后,陈伯达被指为国民党反共分子、托派、叛徒、特务。在口述回忆中,陈伯达对这一连串罪名一一加以驳斥。有关叛徒的罪名,陈晓农写道:当代中国的政治要人薄一波在近年所写的回忆录说,他在出狱到达延安之后,曾经向刘少奇揭发了陈伯达叛变出狱的问题,可刘少奇却回答说:他(指陈伯达)当个秘书还可以吧。按照薄一波的回忆录,刘少奇成了包庇陈伯达的包庇犯。因为刘少奇不仅不将陈伯达开除出党,反而认为他可以担当中央主席毛泽东的秘书。人所共知,中央主席的秘书是一个直接接触党的核心机密的重要职务。中共对于叛徒一向有极严格的纪律处置。刘少奇既然接到了薄一波的揭发,却不按照党的纪律规定开除陈伯达的党籍,还要安排他当毛泽东的秘书,而薄一波作为中共七大的代表资格审查委员,对于陈伯达当选七大的候补中央委员(随后递补为中央委员),也不采取组织措施加以阻拦,这岂不都是咄咄怪事?薄一波还说他在延安见到陈伯达以后,陈伯达很尴尬。可是据陈伯达本人生前所讲,薄一波当年在延安中央党校听陈伯达讲课,对陈表现得格外亲热。建国初期,他们两人同往天津搞调查时,同住一所房子,彼此亲密无间。而且还有不只一人亲眼见过薄一波在1965年专程到陈伯达家中,与陈伯达亲切交谈。更何况薄一波曾与陈伯达同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同朝为官十余年,经常同堂议事,对这些情况,薄一波又该如何解释呢?(《陈》P32-33)

    文革中有所谓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文革后得以平反。以陈晓农的说法,事实上薄一波等当年是在中共中央同意履行一个不反共不发表的简单手续的前提条件下,却发表了《反共启事》出狱的,陈晓农认为,当薄诬指陈伯达是叛徒时,实际上是为自己做过的事有点儿心虚。陈伯达说:十一届三中全会为安子文、薄一波、杨献珍他们平反是应该的。那件事责任不在他们。但是薄一波自己平反了,就说别人是叛徒,这就没有道理了。

    除了薄一波,其他人好像没有这样。七大时,薄一波是代表资格审查委员。八大时,他的好朋友安子文是代表资格审查委员,安子文又长期担任组织部长。我如果真有问题,他那时说一句话,我能当选吗?他现在有了权,就可以不讲道理了。(《陈》P350-351)陈晓农写道:笔者以为薄一波本不必为这个历史的环节感到心虚,毕竟那时环境复杂多变,难以不出纰漏。他已获平反,无人再议此事,可他偏偏放心不下,以为陈伯达接触情况多,是半个知情者,若不封住其口,心中总是不安。而封住其口的绝好办法,就是继续维持文革中给陈伯达戴上的叛徒帽子。因为在中共历史上,只有把人定为叛徒,才能抹杀他的一切,他所做过的一切有益的工作,他所说的一切话,统统都被视为假的,无人再敢相信。当年薄一波对不服从在反共启事上签字决定的刘格平那样耿耿于怀,恐怕也是出于同样的心病。(《陈》P355)

陈伯达眼中的毛刘、毛林关系

    本书似缺乏陈伯达对毛泽东、刘少奇、林彪、周恩来等中共最高层人物的较为系统的单独评价。书中仅有数段谈及毛刘、毛林关系。

    有关毛刘关系,陈晓农曾问陈伯达:毛主席认为刘少奇要搞资本主义。如果刘少奇真的掌权,他也并不会搞资本主义吧?陈伯达说:这个事不好说。少奇同志过去做过许多工作,他有些文章写得也很出色。他过去是反对王明路线的,在和王明路线做斗争时,他和毛主席配合得很好。延安整风以后,少奇同志的地位提高到党内第二位,这与毛主席的信任是分不开的。但是,另一方面,少奇同志的思想有时变化又很大,很突然,令人难以理解。他做事有时也是武断的,别人不容易和他商量问题。可以说,他和毛主席的脾气比较相似。没有在工作上和他接触的人觉得他很温和,实际上不然。从他的思想来说,最早一次和毛主席的分岐大概是抗日战争时期他写给续范亭的一封信。续范亭拿给毛主席看了,毛主席当时就在信上批了一些话,表示不同意刘少奇的观点。抗日战争结束后,在与国民党和战问题上,毛主席与刘少奇之间意见不同,知道的人不多。少奇同志1949年在天津的讲话,1951年对待山西省农业合作社的批语,毛主席有过批评意见。但那时的不一致,是党内同志之间的正常现象,毛主席并没有当成大的问题。从总的方面说,毛主席对少奇仍是非常信任的。所以解放后高岗拿少奇的天津讲话攻击少奇,说少奇不执行七届二中全会决议,当时毛主席是反对高岗的,是保护少奇的。当然,高岗的话可能也给毛主席留下了印象,后来毛主席继续与少奇发生矛盾时,毛主席就把过去的分歧联系了起来。刘少奇会不会走资本主义道路,这个问题不好说,历史不能假设。我觉得他更多的可能是继续中苏友好。毛主席后来整少奇同志整得过分了,本来应该作为党内矛盾来处理,却错误地当作敌我矛盾来处理,结果造成一个大悲剧。(《陈》P251-252)

    陈伯达谈及毛林关系时说:毛主席还谈到了红军初期的一件事。有一回,上海的党中央发来电报,要毛主席和朱德两人离开红军,担任其他工作。毛主席心里很不愿意,但是准备服从中央的决定。这时林彪找到毛主席,劝毛主席不要服从中央的决定。后来毛主席接受了林彪的这个意见,没有离开红军。毛主席跟我谈到这件事,说明他那时对林彪印象很好。抗战中期,林彪从苏联回国后,有一回大家在一起聚会,有人说,将来中国会和苏联一样好。林彪说,将来中国会比苏联更好。毛主席很惊奇说,是这样么?林彪说,中国肯定会超过苏联的。其实,林彪这话是我跟他谈论苏联情况时,我先说过的。记得林彪和叶群结婚摆酒席时,毛主席也去了。毛主席一般是不参加别人的婚礼的。解放后,有一段时间,林彪住在苏州。有一次毛主席到上海,曾要我陪他一起到苏州看林彪。总之,过去毛主席和林彪的关系是很好的。(《陈》P67-68)

    陈伯达是中央文革小组组长,是毛泽东发动和开展文化大革命的领军人物。文革部分,本应是《陈》一书的重头戏。遗憾的是,这部分仅占了全书约百分之四十的篇幅,且相当一部分叙述是整段整段引用别人的材料或陈晓农自己的评论,与该书文革前部分相比较,陈伯达本人的回忆,陈伯达自己的原话,就更显得份量少且单薄了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