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语不成言
语不成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477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2019年诗

(2020-01-11 20:15:34)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2019年诗作者:东门扫雪1975
无题

我的每一次呼吸里都有一棵苹果树
我的鼻子像梯子一样伸向它

我的欲望比一枚苹果大
比一棵苹果树小

我的双手垂于身体两侧
像两只空悬的马镫


一场雪

如此。孤独
一张白纸像一场雪
覆盖了小半个桌面
歪斜潦草的诗行,像
一个人蹒跚踉跄的脚印......

如此。孤独
一方寂静像一场雪
覆盖了大部分黑夜
钟表顽固的滴答声,像
一个人齐整深凹的脚印......

一个人的孤独像一场真正的雪
覆盖了所有的荒原旷野
他一直在等待一个
留下脚印的人


冬至

风至。
雪未至。
街边,一棵落叶的梧桐
打开了一封来自西伯利亚的信,
带来了雪松的问候和冷杉的冷言冷语.......
一对恋人依偎而来,像两棵长在一起的树
镜头慢慢将他们推远,推远,推入默片时代的一部电影........
想起那年冬天写下的句子:最冷的寒流从来都不是来自西伯利亚
我边走边琢磨如何替那棵梧桐写一封长长的回信


静物

苹果只能是苹果
果盘只能是果盘
当词语被固定之后
光影,仍沿着它们的轮廓缓慢地移动
啊!桌面是如此辽阔,我的身体是如此漫长........
我看见果盘载着苹果像汪洋中的一条船
驶过无数个静止的瞬间
平静的桌面下是巨大的深渊!
当阳光离开了房间,苹果便离开了果盘
到达了我的
唇边


沿着河走

沿着河走
河水会比你走得快一些
虽然你比它性急
它没你年轻

沿着河走
河水会打湿你的鞋
然后是袜子和裤腿
它提醒你不要跟得太紧

河边经常会走失一些人
他们走进芦苇荡就消失了
河边经常会停泊一些拉煤的船
锈迹斑斑,不知来自上游还是下游......

而那条河终究也会在下游某个地方停下来
平静下来,回过头来问你
为什么要跟着它
为什么不到河的另一边去生活


千里之外

天空和鸟笼
总有一个适合你
在斗室中俯仰呼吸,不如
寻一架梯子,爬上一棵杉树;或者
买一张车票,去你想去的山巅或海边......
你还梦想着去更远的地方——
比如北极以北,南极以南
那里都不是尽头。哪里都不是尽头
现在已是冬夜风雪交加,你哪里都去不了了
整夜都有人在千里之外折磨你,折磨你
让你记住某个地名


自我的周围

在以自我为中心的方圆两米之内
有一群嗡嗡叫的苍蝇
(为什么不是蜜蜂)
它们把我当成了尸体?
粪便,还是同类?
而我差一点就把带翅膀的
全都当成了天使
“没有一只苍蝇是无辜的”
瞧,这些长着天使翅膀的小恶魔
玩着飞行特技,一会儿落叶飘
一会儿眼镜蛇
我都无法与其对视
对话也时断时续——
“喂,请你们离我远点!”
“抱歉!我们无法远离你的气味.....”
它们一有机会就尘埃般落满事物裸露的表面


落月

落下和升起时一样
轻——
轻得可以让人忽略
这个天体的质量
即使它落入水中
也不会惊醒水
一根纤柔的柳枝 
仿佛都能托住它 
甚至,我的一声叹息
都比它沉重得多......

但我无法忽略它
的缓慢,譬如
此刻,它就要落入我的掌心了
我伸出窗外的手,因等待而颤抖


马里亚纳

路边摊的塑料椅子上
坐着的可不全都是货车司机
(布考斯基也许刚刚来过
搂着小莉或小芳)
但我和他们一样
也能轻松对付一打罐装啤酒
和一大盘麻辣龙虾—— 
它们已经不再对人张牙舞爪
临时悬挂起的灯盏剥开夜色
露出宏伟城市的底部
你剥开龙虾坚硬的外壳
(但显然没有你的硬)
听宵夜的人谈论股市、油价
贸易摩擦、名人的性生活.....
哦,这里是世界的边缘
还是中心?
酒精在体内横冲直撞
寻找裂缝或出口
而你知道自己的裂缝在哪里
地球的裂缝在哪里





当你
意识到
身体有裂缝
它已经钻进了你的身体
最深处
盘绕在
光线最昏暗的某个角落
“也许它只是想找个地方冬眠......”
天气晴朗的时候
你可以带着它直立行走,微笑着跟人打招呼
舌头带着小剂量的毒素
它也可以带着你伏地爬行,爬回幽暗的丛林
吞食青蛙和田鼠
你们可以共享巢穴,交换食谱
互相警惕,安然共处
哪日你褪去了人皮,它也长出了耻骨


秋葵

秋葵不是秋天的葵花
它的名字让人误会

秋葵也不是辣椒
它的外形让人误会

秋葵更不是什么中药
它的味道让人误会

餐桌上,我一分钟误会了它三次
每一次,我都会默念它的名字一遍

离开了餐桌,我突然觉得误会是一件美好的事
我默念着一个人的名字,想起那年夏天她说过的再见



美好的一天


早餐在桌子上
孩子在椅子上

哦,感谢上帝!
我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在孩子的身边
站着,像一位,父亲


十月

一年中最好的月份
你可以穿长袖,也可以穿短袖
你可以像桂树一样开花,也可以像梧桐一样落叶
院子里时而有风,时而没有
我一边扫着落叶,一边想着开花的事情





分泌彩虹的天空
也分泌雨水,而我的干旱,
并非来自于天气,就像月光,
并非月亮的分泌物;就像孤独,
并非房间的分泌物;就像镜子中的我,并非
镜子的分泌物 就像我梦中的你,并非梦的,分泌物........
我的干旱,并非来自于天气。从你眼眸中分泌的一滴清泪,就可以拯救我


 
空气人

杀鱼时,菜刀不小心切到了手
“这该死的鱼,我要让它死得很惨很惨......”

.......他没有包扎。故意将伤口暴露在空气中

于是他的手就在她眼前变成了空气

变成空气的还有他的腿。能屈能伸
能背她上八楼,能陪她跑完七年马拉松的腿

他的脸也越来越稀薄。五官越来越透明
她的目光都能看到他脑后的墙壁,趴着一只壁虎

接下来一个月,他的骨头,他的内脏,他的整个身体
都在她眼前变成了空气——

他在她眼前消失了。她没有察觉
她径直穿过他的身体走向户外: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


秋刀鱼之味


柠檬,芥末,清酒,菊花,武士刀
还有周杰伦,和他贪嘴的猫
狗跟我都懒得了解它们混合的味道
我不喜欢日式炭烤,我喜欢中式红烧
喜欢加糖加醋加料酒,再加一点狭隘的情绪和偏好
瞧!立秋之后的餐桌,刀鱼如刀!
径直迎向我微微扬起的双筷之矛——



给低白荷

高处
不胜寒,低处
也不宜久居。既然选择了白 
就不可能安于污泥。安于一潭死水
想你已经知道,那开在高处的梅花啊
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妹,你们有着相同的骨骼,相似的容颜 
当我忍不住唤你一声梅,一朵白荷开出了惊诧的红......


春天里

门外就是春天
但我还不能出去,我还没有开花

一些熟悉的面孔
整天都在窗外晃来晃去
试图与我交谈:用纯白或粉红色的声音
抵近我耳语:

“请不要把自己埋在春天里
春天不是坟墓
坟墓也不是春天”

“不,请把我埋在春天里吧!
像种子那样
不,像焰火那样
把一生都安顿在瞬间里”
 

春夜


再黑
也不能算是黑夜
春天,很多事物都会自己发光
在风中。在水底。在地下
我看见了。我看不见
我的周围,还一片黑暗
我费力地坐起身来
(像拱出泥土的笋子那样)
急切地在脑袋里摸索着
打火机。手电筒。火柴.......
我摸不着。也听不见
此刻,再静,也不是死寂
既不发光也不发声的寂静
像一种介乎饱和与不饱和
之间的溶液
随时都可能析出几声蛙鸣
一个喃喃自语的失眠者


捉迷藏


小时候
他喜欢玩捉迷藏
玩捉迷藏他喜欢藏在
一个别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比如柿子树上,垃圾堆下
甚至臭气熏天的茅厕里......
而让他最为得意的一次,是藏在某人的眼皮底下 
他听见有人在不停地呼唤着他的小名
那声音跌跌撞撞从他身边经过
(酷毙了!居然可以离得这么近而不被发现......)
后来天黑了下来,那人骑车寻他摔进了沟里
长大之后,他再也不喜欢玩捉迷藏了
手机24小时总开着,他老担心有人找不到他



0

前一篇:三区系列
后一篇:202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三区系列
    后一篇 >202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