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屠墓推案第三季:祖屠瑜,孙屠健

(2015-05-04 21:59:28)
标签:

宁波旧影

甬上屠氏

墓志铭

墓地

封赠制度

分类: 读图笔记

 

“破”文[1]算屠墓推案第一季,“推”文[2]为第二季,本文则是第三季了。加上之前对此二墓有过两篇博文[3],算下来,所费脑筋与笔墨也不少了。屠墓推案第三季:祖屠瑜,孙屠健

屠墓推案第三季:祖屠瑜,孙屠健
,图一。,图二。同拍摄于1907年前后。水银收藏。

 

到现在,本人仍然坚持第二季上的推理结论,即一为屠瑜墓(图一),一为疑似屠健墓(图二)。但自己的底气仍然不足……

这两个墓,曾经同时出现在佚名氏(老外)1907年前后的相册里(图一图二)与西德尼·甘博19171919年间的镜头前,这让我们不得不猜测两个墓主之间必定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并促使我将它俩“并案处理”。

不过,在第二季,我只从《甬上屠氏宗谱》中得知屠健墓基原为屠瑜旧宅,并说屠健“葬老界乡上字河西北祖茔之左”。当时我还不知道屠健是谁的孙辈,只猜测他的祖父是“王字旁”的某位屠氏。

前几天再到天一阁的待访楼读《甬上屠氏宗谱》,始知这屠健,居然是屠滽的三子、屠瑜的孙子(图三)!

果真是非同寻常啊。屠墓推案第三季:祖屠瑜,孙屠健
屠墓推案第三季:祖屠瑜,孙屠健
图三:屠氏老四房一世至九世世系图表。

 

 

一、说说十年前发现的墓志铭

200496日《宁波晚报》消息(图四):屠墓推案第三季:祖屠瑜,孙屠健
图四:《宁波晚报》2004年9月6日报道截图


 

 

这条新闻,曾被我的屠墓推案第二季,认作是屠瑜墓在民国廿五年(1936)迁西乡的证据。但在看了屠氏宗谱卷七后,我现在放弃这条证据

 

瑜,生永乐十一年癸巳十月初三日(1413.10.27),卒弘治十四年辛酉十一月初三日(1501.12.12),享年八十有九。谕祭二坛,敕葬于老界乡陶家河东北之原。娶徐氏,讳婉容,永乐乙未进士副使训之侄女,一品夫人,生永乐八年(1410)庚寅五月初八日,卒弘治四年(1491)辛亥二月初九日,享年八十二,谕祭一坛,奉敕合葬,生三子湘、滽、渭,一女淑诚,适同邑王汴。

 

据维基百科,屠滽任吏部尚书在弘治九年丙辰(1496)二月至弘治十三年庚申(1500)五月。而其母徐婉容卒于弘治四年(1491),亦即在她的次子任吏部尚书、进阶正一品之前。所以,屠徐氏之为一品夫人,是身后的哀荣,故宗谱说“赠一品夫人”,是准确的。而那块墓志铭是“故屠母封一品夫人”,赠与封之别,就可以证明那块墓志铭不是屠滽之母屠徐氏的!

 

“屠母”之“母”字,也许是对屠滽的儿子而言的,因为他五子中的四个儿子也葬于清道乡。

 

滽,四房派下之天官房。瑜次子,字朝宗,号西峰,别号丹山,行六。由禀生中成化丙戌科(1466)罗伦榜进士,累授太子太傅吏部尚书,进阶正一品,特进荣禄大夫兼都察院左都御史致仕。生正统五年庚申九月二十五日(1440.10.20)未时,居仍父旧。卒正德七年壬申九月二十八日(1512.11.6)寅时,享年七十有三,赠太保,谥襄惠,谕祭九坛,敕葬于清道乡乳泉山之原。崇祀乡贤祠。娶薜氏训导瑛之女,累赠一品夫人,生卒失传。续娶姜氏,通政使旺之女,顺天人,累封一品夫人,生天顺六年(1462)壬午五月十八日,卒嘉靖四年(1525)乙酉三月二十三日,享年六十有四,谕祭一坛,敕赠合葬。子三,傑、偕、。傑早卒。次室方氏,赠太宜人[4],生一子仕。次室王氏,生一子健。次室张氏,生一子僎。

 

屠滽的第一任妻子薜氏,生卒失传,恐怕还无出,累赠一品夫人。故那块墓志铭也不是她的。

侧室因夫主之贵或恐有之,但不可能享受正妻之诰命,所以屠滽三位如夫人方氏、王氏、张氏,就没有来自夫主的封赠荣耀。但她们可以有“母因子贵”。那位方氏,所以被“赠太宜人”,是因为屠滽的庶出子屠仕的关系。

屠滽的第二任妻子姜氏,有子三,因夫而贵,“累封一品夫人”,这就有点像了。

报道说,那块墓志铭的落款为“赐进士第光禄大夫柱国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但这并不能凭以遽然得出“这是生于鄞州区的明代高官屠滽母亲的墓碑”之结论,原因就如上述的“封赠之别”,也不能推断这位“吏部尚书”就是屠滽,因为姜氏亡时,屠滽已故十三年。再说屠天官只是“太子太保”,而非“太子太师”,这个落款的天官,一定另有其人。

查骆兆平、谢典勋编著之《天一阁碑帖目录汇编》(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3月版),由“鄞县通志馆移赠碑帖目录”中发现“明故屠母封一品夫人姜氏墓志铭并盖”(p90),系嘉靖五年(1526)费宏撰。

费宏(14681535),字子充,号健斋,又号鹅湖。维基百科里的“费宏”条,在其像下注:“大明诰授光禄大夫柱国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

那块墓志铭的落款者,正是费天官!

因此,十年前发现的那块“故屠母封一品夫人墓志铭”是屠滽的续弦、屠傑屠偕屠俓之生母屠姜氏的!这个“故”字,可能是对其早卒的长子屠傑而言的。

这个例子说明,对某些报道,还真有必要自己重新再嚼一遍。

 

 

二、再说屠健墓

 

健,滽三子,生母王氏,字羡卿,号三山,行元三十五。由庠生入太学宫,鸿胪寺司宾署署丞致仕。生成化二十二年丙午八月二十八日(1486.9.25),居仍祖旧,卒嘉靖二十年辛丑八月二十七日(1541.9.16),享年五十有六,葬上字河西北祖茔左。娶张氏,知县家传之姑,生四子,大年、大受、大亮、大魁;二女,长适参议杨言子序班杨诗献;次适翰林院学士吴惠子庠生吴端才。(《甬上屠氏宗谱》卷七)

 

据宗谱,屠滽共生六子,长子傑早卒,有偕、俓、健、仕、僎五子。屠滽从江北迁居城内祝都桥时,在天官第旁建五宅,以居五子,附近有桥因名“五星桥”。

 

偕,由官生累官益王府[5]左长史加正四品服俸致仕,生成化十七年辛丑十二月初二日,卒嘉靖十八年已亥六月二十八日。葬清道乡马公桥之原。

俓,为正德辛未(1511)进士,是屠天官儿辈中功名最高者,与父一并被称为父子进士;又与堂兄弟侨(谥简肃,刑部尚书)为同科进士。但寿年不高,生成化十九年癸卯十月十八日,卒嘉靖五年丙戌十二月初七日,年仅四十四岁。葬清道乡万水桥之原。

健,由庠生入太学,葬上字河西北祖茔之左。

仕,由荫生官南京宗人府。葬清道乡乳泉山之原。

僎,由官生授典仪生。葬清道乡乳泉山之原。

 

官生,明清荫监之一。指科举制度中,以官荫而得入国子监读书者。明初因袭前人任子之制,文官一品至七品皆得荫一子以世其禄。

这样看来,屠滽五子中,二个官生一个荫生,起码有三位是得父之荫的。宗谱中的“任子表”则列了两位:屠偕,益府右长史,屠仕,南京宗人府经历,他俩居然得参与皇族事务,可见其父得圣眷之隆了。其实,屠健由庠生入太学,也应该是得了父亲的庇佑。

 

屠滽五子中,四位都葬在屠天官墓地所在的(鄞西)清道乡,只屠健葬于江北,即“上字河西北祖茔左”。

1.       关于上字河西北

据《甬上屠氏宗谱》卷二,葬于“上字河西北”的,还有——

屠健的曾祖屠子真(甬东八图老界乡上字河西北之原,檀树坟)

叔祖屠渭(葬老界乡上字河西北,旧居之址。墓地在甬东隅八图,系夜字九十三号民地五亩九分六厘二毫,土名红门里,地形长方,东西各二十七弓,南北各五十三弓,东至漕,南至九十二号田,西至七十号副使坟[6],北至序班坟)

堂兄弟屠偁(子大山,父渭。葬老界乡上字河父茔之侧)

堂兄弟屠佳(父渭。葬老界乡上字河父茔左侧)。

也就是说,“上字河西北”连屠健在内共有五个墓!

但宗谱均指其它四个墓在甬东八图。屠渭墓地南北长五十三弓,它的北面是屠健墓。一弓为五尺,合今约165公分,53弓约88米弱。但如今我将同在“上字河西北”的屠健墓定在北距引仙桥(据方志,甬东八图似乎以引仙桥为北界)300多米开外的新马路南(图五),总不能再说此地属甬东八图了吧?反过来说,这“上字河西北”有这么大吗?从甬东八图一直到远离其北止界(引仙桥)的三四百米处?屠墓推案第三季:祖屠瑜,孙屠健
图五:疑似屠健墓址(方框处应属甬东九图了)与甬东八图北止界引仙桥(红圈处)之间的关系。相距约三四百米。


 

2.       关于祖茔左

屠健之祖为屠瑜,而屠瑜墓址,因为有天胜公司的标题“屠天官墓”,周边地貌又可以表明它的位置所在,加上宗谱有关屠顺屠子真屠瑜封赠著录佐证,则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图一是屠瑜墓。

但这样一来,问题又来了,假如图二主景是屠健之墓,则其图左侧的两个墓中,没一个与图一对得上。也就是说,图二左侧的墓,不可能是其祖父屠瑜的墓,那说屠健葬于 “祖茔之左”,又从何说起呢?而从图二看,其左侧的两个墓,应该也是明代的,但宗谱对屠健墓周边的坟主并没有介绍。所以,图二上墓,除了宗谱上“备极精巧”、“皆青石筑就”等语与屠健墓可能还有点关系外,其他的,就没法从宗谱上得到印证了。

 

总之,图二,除了图中景象可以基本上证实该墓址在江北岸外,有关墓主的猜测,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这是很令人气馁的……

 

 

2015/5/4



[1] 破案了!明天官屠顺、屠真之墓,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23cedf0102vl44.html

[2] 推理:序班屠健墓 & 天官屠瑜墓,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23cedf0102vlbj.html

[3] 湮没无闻的名墓(之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23cedf0102uwkg.html

 无法想像的巧合(名墓之二),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23cedf0102uwu3.html

[4] 太宜人,明清时五品官之母或祖母的封号。按,次室方氏之被“赠太宜人”,应由屠仕功名而得。屠仕,南京宗人府经历。宗人府是中国明清时期管理皇家宗室事务的机构。掌管皇帝九族的宗族名册,按时撰写帝王族谱,记录宗室子女嫡庶、名字、封号、世袭爵位、生死时间、婚嫁、谥号安葬的事。明代宗人府的长官为宗人令,此职为亲王担任。但后来,以元勋外戚大臣兼领宗人府的事情,不专门设官,宗人府又归于礼部管理,而它所管辖的事都移交给礼部。归礼部管理后之属官,设经历司,经历一人,正五品,掌管发收公文。

[5] 益端王,朱祐槟,成化帝朱见深庶六子,1487年—1539年在王位。成化二十三年封,弘治八年就藩建昌府,嘉靖十八年薨。

[6] 副使或指屠倬(父渭。葬老界乡陶家河之南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