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梦亭
张梦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6,191
  • 关注人气:25,9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澳纽见闻录

(2016-06-11 11:44:38)
标签:

澳洲

新西兰

 

澳纽见闻录

澳纽见闻录

澳纽见闻录

澳纽见闻录

公元201648——21日,我随旅游团赴澳大利亚、新西兰(又称纽西兰)一游。由广州登机,飞行近九小时,抵达悉尼。一日之内,横跨赤道,万里之遥。上午登机时,人们尚沐浴在春的暖阳里。下午在悉尼走出飞机时,竟是澳洲的秋天了……

安静的悉尼

澳洲也是大陆,位于南温带,与北温带的中国颇为相似,只是季节相反而已。悉尼位于澳洲的东南沿海,距离南极很近了。但是,它却属于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夏季高温多雨;冬季气温极少降至5℃以下。只在200年前,下过一次雪。因而,悉尼是四季常青的。到处草木葱茏,鲜花艳丽,充满生机。无论森林还是城市,几人甚至十几人才能合抱的巨型桉树或榕树,比比皆是。我问当地人,这些大树是否千年古树。回答却是否定的。据说,这里的树木没有“冬眠”期,四季都在生长,很容易长成大树。不过,这些大树,却着实令我震撼。因此,我的相机里,拍了无数形形色色的大树——来自石家庄的我,太爱这样的大树了……

由于湿润温暖,自然没有浮尘,更无雾霾,到处洁净如洗。每一片树叶都像新长出来的,嫩绿欲滴。

这里又是一个特别安静的地方,少有大喊大叫。我注意到,街上车流不息,却无“嘀嘀”的喇叭声。不像我们这里,司机们有事没事就使劲按喇叭,吵得大街小巷喧嚣不宁。导游小于说,这里的人们,都能耐得住寂寞,心境平和,一心工作,少有浮躁。我想,人们处在一个安静的环境里,大概也会少些浮躁吧?

 

悉尼必看

 澳纽见闻录

悉尼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看点多多。不过,所到之处,大多属于免费“景点”,街头公园、海湾沙滩、市容局部,一间小屋、一堵矮墙、一处石椅……多无奇异之处。倒是有些地方,一定要看。

歌剧院是20世纪最具特色的建筑之一,世界著名艺术表演中心,悉尼地标性建筑。它落成于1973年,200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歌剧院矗立在一个小小半岛上,三面环海,外观犹如一组扬帆出海的船队,酷似海滩上片片洁白的贝壳。多数人只在影视、书刊上看见过。既然来了,只是隔海相望,拍拍远景,不免遗憾。

此处的“自费”是应该掏的。你参与了这个自费项目,便可以走到歌剧院跟前,进入内部,里里外外,看看,摸摸,“零距离接触”了。拍照的角度和效果,自然大胜于前。你便有机会同时游历雄伟的悉尼海港大桥,乘船畅游悉尼港,并可将世界两大著名景观同时收入自己的镜头。

悉尼有一家南半球最大的海鲜交易市场。一般情况下,导游会在这里安排一顿自费午餐。这里场面颇为宏伟,琳琅满目,热闹异常。411日中午,我们来此就餐。因为早有耳闻,心仪已久,一进市场,便兴奋起来,纷纷与虾蟹合影留念。由于螃蟹、龙虾大都五六斤重,个人无法享用,便凑群消费。我们六人一桌,选了帝王蟹、龙虾各一只,大快朵颐之后,竟然剩下不少。最后结账,竟吃掉800多澳元,折合人民币4000多元,人均700来元。

其实,看归看,吃归吃,两回事。开眼之后,就要冷静下来。货架上,分割的鱼蚌虾蟹之类林林总总,尽可各取所需。这样,既看了,也吃了,还省钱,多好。痛定思痛,我们真傻!

澳国奇宝珊瑚礁

其实,澳大利亚有着大面积的沙漠和不毛之地。拿来向游客展示的,大抵不外乎其东海岸诸如悉尼、墨尔本、凯恩斯、布里斯班等发达城市。就连首都堪培拉,都不被游客青睐。

凯恩斯的大堡礁,分布着世界上最大的珊瑚礁区,应该是澳国最值得骄傲的景观之一。它位于澳洲的东北部昆士兰州对岸,绵延2000多公里,最宽处达160多公里。海底生存着400多种各类珊瑚。其面积相当于一个日本国。真乃天下无双的稀世之宝。这里海水清澈,色彩缤纷,美不胜收。水中有鱼类1500多种,软体动物4000余种。水上生活着240多种珍奇鸟类。

413,我们来到属于绿岛的大堡礁景区。除登临小岛漫步丛林之外,最令人难忘的便是海底看珊瑚了。看珊瑚有三种方式:一是乘坐玻璃底船,在水面之上向下看:一是坐“半潜艇”到水下去看;再就是乘直升飞机从天上看。听团友说,他在空中只看到了大堡礁的大环境,对于水下的珊瑚鱼类,基本上看不到。如此说来,就看珊瑚而言,乘坐玻璃底船和半潜艇,是必选项目。

相比之下,坐半潜艇的效果更佳。顾名思义,“半潜艇”是游客在水面之下,而船员却在水上。潜艇在珊瑚礁中蜿蜒穿行,仿佛进入了绚烂夺目的水晶宫。各类珊瑚在眼前飘忽摇摆,生动柔媚,千姿万态,宛如碧绿晶莹的翡翠,熠熠生辉。又像若隐若现的瑰丽花丛,怒放于万顷碧波之中。活生生的珊瑚就在面前招摇示美,惟因玻璃相隔,不能掬于掌中。巨大的海龟,旁若无人;身不盈寸的小鱼,云一般拥向眼前;叫不上名字的怪状大鱼,胆敢在窗上随便“吻”靠。团友们的惊叫和“啧啧”声不绝于耳,时而忘记拍照和摄像……

此番用于“半潜艇”的30澳元,花得值。

 

晶莹剔透纽西兰

 澳纽见闻录

澳纽见闻录

澳纽见闻录

澳纽见闻录

澳纽见闻录

澳纽见闻录

澳纽见闻录

澳纽见闻录

澳纽见闻录

新西兰,又称“纽西兰”,位于澳大利亚东南方向,是大洋洲重要国家。国土面积近27万平方公里,人口400来万。如果说游历悉尼、凯恩斯、布里斯班、黄金海岸、墨尔本等地之后,已令人陶醉其中的话,那么,到了新西兰,你便恍若置身于一颗祖母绿宝石之中。新西兰更美,更绿,更环保,更宜居。据说,它的南岛更漂亮。可惜,我们的旅程中没有南岛。留点遗憾,下次专程去南岛!

据导游介绍,新西兰没有工业,没有制造业。所以,没有工业污染,自然找不到pm2.5之类坏东西。乘车奔驰在原野上,放眼四望,起起伏伏,完全被森林和牧草所覆盖,碧绿碧绿的,缀以安详进餐的黑白花奶牛或星罗棋布的羊群,偶见造型各异的牧场用房……我不胜感慨:西画中的田园风光,不知让多少人为之倾倒,向往。然而,较之新西兰自然风光,真个是“画工还欠费工夫”了……

纽西兰是一个农牧国家,畜牧业是其支柱产业,约占农牧业总产值的80%以上。其奶制品、羊肉、鹿茸、鹿肉出口量,世界第一。有草地1200公顷,全部为人工种植的优质草种。新西兰的牧场,或大或小,都是家庭私营。由于那些牧草大约23天为一个生长周期,所以,一家牧场,一般会划分为23个分牧区。第一天,牲畜们在一号场地吃草,第二天便被赶到二号操场放牧——一号草场开始休牧。如此这般,23天之后,一号草场的牧草长出了肥美壮硕的新草,牲畜们正好回到这里。因此,新西兰的牛羊肉和乳制品的质量也得到了有效保障。

据说,新西兰牧场的奶牛,耳朵上都带着BB机。每到挤奶的时候,奶牛们就会闻声而动,自觉到挤奶房排队,依次完成整个挤奶流程。其管理水平之高,可见一斑。

其实,牲畜们只能吃掉牧场的一部分牧草,相当多的剩余牧草,则被割草机收割并压成滚状,出口国外。像新西兰这样不靠工业,单凭农牧业发展的西方发达国家,实属风毛麟角。

除了畜牧业之外,新西兰的地热资源也很发达。我们抵达后的第一个景点,就是一座巨大的火山口。站在火山上,环视一周,便是其最大城市——奥克兰。旅途中不止一次看到热气弥天的温泉,和沸腾得冒泡的泥浆地带。至于这些资源如何利用,游客们既不懂得,也不关心。

在新西兰,最为神秘的,是毛利人。毛利人是这里最早的原住民。新西兰现有毛利人62万,不到新西兰总人口的1/5,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各行各业,已经融入了现代化的社会之中。说毛利人神秘,主要原因是,到目前为止,还没人说得清楚,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是从哪里、怎样来到新西兰这块地方的。

一种说法认为,毛利人是1000年前由太平洋中部的哈瓦基岛乘木筏而来。一说称,他们是10世纪后自波利西尼亚迁徙而来。而新西兰官方文献证明,毛利人于4000多年前从台湾而来。更有其部族首领对访客讲,他们的祖先是当年郑和船队留下来的……来源地已是雾里看花,怎样个来法,更是一难解之谜:就千年以前毛利人的航渡条件,仅凭一条独木舟,何以战胜大洋上的险风恶浪,作如此跨度的移民,确乎令人难以想象。

天下谁人不识君

唐代诗人高适的千古佳句称:“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诗意亦恰恰切和我们的澳纽之旅。

在飞往澳洲的航班上,外国人寥寥无几——毕竟还没到外国嘛!到了悉尼,落地伊始,举着牌牌接我们的“地接”导游,是一位由吉林移居澳洲的小于姑娘。为我们开车的师傅,也是一位中国小伙儿。大家上了他的车,问这问那间进入酒店用餐。服务人员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欢迎我们——酒店也是华人开的。

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任何一个景点,熙熙攘攘,左右前后,若干团队,几乎看不到非华人旅游团。那一个个举着小旗儿且行且喊且讲的,完全都是或早或晚留居的中国后生。他们神采飞扬,如数家珍,显然已经很好地融入了当地社会。

即便走在大街上,你都用不着担心迷路时因语言不通而遇窘境。因为随时都会遇见来自祖国的同胞。

啊,何愁前路无知己!

天时,地利,人和之优

大约公元1770年前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被英国航海家詹姆斯•库克船长发现。于是,他们成为英国的殖民地。随后,大批欧洲特别是英国人,纷纷移居这里。现在,澳、纽虽已独立,仍为英联邦国家。居民中除当地原住民外,多为英国人的后裔。发达,富裕,慢节奏,高福利,每周发一次工资。这里地理位置优越,气候条件良好。得天独厚的是,地广人稀,资源富裕。澳大利亚国土面积800多万平方公里,略小于中国。但是,它才有2300万人口。新西兰则仅有300多万人。以中国的14亿(将来更多)同胞,欲以人均富裕程度相较,那可真是“任重道远”啊!论及环境,生态,气候,同样还是因了人口众多、消耗大、排放多这一条,我们就得做好世世代代在雾霾和沙尘暴中打“持久战”的准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诗三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诗三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