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清水华
清清水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6,055
  • 关注人气:1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恐惧是一座看不见的森林

(2020-08-04 15:41:25)
标签:

恐惧

心理

战争

文学

分类: 史海钩沉
恐惧是一座看不见的森林

        长篇小说是人类的心灵史。一部好的长篇小说,读者拥有不同的方式进入,正门、侧门、客厅等,都能够找寻到不同层面的精神意义。邓一光的最新长篇小说《人或所有的士兵》,洋洋洒洒7万字,写的是战争,又超越战争,关注到爱情、人性、生存等。用一句话概括,讲述中国第7战区兵站总监部中尉军需官郁漱石寻找日籍亲生母亲的故事。从国民党官员沦落到日本占领军D营战俘,再到叛国疑犯接受法庭审判,他的个人轨迹和生死困境,映照出真实的人性和不屈的抗争。
        阴差阳错,郁漱石成为战俘,在他眼中D营就像原始森林里的一个秘密,而他总能为自己创造机会,在关键时候挺身而出,为其他战俘争取一厘米的权利。比如,千方百计争取药物、食物,娱乐活动等。他自己却为此付出惨重代价,经常遍体鳞伤,被打昏睡过去。他反复强调,“我天生不是士兵,怯懦、软弱,没有什么可以把我骨子里的它们像蒲公英花粉似的吹掉。”即便在与冈崎对话中,他也从不掩盖自己致命的恐惧。恐惧就像一粒种子,在最初的时候埋得很深,能感受到却看不见它,但是在埋入生命土壤之前,它已经被传粉授精,一旦破土而出就会顽强生长,一日日盛大直到遮天蔽日,淹没掉整个人。
        对战俘来说,死亡有多种方式,活着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饱受屈辱,坚强直面。郁漱石喜欢收藏战俘及其家人名字,甚至不惜以少量食物来吸引他人提供名字,“他像一头贪婪的负鼠遇到了昆虫、蜥蜴、野果、鸟蛋和幼虫,快速将那些名字收获进我的收藏单。”最初名字写在纸上被发现,后来他凭借饥饿法记在脑子里。这种收藏与关在碉楼里的女贞的收藏如出一辙。女贞真名叫邝嘉欣,战时与香港同学陈香梅同时参加了圣约翰救伤队,后来她被日本人送到D营,成为日军随时可以蹂躪和发泄的性工具。
        战争让女人走开,战争又让女人回来。郁漱石生命中有四位女性,D营里的女贞、俘虏局情报高级雇员冈崎,还有日籍生母,初恋女友加代子。女贞激发他惺惺相惜的保护欲,靠近冈崎则是为了寻找生母,最终他接受了生母未找到的事实,除了从她那里获取一些有用的信息外,他看到命运的殊途同归。冈崎三哥的未婚妻也遭遇女贞相同的困境,这样更加加深了他内心的恐惧。“不论冈崎怎么认为,恐惧是古老的人性,向命运的强权臣服也是。可是,她的出现激怒了我。罪恶堆积如山,碉楼不过是无数罪恶中的一个,我自己的卑劣才是压垮我的最后一片草叶,乞讨活下去的愿望比罪恶更卑鄙。
        日本投降,走出D营后,郁漱石辗转奔波,踏上寻找初恋女友加代子的征途,后来又去台湾寻找。他追寻的是爱情,也是生命的意义。用他自己的话说,“尊严不是一个人是否活着,而是这个人确信活着是有意义的,但这个意义只要靠活着才能解释。”这个意义,可以有多种解释,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审判”二字。战争不会停止,审判就时刻相伴,“竭尽一切制止战争,如果做不到,就别让活着回来的他们再经历耻辱,如果连这个也做不到,那就别拿过去的经历来打扰他们。”就像郁漱石与生母的无缘交际,最终以去世前的一封遗书作为灵魂之问,“妈妈,想问您最后一件事,您生下我的时候,害怕过吗?离开的时候呢?”对亲情的拷问,何尝不是他最痛彻心扉的审判呢!书中还有则故事,女童艾弥儿两岁时跟随母亲进入战俘营,出来时已经六岁,她问母亲,“和平什么时候结束?我们就不能再有战争吗?”话音落下,母亲大声痛哭,引人深思。
        审判指向灵魂,忏悔出于心灵。邓一光采用独特布局手法,打破传统叙事范式,以法庭陈述、调查、举证,法庭外陈述、调查、供述的审判方式,将他和养母尹云英、战俘营次官矢尺大介、战俘奥布里·亚伦·麦肯锡、审判官封候尉、辩护律师冼宗白、环球贸易公司原雇员刘苍生、外交部情报司前科长秦北山、港澳工作站中校主任梅长治等的口述错综交织串联起来,读到最后愈发地感受到审判的力量。与村上春树的《刺杀骑士团长》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相比,邓一光用坚硬的笔触叩问人类建立起来的文明城堡的硬伤,展示了另一种警醒意义和净化作用。
        和平年代,战争似乎离我们遥远不可及。但是,没有硝烟的战争时刻都在发生。其实,比灾难更可怕的是现代人的贪婪、功利、懦弱,碍于面子隐藏恐惧,抑或无处宣泄,长此以往便会抑郁成结。如书中所说,“不是肉身的疾病和伤害,而是不确定的人性,就在人们身后无尽的黑暗,它捕捉不到它,却被它紧紧握住。”由此可见,我们最该反思的是真实的人性,而真实的人性从来是飘忽不定的,这就是生命的真相。
        活着,就会伴有恐惧,就会遭遇压迫。因此,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座看不见的森林。它枝叶葳蕤,杂草丛生,青苔蔓延,虫鸣不息,也有毒蛇侵袭,猛兽出没,而那些散落的草籽和蝴蝶的死尸,便是希望所在,人们从中窥见自我的更新和重生的力量。勇于直面恐惧,敢于审判自我,这正是邓一光通过这本书所传达的人性暖意。正如他在接受采访时所说,“人最可贵的不是英雄品质,,不是理性精神,而是具有软弱和恐惧之心,这是上苍给予人类阻止自我毁灭的最后法器,正是因为有了它,我们才有可能,或者说最终不会成为魔鬼。拥有捍卫恐惧的权利,人类才能继续前行。任何光明的结尾,都与这个旨意相悖。”(钟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