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涵铭TONY
涵铭TON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289
  • 关注人气:1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双水镇情事(原创连载八)

(2006-02-15 17:07:04)
标签:

小说

原创

连载

爱情

同志

分类: 创作
    晚饭后坐在书桌前,打开日记本,从认识李禹的第一天起,到现在记了那么多东西,关于他的,不关于他的,我一页一页地翻看着。这时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响了,是爸爸接的,然后就过来开门叫我。
    我拿起话筒,让我感到很意外,是梁芳打来的。
    “你怎么有我的电话?”
    “呵呵,我捧着电话本按着李姓一个一个拨的,你们家的电话正好排在第二十位。”说完她又高兴地笑了。
    我听后好一会儿没有说出话来,“你怎么了?”
    “哦,有什么事吗?”
    她沉默了一下,“也没有什么事,你现在在做什么?我没有打扰你吧。”
    “我?在看书。”
    “哦?是什么书?”
    “你是有什么事吧,我猜。是不是和金城。。。。。。”
    “我们两个没有戏。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他的家里人有点保守。”
    “是呵。不过鲜族的男孩很好。我其实很喜欢金城。”
    “一切随缘吧。”
    “是啊。晚上他送我回家的时候哭了。”
    “可能会舒服一些。你应该理解他家人的想法吧。”
      “理解。当然了。”电话那边传来了她傻笑的声音,我能感觉到她很失落。
    “这样也好,总有新的要去面对。”
    电话那边的她不说话了,很久,我也在这边握着话筒没有什么可说。
      “谢谢你和我聊天。今天真的很闷。有时间去找你玩,不反对吧。”
      “呵呵。不反对。到时电话联系吧。”
      “那好,做和好梦吧。谢谢你。”
      “你也一样。BYE.”
    我挂了电话,爸爸从卧室里面出来倒水:“哪个女孩?”
    “同学。”
   “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大概是失恋了,说要出去玩。”
   我说完回卧室了,留下爸爸一个人在客厅里发着愣。
   我在书桌前坐下,继续翻着日记,想起了刚才梁芳的电话,感觉有些怪怪的,有一种说不清楚的预感。
   这晚我早早的睡下了,夜里做了一大堆胡七八糟的梦,梦见了李禹和李言,梦见了金城和梁芳,梦见了我自己,梦见的地方我却想不起来了。
   清晨起床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夜里跑马了,我乏乏地把床单收拾了一下,把它一股脑地扔到了洗衣机里,然后自己又冲了个凉。
   刚要离开家时,电话铃响了,我埋怨着,是谁这么早打电话过来。
   “早上好,起床了吗?”又是梁芳。
   “我刚要出去。”
   “哦?去哪里?”
   “有事吗?”
   “昨天不是说要出去玩的吗?”
   “怎么?你是说今天?”
   “这些天确实是没意思。”
   我迟疑了一下,答应了梁芳,但马上又开始后悔。
   “好吧。我先打个电话,然后再和你商量去哪里。”
   “地方我已经想好了。我等你的电话。我家的电话是。。。。。。”
   我放下电话,拨通了李禹家的电话。
   “没关系,你有事就忙你的。我今天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李禹对我说。
   我并没有告诉他是梁芳要找我出去玩儿,挂了电话,我就给梁芳打了过去。她说已经买了些吃的,要去个偏一点的安静的地方。她已经想好了,带上我就可以了。
   我们约在市北的一个快餐店门前见面,然后再骑车子往北走。
   她穿了一条清凉的短裙和露肩的背心,戴了个太阳帽,看着她高兴的样子倒不象很郁闷。车前的篮子里,放满了零食。
   我们骑车用了半个多小时才到达她说的那个地方。这里确实是个幽雅的境地。有水,有草地,有绿树。
   “怎么样?还可以吧。”我们停下了车子。
   “不错啊。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对有水的地方特别留恋。”
   “呵呵。你知道吗,这条河就是从双水镇那边留过来的。然后一直这么流下去,再往远了我就不知道了。”她冲我天真的笑了笑。
   “来吧。把这个铺上,然后把吃的拿出来。”她一直都是这样兴致勃勃。
   我们忙完了一切,在草地上坐下,中间摆了一堆吃的,她还带了两罐啤酒。
   “你和金城就这么结束了吗?”
   “别提这些不开心的事了。”她望着远处的河水。
   “但我总感觉。。。。。。。”
   “感觉什么?”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这一切来的让我措手不及,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我也说不好。”
   她也不说话了,任时间就这么静静地流过,我似乎在河水的流淌声中,树叶的沙沙声中听到了我们的心跳声。
   很久,我们就这么静静地坐着,望着河水发呆。
   “李木子,你的初恋在什么时候?”梁芳打破了沉闷。
   “想不起来了,很久了吧。”我敷衍到。
   “不可能想不起来的。每个人的初恋怕都是刻骨铭心的吧,不管它是成功或是失败,甜蜜或是枯涩。”
   “不想回忆了,很累。”
   “我喜欢回忆。既然你不喜欢,那就不说了。对了,你今年报考到什么地方了?”
   “辽宁的。不想走太远。你呢?”
   “我比你远一点,江苏的。”
   “我不大喜欢南方。”
   “去看看就知道了,我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不喜欢哩。”她又傻傻地笑了。
   “李木子。。。。。。”
   “叫我木子好了。省事。”
   “好啊。我刚才是想问你,哎,被你打岔给忘了。”
   “喝酒吧。”她建议到。
   “你?我喝酒你喝饮料吧。”
   “一人一罐的,你怕我喝醉?”
   “没有,女孩喝酒,我担心。。。。。。”
   我扭过头看她,才发现她一直在望着我,我有点木,她的眼神充满了疑问,象在等待我的回答,但那种回答又不知要说什么。
   她把手放在了我的手上,我本能地动了动,我感觉到她握的很紧,却轻轻软软软的。我也握住了她的手,她随之递上了她的唇,当我试探着要吻她的时候,她却躲闪了一下,她在引诱我。当我想要放弃时,她却把自己的唇贴了上来。我们接吻了,然后是爱抚。
   然后她停下了,在有可能再一步进展下去的时候。
   然后我们再没做什么,只是聊天。当我们骑着车子回到市里的时候,天边挂了一大块的火烧云,好象一块被血殷红的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