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涵铭TONY
涵铭TON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328
  • 关注人气:1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双水镇情事(原创连载四)

(2006-02-15 16:52:28)
标签:

小说

原创

连载

爱情

同志

分类: 创作
双水镇情事(原创连载四)    我想,李禹是我这个夏季里结交的一个让人很清凉的朋友。我必须承认,我的这个假期因为李禹的存在而收获不小。其实李禹不是一个很善谈的人,但如果真要是谈的来,他就会表现出很大的兴致。或许刚开始的交谈只是两个人的互相试探罢了,就象两个碰巧相遇的昆虫,彼此用触角交流找感觉。
    这个夏季是清凉的,我这么认为。他也这么对我说,在外面过的夏季都很让人难耐,不过都熬过去了。只有在家的夏季才会特别的清凉。他说这话的时候,就躺在河边的草地上,嘴里还衔了一片青草叶。我就坐在他身边,默默地陪着他。自行车停在身后。眼前,静静的流水,偶尔会有蜻蜓飞过来轻轻盈盈地,它们的身姿永远那么优雅。远方,蓝蓝的天,淡淡的云,太阳也快落山了。他戴着太阳镜,所以他说话时我感觉不到他的神情。不过他没有激动过,言语始终那么平缓,如蜻蜓的舞姿。
    “你们的第一面浪漫吗?”我问,在他沉静了许久以后。
    “我们?没有。我的任何事情的开始好象都没有浪漫而言。大一的时候和她认识的。在食堂吃中午饭,我吃饭的时候有个毛病,喜欢东张西望,直到最后和她的眼睛对上了。我咬着馒头,使劲儿的看她,因为她也这样的看着我。我们两个之间隔着两排桌子,她身边还坐着一个女孩。我很奇怪为什么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她,虽然我一直爱这样东张西望。她留着长发,脸上也没有痘痘,但不是很漂亮那种类型的,除了眼睛很有神之外,没有什么让我心有余悸的发现。我们就那么互相看着对方,好象都在较劲儿,谁的眼神都不想游离开去。呵呵。现在想想其实挺有意思的。她身边的女孩最后发现了,她才转过头说了几句话,但眼睛还是时不时地看看我。那天晚上,我知道了她的名字:李言。她身边的那个女孩叫张婷。
    我晚饭的时候是在外面吃的四川小吃,和同学回宿舍的时候,我们的楼长在门口叫住了我,给了我一个便条。是李言写的。她约我晚上八点在校门口等她。她就这样把我追到了,一切就这么在意料之中发生了。从此,在食堂里我们再也不用那么远的互相对视了。
    同学说我是狗屎运,似乎在他们眼里,李言还是挺美的。这种言语听多了,我就有了一种优越感,有时会没事偷着乐。李言的家在山东,海边上的城市。或许是海风给吹的,她的皮肤不是很白,但我却觉得恰到好处,很健康的样子。她的头发总是披在肩膀上,偶尔会戴个发卡。我不喜欢梳辫子的女孩,但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或许她真的是我梦中出现过的神仙妹妹吧,什么都和心里所想的一样。
    李言是个争强好胜的女孩,从第一面和她对视我就感觉到了。那次要不是有张婷在,我恐怕会败下阵来。她和我同系不同班,她是她们班里的文艺委员,我在班里什么也不是。后来学生会选举的时候,她成功的当选了文艺部的部长。她在我心中永远是那么出色的。可我在仕途上却没她那么大成就,只是偶尔拿过几次奖学金罢了。我后来开始反省自问了:她为什么会看上我呢?
    “其实你是个很有内秀的人,你没有发现吗?”
    “什么是内秀?你喜欢有内秀的人?”
    “就是给我感觉很好,具体的我也说不来,我是跟着感觉走的。”她这么回答我。
    我乐了,“也不知道你的感觉准不准,将来。。。。。。”
    “你那么关心将来吗?”她打断了我的话。
    “其实将来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明天就是个将来,而几年后也是个将来。”
    “所以了,你不能对将来承诺什么的话,就要认认真真的活好现在。到时将来到来的时候,你会发现它就是你想要的。”
    “难道你没有想过我们的将来?”
    “想过啊。但想多了,我就不敢追你了,任何事情都是这样,想的多了,就陷到泥潭里了,连步子都迈不动。”
    我沉默了。
    “我只要你现在对我好就好。不过我不会放弃对将来的努力。”
    她紧紧地搂着我的胳膊,生怕我消失了似的。
   
    李禹讲到这里就沉默了,大概他需要时间来重温一下那段甜美的时光。
    “我觉得她说的很对。快乐的活在当下。”我说着,也倒在草地上,舒展了一下胳膊。我确实是这么想的,所以对于他们最后的结果我也没有急着让他讲。
    “你现在有女朋友吗?”他问我。
    “没有,高中谈会很累,又要防这个,又要防那个。得弄的神不知鬼不觉的。”
    “哈哈哈。”他听了大笑起来。这是我们认识以来,他第一次这么开心地笑。
    “没错,确实很累。这是个压抑的时代。其实到最后,你会发现,没有一个时代适合谈恋爱,总有些事情让你顾不上谈。”
    “我觉得大学就很合适啊。”
      他又乐了,“对,只有大学。”
      远方的太阳已经埋下半张脸,时间已经不早了,李禹该回家注射白介素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