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龙女
龙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41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京剧【浣纱记】旦角唱念整理后记

(2017-06-28 14:33:57)

京剧【浣纱记】旦角唱念整理后记  


龙乃馨

 


京剧【浣纱记】旦角唱念整理后记 
(1986)



京剧【浣纱记】旦角唱念整理后记
(2008)



在全本【鼎盛春秋】中,“浣纱记”中的浣纱女,按说是个二旦的活儿,剧中人连具体名字都没有呢,就说了“溧阳史氏”,但为了戏整体更为可观,剧团中有默契的话,由当家大青衣担任先例也很多。记得早年间在台湾,有比较知名的演员去浣纱女,为了漂亮,还用了梅派名剧【西施】头场的扮相呢。

 

1986我二十一岁,家父排演全本【鼎盛春秋】,我的浣纱女,学习资料是当时台湾演员录音,她不是大角儿,但中规中矩,腔不脱离大路格局。2008年在内地又唱过一回,当时为了演员乐队大家排演方便,几乎就是完全按照内地最容易找到的视频资料来唱,但是心中留有遗憾~还是比较怀念早年间在台湾演出的版本,为什么呢?这篇来详细说说。

 

从网搜最容易获得的视频资料看,内地如今的版本多为浣纱女上唱西皮慢板,设小座,自报家门后接唱二六,提篮出门,拉二道幕撤去小座来至溪边。慢板唱词为“自叹红颜多命薄,今生造定受折磨。如今青春年已过,暗中嗟叹莫奈何。”接唱的二六则是“堪叹日月快如梭,人生在世能有几何。转眼之间人衰落,将近三十未配合。七夕不架鹊桥过,(摇板)双星怎能渡银河。”(这个版本应该是按照杨宝森先生1956年录音,而音配像中浣纱女直接提篮上场,没有落座。)

 

我早年唱的那个本子则是浣纱女提篮上唱慢板,词句为:“光阴一去快如梭,人生在世能几何,不求富贵求安乐,每日溪边浣纱罗。”自报家门~奴家溧阳史氏,与寡母同居。年已三十,尚未婚配。每日浣纱织罗,奉母度日。看天气晴和,不免去至溪边浣纱便了。接唱慢板“村边桃花”转二六“红灼灼,垂柳拂岸映清波。景色虽好刹那过,辜负春光可奈何。缓步从容溪边过,临流倚石浣纱罗。”这样的剧本在网上也能搜到。(其中“拂岸”两字是我此番所定,三十多年了当年这俩字唱的是什么词由于录音模糊不能确定,网上剧本写的“垂柳绿叶映请波”感觉不是太好,故定为“垂柳拂岸映清波”。)

 

比较这两种版本,个人以为,后者为优。按照京剧传统模式,人物上场四句,无论以诗或唱的形式,宜表述剧中人大致背景。前者四句慢板纯属感叹,后者词句除说明人物心境,末了还点到了“浣纱”,应该说更能使观众明白她的境况。 自报家门后,前者六句二六仍然持续感叹未嫁之身,非常哀怨悲戚;后者则由眼中所见美景引发感叹,画面感较为丰富,此情乃油然而生,比较有层次,也不过于沉重悲观。此番整理剧本,我将前者的末两句植入后者,否则两段唱都以“浣纱罗”三字告终,重复矣。原词中的缓步过溪,以身段表明仍不受影响,整体词句意境还有所提高,这是好处。关于板式的转换,二段头四字是慢板,略增篇幅而已,这似乎是强调“角儿”的唱法,分量较重,其实舞台上这些都是活的,很好处理,如果嫌多,直接唱二六也就是了。

 

接下去,在伍子胥以石击水后,浣纱女的头段流水唱词,两个版本分别为:“眼观水底人影过,耳听人言语温和。浣纱溪边谁唤我,男女交言是非多”、“忽见水底人影过,落石击水却为何?想是壮士呼唤我,只得低头把话说。”我也还是选择后者~即早年在台湾演出的版本。其一:这里伍子胥有意向浣纱女乞食,不好开口,起先只是投石击水,引起浣纱女的注意,并未发一言,怎么来的“耳听人言语温和”??接下去,伍子胥道“请来见礼”,浣纱女只看了一眼就说“原来是位将军”进而还礼。以当时伍子胥的穿戴,除了佩剑,也不知浣纱女是从何判断这将军的身份?所以还是唱词中用“壮士”、道白中称“客官”为宜。其二,如果在唱词中先强调“男女交言是非多”,那么接下去伍子胥表明乞食之意,浣纱女说“听客官讲话,不是此地人士,请问尊姓大名因何至此,对奴说明,这一饭之微,又当如何”明明是浣纱女所言更为主动呢,反倒不大合理了。

 

再往下,浣纱女还有两段流水,这俩本子大同小异,现在传唱者多两句“时来双挂印二颗,运败时衰走濑河”我觉得挺好,加上去了。至于唱腔,速度加倍的腔我不放在“篮中现有饭与馍”一句,而放在最后一段的“阳关路上是非多”上,感觉这样更合乎浣纱女的情绪。(补充:唱到“篮中现有饭与馍”叫散了,随后“请君饱餐”一句以摇板收,也很好的,头四句说的是一回事,末两句说的是眼前又一回事,正好是个区隔,也避免连续唱三段流水,变化甚少。我看了早年台湾周正荣先生演出的录像,浣纱女这里唱的是四句,第三句叫散。)

 

伍子胥离去,浣纱女唱一下句“可叹将军受折磨”,此处我改动了,因为头里已经唱过一次“忠臣孝子受折磨”,避免重复,改为“可叹忠良命坎坷”,腔也随之更动。接唱“浣纱未毕溪边坐”,伍子胥再度上场。

 

最后,未免伍子胥疑虑,浣纱女决定抱石投溪一死,对老本子里这样一个小女子的行径,解释多为:三十未嫁,非常保守,从未与男子交谈,如今跟伍子胥说了那么些话,还周济于他,要是事后真有人问起,怕说不清道不明,不如投溪自尽,表明心迹也保全贞洁之名,于是很多人以现代眼光来“分析人物”就说这太不能接受啦,不能让浣纱女这么死,又骂伍子胥逼死了浣纱女,这样的剧情让观众太不舒服,。。。。。改剧本吧!于是有了新版本,浣纱女不死了,伍子胥离去,她便径自回家。

 

我的看法则是,这戏原本说的重点是伍子胥一路的波折辛酸,帮助过他的人,前有渔丈人,后有浣纱女,皆为明志投水而去(姑不论渔丈人谙水性等等),这不就是凸显小人物对伍子胥的敬佩,也丰富剧情么?其实同样的道理,西施女浣纱遇到范蠡,听了一番话,便答应去往吴宫,那也是另一种形式的牺牲小我,怎么就千古流芳呢?观众怎么不从现代女性的视角来讨论一下女性人权啊?有时候看传统京剧,真不能从这种角度来理解、批判的。况且,纵观全场戏,也没有怎么强调浣纱女为了与男子交谈而纠结万端啊,(采取我所选择的剧本,不唱什么“男女交言是非多”就更没这方面的问题了。)如果把投溪的情节去掉,那这场戏就剩下伍子胥路上饿了讨了回饭,又有什么可演可看可动人的呢?观众是不是又该说太无聊了啊?这场戏里伍子胥唱的那些,全是大家早已经知道的事儿,不如都去了吧!京剧的改革,是这么改法么?

 

作为伍子胥,担心人说漏了什么消息,乃是出于自保,并没有什么错处,虽说前头有过渔丈人的情节,他也无意叫浣纱女以死明志,不过就是多嘱咐一句话罢了,是浣纱女自己选择了自尽,为什么要以此去骂伍子胥呢?一定要说分析人物,我也来分析分析?浣纱女在那个封建保守的年代,到了三十岁还没嫁人,不知被多少人笑话呀?多郁闷啊!她的人生除了照顾老母,也没什么了,对这人世,留恋的也不多了,遇到这么一桩事情,对她的冲击的确是很大的,反应激烈了也未必就不合理,我们不能以现代人的思维去替代古人。说句不该说的,现代的孩子还有为了不给买手机就跳楼的呢,事件就是事件,除却必然性还有很多偶然性,又有什么不可接受的呢?真正的京剧观众,最在乎的是什么?浣纱女没死,老生哭她的好听唱段没了,换成旦角留在台上,唱不痛不痒的四句为结尾,这场戏不痛不痒地过去了,这么一来观众才该不舒服吧。

 

末了几句唱,现在唱词是“事到如今心难过”,早先我在台湾唱的是“做事只道安心过”,两个都不好,前者大白话,后者这“安心过”也不大通,我改成“做事只道心安乐”,与浣纱女头段慢板的“不求富贵求安乐”相呼应。“抱石投溪把心迹白”也比“把美名落”来得好,浣纱女将死之际,就是表明心迹,不在于图什么美名,这词句不同人物高度也不同吧。浣纱女敬佩伍将军,一饭之微原本是她乐意为之,不想伍子胥存有疑虑,为明心志投溪而亡,这是我所认知的浣纱女。

 

这篇就剧本字面而言,至于唱腔念白,待“网络梅派班”第20期【坐宫】结束后,就会按照我所整理的剧本来说【浣纱记】;有些地方,初学者怎么唱、“角儿”怎么唱,会分别介绍,届时再逐步细论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