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观者言物
观者言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3,853
  • 关注人气:1,1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的批判(二稿)(附《总释》)

(2016-06-26 17:46:17)
《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是一本工具技术理论书籍,仅仅涉及到工具技术在数学和力学上的大提高或大集成,是在人类劳创造的工具和工具技术原理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工具技术理论。《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并没有给出自然的基本原理。对于自然哲学,仅仅给出一个"万有引力"假说,"万有引力"假说与自然存在的基本事实旋转和涡旋运动相互排斥,试想,一个排斥自然事实的理论不可能是自然科学的理论。《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在自然哲学上,至多能称得上是一种猜测性的探索。对自然哲学的基本原理并没有实际的贡献。

由于数学原理的局限性,只限于对工具技术近似的描绘,即精确;并非自然哲学所要求的精准;所以,把《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的数原理看成自然哲学原理是非常可怕的,这样不但不能促使自然哲学良性发展,相反,成了阻碍自然哲学进一步发展的最大障碍。

在人类的知识系统里,与自然界普遍存在的现象相联系相符合的自然哲学原理的描述,有被主流遗忘了的中国的太极说和笛卡尔的漩涡说以及现已八十岁高龄的雒茂全先生的《流体大统一场论》等;这些理论描述,代表着未来自然哲学和理论物理学研究和发展的方向。其基本理念即一切皆流,有流必有旋,有旋必生涡。流、旋、涡是物质运动的基本形态,涡是生变和能量传递的最基本原理的外在表现。自然规律就存在于这类现象的背后。

在“万有引力"概念下,物质世界是不旋转的,更不会有漩涡产生,这与物质世界的普遍存在,与人们观察到的处处漩涡根本不符。因此,“万有引力"是一个
与自然无关的猜想或假说,是非自然说;何谈自然哲学?(发《总释》的目的在于让大家知道,牛顿对”万有引力“没证据和信心,让人们认识到”万有引力“的错误。其实,万有引力“的错误,根在伽利略的”自由落体“那里。
牛顿 在《总释》里写道:“我们的空气中抛体只受到空气的阻碍。如果抽去空气,像在波义耳先生所制成的真空里面那样,阻力即消失;因为在这种真空里一片羽毛与一块黄金的下落速度相等。”这只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这样的想法对于理论科学来说是一个极具迷惑性的思维陷阱。这里“抽去空气”的实意是“绝真空”,“绝真空”在自然界,是绝对不存的一种理想化所谓“环境”,也就是说所谓的“环境”不是自然界所有的,这样所谓的“羽毛”“黄金”就成两个在自然界并不存的“神物”;因为,自然界的一切事物都依赖它存在的真实环境而存在。在地球上,没有空气,有你的物体吗?没有空气,飞机能发动吗?汽车能发动吗?没有空气生物体包括人类还能活吗?所以离了空气谈物质的运动就是不切实际的空谈,因为,空气是影响物体运动的最主要的环境物质。想象中的没有环境的物体是自然界并不存在的”物“,无疑所谓之“物“就是宗教哲学里的”神物“。见《现代物理学是葬送人类认知自然世界能力的迷魂汤——简评
所以,伽利略的”自由落体“概念是一个宗教哲学色彩非常浓重的,与神话等价的理想化的”产物“,与我们要研究的自然哲学是完全对立的,反科学的。
他在《总释》里还写道:”涡旋假说面临许多困难。“
”迄此为止我们以引力作用解释了天体及海洋的现象,但还没有找出这种作用的原因。“
”我迄今为止还无能为力于从现象中找出引力的这些特性的原因,我也不构造假说;因为,凡不是来源于现象的,都应称其为假说;而假说,不论它是形而上学的或物理学的,不论它是关于隐秘的质的或是关于力学性质的,在实验哲学中都没有地位。“
我们从《总释》和上面的几段文字里,可以看出:
1、对”假说“理解错误,他是把漩涡存在的事实当成“假说”来说的,他是把他“假想”的”万有引力“假说”当成了存在的事实来说的;显然,在这种颠倒了黑白的逻辑之下,不可能对自然产生正确的思想;
2、他承认没有找到”万有引力“产生的原因;又把”引力“的存在归于“万物相吸”存在严重矛盾;
3、漩涡是自然事实,系统涡迹似圆非圆,也不是椭圆,没有顺涡找因,必然是找不到“引力”真正确原因的根本原因。
4、”万有引力“排斥自然事实漩涡,说明什么?一个说法排斥自然存在的事实,只能说明”万有引力“是神来之说,是错误的“假说”。因此,人们的科学思维活动势必要回到对自然事实的分析上;
因此,错误”万有引力“概念在现实人们的”科学思维“活动中,已成为不是”事实“的”事实“,其危害是阻碍人们正确认识自然世界,具有反科学的特性。

 

总释

涡旋假说面临许多困难。每颗行星通过伸向太阳的半径掠过正比于环绕时间的面
积,涡旋各部分的正比于它们到太阳距离的平方;但要使行星周期获得到太阳距离
的 3/2 次幂的关系,涡旋各部分的周期应正比于距离的 3/2 次幂。而要使较小的涡旋关于土星、木星以及其他行星的较小环绕得以维持,并在绕太阳的大涡旋中平稳不受干扰地进行,太阳涡旋各部分的周期则应当相等;但太阳和行星绕其自身的轴的转动,又应当对应于属于它们的涡旋运动,因而与上述这些关系相去甚远。彗星的运动极为规则,是受制于与行星运动相同的规律支配的,但涡旋假说却完全无法解释;因为彗星以极为偏心的运动自由地通过同一天空中的所有部分,绝非涡旋说可以容纳。

在我们的空气中抛体只受到空气的阻碍。如果抽去空气,像在波义耳先生所制成的

真空里面那样,阻力即消失;因为在这种真空里一片羽毛与一块黄金的下落速度相等。同样的论证必定也适用于地球大气以上的天体空间;在这样的空间里,没有空气阻碍运动,所有的物体都畅通无阻地运动着;行星和彗星都依照上述规律沿着形状和位置已定的轨道进行着规则的环绕运动;然而,即便这些星体沿其轨道维持运动可能仅仅是由引力规律的作用,但它们绝不可能从一开始就由这些规律中自行获得其规则的轨道位置。

六个行星在围绕太阳的同心圆上转动,运转方向相同,而且几乎在同一个平面上。
有十个卫星分别在围绕地球、木星和土星的同心圆上运动,而且运动方向相同,运动平面也大致在这些行星的运动平面上;鉴于彗星的行程沿着极为偏心的轨道跨越整个天空的所有部分,不能设想单纯力学原因就能导致如此多的规则运动;因为它们以这种运动轻易地穿越了各行星的轨道,而且速度极大;在远日点,它们运动最慢,滞留时间最长,相互间距离也最远,因而相互吸引造成的干扰也最小。这个最为动人的太阳、行星和彗星体系,只能来自一个全能全智的上帝的设计和统治。如果恒星都是其他类似体系
的中心,那么这些体系也必定完全从属于上帝的统治,因为这些体系的产生只可能出自
于同一份睿智的设计;尤其是,由于恒星的光与太阳光具有相同的性质,而且来自每个系统的光都可以照耀所有其他的系统:为避免各恒星的系统在引力作用下相互碰撞,他便将这些系统分置在相互很远的距离上。

上帝不是作为宇宙之灵而是作为万物的主宰来支配一切的;他统领一切,因而人们
惯常称之为“我主上帝”(παγτοκρατωρ)或“宇宙的主宰”;须知 ( 上帝)是一个相对
词,与仆人相对应,而且 ( 神性)也是指上帝对仆人的统治权,绝非有如那些认定上
帝是宇宙之灵的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是指其自治权。至高无上的上帝作为一种存在物必
定是永恒的、无限的、绝对完美的;但一种存在物,无论它多么完美,只要它不具有统治权,则不可称之以“我主上帝”;须知我们常说,我的上帝,你的上帝,以色列人的上帝,诸神之神,诸王之王;但我们不说我的永恒者,你的永恒者,以色列人的永恒者,神的永恒者;我们还不说,我的无限者,或我的完美者:所有这些称谓都与仆人一词不构成某种对应关系。上帝这个词①一般用以指君主;但并不是每个君主都是上帝。只有拥有统治权的精神存在者才能成其为上帝:一个真实的、至上的或想象象的统治才意味着一个真实的、至上的或想象的上帝。他有真实的统治意味着真实的上帝是能动的,全能全智的存在物;而他的其他完美性,意味着他是至上的,最完美的。他是永恒的和无限的,无所不能的,无所不知的;即,他的延续从永恒直达永恒;他的显现从无限直达无限;他支配一切事物,而且知道一切已做的和当做的事情。他不是永恒和无限,但却是永恒的和无限的;他不是延续或空间,但他延续着而且存在着。他永远存在,且无所不在;由此构成了延续和空间。由于空间的每个单元都是永存的,延续的每个不可分的瞬间都无所不在的,因而,万物的缔造者和君主不能是虚无和不存在。每个有知觉的灵魂,虽然分属于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感觉与运动器官,仍是同一个不可分割的人。在延续中有相继的部分,在空间中有共存的部分,但这两者都不存在于人的人性和他的思维要素之中;它们更不存在于上帝的思维实体之中。每一个人,只要他是个有知觉的生物,在其整个一生以及其所有感官中,他都是同一个人。上帝也是同一个上帝,永远如此,处处如此。不论就实效而言,还是就本质而言,上帝都是无所不在的,因为没有本质就没有实效。一切事物都包含在他②之中并且在他之中运动;但却不相互影响:物体的运动完全无损于上帝;无处不在的上帝也不阻碍物体的运动。所有的人都同意至高无上的上帝的存在是必要的。所有的人也都同意上帝必然永远存在而且处处存在。因此,他必是浑然一体的,他浑身是眼,浑身是耳,浑身是脑,浑身是臂,浑身都有能力感觉、理解和行动;但却是以一种完全不属于人类的方式,一种完全不属于物质的方式,一种我们绝对不可知的方式行事。就像盲人对颜色毫无概念一样,我们对全能的上帝感知和理解一切事物的方式一无所知。他绝对超脱于一切躯体和躯体的形状,因而我们看不到他,听不到他,也摸不到他;我们也不应当向着任何代表他的物质事物礼拜。我们能知道他的属性,但对任何事物的真正本质却一无所知。我们只能看到物体的形状和颜色,只能听到它们的声音,只能摸到它们的外部表面,只能嗅到它们的气味,尝到它们的滋味;但我们无法运用感官或任何思维反映作用获知它们的内在本质:而对上帝的本质更是一无所知。我们只能通过他对事物的最聪明,最卓越的设计,以及终极的原因来认识他;我们既赞颂他的完美,又敬畏并且崇拜他的统治:因为我们像仆人一样地敬畏他;而没有统治,没有庇佑,没有终极原因的上帝,与命运和自然无异。盲目的形而上学的必然性,当然也是永远存在而且处处存在的,但却不能产生出多种多样的事物。而我们随时随地可以见到的各种自然事物,只能来自一个必然存在着的存在物的观念和意志。无论如何,用一个比喻,我们可以说,上帝能看见,能说话,能笑,能爱,能恨,能盼望,能给予,能接受,能欢乐,能愤怒,能战斗,能设计,能劳作,能营造;因为我们关于上帝的所有见解,都是以人类的方式得自某种类比的,这虽然不完备,但也具有某种可取之处。我们对上帝的谈论就到这里,而要做到通过事物的现象了解上帝,实在是非自然哲学莫属。

迄此为止我们以引力作用解释了天体及海洋的现象,但还没有找出这种作用的原因。它当然必定产生于一个原因,这个原因穿越太阳与行星的中心,而且它的力不因此而受丝毫影响;它所发生的作用与它所作用着的粒子表面的量(像力学原因所惯常的那样)无关,而是取决于它们所包含的固体物质的量,并可向所有方向传递到极远距离,总
是反比于距离的平方减弱。指向太阳的引力是由指向构成太阳的所有粒子的引力所合
成的,而且在离开太阳时精确地反比于距离的平方,直到土星轨道,这是由行星的远日点的静止而明白无误地证明了的;而且,如果彗星的远日点也是静止的,这一规律甚至远及最远的彗星远日点。但我迄今为止还无能为力于从现象中找出引力的这些特性的原因,我也不构造假说;因为,凡不是来源于现象的,都应称其为假说;而假说,不论它是形而上学的或物理学的,不论它是关于隐秘的质的或是关于力学性质的,在实验哲学中都没有地位。在这种哲学中,特定命题是由现象推导出来的,然后才用归纳方法做出推广。正是由此才发现了物体的不可穿透性,可运动性和推斥力,以及运动定律和引力定律。对于我们来说,能知道引力的确实存在着,并按我们所解释的规律起作用,并能有效地说明天体和海洋的一切运动,即已足够了。

现在我们再补充一些涉及某种最微细的精气的事情,它渗透并隐含在一切大物体之中;这种精气的力和作用使物体粒子在近距离上相互吸引,而且在相互接触时即粘连在一起,使带电物体的作用能延及较远距离,既能推斥也能吸引附近的物体;并使光可以被发射、反射、折射、衍射,并对物体加热;而所有感官之受到刺激;动物肢体在意志的驱使下运动,也是由于这种精气的振动,沿着神经的固体纤维相互传递,由外部感觉器官通达大脑,再由大脑进入肌肉。但这些事情不是寥寥数语可以解释得清的,而要精确地得到和证明这些电的和弹性精气作用的规律,我们还缺乏必要而充分的实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