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苔心菜甲桃花里--小记传播所硕博德清行

(2008-04-21 02:48:52)
标签:

油菜花

传播学

浙江大学

文化

分类: 日志
何镇飚

小时候夏天家里并没有什么菜,而盛夏时节一碗咸汤又是必不可少的,记忆中最鲜美的夏日清汤非 “菜蕻汤”莫属了,在清澈见底的汤水中,漂浮着枝叶相连的碧绿菜叶,一段一段。一直以为菜蕻是一种特殊的蔬菜,在春天洗净,于春日暖阳下晒成干,称为“菜蕻干”。每年三四月份,每家每户撑起竹竿架、拉起晾衣绳,晒着大片大片的绿色菜蕻,也算江南一景了。然后把菜蕻干切成一小段一小段放进塑料袋里于瓶中密封,到夏天拿出来泡汤。据说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风晒菜肴之一,河姆渡人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采摘、制作并食用了。

菜蕻不只可以晒成干放汤,在春天吃新鲜的菜蕻也是美事一件,鲜嫩入口,略带甜味,清炒菜蕻是我春天最喜欢的菜肴之一。小学春游,看到一望无际的金黄油菜花不禁采上几朵,母亲见状就责备我,说:知道么,这就是你喜欢吃的菜蕻。

似乎鲜花总是应该和浪漫联系在一起,玫瑰之所以浪漫大抵是因为其除了浪漫,几乎百无一用。而油菜花就不同了,不仅可以榨油,而且还可以入药、入厨,似乎就与美丽和浪漫远离了许多。至少在我知道油菜花就是我爱吃的菜蕻的一部分,就登时对其美感大打折扣了。

不过人总是要成长的,对事物的感知和认知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

江南三月,莺飞草长,百花盛开,群芳争艳,在三月的最后一天,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的一众传播学博士们(和两位美女硕士)在邵培仁和李岩两位博导的带领下,偷得浮生半日闲,在难得的春光里选择和自然亲近,而最亲近的花居然就是司空见惯、稀松平常的油菜花。出发前做了点功课,一查才知道,油菜的英文名称叫rape (?!)油菜籽就叫 rape seed,学名叫芸苔,是十字花科Brassica),芸苔属。这个将引起女权主义反感的英文名称其实是来自拉丁文rāpa

和当年采摘红樱桃相似,这次也是三辆车一字排开,开车的都是男士,分别是戈蓝、Polo和花冠。出杭州虽然绕了点路,但上了高速不多久就来到了德清,然后到了雷甸镇,问了好几个当地居民才问到了我们准备前去的草头圩。还开在机耕路上的时候,我们就远远看到了大片的金黄色,非常壮观。下车之后,平日里苦读书斋的博士们就一头栽进一望无际的芸苔地里。

其实来看油菜花能显示我们这帮学生的心理和生理健康。大量的临床医学调查和统计资料表明,春天油菜花盛开的时节,是精神病患者六神无主、坐卧不安、病情复发率极高的时期,故我国民间素有菜花黄,痴子忙的说法。 而作为传播所的硕博选择油菜花还有因为传播学与油菜花的深远渊源。传播是什么,学问是什么?我想不附炎趋势、立足田野、考察民间、关心理论与社会生活的实践才是青年学者们应该具有的“油菜花品格”。同时,油菜花还是团队合作的佼佼者,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最有意思的是,传播所师生在油菜花地里摆出“千手观音”的造型,谋杀了不少数字菲林。而摆出各种POSE的帅哥美女们更是以油菜花地为背景,留下了许多春的记忆。

在油菜花地里摄影,被拍摄对象总是分外美丽,因为小小的芸苔花总是做着最好的陪衬。

根据有关资料记载,油菜花是最容易栽培的农作物之一,农民常于农田冬春休耕期间在田里洒上油菜籽,播种后约两个月便开出朵朵黄色的小花,等到第二年春天农民再将油菜耕入土中以增加土壤的养分。而开花后结的果实,是我国第一大食用植物油原料。油菜花和人类和谐共存了几千年,大概还将继续友好地互存下去。

不像自命清高的空谷幽兰,不如国色天香的牡丹,小小的黄花几乎是草根的代名词,芸苔总是大片大片地过着市井的生活。身价几乎比庶民还不如,也没有得到过应有的赞美。

不过历史上还是有为这种小花写下诗篇的名人雅士,虽然不多,但总算还是有的。例如本文的题目就来自朱彝尊(16291709)清代词人、学者。字锡鬯,号竹垞。是清朝“浙西词派”的创始人之一。康熙十三年(1674)年初,四十六岁的朱彝尊至北京访纳兰性德,两人初次相晤,后成为终身挚友。于是留居潞河,而到了该年冬天,竹垞岁暮思乡,一口气写了《鸳鸯湖棹歌》一百首。其中的一首就是我最喜欢的“西水驿前津鼓声,原田角角野鸡鸣。苔心菜甲桃花里,未到天明棹入城。”

鸳鸯湖在哪里呢?确切地说,就是浙江嘉兴南湖,南湖分为东、西两湖,形似鸳鸯交颈,古时湖中常有鸳鸯栖息,因此又名鸳鸯湖。朱彝尊是秀水(今浙江嘉兴市)人,而我们传播所到的德清就在杭嘉湖平原上,大概也只有这里的油菜花才能使人如此诗兴大发。

德清没有鸳鸯湖却有着历史更加悠久的下渚湖,传说是四千五百年前,治水英雄防风氏立国于此,而防风也是中国最早的姓氏之一。今天的下渚湖是省内第五大内陆湖,和西溪一样出名的湿地。有意思的是,在下渚湖边,我们居然找到了大片的黄色油菜花和粉红桃花交映的美景,使“苔心菜甲桃花里”真的成为了现实。

晚上我们传播所一行就在下渚湖边朵颐农家菜,大伙一边在数码相机里欣赏油菜花,一边品尝农家野味,店主十五岁的小女儿认真仔细地给我们上菜,女孩子不能算漂亮却朴实大方、寡言少语、认认真真。看着她不禁想到,这些农家的孩子正如绵延不绝的油菜花,再小的生命也有价值,再弱的盛开也是美丽。

“让她好好读书”。传播所所长邵培仁教授在离开农家菜馆时还频频嘱咐店主,同样朴实的老板实在摸不清我们这些人的身份,只是说“好,会让她念到初中毕业。”

“那怎么行!”同行的几位,特别是女生叫起来。“应该让她念大学,我看她挺聪明的。”传播学博导邵教授和李教授继续开导着店主。我看着站在墙角的小姑娘,穿一身蓝白相间、略显脏旧的校服,个子挺高,带几分略显紧张的神情,默默听着我们说话。

在没有路灯的漆黑夜色中,传播所的同仁们驱车赶回学校,继续着在旁人看来枯燥的学业,但是,春天的美丽已经装进了心里,谁说不会“苔心菜甲桃花里,别样文章入梦来”呢?晚上突然想到还不知道油菜花的花语,每种花都有其代表的特殊意义。回到网上搜索“油菜花”的花语,果然,和所有花朵一样,油菜花也有“花语”。

油菜花的花语是:


加油!

那就让我们和你——来看这篇小文的朋友,

一起加油吧,为理想、为自由、为传播学!

苔心菜甲桃花里--小记传播所硕博德清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