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难以忘怀的小学课文(1)

(2010-04-01 08:49:32)
标签:

小学课文

新西兰

别了

我爱的中国

郑振铎

杂谈

分类: 他乡明月

别了,我爱的中国

 

郑振铎 

 

  别了,我爱的中国,我全心爱着的中国!我倚在高高的船栏上,看着船渐渐地离岸了,船和岸之间的水面渐渐地宽了,我看着许多亲友挥着帽子,挥着手,说着:“再见,再见!”我听着鞭炮劈劈啪啪地响着,我的眼眶湿润了,我的眼泪已经滴在眼镜面上,镜面模糊了。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船慢慢地向前驶着,沿途停着好几只灰色和白色的军舰。不,那不是悬挂着我们的国旗的,那是帝国主义的军舰。

两岸是黄土和青草,再过去是地平线上几座小岛。海水满盈盈的,照在夕阳之下,浪涛像顽皮的小孩儿似的跳跃不定,水面上一片金光。

别了,我爱的中国,我全心爱着的中国!

我不忍离了中国而去,更不忍在这个大时代中放弃自己应做的工作而去。许多亲爱的勇士正在用他们的血和汗建造着新的中国,正以满腔热情工作着,战斗着。我这样不负责任地离开中国,真是一个罪人!

然而,我终将在这大时代中工作的,我终将为中国而努力,而贡献我的身、我的心。我离开中国,为的是求得更好的经验,求得更好的战斗的武器。暂别了,暂别了,在各方面斗争着的勇士们,我不久将以更勇猛的力量加入到你们当中来!

当我归来的时候,我希望这些帝国主义的军舰都不见了,代替他们的是悬挂着我们的国旗的伟大的中国舰队。如果它们那时候还没有退出中国海,还没有被我们赶出去,那么,来,勇士们,我将加入你们的队伍,以更勇猛的力量,去驱逐它们,毁灭它们!

这是我的誓言!

别了!我爱的中国,我全心爱着的中国!

 

 写作背景

 

  文章写于1927年。当时的中国,正遭受着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国民党反动派不但不与帝国主义进行斗争,反而还互相勾结,大肆屠杀革命者,所以我们的祖国处于苦难之中,处于民族存亡的危难时刻。这时的郑振铎是一个热血的爱国青年,为避开国民党政府的压迫,出国去西欧游历。就在他即将离开祖国的时候,写下了一组感人的文章——《离别》,本文是其中一篇。

庄主感言:

二三十年过去了,郑振铎先生的这篇散文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感谢互联网,很容易地搜索到这篇感人的文章。

第一次出国是1999年新马泰港澳旅行结婚。是旅游而不是离别中国,加上结婚的喜庆,自然没有什么离国的感伤。

第二次出国是2004年,在我们取得了新西兰永久居留权后,我送妻子前往安顿。那时候我还没有决定是否辞职,甚至对外的口径还是妻子去新西兰留学。妻子要独自面对异国他乡的复杂,一切未可知,我一直在默默陪着,也没有离国的忧愁。

一年之后,我最终决定辞职,前往新西兰发展。飞机起飞的那一瞬间,我的眼泪涌了出来。那是和祖国的正式告别。尽管此时的出国和二十年代的出国意义已经大不一样,尽管我的发展方向是从事中新贸易,出出进进国门注定是寻常之事,我还是感慨万端。

五年来,每天都在关注着国内的新闻,举办奥运,我开心不已;恶性事故,我生气骂娘。虽然只是一介草民,尚能以自己的方式默默地爱着中国,不给中国人抹黑。

感谢郑振铎先生美好的文字,今天终于又找到,诵读,然后珍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