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嘎玛丹增
嘎玛丹增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5,355
  • 关注人气:7,0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精神流浪的诗歌隐喻

(2011-11-29 01:36:54)
标签:

嘎玛丹增

散文随笔

文化

分类: 散文

                                                              作业  《中国国家地理》2011年增刊·《中国最美栖居地》

五大隐居地专家视点 陶潜在1500多年前,就为世界准备了一个神奇的纸上家园,成为所有精神流浪者至今喋喋不休的梦中故乡。在传统和文化日渐衰微的今天,我们被精准而缺乏想象的数据彻底绑架了。文明的空前发达和生存环境的大同,已经把我们变得无限荒凉,焦虑和绝望抛尸街头,迫使我们的精神,一再背井离乡。

生活是需要虚构的。虚构可以丰富我们的心灵。诗歌想回家,就像城市语境下的心灵想逃离和遁形一样。

最后一个行吟诗人站在博物馆,面对一张泛黄的画片,因为失去家园黯然神伤。他最希望看到的,自然不是存放在画框里的时间和空间。

你可能曾經不止一次地想过,放下要命的账单和合约,像牧人一樣,去甘南的草原流浪,在陽光灿烂雪山連綿的阿万仓,走進卓玛的羊群。在舞蹈和歌声里,打捞祖先的背影。黄昏降临的时候,怀揣一壶烈酒,骑着河曲大马一路飞奔,最后走进那个飘散着青稞酥油清香的帐篷,坐在家人中间,享受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光。

月亮升了起来。经幡在嘛尼堆上方,追着星星在飞。孩子们关上了畜栏。猎狗睁大绿萤萤的眼睛散步到河边,望着草地上蜿蜒的水流有些疑惑不解:天上的星星和月亮,为何要在镜子样的黄河清洗身体?

这是牧歌的意境。如果简单地用这种视觉去理解阿望仓乡,可能是一个错误。在美丽的阿万仓现场,你很可能难以准确辨别何为梦境,何为现实。坐落在黄河岸边的阿望仓乡,比你能够想象的生活更加传统,但牧歌时代的风光和生活,只是眼睛很容易看到的部分,有更多的美好和神奇,依然隐藏在大地的内部,既完全离开了你的经验,又充满当然的忧伤和幸福。

黄河在甘南玛曲地区展现了她最柔情的面孔,它所浸润的若尔盖花湖、朵海和曼扎塘湿地,是川、甘、青三省交汇地最为丰美的牧场,中国历史上为争夺这个地方,从不缺少刀光剑影。在袖珍的阿望仓乡,自然听不到“黄河在咆哮”,那只是一个民族在过去年代里,通过声音对精神的造型。能够听到黄河和大地在说着什么,可能需要俯身静默,就像小镇居民的祖先一样,不管马蹄和刀剑是如何血腥寒咧,部族又是怎样被战争驱来赶去,他们坚守着万物平等的永恒信念,紧跟在皇帝般的牛羊身后,年复一年地通过险要的贡赛尔卡木道,在黄河两岸的陇南、川西和青海各地迁徙,过着自由自在的游牧生活。

阿万仓那些上百年历史的木质房子,曾经层叠过无数先人的体温,它们所承载的传统生活虽然仍在继续,但道路和科技的到来,正在改变脆弱的生态体系,保护和发展的矛盾日益尖锐。草场在不断退化,沙化面积又在不断增加,加之过牧和鼠害,在过去的10年时间里,仅玛曲县每年就有3000亩的草场被沙化。玛曲黄河沿岸,近年出现的沙丘带,已经长达220公里。

逐水草而栖居的牧歌生活,已经进入物欲的射程。

 

我们是需要传统抚慰的。对传统生活的寻找和缅怀,其实就是对大地和自然的诗意回归。黔东北的地扪村还保留着许多旧的事物,人们依然在传统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对物质的欲望还不像我们那样迫切,完全贴近隐市的心思。然而,在那个没有空调和热水器的地方,身体和感官在短暂地行吟之后,你很快就会想念舒适现代的城市生活。

任何逃离现实的隐逸生活,其实都只是一行诗的造型。除非,你是一个严格意义的隐士,就像那些有着纯洁信仰的苦修者一样,认知世界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跟我们在物质圣经统领下的追求完全不同。

青扑和卡久,一直是西藏修行者终生向往的静修圣地。正是那些毛石垒砌、家徒四壁的仓康,成了苦修者的精神高地。有很多喇嘛和信众居住在山洞或石头房子里,刻苦地寻找着宇宙真理。

莲花生大师是否在青扑山洞修行?没有准确记载。但这并不影响青扑在信众心里的神圣地位。随着人类活动的影响,西藏很多地区的生态环境已经日渐恶化。青扑修行地所在的纳瑞山腰,包围在茂密的森林之中,似乎得到了神佑,自然生态几乎还保留着地球原来的式样。

在青扑的森林里,有一种古老的植物——荨麻,大多生长在石头的缝隙之间,看上去浓绿喜人,但它长着刺要伤人。据说,噶玛噶举派第二代祖师米拉日巴,当年在聂木拉山洞中坐静苦修九年,就是用荨麻维持着生命体征,最终得以虹身圆满。

如果愿意跟一株荨麻谈情说爱,能够忍受世界上最深的饥饿、寒冷、孤独和寂寞,或许,青扑可以极大地满足很多人内心远离尘世的愿望。然而,更多去到青扑的普通游人,似乎跟精神修炼和心灵关怀无关。我们在世界本源单一存在的社会,奔突于名利和油盐,愉悦于体性,任性于音乐、诗歌、美酒的感官,注定难以植入青扑的根部。

在喜马拉雅山南麓,与不丹一山之隔的拉康镇卡久寺,鹰鹫们喜欢站在坡地上当观众,静静地欣赏羊和马,如何跟身披深红袈裟的喇嘛勾肩搭背。拉康村的边远,道路和交通的不变,使得这个地方的民众和喇嘛,对自然万物更加彬彬有礼。如果你不是口是心非的寻隐者,而是一个事实上的坚定隐士,拉康或卡久,无疑是最正确的选择。在那个距离心灵和众神最近的地方,除了有把一生交给精神的意志,你要学会英语和藏语,还应该稍稍懂一点动物和植物的语言,否则,漫长的孤独和残酷的环境,会很快粉碎你追求终极关怀的心血来潮。

卡久寺耸峙在密林深处,终年云雾缭绕,四周植被丰厚,远处雪山绵延,空气清新,风景迷人。在行路艰难,步步惊心的仓康修行区,有一个法洞内,存有雕刻般清晰的足迹、手印、身印,据说这些圣迹就是当年莲花生大师和其弟子朗开宁布活佛坐静时留下的,卡久因此成为西藏又一个极富影响力的静修圣地。语言和文字没有出现之前,历史往往只能依赖于神话和传说。莲花生大师从印度进藏弘法时,藏语言文字已经创建,但尚未得到广泛使用,他留在卡久的圣迹,虽然只是传说,但并不影响它所象征的绝对神性。

近年来,无数的人去到了拉康和卡久寺,原想在那里寻求一方净土、试图遁世隐形的人,最后都纷纷当了逃兵。我们如果心怀鬼胎地去到卡久,没有纯洁的信仰,只为福寿长久、子孙万代、财源滚滚的俗世愿望,最好只做一个过客,在尽享过充足的雪山阳光和纯朴的风土人情之后,早早地夹起尾巴,逃回物质世界的原点,不失为明智地选择。

在远离人群的某个村落、高山、森林和寺庙,或许能获得神谕,得以进入无求生死出离,只愿心灵和平的人生净界。

在西藏,鹰鹫总是用低飞的姿势,缠绕着雪山。它是空行母的化身,可以给世界隐喻。

 

 

嘎玛丹增点评

西藏山南青朴修行地西藏生态环境形势日渐严峻,雅江正被沙尘侵蚀,完好的生态和信仰的苦修,宜安静地短暂寻访,拒绝好奇和喧嚷。

 

甘肃玛曲阿万仓乡:比想象的风光更迷人,让人想起牧歌时代。很多的美好和恬静,隐藏在大地内部,既可愉悦感官,又能温暖心灵。

 

贵州省黎平阿望仓:远离尘嚣,稼耕桑麻,劳动并适度性欲和繁衍的传统生活,呈现出祖先的生活式样。十分贴近我们想念土地和亲身自然的心思。

 

西藏洛扎拉康村和卡久寺:道路和交通相对落后,人们对自然万物更加彬彬有礼。人和动物都是主人,共同拥有一切,并于此相生相息。

 

安徽黄山:不缺人群和文明,因山奇木异,是大隐于市的不二选择。成熟的旅游服务设施,更切合人们习惯舒适,又想隐逸的内心诉求。

--------------------

这本专集已经上市,88元的价格的确有点高。每个人都会一再犹豫,究竟有没有收藏价值。很可能,这是一个孤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